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被外宾点赞
    外宾索布拉提前一天访华,李凡、潇潇等人也是临时得到通知的。

    外交部的车子离开了京大的校园后,同学们接下来一连9天也再没见到过他的身影,大家获知李凡的动态,也只能从《新闻联播》中偶见身影,或者在《华国日报》《新华日报》等权威报导中发现他的踪迹。

    索布拉来访的当天晚上,春城市,李家超市内格外“扰民”。

    李妈将电视的音量放得大大的,整个100平的超市内声音隆隆。

    现在是晚上6点40,李妈一边给顾客找钱一边斜眼看着电视,她对李爸道:“你说小凡让咱们看《新闻联播》究竟干嘛?难道是《新闻联播》要报导他新书上架开卖的事情?”

    李爸皱眉,“不能啊,《新闻联播》报导的都是国家大事,小凡出本书也不至于啊,是不是小凡又发现国宝了?”

    李妈大喜,激动地一拍桌子,“嘿,有可能!上次捡漏个杯子,这次能捡到什么呢?我打电话问问。”

    李爸摆了摆手,“你别打了,孩子说了,这10天内没大事儿尽量别打电话,可以给他发信息,他有时间给咱回复。”

    “嘿,瞧给他牛的,亲爹亲妈都得预约啊?”

    店员道:“李凡是不是总神神秘秘的,就叫咱们开电视看新闻,可也不告诉看什么啊。”

    “这小子就会故弄玄虚,就像老娘多爱看他威风似的!”李妈说罢,又将电视机的音量调大了几格。

    晚上7点,京视《新闻联播》准时开播,李爸、李妈、果冻、店员等人,大家的目光全部锁定在了平板电视上。

    《新闻联播》开始后,第一条新闻:

    男主播:刚刚收到一条悲痛的消息,我们敬爱的杰出作家李岚同志,于今天下午5点在京城第一医院与世长逝,享年99岁。

    ……

    众人惊出一身冷汗,还好和李凡没关系。李凡、李岚,吓坏大家了。

    第二条新闻:

    全国反扒志愿者协会今天正式成立,这意味着官民一心……

    “哦,我儿子是志愿者!”

    “嗯,有可能!”

    结果,这条新闻播放完后,连李凡的身影都没见到。

    ……

    就在《新闻联播》快要结束的时候,大家还没看到李凡的身影。

    “咦,这小子不会逗咱们开心吧?”

    “不能这么无聊啊,再等等。”

    “等个屁啊,《新闻联播》就剩3分钟了。”

    电视里突然播放了一条实时新闻,但是大家都在闲聊天,也没人注意,或者说这条新闻太重磅,大家根本意识不到这能和李凡扯上什么关系。

    男主播:“最新消息,马里加共和国前总统,国父索布拉的专机刚刚降临首都国际机场。

    ……

    索布拉先生将在我国进行为期10天的非正式访问……”

    女主播:“接下来,请看前方报导。”

    “请看。”

    《新闻联播》的画面切成了前方信号。

    机场,专机旁,三军仪仗队巍峨挺拔,鼓乐齐鸣,礼炮隆隆,无数人夹道欢迎。

    飞机舱门开时,只见从中走下来一位须发皆白的80岁老人。

    “哥哥!”果冻兴奋地一指屏幕。

    众人的视线重新回到了电视机上,可屏幕里并无李凡的身影。

    “果冻,你想哥哥想疯了吧?”

    “有哥哥啊,我看到啦。”

    “你应该是看到巧克力了!”店员指着黑人朋友道。

    “我真看到啦!”果冻翘着脚指着屏幕,急道,“明明刚刚还有嘛!”

    众人笑笑,然后各忙各的。

    电视中,外景主持人道:“索布拉这次私人非正式访华,我们的华方陪同人员中,民间人士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赵建民先生、世界建筑大师陈格先生,著名女诗人潇潇女士,杰出青年代表、著名学者、艺人李凡……”

    唰!

    超市内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重新聚焦在了电视屏幕上,大家眼睛瞪得很大很大,一眨也不眨,仔细观察着屏幕每一个像素点。

    “哪呢,李凡哪呢?我怎么没看到?”

    “我也没看到啊!”

    “嘘!安静!”

    众人静音,全部围到电视机前凝神寻找了。

    “我看到了,戴围脖的那个是李凡!”

    “我也看到了!”

