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 李凡胆子变肥了
    at????????nqu??? *??g4;q??u??^??l/?????????*6? ?+??艺在京大校园内逛了逛,走遍了京大每一个角落,一转眼的时间,华灯初上,时针拨到了晚上7点。

    汇源大厦a座顶层,一家咖啡馆被包场了,《与大咖同行》的最后室内访谈部分将在这里录制。

    新换了一套衣服,李凡戴好领夹话筒后,他站在落地玻璃前向外眺望,京城繁华的夜景扑入眼中。

    “这个录制节目的地点你喜欢么?”鲁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她轻声细语地问道。

    “嗯,真是好地方,有一种心旷神怡的豁达感。”

    “这家咖啡馆开了好久了,我在没成名的时候,每周都会来这里坐坐,喝喝咖啡,幻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在这座城市里生存下来,并且有尊严地生存下来。”

    李凡道:“对于很多京漂来说,在京城落地生根都是一个美丽的梦想,但是的确太难实现了,房价、户口等各个方面,基本对于绝大多数人都是一个巨大的无法完成的挑战。

    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雄心万丈,站在这里仿佛有种把半个京城踩在了脚下的感觉,但混个几年后也就心灰意冷看清现实了,然后不得不滚回老家。”

    鲁艺笑道:“你倒是挺理智啊!”

    “嗨,毕竟看别人时谁都是清醒的,看自己的时候却都糊涂的,我是,估计您也是,大家都是这样。咱们现在可以开始录制了么?”

    “好啊!”

    鲁艺吩咐了一下后,摄像机重新打开,灯光补好,室内访谈正式开始了。

    两个人落座,等服务员端上来咖啡后,鲁艺道:“谢谢李凡陪我逛了一天的京大,也让观众们领略了京大的风姿。我们这里有网友们的一些问题,可能有一些比较尖锐,还希望李凡能正面回答一下。”

    “我尽量,也可能有些问题不回答。”

    鲁艺一愣:“哦?”

    李凡开玩笑道:“类似于“你为什么这么帅”的问题我就不回答了,我真没答案。”

    鲁艺一笑,从助理手中接过了一沓题卡,她翻过第一张,问道:“这位网友说:李凡,你觉得考京城大学难么?”

    “想先听真话还是先听假话?”

    鲁艺道:“那就先听假话。”

    “那一定难啊,大家想,比如说我们吉森省,今年京大在我们全省的录取人数是66人,可全省考生是15万人,相当于2000人中选拔出一人来,这样看来,应该算难吧?”

    “嗯,那你说说真话。”

    “真话就是,于我而言没什么感觉,这不是吹牛,真没什么感觉。”

    李凡说的还真是心里话,他一直都是个人生赢家,在前世便是个超级学霸,最好的小学里的第一名,最好的中学里的前三名,并毫无悬念地考进了北大。

    作为一个从小优秀到成年的人,作为一个每时每刻趴在桌子上乐滋滋地读书的人,作为一个本来天赋就很棒穿越后天赋直接起飞的人,他对学渣只有同情和基本的理解,但无法深切地领悟学渣们的痛苦。

    因为他没做过学渣啊!

    鲁艺道:“也是,你是高考状元,分数刷新了全国卷历史最高分,可能在你眼里没有难题和简单题之分,只有步骤复不复杂的区别!”

    李凡一愣,您懂我啊!

    鲁艺流露出骄傲的眼神:“我当年虽然不是我们省的文科状元,但我是以我省高考第四名的成绩考入人民大学的。当年和文科状元就差了5分。”

    李凡例行拍马屁,“哇,那你也挺厉害,和状元没差啥。”

    “不,有差距,别看我和文科状元只有5分之差,但当年全市高三联考,次次的全市第一名都是他,我们其他人怎么努力都追不上,就差那10来分。”

    鲁艺又拿出第二个题卡,道:“这位网友给你打上了几个标签,分别是:颜值、才华、幽默、善良。如果上帝觉得你这个人太优秀了,想要剥夺你的其中一项,你想先放弃哪一项。”

    李凡道:“首先我没大家想象中的那么优秀,我也有很多缺点。回到网友的这个问题上,如果一定要剥夺一个的话,我想想啊,这这人有选择困难症。”

    略一犹豫,李凡道:“那就才华吧!”

    “啊?”鲁艺略感意外,她还以为是“颜值”或者“幽默”呢,她问,“为什么这么选择?”

    “因为,我觉得善良是人之根本,幽默会给自己给他人带来欢愉,颜值可以让自己获得厚爱,而才华呢,则是锦上添花。”

    “这可不像是著名学者说的话啊。”

    李凡笑道:“可学者也是人啊!”

