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磨人的小丫头
    “一二三四,好,注意节奏,完美!”

    舞台上,anlalady正在边唱边跳,舞蹈老师便在一旁进行指导。

    现在已经晚上10点多了,很多彩排完的嘉宾已经回酒店休息了,不过还有几个人在舞台下面聊闲天。

    李凡和大家谈笑着,并不停地抬起手腕看看时间,顾亚婷他们还没起飞,李凡等得有点儿心急。

    “小凡,有个事儿你看看能不能帮一下。”

    李凡侧头一看,但见主任急切切地来到他身边,他问道:“主任,怎么了?”

    “咱们晚会的一名主持人也因为天气原因在南方飞不回来了,坐火车时间更不够,所以——”

    “您不会想让我代班主持吧?”

    “对,聪明。”

    “您别闹,”李凡连连摇头,“我又没做过主持,没经验,让台里其他主持人顶上就轻松解决了啊。”

    “有没有经验没关系,观众们都知道你是纯客串,表现好了观众们必然给你点赞,表现不好观众还会非常理解,所以说,你放宽心。

    而且,其他台也有很多综艺明星、笑星或者演员来客串主持晚会的,反响都非常好,比传统主持人受欢迎很多。”

    “哦!”李凡点了点头,试试也成,尝尝鲜,他问道,“那我和谁搭档?”

    主任喜道:“你和我来,咱们先和其他几位主持人过过稿。”

    望着李凡离去的身影,几个明星笑谈:

    “得,李凡又去抢主持人饭碗去了。”

    “这年头啊,最兴跨界,唱歌的去拍戏,拍戏的去主持,主持人去唱歌,”

    “啧啧,我也想去抢,但人家不要我啊。”

    ……

    李凡的适应能力太强,来到休息室过一眼稿子,又和几位主持人“套套词”,然后便直接到舞台上走了一遍大致的主持流程,李凡便摸透了整台晚会的环节。

    再进行一遍主持人彩排后,李凡完美收工。

    完美指的是主持词、站位、广告词、环节等方面的熟悉度,但在主持人专业素养这方面,那李凡完全和人家科班出身的人相差甚远。

    李凡也能照葫芦画瓢,做到字正腔圆抑扬顿挫,但是和人家专业的完全是两个概念。

    晚上12点,所有的彩排全部结束了,李凡和张小斐打车刚刚回到家中,他的微信也响了起来,顾亚婷和董成终于要起飞了。

    打开房门后,李凡见爸妈还没休息,便道:“你们早些睡,一会儿你们儿媳妇来。”

    李爸:“真的?怎么这么晚来?”

    李妈道:“太突然了,也没个准备啊!”

    “真的,还有个小伙一会儿来,你们先睡一觉吧,估计2点半能到咱家。”

    李爸开心地道:“那我得睡一觉,养养精神。”

    李妈:“那我得先敷张面膜补补水。”

    李爸:“你那老脸敷面膜是没用了,直接泡在水盆里补水吧。”

    李妈瞪了他一眼,快步走进了卧室。

    李凡去厨房翻了翻,发现还有半盆饭,打算等他们到的时候,炒个饭先随便垫补一口。

    客厅内,爸妈性质很高,还打开了电视机,估计让他们休息一会儿是做不到了,算算日子,他们也很久没见过顾亚婷了。

    李凡活动了一下四肢后,便回到卧室准备睡一觉,就在他刚钻进被窝的时候,门“咯吱”开了。

    果冻揉着眼睛走了进来,“哥哥!”

    “嗯?”

    “咱们谈一谈啊?”

    李凡一愣,怎么语气这么正规?他笑道:“谈什么啊?”

    “你带我去那个节目玩儿啊,吃好吃的,看大象,电视里大象的鼻子好长啊!它的鼻子为什么那么长呢,呼吸多困难啊?”

    “不带你去节目,你在家好好呆着,以后有时间我带你去旅行。”

    “哥哥,可旅行没有小朋友啊,好不好嘛,带我去嘛!”果冻抓住李凡的胳膊摇了起来。

    “不去,别想了啊,抓紧去睡觉!”

    “哥哥,求求你了!”

    “求我也没用,别打扰我休息。”

    “你看你啊,总没时间陪我玩儿,我们老师都说了,小孩子的成长,是不能离开家人的陪伴的。”

    “呦呦呦!”李凡笑道,“那不有爸妈陪你么?”

    果冻委屈巴巴地道:“他们不让我吃东西,不让我玩儿,不让我看电视,就让我学这学那,哪是陪伴我啊,简直是监禁我。”

    “我很同情你啊,去睡觉吧!”

    “同情就完啦?哥哥,带我去嘛!”

    李凡将被子往头上一蒙,“听不见听不见!”

    果冻双手拽住被角用力往下拉扯,“带我去嘛,求求你了,哥哥,哥哥!”

