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你们是来搞笑的
    李凡、毕夏二人走下舞台,毕夏浑身洋溢着晋级的喜悦。

    她本以为半决赛是一场恶战,没想到的是,躺赢!!

    你说这气不气人?这气人!你说你有什么办法?没办法!

    不过相较于毕夏,李凡则明显冷静很多,因为他自己目前最大难题是猜诗词,李凡最没把握的就是这个,实在太让人头疼了。

    这段时间,他基本上对诗词大会前面的9期节目进行了“粉碎性”研究,从中摸索着出题者的偏好和意图,包括自己在这种猜成语环节的困扰等,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他总算有了一定的收获,理清了思路,研究好了重点,就是不知道在之后的比赛环节中是否能帮助到自己。

    诗词大会第三组比赛中的猜诗词的各个环节,基本上很少出现冷僻诗词了,节目的出题方向也偏于大众,这说明节目组正式试图将节目靠近普通大众。这对李凡是非常有益的,给李凡大大缩减了范围。

    李凡又在心中将诗词的难易程度区别等级划分出来,大体上心中的诗词框架已成。

    一切皆已准备就绪,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舞台上,董欣介绍道:“大家都知道咱们的比赛项目中,有个著名的沙画题,今天,为咱们节目作画的沙画艺术家刘青先生也来到了现场,大家掌声鼓励。”

    闻言,李凡心中猛然一颤,原来这些沙画是出自于同一人之手!那是不是说,这些沙画必然有某些相通的地方呢?毕竟一个艺术家一定有自己的创作倾向、习惯以及独特的艺术审美。而一个艺术家的作品越多,那作品中的共性便越凸显,越好研究。

    李凡想到这里,看了一眼站起身向观众打招呼的刘青,他拍了一下脑袋,妥了!

    舞台之上,比赛继续,这第三轮的比赛和他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李凡便直接在台下划开了手机,找到刘青所有的沙画视频,快速地浏览起来。

    半决赛再录40分钟,突围赛中,一众选手互相厮杀,最后六人胜出。至此,总决赛8强选手终于诞生:李凡、毕夏、林宝峰、康溪、杨斗、薛盼盼、雷雷、胡月。

    董欣音调饱满:“我们这期的半决赛到这里就落下了帷幕,咱们下期见。”

    在一片掌声中,董欣下台。

    所谓的下期见,就是一会儿见,因为半决赛和总决赛是一起录制的。

    演播厅内暂时休息,观众们闲聊,嘉宾老师到化妆室补妆,现场乱糟糟的。

    马甲止步半决赛,嘴里念念叨叨的,“得了,车到山前没有路了,我得回家开车了。”

    “开哪种车?污污污的?”杨斗调侃道。

    各位选手们在一起扯皮聊天,唯独李凡坐在那里,眉头紧锁,低头不语。大家围拢过来,发现这货正快速地看着屏幕里的沙画视频。

    “你看人家,难怪人家李凡战绩显赫,能力过人,关键是人家爱学习爱专研啊。”

    “每个人成功都是有道理的,哪有人能平白无故就人中龙凤了?”

    “给你再好的条件,你不学习不努力行么?看看李凡!”

    ……

    一群人围着李凡嗡嗡嗡,李凡抬头苦笑,心道你们能不能安静一点儿?自己要是不研究研究,一会儿总决赛的时候,遇到猜诗词的环节,你们不得把我往死里虐啊?

    毕夏的兴奋劲儿还在,她道:“哎,躺赢,今天我这运气实在是爆棚啊,看来我的美貌受到了老天爷的额外照顾!”

    “美貌?”马甲低头看了一眼毕夏。

    毕夏美滋滋地,道:“怎么,不服气?瞧瞧我这大长腿!”

    “噗!送你一首诗吧!”马甲想了想,也学丁一作起了诗,“天王盖地虎,毕夏1米5,宝塔镇河妖,毕夏长不高。”

    毕夏“砰”地踢了他一脚,道:“老娘说的是比例,比例你懂不懂?”