    嘿,李凡以前也觉得男人最重要的是才华,等他来到这个时空后才明白,只所以以前有那种想法,是因为自己之前没颜值啊,不聊以***怎么办?。

    但他现在可不这么认为了,如果在毁容和毁掉才华之间选择,他绝对毫不犹豫地捂住脸蛋儿。

    其实这是人之常情,大多数人在美丑和是否有才华之间,都会选择漂亮。

    “好,网友的下一个问题是:你如何看待网络直播和网红现象。你不是之前有过直播经历么,估计网友们看了你的直播了。”

    “哦,其实,我对近年兴起的直播行业的态度是一直在改变的。从最初的完全抵触,到之后的慢慢改变,现如今的话,我觉得吧,有利有弊吧……

    现如今是互联网+自媒体时代,有才华的人更容易获得成功了,其实直播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展示自我的平台,但无奈直播没门槛,什么人都能混进来,很容易传播一些完全错误的价值观来毒害青少年……”

    “李凡,你做的最有成就的一件事儿是什么?”

    李凡道:“逗我妹妹笑。”

    “啊?不是倡导了新考据学的研究?不是获得世界纪录?不是获得各类比赛的第一名?不是赚到第一桶金?”

    “冒昧地问一下,您有孩子么?”

    “没有啊。”

    “等您有了自己孩子的时候,您就知道没有什么事情比听到孩子笑更重要更有成就感了。”

    又是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鲁艺不停地重新审视面前的18岁的小伙子,她越来越觉得这小子一定是返老还童的“产物”,他的这些回答根本就不是一个18岁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该说的!

    “李凡,你平常的兴趣爱好是什么呢?”

    “睡觉,美食,电影,打篮球和旅行,但旅行是梦中的想法,现在没时间。”

    还好,这个问题正常了,鲁艺再问:“网络上最近正热谈国学的再次兴盛,作为国学偶像,大家普遍认为是你引领起了这一浪潮。”

    “不不,根本没有浪潮!以后也很难有浪潮!”

    “嗯?”

    “在我们这是社会框架和时代背景下,国学的再次兴盛是基本不可能的,一个李凡引导不起来,100个1000个李凡也引导不起来,幻想让民众们放下手机捧起《尚书》《史记》,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每个时代都有其特有的文化气息,到了下个时代,又会翻天覆地迎来新的文化。”

    鲁艺道:“可是,的确有很多人说受了你的影响重新拿起了书本啊。”

    “我们这些搞国学的,影响的不是全国人民,只能影响到了一小撮文青和学生们,这就足够了。

    国学的再次振兴,理论上可能,现实中基本不可能实现。举个例子,不能说我的作品预售达到了80万本,就说明国学要振兴了,要考虑到基数的问题。”

    鲁艺感叹:“没想到你对国学的发展这么悲观。”

    “不是悲观,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甲骨文会被遗弃,金文被遗弃,之乎者也被遗弃,繁体字改成简体等等等,这是历史的选择。”

    鲁艺疑惑:“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努力研究并弘扬国学呢?”

    “总得有人去做啊!”李凡目光飘向窗外的灯火辉煌,一时间不言语了。

    对啊,总得有人去做啊!总不能让文化断档吧。

    ……

    “今天呢,我们还请到了你的两位好朋友来到了现场,有请李凡的高中同学,挚友张萌萌、牛犇犇。”

    李凡一惊,但见有工作人员从楼梯口处引来了他们二人,李凡起身,走过去和他们互相拥抱,惊喜地道:“没想到你们竟然来了。”

    “惊喜吧?”

    “我们是来揭露你丑事儿的。”

    李凡举手投降:“手下留情啊!”

    鲁艺笑道:“欢迎两位同学,请坐。咱们现在换个话题方向,专门揭露李凡背后的故事,谁先说?”

    张萌萌举手:“我先说一个,李凡有个癖好,喜欢收集情书。”

    鲁艺:“哦,快说说!”

    “他啊,从小学开始,女同学给他写的情书都保留了下来,珍藏在一个盒子里。”

    牛犇犇纠正:“不对,是从幼儿园开始的。”

    张萌萌一愣:“可我只看到小学一年级的了。”

    “那是因为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被我给撕了,那是我女神写给他的,他还向我显摆!”

    李凡捂脸,自己的情史啊!

    张萌萌继续道:“哦,难怪我看到的最早一封情书上面,编号是2,原来这个意思。”

    鲁艺问道:“他竟然还编号?”

    “嗯,从小学到高中,他足足攒了两个大纸箱!他几乎上每周都会收到情书,校内的校外的,高年级的低年级的,您算算数量吧,说出来瞠目结舌,吓死个人!”

    鲁艺惊讶地道:“这么牛?”

    李凡不好意思地低头一笑,“实力!我也好无奈。”

    张萌萌道:“我观察了一下数量,有件事情想不明白,就是初三最后一个月的时候,情书的数量突然爆炸性增加。”

    牛犇犇解开谜团,“因为当时我放出话去说,李凡为了初中不留遗憾,要在最后一个月谈场恋爱,结果就这个样子了。”

    鲁艺问道:“真的么,李凡?”

    李凡指了指牛犇犇,“他坑我的,我那个月那叫一个惨。”

    “那你之前早恋过么?”

    李凡道:“没有啊!”

    张萌萌:“还真没有。”

    牛犇犇:“这个我可以作证。”

    鲁艺:“为什么啊,这么多女孩子喜欢你,以你们当时那个年纪的眼光来看,一定有特别特别出色的吧!”