    “听不见听不见,就听不见。”

    “哥哥!”

    “我睡着了。”

    果冻委屈极了,“我想你陪我玩儿,你总忙总忙,好不容易有次机会,你还不陪我,你到底疼不疼我啊,我到底是不是你亲妹妹啊!”

    果冻还没哭呢,直接把躲在门后的张小斐惹得掉眼泪了。

    张小斐眼眶一红,坐到沙发上道:“叔叔阿姨,我以后结婚,一定要个女儿,太暖心了!”

    李爸嘻嘻一笑,李妈则道:“养女孩家里担心得比较多,不像男孩儿那么皮实,等你以后就知道了。”

    不多时,卧室内传来了李凡的呼叫声,“爸妈,你们能不能管管你们闺女,太烦了!!”

    李妈笑道:“瞧瞧,开始磨人了。”

    磨人的小丫头,把李凡弄得无可奈何,他生无可恋地道:“别磨叽我了,不可能!”

    “哥哥!”果冻泪眼朦胧。

    “别哭啊,我不吃这一套!别再磨叽我了。”

    “你就这么烦我啊!”

    李凡连连点头,“嗯嗯嗯!”

    “哇!”果冻眼泪狂飙,“我挺可爱的啊,你们干嘛都说我烦?!”

    李凡噗嗤笑了,拉着她的小手握了握,“还带自夸的?这不要脸的精神,跟我一模一样!”

    果冻抽泣着:“我只是想你陪我玩儿,你不陪我玩儿,你的良心不会疼么?”

    李凡惊愕,“你这都跟谁学得?我再考虑考虑,别哭了。”

    “还考虑啥啊,和我在一起多开心啊。”

    “你……怎么这么自信呢?难道我小时候也这样?”

    果冻边哭边点头,“嗯,妈妈说了。”

    ……

    砰砰砰!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张小斐刚走到门口,突然间腿膝处闪过一道小身影,果冻打开了房门,开心地道:“嫂子!”

    顾亚婷这话不好意思回答,她抱起果冻道:“妹妹沉了这么多,我都抱不动了。叔叔阿姨好!”

    董成也道:“叔叔好,阿姨好。”

    “诶,婷婷快进来,小伙子别客气。”

    李凡走出卧室,疑惑地道:“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我收到你们微信才1个小时而已。”

    “什么一个小时?估计延迟了。”

    顾亚婷买了很多礼物,拉开箱子往出倒腾,“阿姨,这是给您买的阿胶,对女人的身体特好的。”

    “诶呦,看这盒子太精致了,这得贵死个人,下次千万别破费了。”

    李爸笑道:“这么好的阿胶,你阿姨都舍不得吃,恨不得供起来。”

    顾亚婷灿灿一笑,又拿出一条裙子,“阿姨,您在试试这件裙子,今年的最新款。”

    李妈扥着裙子看了看,笑不拢嘴地道:“我长得又不好看,穿着太可惜了。”

    董成坐在一旁看着,惊呼一声:“这不是劳伦斯那件么?”

    李爸皱眉:“车胎厂也出衣服?”

    董成笑道:“叔叔,这个劳伦斯是好莱坞的明星,和咱们的车胎厂撞名了。”

    李妈连忙放下,“不不不,这我可享受不起,给你妈穿,你妈多漂亮的大美人啊,能衬起这衣服,我穿啥好衣服都是乡土风,有句成语叫什么来着?”

    李凡道:“暴殄天物!”

    “对对对,暴殄天物!”李妈连连点头,然后突然抄起拖鞋拍了李凡屁股一下,“你说谁呢?!”

    众人哈哈大笑。

    顾亚婷给李妈李爸买了很多东西,裙子、夹克、刮胡刀等等,果冻就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暂时把哥哥放过了,她等啊等,满心欢喜地期盼着自己的那份礼物。

    顾亚婷又拉过来一个箱子,道:“这里是给妹妹买的礼物啊!”

    果冻满脸的灿烂,“谢谢嫂子!”

    箱子拉开,顾亚婷一件件往出拿:“这个是少儿眼部按摩仪,预防青少年近视的,这个是点读机,和咱家里的那款不一样,这个点读机,哪里不会点哪里,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你的学习了!

    小果冻,喜不喜欢?”

    果冻生无可恋:“喜欢。”

    顾亚婷突然将行李箱里层打开,里面满满的进口展露了出来,“这些呢?”

    果冻拍着小巴掌兴奋地道:“太喜欢了,我能吃么?”

    “当然!”

    果冻瞬间抱起了一大把,却突然怯怯地问:“妈妈,我能吃么?”

    “只许挑三个!”

