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疯狂学习
    名声是个逐渐积累的过程,信任度也是,权威性更是如此。

    如果李凡没有前几年在国学上的名气和权威性的逐渐积累,到今天他发表心理学理论就不会引起两位博士生的兴趣和重视,如果没有两位博士生第一个实验的验证结果,有可能也不会这么快就让京师大率先成立了课题组。

    假设坐在会议室的李凡纯粹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他在此滔滔不绝地谈论自己的实验设想的话,即便他弗洛伊德附体,估计也没谁听他的言论。

    可李凡现在的学者身份,令他所说的每一个观点都令人不容忽视,虽然心理学界绝大多数人还处在轻视、忽视或者不认同状态,但是,基本上所有人都是读过他文章并认真分析过的。

    如果李凡不是学术明星,人家还看什么文章内容啊,大多数人基本上就一口咬定你就是不行了。

    其实总结成一句话就是:看人下菜碟!

    过去两年半,李凡在国学方面的成就,在脑力方面的天赋展示,让所有人望尘莫及,这也让人心底有了一个符号性记忆:这是个不世出的天才。

    不世出的天才,自然有常人所无法企及的某种神秘力量,不然怎么能成为天才呢?

    所以,会议室上,大家虽然半信半疑,但还是纷纷拿着笔认真做着笔记。

    19岁啊,19岁正是一个坐在寝室打游戏,趴在课堂睡觉的大好年纪,可瞧瞧人家,在会议室里滔滔不绝,讲述着自己的实验构想,在看看听众:

    武坤教授一边听着一边点头;

    程丽娟教授眼神中的亮光逐渐增加:

    陈洛教授全程就那么几句话:“对对对!”、“有道理!”“这个成!”

    ……

    还有个第三种人类,某个年轻的女博士,她此时支着下巴双眸流动,痴痴地看着李凡。

    有人说工作状态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待嫁女博士完蛋了,分心了,彻底分心了。

    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李凡一共介绍了10个实验,然后就不得不中断了,虽然他一共有27个实验要和大家共同讨论,但此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不得不结束。

    会议足足开了7个小时,众人们就李凡提出的每一个实验反复研讨,丰富细节,安排大致的计划,会议在热烈的讨论之中即将结束了。

    武坤教授看了看手表,道:“李凡还有17个实验计划?”

    “嗯,对!”

    “那……今天就先这样吧,改天再讨论。咱们今天收获非常丰富,李凡提出的10个实验计划暂时没大问题,谁还有什么想说的,没有的话今晚就到这儿!”

    陈洛教授道:“那个,李凡,能不能把另外17个实验计划先大致说一下,我们回家好好研究研究,之后咱们在开会进行讨论。”

    程丽娟教授也道:“我同意,只说实验计划,今晚先不详细讨论了。”

    “那好,”李凡道:“我构想出来的《音阶实验》是这样的……”

    “这个《音阶实验》并不容易控制啊……”

    “《音阶实验》中,如何保证每只白鼠的抗扰因素呢……”

    ……

    得,说好的只说实验计划,不做深入讨论,说好的12点前散会,结果,这帮搞心理学研究的“说话不算数”,绵长的会议又继续下去了。

    足足到凌晨1点,会议终于被武坤教授的老婆强势打断了。

    大家能从武坤教授的电话里清晰地听到他老婆的咆哮声——“你他妈的又去哪鬼混了?给我回家!!”

    武坤教授脸色一红一白地宣布会议结束,大家这才纷纷回家。

    今天参加会议的每一个人,用一个词来形容大家的感受,就是神奇!

    很神奇,无法理解的神奇,充满矛盾的神奇!

    李凡可以详述整个实验过程的大框架,包括实验进度的安排,使用什么仪器,甚至预言实验结果等等。

    可是,落到细微之处李凡又不懂了。

    打个比方,李凡说实验中要用到深度知觉测试仪、记忆广度测试仪等仪器,可大家发现李凡可能对这些仪器的基本操作都不知道!

    不知道仪器的具体操作,却将之用在了具体实验中,还预言出实验数据,请问,符合逻辑么?

