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春节
    今年李家过年不再是冷冷清清了。

    以前过年的时候,一家3(+1)口人就守着电视机看春晚,无聊极了。

    这次过年不一样,爷爷奶奶和大姨都过来了。

    爷爷奶奶是典型的老一辈思想,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在家守着一亩三分地勤勤劳劳一辈子,来春城市里的次数两个巴掌可数。

    大姨呢,单身不贵族,可能是被前段失败的婚姻伤透了心,离婚后再也不嫁了,不过男朋友倒是换得挺勤,就是质量明显参差不齐。

    以前过年大姨都是去姥姥姥爷家过年的,今年则来妹妹家了。

    大姨家的哥哥和姐姐是过年前两天赶来的,李凡的这对表哥表姐有意思,表哥特熊,表姐特辣。

    表哥不仅熊还笨,总是一副憨憨的样子,又长得有碍观瞻,家里一直担心他找不到对象(也的确一直找不到),不过今年有了天大的转机,有个女人相中了他。

    这女人长得还蛮漂亮,就是年龄有些大,也没大多少,一轮而已吧。

    开始大姨还不同意,儿子才23,这女人都35了,差得太多了。

    表哥说出了他一辈子最精明的话:“妈,我觉得有人看上我咱家就得烧高香了。”

    这女人除了年纪大一些外,其他方面都非常优秀,自己在科技城有家电脑专柜,长相也显得很年轻,浑身上下洋溢着轻熟女的味道,有房有车还有一些出色的追求者,典型的大龄黄金女战士。

    但她却单单看上了具有“异性相斥”属性的表哥,只能说啊,猿粪(缘分)这东西,只有猿知道!

    轻熟女来到李凡家便忙前忙后的,周道极了,大姨对她突然很满意起来,然后在心里嘀咕:

    女大一,抱金鸡;女大二,金满罐;女大三,抱金砖……女大九,样样有;女大十,样样值。(完)

    可女大十二呢?

    至于表姐,那就厉害了……

    文身,各种文身,还非常时髦地打了鼻钉、脐钉……每次李凡见到她都会吓个半死,太社会了。

    表姐长得相当可以,现如今26岁,过了狂野年龄的她此时特别想把自己嫁出去,但结婚是个大问题了,哪个本分的小伙子敢娶啊,不本分的小伙儿她还不想嫁。

    她最近正洗文身呢,苦不堪言中。

    这天表姐提着礼品登门,她褪下羽绒服后,露出了里面的短袖。

    李凡抓起表姐的胳膊,问道:“表姐,你洗文身了?”

    “嗯,悔不当初啊,当时还是太小。”

    李凡皱眉:“要是洗不干净最好别洗。”

    “我去的那家整形医院是韩国的医生,很牛的。”

    “专科医院啊?专科医院太黑了,最好还是上三甲医院。”

    家里继续就文身这事儿深刻教育表姐,表姐头疼,谁还没有个叛逆的时候。

    李凡撇嘴:“你也太叛逆了,你要是在脚踝护着腰上文一朵小玫瑰什么的还真挺好看的,不过你这文得实在太多了,都赶上清明上河图了,第一眼接受不了。”

    “别说我了,你们都别说我了,我就是十六七的时候狂野一点儿,也没干什么坏事。下个话题,婷婷呢,什么时候接婷婷去?”

    完蛋,下一波话题直扑李凡而来。

    爷爷:“我们今年来家里过年,就是来看婷婷的,不然我们躺在热炕头看电视多舒服啊!”

    奶奶敲了敲已经不太听使唤的左腿,“我们千里迢迢来容易么我们。”

    李凡纠正:“不是千里,100里。我还是刚刚的观点,不应该接。顾家就一个闺女,大过年的从父母身边抢走,他父母一定空牢牢的,咱们要有起码的人道主义关怀啊。

    没结婚之前,给她几年在家陪父母的机会。”

    李妈:“你这孩子不会来事儿,大过年的,你不把人家孩子接家里过年来,人家不挑礼啊?”

    李爸:“我同意你妈说的!”

    李凡擦额:“爹你什么时候没同意过?”

    果冻:“我也同意妈妈!”

    李凡摆了摆手:“小屁孩没有发言权。”

    大姨:“你看现在你们谈恋爱的小青年,过年不都得彼此上门么,家里之前没见过面也就算了,不上门就不上门了。

    但咱们家和顾家都这么熟了,你不接人家闺女来过年说不过去!”

    果冻:“对,说不过去。”

    “边儿玩去,你知道我们说什么呢么?”

    果冻泛着乌黑的大眼睛道:“叫嫂子来一起玩儿啊!”