    大家嬉笑之间,观众席最前排有很多领导模样的人纷纷落座,这是总决赛即将开始的信号。

    果不其然,向来只有员工等领导的份儿,没有领导等下属的,众位领导刚一落座,导演便通知大家准备总决赛的录制。

    李凡见状只好收起手机,随着众位选手再次来到后台候场,之前的程序不得不再走一遍。

    现场导演冲着观众道:“麻烦大家接一下掌声,辛苦大家了,三二一,开始。”

    一片掌声中,总决赛录制开始,董欣换了一身女士西服,非常干练,她走到舞台正中间,将万年不变的开场白又念了一遍。

    八强选手全部站在台上,舞台侧边,则有一台崭新的suv,这台suv在辉煌的灯光下,竟然显得非常高端大气上档次。

    李凡向suv扫了一眼,心里合计了一下时间,嗯,还差两个小时!

    “诶,寻思啥呢?”林宝峰问道。

    李凡笑笑:“比赛之后大家即将离别啊,舍不得你们啊!”

    “哦!”林宝峰还挺感动。

    董欣:“今天这场比赛分为两轮,第一轮:4强晋级赛;第二轮:冠军争夺战。首先,第一轮我们采用‘飞花令’,两两对抗,胜者晋级冠军争夺战。好,有请工作人员上道具。”

    道具上,抽签开始。

    之前,所有人都盼着能抽到李凡,而这一回,人人见之色变,争相避之。身边那哪是一个17岁的男生啊,那明显就是一头猛兽,一个魔鬼啊!

    林宝峰抽到了薛盼盼,康溪抽到了杨斗,第五个球是毕夏,毕夏又高兴了,康溪和林宝峰这两位高手全部抽走了,那自己接下来的对手都很菜啊。什么,你说还有李凡没抽到?别闹,哪有那么巧的运气,连续两次抽到同一个人?

    可是……当标记球咕噜噜地滚落下来的时候,毕夏傻眼了,她的心中在暴吼:我x,见鬼了!

    毕夏满面的惊色,懊恼得直跺脚,“这么巧?我这个命啊!”

    董欣笑道:“送你个成语,成也李凡,败也李凡。呃……对不起啊,还没比赛咱不能说败。”

    “比赛已经结束了,”毕夏叹了口气,将手伸向suv的方向,开口唱道:“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

    飞花令第一局,雷雷对阵胡月,双方互相叫嚣:

    雷雷对着胡月做拉弓“射月”状,道:“策马渡悬崖,弯弓射胡月!啪!”

    观众见状笑声一片,这货也是一个逗逼,竟然还能想到这首石达开的《入川题壁》,也是绝了,难道现在懂文化的逗逼这么多么?

    胡月瞥了他一眼,未作回答,直接做了一套扫地的动作,把现场观众和主持人全弄蒙了。

    董欣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胡月笑道:“扫雷!!”

    雷雷瞬间晕倒!

    掌声立即淹没了整个演播大厅,这个梗,遇到姓“雷”的可以玩儿一万年!

    前三组飞花令的最终胜出者:林宝峰、康溪、胡月。目前就剩最后李凡和毕夏这一组别了。

    此时的毕夏是彻底崩溃的,典型的知道自己会死,还不得不上战场,她想一想都觉得这是一个特别悲壮的故事!于是,她上台的时候,走出了一股女烈士的风姿,慷慨激昂,准备就义。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来吧,李凡。”毕夏朗声道。

    李凡信步登台,道:“十年磨一剑,霜寒未曾试。我来了!”

    毕夏内心隐隐作痛,你的意思是你的大宝剑还没出鞘?

    董欣噗嗤笑了:“李凡的意思是杀你们不用动武器,赤手空拳足以,这是赤露露的歧视啊,尊贵的‘陛下’,回他一句。”

    毕夏瘪嘴道:“他说的貌似很对。”

    这一轮的意象是:亭。

    毕夏:“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李凡:“却待功成后,归伴幔亭仙。”

    毕夏:“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低。”

    李凡:“今朝忽遇暮云东,对坐旗亭说梦。”

    ……

    两人拉锯十几个回合后,毕夏有些撑不住了,她边想边自言自语道:“突然有种想要弃权的冲动,呃对了,江亭夜语。喜见京华新样舞。”

    李凡笑道:“老我从他琴下爨,故人元自笛亭柯。”

    毕夏此时眉头紧蹙,向观众问道:“我是不是犯不上和‘人工智能’较劲儿?”

    观众齐声道:“是!”

    毕夏摊肩,对李凡嘟了嘟嘴,“你赢了!”

