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不成熟的计划
    沿着马路前行,几个人畅想未来。

    牛犇犇说他有一天要将半个京城踩在脚下,还说人生就是一场马拉松,让你们前半程领先几步又何妨?

    张萌萌说他一定是站在汇源大厦顶层,俯瞰京城夜景的时候产生了如此的雄心壮志。

    李凡则认为牛犇犇天性里就是一个征服**极强的人,并预先给他起了一个江湖绰号:牛半城!

    几个人正在散步的时候,蒋姐的电话打来了,询问今天节目录制的情况怎么样。

    怎么评价鲁艺呢,李凡道:“她是一个喜欢给别人挖坑,同样也时不时给自己挖坑的人。”

    电话那边传来了爽朗的笑声,“完全同意!”

    李凡放下电话,望着桥下冰封的河水,道:“节目里我真没开玩笑,我总觉得你牛犇犇是大器晚成型,我和萌萌的人生发展轨迹和你不一样,真的,可能现在你是冷冻期,等河水解冻草木生辉的时候,属于你的春天也就来了。”

    牛犇犇道:“我也是这么给自己打鸡血的,可关键是,我的春天什么时候来?卖个破丝袜开始还挺好,最近不行了。”

    张萌萌问道:“怎么不行了?”

    “妈的,有竞争对手了。”

    张萌萌大惊:“啊?在学校里卖这东西竟然还有竞争对手?”

    “不要歧视我的职业!最近我不顺,昨天我女朋友把我给甩了,说我不上进没发展,快安慰我!”

    张萌萌:“哦!”

    李凡:“这是好事儿!”

    牛犇犇错愕:“你们……”

    李凡:“真是好事儿,失过恋的人对爱情的理解会加速成熟的!”

    张萌萌问道:“咱们下个项目是什么,还是各自回学校?”

    李凡道:“你们跟我走,去顾亚婷家。”

    张萌萌:“干嘛去?”

    “走就是了。”

    牛犇犇傻眼了:“我失恋了!诶诶,你们太冷血了啊!”

    ……

    几个人来到顾亚婷家里,敲门进屋后,第一视线就被客厅内的麻将机吸引住了。

    “我失恋好痛苦……呃,打麻将好啊!”牛犇犇立马不再絮絮叨叨了,大长腿一迈便跨了过去,他摸了摸麻将机,“嗯,好东西,小婷,干得漂亮!”

    顾亚婷端过果盘道:“打多大的?先说好了,不许赖账啊!”

    “赖不赖帐取决于我输多少,来吧。”牛犇犇往下一坐,脱掉羽绒服,撸胳膊挽袖子跃跃欲试。

    张萌萌将包包往衣架上一挂,也开心地坐了下来。

    李凡拉开椅子,问道:“小婷,家里被子够么?”

    “够,七八个人睡都不成问题,咦,你怎么坐下了?去去去,不带你!”

    “不带我?我凑的局!再说三缺一啊!”

    “谁说三缺一的,没看到小斐啊?

    “小斐会么?”

    “你怎么知道小斐不会?小斐来,坐下!”

    牛犇犇摆了摆手:“凡哥,去看会儿电视吧!”

    张萌萌:“给我们一条生路,我这点儿生活费不够你赢的,凡哥,歇歇啊。”

    “我恨你们!”李凡长叹一口气,默默地站了起来,滚到沙发上看脑残电视剧去了。

    可他的心思全然不在剧情之中,目光不停地撇在麻将桌上。

    “凡哥,家里有水么?倒杯水!”

    “好,稍等!”

    “小凡,给我拿点儿纸!”

    “好的!”

    ……

    李凡无奈,开始伺候起来这几位赌徒。

    片刻后,李凡技痒难耐,凑到了牌桌旁开始观战,并不时指点一翻。

    “能这么出么?外面要啥不知道啊?”

    张萌萌抬头,一脸沮丧:真不知道啊!

    “这牌打的这个臭”“真臭”“太臭了!”……

    牛犇犇急道:“要不你来?!”

    李凡喜道:“好啊好啊!”

    见李凡拉他,牛犇犇稳稳坐住,“我就是说说而已。”

    不多时,李凡又来到顾亚婷身后,“你这牌——”

    顾亚婷、张萌萌、牛犇犇齐道:“闭嘴!”

    张小斐灿灿一笑:“凡哥,您不说话的时候老帅了!”

    李凡依次指了指桌上这四位,好,不说话就不说话!

    皱眉、摇头、抱肩膀苦思、唉声叹气、欣喜若狂……绕着麻将桌转的李凡,贡献出的一系列的神色表情让众人苦不堪言。

    牛犇犇:“哥啊,我服了,求你去看会儿电视成不?”

    张萌萌双手作揖,“求您了,您那面部表情实在太丰富了,我们这是看牌啊,还是看您啊?”

