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果冻背唐诗
    12月24号,圣诞节的前一天。

    早晨考完最后一门课程后,李凡回到寝室收拾行李,准备回到春城,他的大一上学期正式结束了。

    他买了好多好多东西,打算让家里亲属们品尝一下京城的特产,最后发现拿着实在太不方便了,于是就直接走快递,省事省力又省心。

    他拉着行李刚走出寝室楼的那一刻,迎面走过来一个慢慢悠悠地边走路边翻看杂志的学生。

    那同学偶一抬头,道:“嘿,李凡,你还在心理学方面有所研究?了不起啊!”

    “啊?”

    “你看看,这《心理学报》半月刊上,有你的文章,而且这封面上都写了,著名学者李凡跨界研究……”

    李凡扫了一眼封面,笑道:“算不上研究,刊登的这篇就是我选修课考试中的文章。”

    “你在考试时写的文章都能登上这么权威的杂志?行啊你!”

    “哥们儿,哪买的?”

    “前院报亭。”

    顾亚婷的车子就停在寝室楼下,将行李丢进后备箱中,李凡便坐进了车内。

    顾亚婷正在戴着耳机练歌,这歌她都练了一个月了,自从收到吉森卫视跨年晚会的邀请函开始,她就将这计划中的三首歌反复不停地练习着。

    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也能磨成针,终于……终于针还是没磨成,但磨成了一根钉子!

    她现在基本不跑调了。

    “啦啦啦啦啦啦啦,爱的路上只有我和你!啦啦啦……”

    李凡现在已经不打击她了,因为之前已经打击过度了,别把人家姑娘自信心弄丢了,不然到台上因为不自信再掉链子怎么办?如今要多加鼓励。

    可是李凡的耳朵已经听出茧子了,实在不想再听了,于是他道:“你别唱了!”

    “干嘛?”

    “歇歇嗓子,别累坏了,现在你已经很完美了,这几天主要是保护好嗓子,无数人都等着你过几天一展歌喉呢,要保护好状态。”

    顾亚婷点头,“也是,你说得有道理。”

    车子刚开到报亭,摇下车窗,李凡问:“大哥,《心理学报》半月刊给我来一份。”

    “没了,借你东风,刚卖光。”

    京大报刊没买到,一路上走走停停,半个小时后,终于在一家报亭买到了这本杂志。

    李凡给了钱,拿着杂志走向车子的时候,只见驾驶位空了,顾亚婷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后面,和张小斐坐在了一起。

    “喏,你开车,杂志给我,我看看你写的什么鬼!”

    李凡将杂志丢给她后,便开车直奔机场而去。

    顾亚婷和张小斐一起拿着杂志,看着李凡的那篇作品,她们全部都是眉头紧锁的状态。

    不过这两个人皱眉的原因并不一样,张小斐是完全看不懂,一头雾水的,心道这说得什么乱七八糟的?顾亚婷倒是看明白了八**九,不过她内心中却升起了一丝丝隐忧。

    顾亚婷将李凡的这篇《心理学:颠覆论》反复看了两遍后,她抬起头,依旧深深蹙眉,她道:“李凡,你写的东西危险啊!”

    “怎么说?”

    “这文章可能很快就会在心理学界掀起轩然大波,你这就差说心理学是伪科学了,一定会有一大票人跳出来反对你的观点的。”

    “哦,随他们吧。”

    “你这观点太犀利了,挑战性太强,你说的正确么?”

    李凡道:“这世界上哪有绝对的正确?哲学中同时期还各种学派互相对立呢。再过1000年,我们绝大多数的东西都会被证明是错的。

    我这是我自己的观点,有争议正常,往大了说,百家争鸣嘛。”

    顾亚婷又翻了翻杂志,“这本杂志太小众,受众面太狭小,但我估计,以你李凡的影响力,你的这篇研究不出一周的时间,必然登上网络。”

    “谢谢你对我的肯定,对了,你27还是28号回京城?”

    “不知道啊,再说吧!”

    28号晚,吉森广电要录制跨年晚会。其实本来是定于今天录制的,但请的几位大牌明星的档期没错开。

    李凡今天是必须要回到春城的,因为明天就是他人生中里程碑的日子:新书全国上架销售的首日。

    他新书签售会的第一站将从春城开始,之后向全国各大城市进发。

    飞机升空后,李凡舒展地靠在座椅上放空自己,他过了两天悠闲的时光,接下来,一大波工作压身,够自己受的了。

    下午1点,李凡便落地春城,他本来是打算直接去吉森出版社的,但李妈打来电话说,吉森广电的领导们在家等着他呢。

    李凡不解,有什么事儿要去家里谈呢?前两天吉森广电已经和他约好了,说回到春城后有重要事情相商,但却没说直接去家里谈啊!

    李凡不解何意,又问是哪个领导,李妈则说有周凯,还有广电局的艺术总监和吉森卫视的副台长,反正一屋子人。

    这么大规模?还都亲自登门?

