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论果冻的破坏力
    日历不停翻页,日子转瞬即逝。转眼间来到了1月20号,距离春节还有5天的时间。

    春城市各条街道上张灯结彩,各大商圈打折促销疯狂进行,一份浓厚的年味飘荡在整座城市中。

    到了晚上,这座并不摩登的城市也有了一丝丝小小繁华的感觉。

    20号这天晚上,李凡终于结束了连续20多天的全国签售会,他把祖国20多个大城市跑了一个遍,终于在今晚飞回了春城。

    疲惫不堪,渴望多彩生活,这就是李凡最近一段时间真实的内心感受。

    “终于解放了!”下了飞机的李凡狠狠地伸了一个懒腰,使劲地呼吸了一下自由的空气。

    张小斐的老家在春城郊区,父母去世了,她现在最亲的亲人就是两个叔叔和一个姑姑了。

    她今年会去二叔家过年,刚下了飞机她便打算直接打个车过去。

    李凡揉了揉手腕,(因为最近成了“签字手”了),他拉住张小斐道:“不急,明天再回去。”

    张小斐道:“我都跟二叔说好了,二叔正准备杀鸡呢。”

    李凡笑道:“让它再多活一天,你又有新任务了。”

    “咱们又有新活动了?”

    “嗯,明天参加完活动后你再回家过年。”

    “那好,凡哥,我先让我二叔别动刀,再让鸡鸭鹅多活一晚。”

    李凡和张小斐回到家里超市的时候,李妈正在考果冻呢。

    “锄禾日当午,下一句。”

    “汗滴禾下土!”

    “再下一句!”

    “日日皆辛苦!”

    李妈一愣:“那再下一句呢?”

    “呃……呃……妈妈,那下一句是什么啊?”

    “别问我,当初怎么答应我的,一周背几首唐诗?”

    果冻低头,默默举起小巴掌。

    “还记得是五首啊,这一个月都过去了,你说说你背下来几首?”

    果冻委屈地道:“妈妈别生气,不是我不努力,那东西实在太难啦。”

    “那你就别上电视!”

    “妈妈!”果冻泪眼朦胧。

    李妈瞪眼:“别哭!”

    “哥哥!!”果冻一扭头,发现哥哥回来了。

    李凡走进超市,将行李往旁边一丢,抱起妹妹道:“以后唐诗不用背了。”

    “不行,我要好好学习!”

    “暂时不用背了,以后培养一下你的特长。”

    李妈道:“她有什么特长能培养的?我看脸特长,以后一定随你爸。”

    “我不随爸爸,我随我哥哥!”

    在一旁的李爸摸了摸鞋拔子脸,无言以对。

    李凡道:“明年开春带你去玩儿,和很多小朋友一起上电视。”

    “太好啦,哥哥!放我下来,我要背唐诗。”

    李凡笑道:“不用背了。”

    “不嘛,万一妈妈要反悔呢!”

    果冻又去背唐诗去了,李妈问道:“合同签了?”

    “没签呢,果冻的合同需要监护人签字,合同所有细节谈好了。”

    “这次他们没压榨你吧?吉森广电总拿你出油水。”

    “这次没有,蒋姐帮我谈下了一个大合同。”

    蒋姐为李凡谈下来的这份合同,成为了目前综艺市场上五大顶级合同之一:兄妹二人整季打包价4万元,外加8个点的收益分成。

    在这个金钱横飞的年代,综艺市场上天价加盟费层出不穷,李凡这份合同已经令人很咋舌了,但从纸面上看还不是最高的,目前能排在综艺市场第二名。

    在李凡头顶上还悬着一位超级大咖,号称“国际范”的范琳琳,她参加一档综艺节目的整季打包价达到了6000万元整。

    第三名是香江明星夫妇张智/袁艺,他们二人参加明星夫妻节目的打包价是3万元。

    其他人便不谈了,一线明星基本上没有低于单期200万、整季打包价2000万的。

    市场上还有一种情况是“有价无市”,有一部分艺人是根本不参加综艺的,你就算开到整季一个亿人家也不来!

    就是这么骄傲!

    当然了,不管给明星们开出去什么天价合同,不管网友们心里多么泛酸,但有个不争的事实,大部分明星都能为栏目带来相应的收益,能产生他们的价值。

    什么,您根本不看xx的节目?xx在您眼中根本就不入流?但总有人看啊,华国人口基数这么大……

    在谈合同之前,蒋姐和李凡通话:“咱们这次不能有任何‘优惠政策’了,不能再做冤大头了。

    他们这次还想先借助咱们再引进其他明星,那么咱们的自身价值就不单单只是简单的劳务报酬这么简单了,咱们不能客气了。”

    李凡对此没意见,合约便在蒋姐的强势掌控下开始谈了起来,从吉森卫视提供的2000万整季打包价开始,一路谈到了4万,然后还得要8个点的收益分成。

    吉森广电对此基本没有什么议价能力。

    这份合同谈下来之后,综艺市场上第二大合同诞生了!