    李凡对大家解释:“我和顾亚婷之前都谈好了,没结婚之前啊,过年当天不上门,在家陪父母,初二初三在彼此登门。

    这是为什么呢?不想让你们提前感受到空巢老人的寂寞。”

    表姐叉腰:“说这些没用,马上去给我接来。”

    “威胁我?有文身了不起啊?我们都谈好了,不来过年。”

    大姨:“你们谈好了?家长同意了么?”

    李妈:“对,我同意了么?”

    李爸:“你妈同意了么?”

    ……

    李凡遭受了全家人的围剿,他也很无语。

    本质上,恋爱结婚都应该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但在华国社会形态中,这是直接关乎到双方家庭的。

    恋爱倒还好,谈婚论嫁就直接上升到双方家庭的博弈了。

    李凡最后重申:“我们真谈好了,你们别逼我,初一初二你们就能看到她了,我初一就去接总成了吧,让人家陪父母在家过个年,不差这一晚。”

    “傻孩子,初一接和除夕接能是一个概念么?”

    “我这红包都准备好了,初一可就没有了啊。”

    “老弟,你这是没力度吧,请不来人家吧!”

    ……

    李凡挠头:“其实,你们太热情了,你们得给我们年轻人空间。”

    李妈:“少扯,去接!”

    李爸:“去接吧!”

    爷爷:“马上!”

    准嫂子:“我觉得应该去接!”

    果冻嘟嘴:“去接!”

    “怎么又有你?”李凡一把抱起果冻塞进了卧室,“大人事儿别掺和啊,我看你还是应该背唐诗,‘日日’皆辛苦去吧。”

    面对着卧室众人不容置辩的眼神,李凡认怂了。

    “好吧,我打个电话和她商量商量。”

    表姐道:“不是商量,是务必,是必须!”

    李凡白了她一眼,“我怕她来咱家被你吓到。”

    电话通了。

    李凡:“小婷,说个事儿啊。”

    电话那头道:“我也说个事儿!”

    李凡:“我先说。”

    顾家客厅,顾亚婷看着沙发上亲属们那殷切的眼神,道:“不,我先说!”

    李凡第六感上线,他由己推彼,预感到可能丈母娘也想让自己上门过年。

    如果真这样就不好办了,双方家庭都急切地想让未来的家庭成员上门过年,可究竟上谁家?

    这种情况就是谁先开口谁占绝对主动,盛情难却嘛!

    李凡:“情况有些变化,你先听我说啊。”

    顾亚婷:“我这边儿情况也有些变化,你别急,我先说。”

    二人正互不相让准备先发制人的时候,果冻的小脑袋突然又冒出来了,她奶声奶气地冲着电话道:“嫂子明天来家里过年啊!”

    电话那头的顾亚婷一愣,完了!

    李凡低头一惊,心道干得漂亮啊!他连忙捂住手机收音孔,低声道:“果冻——”

    他刚叫出妹妹的名字,但见果冻突然道:“哥哥,我错了,我不掺和了!”

    连忙双手捂嘴,果冻转身就要向卧室跑去。

    “回来,”李凡一把抱住果冻,将手机听筒贴到她耳边,“继续说,快。”

    果冻脑袋晕晕:“说啥啊?”

    李凡做口型:“让她来。”

    “嫂子,你来过年啊。”

    顾亚婷:“啊!”

    “家里好多好多人呐,爷爷奶奶都来啦!”

    “爷爷奶奶也来啦?爷爷好,奶奶好……”

    顾亚婷败了,首先败在了果冻的抢占先机上,然后败在了爷爷奶奶一通电话上。

    她撂下电话,无奈地看着一众家人们:“你们也看到了,我没把小李同志叫来,结果自己还搭进去了。”

    “诶呀,我们大过年从尚海跑过来,就是来看李凡的,诶呀!”

    “婷婷你还说你有力度,力度呢?”

    顾亚婷汗颜,谁知道半路杀出来个小程咬金啊!

    ……

    第二天早晨,李凡开车把顾亚婷接回了家,一大家子人凑在一起打牌聊天热闹极了,这个年终于不像往年那样冷清了。

    夜幕降临,家人包好饺子后,便守在电视旁边聊天边准备看京视春晚。

    大家都知道京视春晚越来越无聊,可是,也没什么额外的节目了啊!

    最终,额外的节目是由小果冻带来的,到了长辈给红包的时候了,这个红包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拿到的,光磕头作揖还明显不够。

    客厅内,家人们坐在沙发和椅子上,手里握着明晃晃的红包,准备“打赏”。

    果冻给爷爷磕了三个头,“祝爷爷笑口常开,能活99!”果冻说罢起身,美滋滋地凑到爷爷身边要红包去了。

    “谢谢大孙女,给爷爷表演个节目,就给你红包!”