    然后,果冻挑了三个体积最大的……

    李凡走到顾亚婷的身边,捏了捏她粉腻的脸颊,这些礼物都是双十二时候,她购物车里面的。

    李凡道:“时间不早了,咱们也别闲聊天了,吃口饭抓紧睡觉吧,明天还要录制跨年晚会呢。”

    张小斐做好了炒饭,顾亚婷和董成垫补了一下后,大家便各自休息去了。

    李凡和董成一间房,他刚躺下不久,李妈就来叫他了。

    走进父母的卧室,李爸悄声问道:“小凡,这丫头这些东西得花多少钱啊?”

    “你们就别问了,一片心意而已。”

    李妈道:“不问哪能成啊,咱们得加倍给人家姑娘补回去。”

    李凡摇头:“别补了,没必要。”

    “怎么没必要?你这孩子不懂事儿!人家姑娘花一大笔钱来咱家,然后走的时候手空空,人家父母不得气死啊,那太没礼数了。”

    李凡道:“你们说的有道理,但不适用于咱们和顾家。人家闺女买了10万的礼来咱们家,咱们要是还给人家20万,没钱的话难道把房子卖了?”

    “什么,10万?”

    “10万?”

    李凡连忙摆手:“没没,我就是打个比方而已。

    礼尚往来讲究一个度,咱们一个普通家庭,人家顾万里现如今已经是著名企业家了,咱们和人家讲金钱价值上的礼尚往来,显然是不现实的,对不对?”

    李爸想了想:“话是这么说啊,可是吧,哎!”

    李凡道:“人家买高昂礼物就是人家的正常消费水平,咱们没这经济实力,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咱们哪怕送给人家一坛自家的咸菜,人家也不会挑理。

    你们觉得一个企业家会在金钱价值方面挑咱们的礼?人家知道咱家的根底,所以根本不在乎这个,在乎的是你们关不关心人家姑娘。”

    “可心意上怎么表达啊?”

    李凡道:“织个毛衣啊,求个平安福啊,这不都是么。你们想吧,我困了,睡觉去了。”

    李爸问:“那上门礼总得给吧,谁家儿子领女朋友上门,都必须给上门礼啊!”

    李凡点了点头,“嗯,那是得给!”

    “多少?”

    “1万吧。”

    李妈道:“老李,家里的钱没有特别新的,你明天去银行取新钱。对了儿子,这丫头买这些东西究竟花了多少钱?”

    “3万9169。”

    “你知道得这么清楚?”

    李凡嘻嘻一笑,心道:能不清楚么,购物车是我给清的!!

    李凡和父母促膝长谈,使劲地把他们的传统观念掰了掰,之后才回房间休息。

    自己父母这辈子啊,老实巴交,心地纯善,从来不贪图别人家的一针一线,李凡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很满足很幸福。

    ……

    次日早晨,8点钟左右。

    李家很安静,李爸李妈去超市工作了,董成也去超市帮着瞎忙活去了,张小斐则打车去附近的舅舅家取东西。

    李凡正在刷牙,果冻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他,“哥哥,考虑好了么?”

    李凡漱口后,道:“没!”

    “一整夜啊!哥哥,求求你了。”

    “天呢,我终于体会到咱妈的痛苦了,是不是你们小孩儿都这么能缠人?你去卧室衣柜里给我把最右边的衬衫拿来。”

    “好哒!”

    见果冻领旨去了卧室,李凡迅速悄悄走到门口,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然后迅速跑进了顾亚婷房间内。

    窗帘没有拉开,里面有些黑漆漆的,李凡悄悄将门一关,“咯吱”一声,反锁!

    “你要干嘛?!”

    李凡回头,只见顾亚婷抓住被角,惊慌地看着他。

    “嘘!”李凡说罢,趴在门口听着外面的动静。

    顾亚婷立马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她低声道:“你别闹了,大哥,这是在你家。”

    “嘘!”李凡白了她一眼,悄声道,“大姑娘家家的,思想太不健康!”

    这时,只听门外走过脚步声,“哥哥,衣服太高我够不到啊!哥哥?哥哥你去哪了?”

    脚步声急切而又乱糟糟,片刻后,门外“哇”地一声:

    “哥哥你骗我!你跑哪去了,干嘛不陪我玩儿啊!”

    李凡捂嘴偷乐,突然听身后道:“妹妹哭了你还有心情笑?”

    “嘘,马上就好了,风一阵雨一阵,特快。”李凡侧头看了一眼正将耳朵贴在门上的顾亚婷,然后目光下移,舔了舔嘴唇,“可以啊!”

    顾亚婷立马捂住胸口,“去死。”

    “嘘!”

    门口再次传来了脚步声,片刻后,旁边卧室里响起了哭唧唧的读诗声:?“鹅鹅鹅,

    曲项向天歌。

    白毛浮绿水,

    我要我哥哥!

    呜呜……”

    李凡顾亚婷双双躺在地上,齐齐笑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