    回到家后,李凡在几个卧室翻了翻,然后一阵狐疑,粉丝送的礼物呢?

    他望向还在背诗的妹妹,道:“那些礼物呢?”

    “别那么看着我啊,我没动,让爸爸拉走了。”

    李凡问道:“你没动?”

    “没经过允许,不能动。”

    “拉哪去了?”

    “13栋5门603!”

    李凡彻底糊涂了,问过李爸后才明白,原来粉丝送的礼物实在太多了,家里没地方放,所以就租了一个房子,专门存放粉丝礼物的。

    想想也是,单单元旦那天过生日时,签售会现场就收到了无数的礼物,整个20多天的签售过程中,每一天都会收到粉丝们带来的礼物,这累计下来实在太多了,家里又经常来客人,的确没地方保存。

    李凡问租金多少,李爸说两室一厅2500块钱一个月。

    李凡咋舌:“这么贵?”

    “现在春城市市中心,两室一厅100平的都这个价位,这钱你是不是得给我报销了?”

    “那倒没问题,就是太贵了,2500块钱一个月,这要是上班族租房子,基本上把一个月工资全送给房东了。”

    李爸道:“所以让你报销嘛。”

    “爹啊,别租了,实在太贵了,花不起这个钱啊。”

    “那你东西往哪放?总有客人来,家里可没地方。”

    “咱还是买个房子吧。”

    李凡真决定再买个房子了,他早有这个想法了,正好趁着这个寒假解决一下。

    做这个决定的确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堆放东西,但最重要的原因则是:春城是根,家里绝大多数亲属朋友都在春城生活,即便自己以及家人以后在外地生活,可逢年过节也得回老家啊。

    自己家这100平的面积以前觉得挺大的,但是现在看来越来越小,也不知道是心理因素还是上门客人越来越频繁而产生的错觉。

    对于李凡来说,做这个买房的决定并不困难,虽然现在春城房价飞起,但是相对于大城市来说,这里还是白菜价。

    睡了一个懒觉,第二天早晨吃过早饭,李凡从李爸手里领了钥匙后,便领着果冻去13栋5门603了。

    李凡刚拿起钥匙要开门,隔壁秦大爷刚好走了出来。

    “哟,这不小凡么?能在家呆几天啊?”

    “秦大爷,呆不了几天,初六就有工作了。”

    “能者多劳啊。”秦大爷掐了掐果冻的小脸蛋儿,“小丫头又来了?!”

    又?!

    这个“又”字到底包含了小果冻多少次站在这里对着603室门牌,痴痴凝望的场景?

    拧开门后,果冻“唰”地跑了进去,那堆满了整整一间卧室的礼物,此时此刻仿佛绽放着绚烂的光芒,正向她不停招手。

    除了鲜花以及必须及时吃掉的食品等无法保存的礼品外,粉丝送的所有礼物都在这间卧室里存放着。

    “果冻,这都是你的了!”

    “谢谢哥哥。”果冻开心地抱着哥哥的大腿。

    “你在这儿玩儿吧,千万注意安全。”

    “嗯!放心啦,我又不是小孩子啦!”

    李凡离开603室没几步,觉得心里有点儿不踏实,虽然这些礼物的重量都很轻,即便砸在身上也没什么问题,但作为哥哥就是担心这儿担心那儿。

    李凡再次推开门,道:“一定要注意安全!别砸到!”

    “放心吧!”

    李凡今天约了顾亚婷,约她的主要目的是领着张小斐去购物。

    过年了,总得给人家孩子换身像样的衣服回家,虽然平时里顾亚婷也没少给她买。

    逛了卓展、百货大楼等几家商场后,张小斐瞬间时髦了很多。

    她身穿粉色大衣,脚下是一双皮靴,整个人的气质猛然间拔了一大截!

    平日里张小斐的穿着是很简单的,除了自身并不张扬的性格外,作为明星助理,在穿着上也是要尽可能低调,今天放假了,要回家了,李凡不能让她低调地回家。

    她问道:“凡哥,咱们接下来有什么活动?”

    李凡道:“没了。”

    “你昨天不是说有活动么?”

    “给你打扮打扮就是今天的活动。”

    张小斐动情地道:“凡哥,婷婷姐,你们对我太好了。”

    顾亚婷看中了一条项链,要给张小斐试试,张小斐百般推辞,转身跑了:

    “凡哥,婷婷姐,春节后见。”

    李凡道:“你等一下,我开车送你回家。”

    “不用啦,打车20块钱就到家了。”

    见张小斐身影消失在转门处,顾亚婷道:“你应该去送送,这一带这个时间不好打车。”

    “哦,也是!”

