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 热情的粉丝们
    李凡在吉森出版社主编的陪同下来到了联合书城。

    此时,7楼整层已经封闭了,楼梯口处放着一块“非工作人员禁止入内”的牌子。

    大家走上楼梯来到7楼,但见整个楼层绝大部分的位置已经被清空。

    舞台已经搭建完毕,工作人员有的在搬椅子,有的在调试麦克,有的在张贴海报……整个楼层里的员工们忙中有序,大家见李凡现身了,纷纷道:

    “李老师,预祝您新书大卖啊!”

    “李老师,您太牛了,头一次听说新书还没开卖,预售就达到80多万本的!”

    “就是啊,明天8点准时开卖,您直接就是本年度实体书top10种的一员了!”

    的确是这样,经过长达两个月的预售,全国各大书店、各家网上书店以及吉森出版社等各大渠道,《新考据学作品集》累计预售达到了89万本。

    89万本是什么概念?

    在这个纸质书籍日渐式微甚至逐渐历史边缘化的今天,很多实体书作家如果单本书一年内累计销量达到20万本,那这书销量就很现象级了,如果能达到30万本,那就是很牛逼的存在了。

    世界发展太快,往前追溯10多年,那时候实体书还很有市场,甚至连当时的网络小说都被盗印成册,然后很多学生便捧着新华字典厚度一般的“大书”躲在教室角落里偷偷翻看。

    那还是一个以纸质书籍为载体的年代。

    转眼来到2018年,才10几年的时间,世界完全改变了!

    当年呼风唤雨的各种天才偶像作家,如今有去拍电影的,有搞投资的,就是没人写书了,连卖个情怀的心情都没有了。

    华国图书市场上,《人民文学出版社》每年都会对实体书销量进行一个终极统计,在官方网站上,目前只有四本书今年年销量破百万。

    本年度卖得最好的一本书,叫做《落地成灰》,一部非常牛逼的科幻作品,外国总统都“催更”的神书,当然这不是网络作品,纯粹是文学名著行列的作品。

    这本书2017年末与公众见面,2018年获得国际大奖,美誉无数。

    配得上这本书的销量呢?国内188万本。(英文版国际销量115万本。)

    第二名是《我们一家人》,年销量120万本。

    第三名:《虹》,外国爆款作品,年销量110万本,一经面世便刷爆无数好评。

    第四名:《黄金时代》,年销量103万本。

    第五名年销量只有35万本,第六名30万本……

    (注:教材等某类特殊书籍不列入统计。)

    图书销量断崖式的现象,说明了很多问题,尽显出版业的凄凉。

    李凡这本《新考据学作品集》,还没开卖,已经提前预定了本年度图书销量top10中的第五名,也也是没谁了。

    总编道:“现在基本上所有媒体都已经到咱春城了,明天咱们春城开售,一定会取得漂亮的开门红!”

    “咱们现在库存有多少?”李凡问道。

    女助理道:“咱们首印了150万册,除去预售还有60万册,请放心,全国货源充足!”

    了解了详细的流程,谈了一些细节后,李凡等来了一位大人物,华国著名主持人王翰。

    王翰已经飞到春城了,落地后便给李凡打了个电话,说正在往市里赶。

    两个人碰面的地点在联合书城楼下。

    李凡隔着窗户,便见到一个戴着金丝复古眼镜套着长款羽绒服的中年男子,他缩着脖子快步向联合书城内走来。

    “翰哥,快上楼。”

    王翰哆嗦乱颤地道:“这东北也太冷了,干巴巴地冷!”

    “翰哥快上楼暖和一下,跟我来。”

    王翰跟着李凡来到联合书城7楼,他和吉森出版社以及联合书城的领导们寒暄一番后,便打量了起整个楼层,赞叹道:“好大的规模啊!”

    光媒体席就留有偌大的空间,墙壁四处张贴的海报上,则书写着各种引人眼球的广告语,诸如“累计预售89万册,还有谁?”“不会写文章的偶像不叫真偶像”等等。

    这广告语有些跳脱,和书籍的内容很违和。

    李凡看到这些海报的时候也有些不好意思,他道:“见笑啊,大家实在太抬举我了。”

    “不不!以历史发展的眼光来看,规模再大几倍也很正常。”

    聊了片刻后,王翰便说要回酒店休息,有些累了。

    李凡哪能让他去酒店?自己可是东道主啊!

    “翰哥,您跟我回家吧,就是别嫌弃我家太小太寒酸就成。”

    “家里有容我落脚的地方?”

    “有,咱们回家!”

    有倒是有,三室一厅,挤一挤就有了,王翰一间房,小斐、果冻一间,爸妈一间,自己睡沙发,这不就妥了么!