    你李凡是怎么想到的?

    难道,大家见了鬼了?!

    而且,李凡的各种实验都没什么大问题,足足27个实验啊!你这一开口,直接就把课题组未来两年内的工作安排都排满了!你这源源不断的灵感哪来的?

    都说万丈高楼平地起,你这连实验室都没进过的小白,是如何破译“心理学密码”的?

    完全不合理啊,想不通啊,是谁打开了李凡的慧眼?

    会上所有人的脑袋都在思考李凡完全不合理的神奇一面,并成为未来一周内每天必谈的话题。

    李凡,在大家眼中,变得太神秘太诡异了。

    李凡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他也看到了众人眼神中的疑惑不解,他书读得足够多了,但深知此时要躬行。

    于是,他在第二天早晨,直接约了波什教授,然后一头扎进了心理学实验室,决定补足自己在心理学方面致命的短板,消除学术界对自己的怀疑。

    足足用了一周的时间,李凡所有的课余时间全部清零,甚至连吃饭的时间都是能省就省,他逮着波什教授,基本上把所有的实验仪器都操作了一遍。

    参观、学习、实践……然后速成,李凡每天只睡4个小时,在最短的时间内,差点儿榨干了波什教授的知识库。

    波什教授都傻了,在手把手教授李凡的过程中,“amazing”和“unbelievable”两个单词差点儿没把嘴唇磨破了。

    他那湛蓝的眼睛中充满着惊奇,完全无法理解,自己的这个华国学生,怎么学什么会什么,而且只需要教一遍,无论多么复杂艰深!

    过一周后,李凡再去京师大开第二次研讨会,武坤教授们又懵逼了,心道:咦,他连实验每个细节都清楚明了?难道之前人家是低调?

    一个月后,波什教授惭愧地低下了头,这个华国学生用一个月的时间,榨干了自己沉淀了30年的学术积累。

    学生拼命学,波什教授也是倾馕以赠拼命教,直到再无什么可教的时候。

    一个月的时间,李凡“闭关修炼”,当“出关”的时候,李凡在心理学方面就不能用“书读得多”来形容了,他实质上已然是专家级别的了。

    李凡在心理学领域唯一欠缺的,不是学识,而是经验,他终于可以挺胸抬头地走进京师大课题组,一步步地打造自己的第三个身份,心理学家!

    心理学学术方面的名气和成就不是一眨眼就来的,需要时间去证明,这自然都是后话。

    而李凡当晚回到家中补了一觉,早晨约了波什教授请教,到了晚上还有个额外的任务要完成,就是“李凡的晚餐”。

    去年《国学时代》举行了活动,李凡给对联大赛出了对联,年度优胜者,除了能获得奖金奖状外,还能获得和李凡吃晚饭的机会。

    《国学时代》将这次活动命名为“李凡的晚餐”,李凡有时候想想,是不是有一丝丝托大?

    优胜者是个姑娘,文艺女萝莉,童颜娃娃音,第一眼总觉得是个初中生,实则这姑娘已经17周岁了。

    对,她就是高蕊蕊,李凡的学妹,去年12月份,李凡还在学校给她颁过奖学金。

    至于她对出的下联就不说了,矮子里拔大个,还是达不到完美的程度,如果那么容易对得出来,岂不是辜负了千古名联的名头?

    晚上,李凡来到《国学时代》社长办公室时,第一眼就看到了高蕊蕊。

    “学长好。”

    “你好,高蕊蕊!”

    高蕊蕊欢喜地道:“学长竟然还记得我的名字,我好开心啊!”

    社长大笑:“李凡的脑袋,别说你是他学妹了,他能叫出每一个和他有过交集的人。”

    高蕊蕊嘟嘴。

    李凡道:“别告诉我你是优胜者!”

    “是我啊!学长,我特意从春城赶过来的,就是想和你共进晚餐啊!”

    “马上高考了,你也不安心学习啊?”

    高蕊蕊得意地道:“我不用学习啦,解放啦!”

    李凡问道:“保送了?”

    “嗯!”

    “保送哪里,京大?”