    李凡最终还是开车把张小斐送到了她的二叔家,然后顺道“拐”了二叔家一只大鹅和两只母鸡……

    二叔望着李凡的车子离开村子拐上国道直至不见的时候,他还伫立在寒风中热泪盈眶,想起了英年早逝的大哥大嫂。如今侄女过得这么好,比什么都强啊。

    在一旁围观的村民们也纷纷道:

    “好人呐!小斐跟着李凡有福了。”

    “这年头有才还有德的人太少了。”

    “老张可以瞑目了,闺女跟对人了。”

    ……

    一提到父母,张小斐的眼眶就红了,她鼻子一酸刚要掉眼泪,这时身边有妇女低身摸了摸她的靴子,“呦,真皮的啊!”

    有人笑道:“你这娘们儿,还能人造革的啊?小斐有钱啦!”

    “不是我买的,我凡哥给我买的。”

    “这大衣呢?”

    “我凡哥买的。”

    “这名牌牛仔裤?”

    “也是!”

    ……

    很快,李凡的好人形象被村民们所知,村里人过年期间的最重要话题就是张小斐的“发迹”。

    还有人眼红开始扯老婆舌,乱嚼舌根子,说张小斐被“bao养”了……

    世界上,总有一帮孙子和“孙女”客观存在并“长盛不衰”!

    李凡载着奋力反抗的大鹅和母鸡,将车开到了自家超市,他喊道:“爸,车子后备箱里,有我从农村带回来的大鹅和鸡,你来拿啊。”

    “我这没空,你拿进来。”

    “我不敢!”

    李爸:“……”

    李妈:“废物!”

    李凡走进超市内,问道:“我妹妹呢?”

    “刚吃过饭又跑603去了。”

    “哦,咱们走吧。”

    “干嘛去?”

    “买房子!”

    李妈一惊:“真买啊?”

    “当然,你们回家取身份证,写你们名。”

    李爸左手提着大鹅右手两只鸡,见它们扑哧着翅膀想要挣脱束缚,李爸愤怒地瞪了它们一眼,结果没好使……

    李爸道:“冷静,现在楼市不稳!”

    “还能降咋的?就算降,也是涨1000降100,你们快点儿啊,一转眼就黑天了。”

    李爸李妈回家取身份证,路过13栋的时候他们上楼来到603室,打开门后就彻底傻眼了。

    客厅里堆满了包装盒,室内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而储存礼品的房间内,空空如也。

    另一间房间传来了果冻的声音,他们打开门一看,闺女正开心地给玩具熊围围脖戴墨镜呢!

    李妈崩溃了:“李姝!!!”

    “妈妈!”

    “你都给拆了?一上午这么多你都给拆了?!”

    果冻一把抱过玩具熊,然后又迅速将身边的一副皮手套和针织帽纳入怀中,怯怯地道:“哥哥说了都是我的,哥哥让我拆的!”

    李妈扫视了一眼根本无法落脚的房间,气道:“你咋不顺便把房子也拆了呢?马上给我收拾好,等我晚上回来要是没收拾好,就不让你去上电视了。”

    “别呀!”

    “抓紧收拾!”李妈左拐右拐地走出了603室。

    李爸看了看乱糟糟的房间,服了,这果冻的破坏力真够可以。

    果冻可怜巴巴地道:“爸爸!”

    “我的小祖宗啊,这让你造的,麻溜的吧!”李爸说完便垫着脚尖离开了房间。

    李凡和爸妈去买房了,因为拖了关系,很快便确定了购房目标,锁定了市区南湖公园旁的一处高档小区。

    这小区全是200平米以上的大平层,均价1.6万一平,这价位在春城就是天价了。

    李凡选中了8栋802的房子,面积280平,总价8万。房地产商打了个极大的折扣,李凡最终358万正式入手。

    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回家,来到603准备接果冻去外面庆祝一下,他们一打开门的时候,但见房间内还有一部分散落在地的纸箱子,另一半都规规矩矩地摆放在阳面卧室内了。

    李凡、李爸、李妈走进房间,但见果冻正坐在地板上,她拿着胶带,正对着一对儿瓷娃娃发呆呢。

    “果冻,走吃饭去。”

    “妹妹,一会儿炸大虾。”

    果冻猛然回头,瞬间泣涕横流,两个脚丫砸着地板:“妈妈太难啦!我找不到它们的箱子啦!”

    李妈道:“走啦,吃饭去。”

    “妈妈,求求你啦,再给我点儿时间吧!”

    李妈忍俊不禁,“先去吃饭,明天再让你收拾,记住,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弄乱的就得你自己收拾。”

    “可妈妈,我也没让你们给收拾啊!”

    李妈错愕,得,自己还多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