    两个人回到家中的时候,才发现客厅里又来一波人。

    这次不是领导了,都是李凡的同学。大家知道李凡回到家的消息后,便成群结队地来给他提前助威了,但同学们见王翰登门了,不便打扰,所以和李凡聊了片刻后就都告辞了。

    “李凡,新书大卖!”

    “不卖到top1的话,你要给我们穿女装,听到没!”

    “加油啊,咱们整个十九中学的名誉就靠你支撑了!”

    ……

    送走了同学,李凡带上房门,他发现王翰出汗了。

    “诶呦,你们这室内也太热了。”

    “那是翰哥你穿得多,你把棉裤脱了,穿单裤就成。对于宅男来说,春城的冬天比夏天都舒服,反正也不出门,就是没有新鲜空气而已!”

    王翰脱下了厚厚的棉裤,重新走进客厅的时候,他疑惑地道:“你妹妹呢?”

    李凡也问:“对啊,我妹妹去哪玩儿了?”

    “去老师家了,你爸送去的。”

    李凡无奈,“你们又逼她学习了。”

    “是她自己要去的,主动的!”

    李凡道:“你可别逗我了,老妈,你别逼果冻学这学那儿,不是她这个年纪该承受的。”

    “别人家孩子都学,咱家孩子不学能行么,那不落后了么?不是输在起跑线上了么?”

    李凡摇头:“起跑线?人生哪有什么起跑线?又谁规定的起跑线,都是教育机构炒作出来的。咱们华国教育太畸形了,翰哥你说对不对?”

    王翰道:“都知道教育畸形,但这就是国情,没办法。”

    ……

    家里在闲聊天,而整个华国各个地区已经忙成一团了。

    新书预定89万本,当各大网店这两天收到货的时候,便纷纷打包,准备邮递。

    各家书店刚到打烊的时候,便立即在最显现的位置将书依次摆好,并将做好的广告牌放在了门外,准备明早8点准时开卖。

    尤其是春城市联合书城,书城晚上刚关门,电子广告牌上便不间断地播放着明早新书签售会的详细信息和注意事项。

    联合书城位于市中心商业核心地带,是吉森省规模最大的书城。

    在商业区逛街的市民们路过此地都会驻足观看,并且互相议论着。

    说来也奇怪,吉森省基本没有知名作家,近几十年都没有。别说实体书作家了,哪怕网络作者,吉森省也不常见。

    &

    nbsp;于是可以想象,春城市蹦出个光预售就排进销量top10的作家,这种话题的热度,况且又是本土人,况且中的况且,这人还是李凡。

    “咱们春城市竟然能出大作家,真不敢想啊!”

    “城市之光啊,绝对的城市之光!”

    “听说明天吉森卫视、都市频道、春城1台、2台等都会来现场报道。”

    ……

    “李凡碉堡了!你们谁预购了?”

    “我没预购,我又看不懂,我对象买了。”

    “她能看懂?”

    “屁!她要能看懂的话能选我当男朋友?纯粹是支持李凡!”

    ……

    “你明天买不买?”

    “买啊,我不看,给我儿子买!书往那一放,告诉他这就是他的人生目标,再不学习就削他!”

    ……

    夜,渐渐深了。

    联合书城门外,行人渐渐稀少起来,当各家店铺关门后,华灯已落,春城晚安。

    联合书城门外,突然来了四个学生,都是15岁上下,三女一男。

    “来早了!”

    “我就说嘛,哪个傻叉会大半夜来排队,就为了全国第一本?我说你们还不听!”

    “那咱们现在回学校?”

    “班主任知道不得收拾咱们啊?走吧,去网吧呆一会儿。”

    这四个学生也是真热情,这冬天寒风刺骨的,竟然要来排队抢第一本。

    四个学生走了之后,联合书城旁的自动取款机厅里,露出了个白嫩的面庞,女生撇嘴道:“你们才是傻叉!”

    这女生略一思忖,然后立即从背包里取出来纸币,在上面写下一行字:排头已占,他人避让,如有疑问,请进入左侧自动取款机中咨询!

    这女生找了块砖头,在联合书城门口处,将这张白纸镇压在了那里,之后便打着喷嚏又进入自动取款机厅了。

    有个别粉丝的狂热,真的是让人惊叹。夏天倒没什么,可这是冬天啊!

    联合书城早上开门的正常时间是8点钟整,但因为李凡的新书签售会,于是圣诞节当天,早晨6点便正式开门了。

    其实,对于员工们而言,这么重要的时刻,他们被要求要早晨5点所有人全部到岗。而安保公司会在5点半便进入联合书城。

    可来得最早的不是他们,4点半的时候,一对情侣来到了门口。

    “老公,你看!”女人指着门口的石头道。

    “卧槽,还有这种操作?”