    “哼!”李凡风骚地一甩头发,傲娇地消失在了客厅中。

    牛犇犇低声道:“咱们千万别离开座位啊,凡哥一出手,咱们全得输啊,想上厕所的话也得憋着!”

    张萌萌用力地点头:“为了我的生活费,同意!”

    顾亚婷低声道:“他不仅仅只赢钱这么简单,赢钱之后还得埋汰咱们一顿呢!”

    张小斐好奇地问:“凡哥怎么埋汰的?”

    牛犇犇开始学李凡的口气,“就你们这水平,我小学5年级的时候都能吊打你们,你打个幺鸡我都知道你要胡九万。今天我是仁慈了,不然直接输掉你们的内裤,对了,还有xiong罩!”

    众人哈哈大笑之际,但见李凡又突然飘了过来,大家一抬头,但见这厮:戴上了墨镜,挂上了口罩,双手插在裤袋里,目光透过墨镜直勾勾地盯着牌桌……

    众人集体笑趴。

    ……

    转眼就到了晚上12点,李凡撑不住了,自己上阵和看别人打牌是两个感觉,他犯困了,不时地打着哈欠。

    “你去睡觉吧。”顾亚婷拍了拍李凡的胳膊。

    “我睡哪啊,哪间房有被子?”

    “随便,我早都铺好了。”

    李凡揉了揉眼睛:“好,我不陪你们了,你们也不带我,一帮混蛋,是我凑的局!”

    李凡找房间睡觉去了,大家又打了片刻后,顾亚婷起身:“你们等我一下,我去下卫生间,憋得我啊,就怕李凡他趁虚而入占了我的位子。”

    顾亚婷去卫生间了,牛犇犇听到了门关上的声音,他压低声音道:“你们想不想给他们两个助攻一下?”

    “大牛,什么意思?”

    “就是那个,咳咳,然后就浪漫满屋了!”

    “咦!”张萌萌一脸嫌弃,然后兴奋地问:“怎么助攻?”

    牛犇犇看向身边的张小斐,问道:“小斐,你是姓蒋啊还是姓汪啊?”

    又来!

    张小斐连忙点头:“这件事儿上,我姓蒋!”

    “ok!”

    牛犇犇把自己的想法一说出来后,两女深表同意,坚决执行!

    顾亚婷回到大厅的时候,大家再次打起了麻将

    。

    “别动,吃!”牛犇犇将三饼拿了回来,问道,“小婷,你家房子隔音怎么样?”

    张萌萌立即将头埋在了桌子下,张小斐咬牙憋笑。

    “好啊!相当好。”顾亚婷道。

    “我的意思是,房间和房间之间,张萌萌睡觉总说梦话,我怕她打扰我。”

    “没事儿,我家这三个房间不是连在一起的。”

    牛犇犇恍然,拍了拍胸口,“哦,那就好。”

    张小斐情不自禁地大笑。

    顾亚婷疑惑地问:“笑什么?”

    张萌萌抬起头,“笑什么啊?睡觉说梦话我骄傲了么?我困了,这把打完我去睡觉了啊。”

    顾亚婷道:“这才12点,我们干呆着啊?”

    “你们三个人可以逗地主啊!”

    “胡了!”牛犇犇一推牌,道:“你去睡觉去吧。”

    张萌萌抻了个懒腰,问道:“房间我随便睡啊?”

    顾亚婷笑道:“除了李凡的房间外,你随便。”

    张萌萌打着哈欠离开客厅后,剩下这三个人斗起了地主,顾亚婷玩得兴起,另两位却心不在焉。

    仅仅20分钟后,牛犇犇便道:“我不玩了,明天还得上课呢。”

    “你确定你上课?”

    “小婷,你不要拿老眼光看人好不?我也得上进啊!”牛犇犇丢下牌,看了看沙发,问道:“有被子么,我在这沙发睡。”

    “有房间,你和李凡睡一床。”

    “我从来不和男人同睡一张床的。”

    “哦,那我们三个女生睡一间吧。”

    “不不,你就别和我客气了,咱们自己人。睡沙发很正常个事儿,我爸总睡沙发。小斐,有被子么?”

    “有,我给你拿去。”

    张小斐给牛犇犇拿来被子后,也打着哈欠回房间睡觉去了。顾亚婷陪着牛犇犇聊了一会儿后,见牛犇犇眼睛已经睁不开了,便道:“七哥,你睡吧,晚安啊!”

    “好的!”牛犇犇把被子往脸上一蒙,瞬间进入状态。

    顾亚婷抻了抻腰,去洗手间刷牙漱口后,便走向自己的房间,她一拧门手,里面反锁了。

    哼!你个李凡,竟然睡我的房间!