    高蕊蕊摇头。

    “晨华?”

    高蕊蕊继续摇头,道:“浙大!”

    “浙大啊?挺好!”李凡心里则道:又不是晨华京大,有什么好得意的?

    这话也就李凡能说说,不过哥们儿,浙大啊,西子湖畔,四大名校,多少学子梦寐以求啊。

    今年19中学最好的学生高蕊蕊,获得了浙大的特招名额,19中学下一个考上晨华京大的学生,不知道要再过多少届了。

    李凡在社长办公室简单聊了几句后,便打算领着高蕊蕊吃饭去了,完成他的非著名“李凡的晚餐”。

    社长道:“这个对对联的活动,今年10月份还会举行,到时候麻烦你再准备一个上联吧!还有,咱们社在五月份要举行国学盛典,小凡你一定要出席啊。”

    “社长,我尽量调一下时间哈。”

    领着学妹离开办公室,李凡问道:“想吃什么?”

    高蕊蕊没主义,“我也不知道啊。”

    “料理?”

    “也成,也不成。”

    “那牛排?”

    “也成,也不成。”

    “什么叫也成也不成?”

    高蕊蕊道:“学长,我选择困难症啊!”

    李凡喜道:“呦,那太好了,病友!我很少在吃饭这方面发病,既然你没主义,那就交给我做主吧,跟我走!”

    “李凡的晚餐”,很多网友都听闻过的“李凡的晚餐”,终于开始了!

    京大附近一家户外烧烤摊,李凡一边撸串一边对学妹道:“蕊蕊,吃,这家的烧烤,这么说吧,这么多年是我吃过的最好的!”

    高蕊蕊愣愣地看着他,怎么这情节和自己梦境中的完全不一样?

    “学长啊,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你为什么没有官方粉丝团啊?”

    李凡咬了一口菜卷咀嚼了几下,道:“啊,有些不好意思,就没弄。”

    “可其他明星都有啊,人家将粉丝经营得特别棒,定期组织活动,还时常派发小礼品,特别好的。”

    “哦,我和他们不一样,我就做好我自己就行了,我总觉得经营粉丝群体有些别扭。”

    “学长,有什么好别扭的,你真应该办个官方粉丝团,这么多人支持你,你应该多和粉丝们互动啊,时不时给粉丝们发点儿福利啊。你办团,我第一个加入!”

    李凡摇头:“我自己办官方粉丝团,总觉得有点儿王婆卖瓜的感觉,算了。”

    “别算了啊,我以李凡吉森省后援会会长的名义督促你!”

    “会长?你?你就是‘有胸就有理’那个网友啊?”

    高蕊蕊低声道:“嘘,低调!听我的,办一个!”

    李凡目光一瞥,“不办,你没理!”

    正说话间,陆丫丫发来了微信:“对了李凡,照几张照片,我们会把《李凡的晚餐》活动放在网上的,忘了告诉你了。”

    李凡听到这段语音的时候,他的牙齿立马停止了咀嚼,钎子还在左手里攥着,地桌上盘子里的肉串飘散出浓郁的香味,四五步之遥,垃圾桶里旁堆满了杂物,马路两旁汽车轰鸣……

    一阵风过,火炉上的火星飘零出来,李凡这一刻傻眼了。

    “咱们得拍照!”

    高蕊蕊干在了那里,“啊,我听到了。”

    咔嚓!

    拍了一张,李凡发给了陆丫丫,然后又弱弱地问了一句:“丫丫姐,这个成么?”

    微信里传来的第一声呐喊:“李凡!!”

    第二声呐喊:“low到爆!!”

    李凡抹了一把嘴唇,要早知道你们要照片,我哪会领学妹上这来?!

    不过,的确比牛排、料理好吃啊!

    次日,“李凡的晚餐”的照片在《国学时代》app的首页上挂了出来,只不过,那是一间静谧温馨的西餐厅,李凡拿着刀叉姿势优雅地用餐,对面的高蕊蕊则满脸挂笑……

    只不过这篇新闻很快转变方向,话锋一转:对不起,小编说谎了,请看下面如实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