    李凡觉得自己成了一盘肉,他们已经准备动筷子了,估计是什么新的节目。

    打车回到家,李凡敲开门后,但见客厅内足足七八人,局里的艺术总监、卫视的副台长和周制作等等一齐和他打招呼:

    “小凡,好久不见。”

    “盼星星盼月亮,我们终于把你盼回来了!”

    “晓东,快去把李老师的行李箱接过来!”

    “李老师,行李箱给我,你快进屋。”

    ……

    李凡应付不过来了,他灿灿一笑,然后立马躬身问好:“大家好,总监好,副台长好……”

    一番寒暄下来,李凡问道:“劳各位领导大驾亲自到我家,想必一定有什么大事儿?不与跨年晚会有关?”

    总监道:“小凡啊,咱们去饭店谈,香格里拉酒店已经订好席位了,咱们全家人一起去,边吃边谈。”

    李凡为难道:“这个,总监,我没时间啊,饭就不去吃了。”

    “少扯啊,刚回家就没时间啊?”周凯笑道。

    “凯哥,真没时间啊,明天早晨就是新书发布、签售会,我一会儿需要尽快去吉森出版社和联合书城的。”

    “哦,这倒是实情,我们明天还要安排报导的,要不咱就在家里谈?”周凯道。

    副台长道:“那好,那咱们就在家里聊一聊关于《吉森卫视》明年初将推出的最重磅最王牌的节目:《哥哥姐姐陪陪我》。”

    李凡的目光一瞬间便瞥到了坐在沙发上眨着长长睫毛的妹妹,他明白了,难怪要来家里谈,这是要一起做家长和自己的工作啊。

    周凯道:“我们这档节目呢,极有可能会继《我们相爱吧》之后,再书辉煌。

    因为,市场上虽然有《爸爸去哪儿》《妈妈是超人》《超人妈妈》《前进吧,爸爸》等无数亲子类的节目,但是,并没有展现兄弟姐妹之间的这种特殊情感的节目,这是咱们有别于其他萌娃节目的关键点。”

    总监补充道:“关键是,有你李凡坐镇,加上这么可爱漂亮的小果冻,这档节目必然会再次刷爆话题度的!”

    李凡看了看李爸和李妈,他们两个人全是茫然的状态。

    李凡道:“那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要让大家失望了。”

    “嗯?”

    “怎么说呢?”

    李凡:“在果冻的成长问题上,我们家是有共识的,要尽量减少果冻的曝光,不想让她涉足娱乐圈,或者说不想让她过早地涉足其中。

    我坦白地说,有很多人联系过我们,有的要拍广告,有的要拍电影电视剧,但都被我们拒绝了。”

    总监道:“小凡啊,你们家的这种想法并不完全正确。你觉得把孩子捂住了就能不曝光么?就能有个纯粹的无忧无虑的童年么?显然你们是不具备这个条件的。”

    李凡摇头:“我不这么认为!”

    周凯打断道:“小凡,虽然果冻在电视上只露了几面而已,但却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的很多图片也流行于网络。

    这是一个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谁都可以随手拍几张照片传到网上,家里想让果冻避免与媒体接触,避免曝光于网络,这个时代比较费劲。”

    李凡道:“那我们就尽量把该做到的都做到了。”

    总监道:“小凡,有些人天生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你不能让一个小公主去过平凡人的生活。”

    其他人也道:“谁叫小果冻有个光芒万丈的哥哥呢,小果冻的曝光一定会与日俱增。”

    “李凡,我认为最好的教育是顺其自然,什么样的家庭培养什么样的孩子。”

    “大哥,你们的意见呢?”

    李爸笑道:“这个……我没意见,我在家里地位最低,老婆、闺女、儿子,最后才是我。”

    “哈哈,那大姐您说说。”

    李妈为难了,她觉得女儿上电视挺好的啊,其他家长听说自己孩子要拍电视剧都得乐哭了,自己也和其他家长一样啊。

    谁不想子女从小就远超同龄人,谁不想自己的娃娃拍广告拍电视剧做小明星?

    之前好多人给果冻提供的拍广告拍影视剧的机会,都让李凡给拒绝了,甚至还有大导演张导的电影,李凡的理由是:

    孩子的小时候是塑造基本价值观的时候,成长环境还是单纯一些好,想成名的话不急于一时,他有信心有能力让果冻在合适的年龄中获得最优质的机会。

    李妈觉得儿子说得也有道理,她也犯难,但一听儿子讲起娱乐圈中种种不为人知的一面后,李妈偏向于儿子了。

    李妈笑道:“我们家的想法和李凡一样,果冻呢,就暂时冻着吧。”

    周凯继续:“其实我们这档节目啊,与其说是节目,不如说是增进兄弟姐妹间情感的一个途径。可能有些兄弟姐妹之间,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常常聚在一起,尤其是明星们太忙了,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小霞道:“我们这个节目很轻松的,就是四处旅游吃喝玩乐——”

    “吃?吃什么?”