    “天呢,老李,牛逼了,这回真牛逼了。”

    “李凡都这个层次了么?都进入接待外宾的名单里了,老李,你家祖坟冒青烟了!”

    “低调,低调!”李爸高调地大笑。

    咯吱,超市的门开了,一阵寒风吹了进来。

    大家根本就没注意到门口,目光依旧盯死了电视屏幕,一眨不眨,生怕错过每一帧画面。

    但李凡的身影只在镜头里一晃而过,毕竟镜头的唯一核心只是外宾以及相关领导,在这一场合,李凡、潇潇、赵建民等人只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华方陪同人员。

    《新闻联播》结束,大家只看到了李凡累计10秒钟的镜头,他站在其他陪同人员中,和其他人一样,在最初并未有任何和索布拉交谈的机会。

    大家抱着肩膀,有些冷。

    “这个意义真不一样,你家李凡完全升华了。”

    “明星做到这个份儿上,这才叫逼格,这才叫高端大气上档次!”

    “哇,了不得了。”

    李爸笑得眼睛都没了,“犬子让大家见笑了啊!”

    “还犬子呢,李凡‘犬’么?倒是你老李挺‘犬’的,以后大家都得管你叫‘犬爸’!”

    “咦,‘犬爸’好像针对的也是李凡。”

    李爸哈哈大笑,他冷得一缩脖,目光一瞥,只见房门大开,果冻站在那里冲外面吆喝着:“来啊,看我哥哥!”

    难怪室内这么冷,难怪突然冒出来这么多人。

    《新闻联播》刚一结束,李爸李妈的电话瞬间被打爆,七大姑八大姨电话接二连三,瞬间把两个人忙坏了。

    李妈激动地对这电话道:“大姐,我本以为小凡这次能捡漏个国宝,没想到,捡漏个巧克力!”

    李爸脸一绷,心里突突直跳,他立即出言制止道:“不得胡说!老娘们家家的!”

    李妈一个激灵,冷汗就下来了,祸从口出啊。

    ……

    《新闻联播》结束的时候,京大沸腾了。

    最起初,某个别间寝室有学生可能实在闲得无聊在看《新闻联播》,然后某同学大喊“李凡上新闻了!”。

    继而,整个楼道各个寝室内,落满灰尘的电视机瞬间开机。

    之后,整个寝室楼的所有电视打开了,整个学校的所有电视全部打开了。

    只不过,大多数人并没有看到李凡出现在电视中的那匆匆一面。

    京大自习室:?“我听说李凡又上《新闻联播》了。”

    “啊?早知道我不来上自习了。”

    ……

    “李凡上《新闻联播》了你们知道么?”

    “正常,都上过好几回了,我都懒得看了。”

    “听说这次是陪外宾,马里加共和国前总统!”

    “我去!这么牛逼?让我冷静一下!”

    ……

    管理员怒气冲冲地走进了自习室,“大家安静,不许大声喧哗!”

    “李凡上《新闻联播》了!”

    “管理员姐姐,李凡陪外宾啊!”

    ……

    “那你们也给我安静!京大学生这么没见过世面么?”管理员说罢,转身小跑着回办公室,去看网络电视去了。

    学校寝室永远是最热闹信息交流最快的地方,此时,几乎每一间寝室都在热议着。

    8306寝几个人也终于可以放下“枷锁”,帮李凡狠吹一波了,这阵子可是把他们憋坏了。想要和别人分享,却又如鲠在喉,这种感觉太难受。

    马强的头皮还在阵阵发麻,“虽然就只有几个镜头而已,但看着真的好激动啊。”

    丁龙:“这就是李凡和其他明星不一样的地方,他既能接得了地气娱乐大众,又能拔高姿态逼格满满,这才叫牛逼!”

    王川激动地道:“就单单这点,李凡就不是其他明星能够相提并论的!破天荒啊,华国有明星出席过这种场合么?有么?”

    马强道:“我觉得,李凡不是以明星身份被外交部选中的,你们听人家记者介绍,先说李凡是杰出青年代表,再说李凡是著名学者,最后才是艺人,大家注意这先后顺序!”