    牛犇犇一拍大腿,激动地道:“相当有,咱们初中那个丽丽,现在是国际名模,隔壁中学的程童,爸爸是高官……”

    鲁艺八卦地道:“她们这么出色都没打动你?”

    “呃……对哈,我当时怎么就糊涂了呢?”李凡追忆往事,然后道,“哦,可能冥冥之中我已经猜到有个完美的她在等待着我。爱情就是这么玄之又玄,就是这么美妙。”

    鲁艺问:“那你把女孩子给你写的情书进行编号,有什么特殊含义么?”

    李凡:“呃……你们回答!”

    牛犇犇道:“他是这么想的,要是以后和另一半吵架,直接就搬出这两箱情书炫耀:这么多女孩儿都没选,我选了你,你还不好好珍惜我?”

    李凡灿灿一笑:“对,小时候真的这么想的,结果就养成了习惯了,但现在这招估计没用,我怕我对顾亚婷这么说的话,她转身就搬出3箱子情书来!”

    (众人拍腿大笑。)

    牛犇犇道:“我再说一个李凡的趣事儿,李凡,不带翻脸的啊!李凡被劫过色!”

    鲁艺噗嗤笑了:“真的假的?被女生?”

    “不,被一个男人。初一的时候,李凡长得比现在文静得多了,别看现在李凡蛮高的,这是后期长得,初一的时候不到1米7。”

    李凡点头承认:“我当时胆小怕事怯怯懦懦的,和陌生人说话都不敢直视人家,而且当时还留着10多厘米的头发,有点儿像女孩子。然后就被一个醉汉当成了女生。”

    牛犇犇:“可能啊,人家也没把你认错为女生。”

    李凡一阵迟来的恶心,“不能吧?”

    牛犇犇回忆道:“我赶过去的时候也没见他喊小妞啊!”

    “也是,当时我哥们儿赶过来的时候特仗义,喊了一嗓子:有种冲我来!”

    众人闻言大笑。

    牛犇犇挠头:“我还以为那男的是在打劫呢。”

    鲁艺问道:“你没留下童年阴影吧?”

    “嗨,你们别多想,那醉汉刚抓了一下我衣服,我哥们儿就出现了,从此他就成为了我人生成长道路上的护航者,谢谢我七哥,在我年幼懦弱的年代里一次次为了挺身而出。”

    李凡又和牛犇犇抱了抱,一回忆小时候的时光,他眼角都有泪花了。

    牛犇犇感慨:“李凡的变化是极大的,就我从小打到一个样,死淘死淘的。”

    鲁艺道:“李凡,如何评价你这两位朋友呢?”

    李凡拍了拍张萌萌的肩膀:“张萌萌,已经有一定粉丝了,相信不出几个月,你们很多人都会认识她,她有一本漫画要面世了,叫做《浪漫满屋》,这是一部充满着奇思妙想的作品,我相信一定会大卖的!”

    “你会给她做推广么,比如说微博上。”

    “当然,正在等待时机!萌萌,给大家介绍一下你的作品。”

    张萌萌不好意思简单说了几句,李凡再催她多说几句,她便摇头了。

    鲁艺:“那牛犇犇呢?”

    “牛犇犇啊,他的未来不在当下,但当未来到来的时候,一定会让很多人震惊的,我对此坚定不移。”

    牛犇犇翻了翻眼皮:“那未来能不能快点儿到来呢,我有点儿等不及了。”

    李凡捂脸:“对不起,我收回刚刚的话!”

    ……

    访谈结束了,李凡、牛犇犇和张萌萌离开咖啡馆后,鲁艺开始做节目的最后总结。

    鲁艺:“观众朋友们,相信您看过这期《与大咖同行》后,会和我一样对李凡有一番全新的认识。

    他思维敏捷、才华过人、智商很高、情商出众,这是我们一向了解的。

    他并不孤高骄傲,也并未展露出一个年轻人对自己事业的勃勃野心,或者一己之力振兴国学的霸气,他冷静,客观,和他的谈话过程中,我听不到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反倒是,我对他的幻想倒是多了一些。

    他没有让人仰望的清高,没有满口的礼仪道德,他就像邻家男生一样,让人有着一种天然的亲切感,这在艺术家身上是极少见到的。

    我觉得我并不是在采访一个年轻人,而是被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学者引领着,指导着自己,帮我点破迷津。

    真的,我就是这么感觉的,他有着远远超越同龄人的成熟,这份成熟却隐藏在嬉笑欢脱的外表下,如此的“表里不一”,如此的引人好奇。

    这,是我采访生涯中遇到的最特别的年轻人!他的未来,一定比那些夸夸其谈的野心家更加荣耀和光芒!

    不信?我们等待未来!

    《与大咖同行》第一期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们下期的大咖嘉宾是,华国首富王林先生。下期见!”

    打板,收工。

    鲁艺卸下领夹话筒,匆匆忙忙走向门楼梯口。

    工作人员问道:“艺姐,干嘛去啊您?”

    “要签名!”

    得,李凡又俘获一枚粉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