    果冻挠头:“节目?”

    李妈:“给爷爷背首唐诗!”

    果冻拍着胸脯道:“这个我会,

    《静夜思》

    窗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李妈吓唬道:“背错了,红包没了!”

    果冻疑惑:“哪里错了?”

    “窗前什么月光?”

    “看啊!”

    “不是‘窗前明月光’么?”

    果冻恍然大悟:“啊对!红包真没了?我再背一首其他的成么?”

    “别害怕,爷爷给!”爷爷将红包塞到了果冻的手中。

    李凡道:“果冻背的也对,历代流传的《静夜思》的版本有69种之多,果冻这是其中一种。

    目前有两个版本比较公认,一个是明代时期的版本,一个是宋代版本。

    咱们人人皆知的都是明代版本,宋代比较有代表的那一版本与明代版本有两处不同,是:

    床前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月,低头思故乡。

    还有个版本是‘抬头望山月’的。”

    众人望了望李凡,并没搭理他,然后纷纷道:“果冻,继续表演节目。”

    李凡顿时觉得自己失宠了……

    接下来,果冻表演了各种才艺,比如翻跟头、倒立、扎马步……

    众人阵阵笑声中,纷纷看向李凡。

    李凡猛摇头,真不是自己教的!

    李爸则默默地看向了窗外远方……

    果冻今晚开心极了,手里捧着一沓红包蹦蹦跳跳的,这是她完全形成自我意识后的“第一次”领红包,去年领红包的时候她才2岁半,早没记忆了。

    她可能还没意识到自己将会遇到一次重大危机,这红包将很快被李妈收缴上去,就是不知道用什么谎言。

    李凡对此很好奇,当初骗自己的时候说留着给自己娶媳妇,骗果冻怎么骗呢,难道留着当嫁妆?

    自己当初太单纯,和其他孩子一样信以为真了,也是神奇了,那个年龄段的孩子,媳妇有什么用?!或者说是生物本能?

    年夜饭吃饺子这个习俗,和其他很多地区一样,以前都是除夕夜近12点的时候才吃的,但是近些年越来越早,到如今,有些人家**点钟就吃上了,还有人家什么时候饿什么时候吃,有规矩老讲究早不怎么讲了。

    10点吃过饺子后,一家人出门在小区里逛了起来。

    处处灯火通明,有一些家庭也悬挂着大红灯笼,但小区内并无喧嚣,和往日里并没有什么格外的不同。

    顾亚婷小心翼翼地抚着奶奶,奶奶则攥着她的手道:“婷婷啊,以后小凡要是欺负你,你别担心,有奶奶呢,告诉奶奶,奶奶收拾他。”

    顾亚婷向李凡挑了挑眉,尚方宝剑到手!可李凡就当没听见没看见。

    众人时不时地抬头望向夜空,夜空却平静宁和,能隐隐约约看到几颗星星,但不见一丝丝礼花冲天的景象。

    爷爷道:“这城里过年真没有咱们农村有意思,咱们农村这个时候那是漫天的烟花,轰隆隆的鞭炮声。”

    奶奶道:“老赵家过年,听说今年买了5000多元的鞭炮,这回热闹了。”

    爷爷不屑:“铺张浪费,总共一年才赚几个钱?”

    春城春节期间,这几年严格执行“无烟花城市”,四环以内过年期间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市区连一点点的烟花味道都闻不到。

    “不浪费、无污染、无火灾”的目标的确达成了,但年味儿离开了爆竹也基本没了。

    随着经济腾飞,民生改善,过年穿新衣吃大餐的新鲜感和幸福感早已经不复存在了,唯一的年味是久别的家人们能凑在一起,体会家的温暖。

    爷爷感慨万分:“你们说以前哈,咱们过春节就守着电视机,就盼着老赵的小品,小品一到,打麻将的不打了,在外放鞭炮的也不放了,全都凑在电视机前哈哈大笑。

    小品一结束,屋外头又立马鞭炮齐鸣,老赵的小品也是咱们每年的一道大餐啊。”

    大姨:“老赵那些年是真火,老到九十九,小到刚会走,国家领导人可能不认识,但老赵没人不知道。”

    表姐问道:“小凡,什么时候你也能成为春晚的一道人人必看的大餐?”

    李凡看了看她,“等你能嫁出去的时候!”

    表姐掐着他的耳朵道:“你不噎我能死啊?!”

    “姐,姐,疼!我给你介绍对象,保证让你早日嫁出去。”

    “谁?”

    “我有个朋友啊,叫做王永发……”

    又是王永发!

    这王永发是他的师父,是他的朋友,还是他二大爷老丈人的孙子……

    只要李凡需要,“它”甚至还可男可女,可弯可直。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