    ……

    仅仅累计10秒来钟的镜头,成为了新闻工作者的最好素材,各大新闻媒体对此的报导铺天盖地,极尽夸赞之能。

    粉丝们激动坏了,然后继续用他们庞大的力量,将李凡轻轻松松地推上了各种热搜头名。

    这里有个有趣的现象,受邀陪同的人员中还有潇潇呢,还有诺贝尔文学奖得住呢,却没什么人报导。

    如果李凡不在这陪同人员中,可能无人会特别关注随行人员中的潇潇和赵建民。

    坦白地讲,李凡特殊的多重身份、广大的粉丝群体以及巨大的话题流量,哪怕他在街上卡个跟头,也会闹得全网皆知。

    接下来的10天内,李凡的亲朋好友们天天守着《新闻联播》,结果在第二天又看到了李凡的身影,这次有特写镜头了,他们一行人在逛故宫,索布拉的身边就是李凡,并和他亲切地交流着。

    李凡全程英语中,偶尔还蹦出几句马里加语,引得索布拉连连挑起拇指。

    这马里加语是从翻译官那里学到的,以李凡的天资,翻译官姐姐教什么会什么,就是时间不够大家太忙。

    如果提前准备充足的话,弄不好李凡就在自己的语言库中填上第18种语言了。(普通话、英语、东北话、粤语……)

    9天后,索布拉最后一站是京城大学,他要在这里做一场演讲,《我的梦想》。

    这天早晨,京大大礼堂内座无虚席。

    主持人:“下面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有请尊敬的索布拉先生和大家分享他的人生经历和毕生梦想。”

    索布拉上台演讲,陈述他半个世纪的不屈奋斗和终身梦想,说到动情处泪眼朦胧。

    最后,是学生提问环节,有学生站起来问新一代的学生应该如何在生活的困境中不忘初心,坚韧不拔。还有学生问,在华国这几天的时间内,什么事物给他的印象最深刻。

    涉及到这个问题,索布拉先说华国的经济进步之快国力之强,城市的现代化建设和公民受教育水平,远超他的想象,辉煌的古代文化让他深受震撼。

    并且格外强调,说李凡这个青年让他刮目相看,赞赏他见识广博,风趣幽默,谈吐不凡,是他这些年见到过的最出色的年轻人之一,他说他非常惊叹华国青年人的国际视野,并说华国综合实力的迅速提升,一定是建立在千千万万的李凡这样的年轻人的奋斗上。

    最后,索布拉挑起大拇指:“华国的年轻人,你们太优秀了。”

    现场的掌声瞬间如潮似水,不过很多人心道:?“您是不知道,我们华国也没几个李凡这么优秀的。”

    “其实,您应该明白,这是我们最能拿出手的人选之一了。”

    “谁家来个客人,主人不把最好的东西摆上来?”

    ……

    林晓凤边鼓掌边对顾亚婷道:“我隐隐有一种感觉。”

    “什么感觉?”

    “以后你家李凡,有可能成为对外的一面窗户。”

    “这话你可不能乱说,不好。”顾亚婷绷着美滋滋的脸道。

    整整10天的时间,索布拉的华国行终于结束了。

    《新闻联播》对索布拉的启程回国进行了长篇报道,寝室内众人看完之后,便焦急地等待着李凡的回来,打算要好好盘问一翻,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可是左等不回来,又等不回了,直到晚上11点多的时候,躺在床上的丁龙突然道:“你们说,会不会索布拉太喜欢李凡,然后李凡就作为国礼租借给马里加共和国,租期10年,每年再给咱们100万美金!”

    就在寝室内哄堂大笑的时候,“国礼”推门进来了。

    李凡有些疲惫,揉着眼睛道:“明天考试后,还有其他考试么?”

    “聊什么考试啊,我的帅李,快坐。”

    李凡被几个人拉到座椅上,有人给摁肩膀,有人给递水。

    “快说说这过程,我特想知道。”

    “你是不知道啊,现在你的粉丝们对你的赞美啊,那真是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

    “网友们都说了,你是被外宾点赞的男人!”

    李凡笑道:“这我都知道。”

    “你竟然知道?你还能上网?”

    李凡:“废话,你以为我蹲监狱去了?想什么呢。明天考试是不是最后一科?”

    “真有意思,你李凡关心什么考试啊。你先跟我们说说,你们是怎么和外宾相处的,我感觉好神秘啊!”

    李凡脱了鞋子,爬上床后四仰八叉地一躺,“也没什么,就是随处逛逛而已。”

    “那你就说点儿‘有什么’的。”

    “哦,他说我长得好帅!”

    众人齐道:“他没说你不要脸啊!”

    李凡错愕地看着他们:“你们竟然这么默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