    两个人看了一眼自动取款机厅里坐在墙角脑袋埋在膝盖中的女生,一时间无语了。

    “要不,咱们也占个位置?”

    “我看成啊!”

    于是,第二块砖头压在了门口,自动取款机里又多了两人。

    又过10分钟,来了个彪形大汉,大汉一看这两块“镇山石”,然后两脚踢开,两张通告就那么随风飘走了。

    5点之前,还只有五六个人在排队,可过了5点,排队的人迅速多了起来,不到6点钟的时候,长长的队伍已经从联合书城门口直接排到了安达路尽头。

    安保人员全部就位,交通部门调动交警同志在附近各个路口坐镇。

    吉森广电局下面的各个频道、频率的记者纷纷前来。

    吉森卫视《早间新闻》外景主持:“大家好,我省著名青年学者李凡,备受瞩目的新书《新考据学作品集》将在7点钟举行新书发布会,7点50分举行新书签售会。

    此时,大家通过镜头可以看到,队伍已经排到安达路尽头了……”

    都市频道《新闻早知道》外景主持人:“寒风彻骨,依旧挡不住粉丝们的狂热,李凡的新书预售打破历史记录,他能否再创奇迹呢,能否创下新书发布首日的销售记录呢?今天,我们一起等待!”

    “我们是交通之声广播电台……排队的人依旧在增加,在迅速地增加!猛烈地增加!不休止地增加!”

    “排队的人群已经开始转向了!由单排变成双排了……由双排变成三排了!”

    ……

    “大家好,这里是工苏卫视《早间新闻》,我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是我省新华书店,今日是李凡新书上架销售的日子,大家可以见到,虽然距离开售还有一个多小时,可热情的粉丝们已经排出了巨大的长龙。”

    ……

    “这里是辽远卫视……”

    ……

    “黑江卫视为您带来现场报道……”

    ……

    新书上市,各地区粉丝起大早排队,各家媒体纷纷跟进,而李凡家里,众人4点半左右便起床了,但都蹑手蹑脚的,生怕打扰到今天唯一主角的休息。

    李凡这一夜是折腾坏了,倒是没人打扰他,而是他自己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

    他可不是圣人,做不到荣辱不惊,当自己人生中迎来了里程碑的一天时,他失眠了。直到凌晨3点的时候,他才终于进入梦乡。

    客厅内,石英钟的指针滴滴滴地指到了5点,李凡瞬间便被一阵鞭炮声吵醒了。

    他“霍”地坐了起来,走到阳台处拉开窗帘,只见地上摆着的长长的鞭炮正噼里啪啦着。

    老爸、老妈、果冻、王翰等人,以及小区里的居民们都站在外面,捂着耳朵笑意盈盈的。

    鞭炮声音还未停止,老爸又点燃起了一箱礼花,礼花升天,将还处在漆黑状态的清晨照耀如白昼。

    果冻突然从老爸的手指间抽出了香烟,然后飞快地跑到另一箱礼花前,作势要点燃,结果被张小斐拦腰抱走:“小胆儿不小啊!”

    李妈见窗帘拉开了,便道:“小凡,收拾收拾,出版社的车已经来了。”

    “嗯呢!”

    窗帘再次拉好,李凡连忙洗漱,他刚刷上牙,外面的爆竹声停歇了。

    10秒……20秒……1分钟后,李凡一边漱口一边合计:怎么没动静了?这也不像是8888元爆竹的气势的,最多最多888!说好的要比萌萌家的多呢?说好的8888呢?

    李妈突然回到了家中,“小凡,早餐咱们去联合书城吃,工作人员都安排好了。”

    “嗯,妈,有个事儿我问一下!”

    “说。”

    “你不说8888元的烟花爆竹么?你的承诺呢,你的自行车呢?”

    “我就那么一说,意思意思得了,咱不能学萌萌家铺张浪费!”

    “呵呵,原来您老就是痛快痛快嘴啊?”李凡无力吐槽。

    李妈道:“我说的是不是这个道理吧?”

    “是,真是,反正横竖都是您有理!”

    李凡刚说到这儿,只听窗外不远处鞭炮隆隆,礼花冲天。

    窗外有人道:“13栋老董放的,给你庆祝一下。”

    “哦!”李凡心道:妈,你看看人家!

    紧接着,小区内不时地有烟花在空中绽放,鞭炮噼里啪啦作响,还有被惊动的各种轿车的报警器……

    五点半,三辆吉森出版社的轿车开出了小区,后面跟着一长串的车子,也不知其中有几家电视台的公务车,几家娱记租的车,几家小区居民去凑热闹的私家车。

    李凡,在春城,在家乡,得到了春城人格外浓烈亲切的厚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