    她刚想用力敲,但又怕打扰别人休息,于是轻轻地拍了拍房门,小声道:“李凡,你给我起来!谁让你睡我房间的。”

    门里突然传来了朦胧的女声:“四个2!胡了!”

    四个2?胡了?这儿……

    顾亚婷心道:原来张萌萌睡了自己的房间,原来她还真说梦话。

    她又来到张小斐的房间外,轻轻地敲了敲,无人应答。

    “小斐!小斐!!张小斐!!!”

    砰砰砰!

    依旧无人应答!

    顾亚婷看了看卧室,又看了看客厅,差点儿泪流满面,这是我自己家啊,怎么自己没地方住了?

    她的目光瞥向了拐角处的客房,犹豫了一下,然后,趿拉着拖鞋走了过去,轻轻拧动门手,她轻轻地走了进去,随手摁开灯,室内一瞬间便被淡淡紫色光芒笼罩住了。

    李凡侧卧在床边,酣然大睡,全无察觉。

    顾亚婷犹豫再三,想了想也不是没同床睡过,好吧。

    她悄悄躺在床的靠窗一侧,和衣而卧,但又觉得没安全感,于是便将冗余在外的宽大的被子垒了起来,在她和李凡之间形成了泾渭分明的楚河汉界,然后又将枕头压在上面,ok!

    被昏沉的淡紫色光芒笼罩着的房间内,她只能听到床畔那均匀的呼吸声,还有翻身的声音。

    他翻身了?

    顾亚婷悄悄起身,给他掖了掖被角后,目光便落在了那张安宁的面颊上。

    他那长长的浓密睫毛仿佛静止了一般,隆起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继而腮帮子一鼓,“噗”,吹出了个泡泡。

    顾亚婷捂嘴偷乐,睡觉吹泡泡,有意思。

    重新躺在床上,她合上双眸准备进入甜蜜的梦乡,淡紫色的灯光不见了。

    不多时,镇压在楚河汉界上的枕头被撤走了,又过片刻,横亘于两人之间的“高地”越来越低,渐渐地被抹平了……

    也不清楚什么时间,顾亚婷睁开了漂亮的眸子,侧过身子定定地看着面前这熟睡的面庞,然后,情不自禁地将手伸向他的面颊,轻轻地抚摸了一下他那细嫩的面颊。

    睡梦中的他微微蹙额,她便“噗嗤”一笑,又往过靠近了一些,用发梢搔了搔他的耳蜗。

    “嗯——”酣睡中的他满脸不满。

    她嘻嘻一笑,支起身子,并情不自禁地俯下了身子。

    红唇越压越低,她双手轻轻捧着那俊朗的面颊,红唇,越压越低……

    啪!

    清脆的响声。

    李凡反手一巴掌,“滚——”之后,一个翻身后,继续呼呼大睡。

    顾亚婷半脸错愕,另半张脸则用手不停地揉着,她目瞪口呆,嘿,这叫什么事儿?

    气呼呼地往床上一趟,她便扯着被子往身上盖,不理李凡准备睡觉,可是她刚拽下被子,就发现被子又被抻了过去,她再拽,那边继续抻。

    当她第三次用力拽的时候,只听他突然嘟囔了一句,“给我滚!”,与此同时,被子里飞起一脚,duang地踹在了她的大腿上。

    顾亚婷叉腰,瞬间抓狂。

    ……

    第二天早晨。

    不,是第二天中午。

    李凡打了一声哈欠,闭着眼睛道,“大牛,一会儿吃点儿啥?大牛?”

    李凡睁开眼睛,往身旁一扫,却不见牛犇犇的身影。

    咦?走了?

    他支起身子,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此时已经要到11点了,手机里有两条微信,是牛犇犇发来了。

    打开第一条,是昨晚发的:谋事在我,成事在你,加油!不用谢!

    嗯?

    李凡不懂,打开第二条,是早上9点发的:请叫我雷锋,学习雷锋,好榜样!

    什么意思啊?

    李凡向门外喊道:“小斐,我朋友呢?”

    “早走啦,7点多就走啦!凡哥我进来啦!”

    “帮我拿一件衬衫。”李凡说罢,突然发现了枕头一旁有个黑色发卡,见张小斐进来,他问道:“这不新被子么,怎么有发卡?”

    张小斐暧昧地一笑:“应该是婷婷姐落下的吧?”

    “啊?”李凡脑袋一乱,“你的意思是?”

    “我编的老圆了,早上我说我昨晚是戴着耳机睡着的,什么都没听到,真的什么都没听到。”

    “我,我想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

    “嗯!”张小斐重重地点了点头,“真不用谢我们,学习雷锋,好榜样!挖掘机技术哪家强!”

    张小斐笑嘻嘻地关门出去了。

    李凡呆愣愣地坐在床上,3秒后,“啪”地给了自己一巴掌,垂头咆哮:

    “我就是头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