    这个没办法,这不仅仅是实力差距,这根本就是人脑和“电脑”在博弈。

    李凡和毕夏相互拥抱致意,就此,四强选手全部诞生。

    冠军争夺战三部分组成:诗词综合知识竞赛、你演我猜、沙画题。

    这冠军争夺战中,除了诗词综合知识竞赛外,其他两个环节全是李凡的软肋,要了亲娘命了。

    四个人就位,准备开始接下来的比赛。

    李凡不停地活动着四肢和手指,做足了热身。第一轮对于他来说至关重要,自己能不能夺冠,就看这轮能不能打好根基了,后面的两项只要不拖后腿,就算胜利。

    十根细长的手指活动了无数遍后,见董欣刚念题目,李凡便将手掌悬于抢答器之上,神色紧张,随时准备一巴掌拍下去!

    其他三人也全部呈现全神贯注的状态,来到最后一个环节了,任谁都得豁出去命拼上那么一回。

    董欣:“‘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中,‘孺子牛’出自哪位历史人物的典故?”

    砰!

    李凡:“齐景公!”

    董欣:“这个说他宠溺自己的孩子,那他的孩子叫?”

    李凡:“荼!”

    第二题:

    “‘吉梦维何?维熊维罴’出自《诗经·小雅·斯干》,那么,梦到熊和罴是什么征兆?”

    砰!

    李凡再次发挥自己青春年少,手速过人的优势,抢道:“维熊维罴,生男孩儿之祥兆。”

    董欣道:“那要是生女孩儿呢?”

    李凡道:“维虺维蛇!”

    观众掌声一片,又学到了!

    其他三人面面相觑:

    “哥们儿,使把劲儿啊!咱们别让李凡剃个秃子!”

    “咱们不得思考一下再下手嘛?”

    “等咱们思考后,人家都下手答对了,不思考,就是抢!”

    也是,董欣刚念完题目的时候,李凡直接就有答案了,他对题目答案的反应是一瞬之间完成的,其他寻常人,起码三瞬才能完成。

    于是接下来……

    “从下面5个成语中挑出一个诗句:

    豆蔻年华;

    古稀之年;

    草菅人命;

    拔苗助长;

    出凡入胜;

    请抢答!”

    砰!

    董欣道:“请胡月给出答案。”

    胡月眯着眼睛盯着屏幕,道:“稍等啊,我先找找!”

    噗!

    观众闻言笑倒一片,果不其然,大家为了对抗李凡,直接执行先拍后思考的战略方针!

    倒计时开始。

    10!

    9!

    ……

    “啊,找到了,草盛豆苗稀!陶渊明的《归园田居》,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恭喜你!”

    在这种其他人玩儿了命抢答的竞争中,李凡还是凭着自己机敏的反应,在30道题里拿下了14道,累积28分,第二名康溪则只获得了14分。

    没办法,大家也只好垂头丧气地认命了,不然还能怎样?

    第一个环节结束,几个人还互相安慰起来了。

    “没事儿,淡定!”

    “接下来就是收拾李凡的时候了。”

    “下两个环节杀他个片甲不留!”

    林宝峰问道:“对了李凡,接下来的环节,让你随便抢,反正答错扣分。”

    哎,李凡头一次被人挑衅后,出现低头耷拉脑袋的状况,本来是最惊人的优势,却演变成了最愁人的劣势,由此可见,有时候脑袋在好用也未必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第二个环节:,每题5分!

    董欣道:“下面有请,汪汪上台,为大家进行表演。”

    李凡此时的脑袋都要大了,心中不停地给自己提醒:1,不猜生僻诗词;2,观察核心信息;3,摈除表演嘉宾多余动作……

    一连串的自我提示后,李凡揉了揉太阳穴,仔细观察台上的一举一动。

    汪汪走到舞台正中间,扫了一眼平板电脑后,开始自己的表演。

    她先用手在面前晃了晃,然后冲着棚顶开始拟声:“喔喔喔!”

    什么东西?

    几位选手面面相觑。

    狼?还有点儿像鸡。挥手的动作应该是“否定”的意思。

    这可是总决赛,没有人为了碰运气去瞎猜,没有六七成把握,大家是不会轻易下手的。大家此时都紧张兮兮地盯着舞台上的汪汪,顺便瞥一眼不远处的小汽车。

    李凡砸吧砸吧嘴,汪汪这一套动作究竟是什么,完全没准确答案。

    汪汪见没人抢答,她又将之前的动作重复了一下,然后,用手扥了扥头发。

    众选手还是没人下手,李凡则秒懂,他想了想,将这口气沉了下去。

    汪汪第三次表演,她灵机一动,开口哼唱起来:“啦啦啦啦……”,唱完后再拟声,“喔喔喔!”