    (众人目光齐齐聚向一脸好奇的小果冻。)

    小霞“引诱”道:“你想吃什么?”

    “有棒棒糖么?”

    “有!”

    “有奥利奥么?”

    “有!”

    “有冰淇淋么?”

    “有,应有尽有,你想吃什么都有,而且,比那些好吃十倍的东西都有!”

    小果冻看了看哭笑不得的爸妈,害怕地怯怯地问:“能可劲儿吃么?”

    “当然!”

    众人终于找到突破口了,孩子愿不愿意去,这才是关键啊!然后纷纷抛出诱惑:?“我们还能旅游,看熊猫、长颈鹿、犀牛!长颈鹿的脖子那么长!”

    “我们还有好多小朋友陪你玩儿啊,每天不用做作业,就是玩耍,唱歌跳舞好不好啊?”

    “哥哥还会一直陪着你,你想不想哥哥陪你玩儿啊?”

    ……

    李凡崩溃了,他意识到妹妹已经被他们腐蚀了,她的那双眼睛里写满了向往和喜悦,这是危险信号。

    果冻开心地拍起了小巴掌,蹦蹦跳跳地道:“太好啦,我要哥哥陪我去玩!”

    李妈:“玩儿什么玩儿?不可能,你在家背唐诗!”

    果冻见美好的生活要破灭,瞬间泪眼朦胧,哇哇大哭:“我不背唐诗!”

    “憋回去,不许哭!”

    果冻立即耸肩哽咽。

    总监皱眉:“你们家长教育子女的方法也不太对啊,你得让孩子表达自己的意见啊!”

    李妈笑嘻嘻的不答话,心道:我教育子女的方法再不对,我也培养出来个优秀的儿子!

    对于此事,李家四口的态度并不一样:李凡坚决不同意,李妈不同意,李爸既同意也不同意(有老婆在他也做不了主),果冻,则必须是欣然向往,毕竟吃喝玩乐啊。

    对方七八张嘴从12点半一直说到2点钟,然后,李妈有些动摇了,李爸被彻底攻陷了。

    “大哥大姐,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大多数人的孩童时代都是雷同的,你们也让果冻和其他人过相同的人生么?”

    “你怎么知道小明星的童年不快乐?你们体验过么?那普通孩子的童年就快乐了么?”

    “我觉得,果冻不参见这个节目,她还就真不快乐了!”

    ……

    李妈、李爸基本被吉森广电的领导们攻克了,他们纷纷看向儿子,而儿子呢,则不停地看着腕表。

    “那个,各位领导,要不让我们开个家庭会议研究研究,之后再答复?”李凡提议道。

    “嗯,也行,那咱们明天晚上再聊!”

    李凡无奈了,“别急啊,过阵子的。”

    “小凡啊,咱们节目3月份就开拍了,现在嘉宾还没订呢,得春节前敲定嘉宾啊。”

    得,这又是先拿下李凡再吸引其他明星的套路。

    “那就跨年晚会后咱们再谈,成么?”

    “好吧。”

    李凡终于脱离苦海,离开家后直奔吉森出版社,吉森广电的人也回单位了。

    客厅内。

    李妈收拾茶几上的果盘,果冻就在一旁拽她的裤腿儿:“妈妈,我要去!”

    “去什么去?背唐诗!”

    李妈又去给张小斐准备被子,果冻紧跟在身后:“妈妈,就让我去嘛!”

    “不好好学习就想着玩儿?美得你!”

    李妈走到哪,果冻就跟到哪,碎碎念个不停。

    “诶哟,你可烦死我了,要是让你去得话,一周背几首唐诗啊?”

    果冻低头想了想,然后举起了一根手指头。

    “那你还是在家呆着吧!”

    “别呀,那两首!”

    “嗯?”

    果冻一瘪嘴,可怜巴巴地举起了巴掌:“这总行了吧?”

    李妈蹲下来,逗她:“你想去那节目,是奔着吃去的,还是奔着和你哥哥玩儿去的?”

    果冻犯难了,天平两端此起彼伏,“呃……呃……和哥哥玩儿!”

    李妈笑道:“可是,这件事儿妈妈听哥哥的,我同意了,哥哥未必同意啊!”

    果冻叉腰道:“没事儿,哥哥我能搞定!”

    “那还不去背唐诗?”

    “好哒!”

    嗖!

    一溜烟儿,果冻跑回了房间:

    “鹅鹅鹅,

    曲项向天歌,

    ……”

    “窗前明月光,

    疑似地上霜,

    ……”

    ……

    半个小时后,果冻愁眉苦脸地对着学习机,“太难啦!”

    一个小时后,她趴在桌子上,枕着学习机睡着了,手指头摁在了发音键上,学习机中传出来了连绵不绝的声音:

    “鹅鹅鹅鹅鹅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