    李凡喜上眉梢,“砰”地拍响了抢答按钮:“休将白发唱黄鸡!”

    汪汪叹了口气,董欣也很可惜地摇了摇头,道:“错!扣5分,比赛继续。”

    砰!

    李凡再抢:“莫唱黄鸡并白发!”

    董欣道:“正确,李凡加5分,合在一起,这一题没得分。”

    得,这半天白忙活了。

    其他三位选手纷纷质疑。

    “拜托,你那是白头发?你那头发都赶上墨水淋的了。”

    汪汪无语了,“我还能现场染成白发不成?”

    康溪道:“那谁家的鸡像你那么叫?大姐,你见没见过活鸡?”

    胡月道:“鸡叫是这么叫的,听着啊,咯咯咯……”

    现场观众赞叹声一片,学得真像。

    林宝峰连连点头,指了指汪汪道:“看到没有,这鸡才是专业的!”

    胡月白了他一眼,仿佛要杀人。

    第二个题:

    汪汪继续表演,可这个怎么表演?

    汪汪略作思考,开始叉腰大笑起来,“哈哈哈!”然后用手指了指前面,继续哈哈大笑,笑得花枝招展,妩媚生姿的。

    四位选手目瞪口呆,心想你这干嘛呢?

    突然,林宝峰抢答:“赢得青楼薄幸名!”

    “你才青楼!”汪汪继续自己的表演,还是哈哈大笑,并不时地提起手指指向前方。

    砰!

    李凡抢道:“我知道了,笑问客从何处来!”

    “对!加5分。”

    还成,自己这阵子分析来分析去的,终于把自己掰回到常人行列了。

    第三题:

    丁一上台,抬起两个手指,然后抖动起两个臂膀学鸟飞。

    康溪秒答:“在天愿作比翼鸟!”

    第四题:

    丁一无实物表演开始,抬手饮酒,然后双手交叉,在胸前打了一个差。

    砰!

    李凡再抢:“停杯投箸不能食!”

    “正确,李凡加5分!”

    ……

    这一轮你来我往,四个人的成绩互相拉锯,李凡表现比较正常,虽然在这轮不出彩,但也没掉链子,基本上这阵子的苦苦总结思量没有白费。

    这轮战罢,成绩出炉:李凡获得15分总分43分,康溪获得25分总成绩39分,林宝峰获得15分总成绩27分,胡月获得10分总成绩20分

    这轮比赛结束,李凡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为自己暂时脱离干扰项的困扰而兴奋。

    此时的康溪心里有了心思了,他在这轮表现得异常强大,比李凡多得了10分,虽然自己目前落后李凡4分吧,但这都不叫事儿,还有最后一轮沙画题呢,沙画题也是李凡的弱项啊,只要自己正常发挥,冠军的可能性基本上偏向自己这边儿了!

    现在场上的局势,李凡和康溪之间可以说势均力敌,虽然李凡目前依旧领先,但是,谁都知道接下来还是李凡的弱项环节,李凡最怕的环节。逐鹿中原,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毕竟,只有4分的差距啊!

    康溪此时是兴致勃发的,他小眼睛都要笑没了,嗯,这回小汽车有戏!

    至于其他两位,那就不用多说了,基本上退出了冠军的争夺赛,纯粹是陪跑的角色。

    现场的观众倒没什么,大家依旧觉得这冠军还是李凡的,并且没有任何悬念。因为在他们心中,李凡就是bug级别的存在,就是各种无解,他怎么可能与冠军失之交臂呢?

    不过,真正了解李凡的人开始担忧起来。

    潇潇愁眉紧皱,一言不发。

    顾亚婷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眼神里充满了忧虑。

    萌萌再也笑不出来了,大眼睛水汪汪地盯着舞台。

    ……

    可是,即便有困难,那也得硬着头皮顶上去,也得想方法将之克服掉。

    李凡此时还在心里思考着沙画这个环节,现在对他来说,干扰项这个问题的影响已经不大了,他基本走入“人类”的范畴内。现在,他要想办法在刘青老师所有作品身上寻找突破口,希望可以借此提升自己猜诗词的准确性。

    略作休息后,董欣走到舞台之上,“朋友们,总决赛最后一个项目:。谁将问鼎总冠军,就在下一刻。”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