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与大咖同行》(2)
    节目之后的酒宴上,李凡基本上就处在“集邮”的状态。

    他来浙河之前,特意买了一部拍立得,就是一摁快门,直接出照片的相机。

    他拿着相机纷纷和众星合影,并请求在照片上留下签名。

    “芝姐,请您给我签个名,太荣幸和您同台了。”

    “张译老师,您的戏实在太有生活气息了,我特喜欢您,帮我签个名呗?”

    “皇阿玛,您多拍几部戏啊,我特想重温您那霸气的眼神,求签名!”

    ……

    李凡在席上要了一圈签名,回到酒店房间的时候,张小斐惊喜地道:“吼,凡哥,原来你这么古老啊,竟然粉那一代的老明星!我还以为咱们00后都喜欢小鹿鹿呢。”

    李凡诚实地道:“我尊重前辈,但并不粉他们。”

    张小斐一愣:“那你,我怎么头一次见你向别人要签名?”

    “嗨!”李凡笑了,开始展示手里的照片,“这位是我妈的心中偶像,这位是我爹的梦中情人,这是我大姨梦想中的老头……都是他们那个时代的记忆,我是给他们要的签名,这是他们给我的死命令。”

    “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是他们的粉丝呢,你看看那些老师见你要签名时乐得啊,啧啧,你不说家里长辈要,却说自己喜欢他们,凡哥还是你有一套,可见拍马屁的功夫一定登峰造极。”

    “低调啊!你看看明天最早的飞机是什么时候,咱们抓紧回京城,南方这阴冷阴冷的,有点儿暂时适应不了。”

    “不用问问管彤他们嘛?”

    “他们和咱们不是一路的,管彤明天要去剧组探班。”

    “太好啦,”张小斐支起耳朵向外听了听,然后压低声音道,“管彤人倒是好人,但就像一枚定时炸弹,说不上什么时候就让你不上不下的。”

    李凡嘻嘻一笑,“有时说话是让人防不胜防,小瑕疵。但是呢,人是不错,人不错就可以了。说话贼漂亮人却是王八蛋,这是最恶心的。”

    张小斐目光瞥了一眼李凡手里的一沓照片,犹犹豫豫地问:“凡哥,咱家里,谁的梦中情人是张译老师啊?”

    “嗨,给你吧,没人向我要他的,只不过我不能放过任何一位老艺术家,免得他们心里有想法。”李凡抻出照片递向张小斐,可他的手突然悬停在了半空,突然问道:“想不想要合照?”

    “啊?”

    “走,我领你去找张译老师拍个合影!”

    “凡哥,爱你呦,快快快,一会儿人家跑了。”

    两个人刚走到门口,张小斐突然折返进卫生间,对着镜子开始梳起了头发,仔仔细细地捯饬起来了。

    李凡摇头,小姑娘追星真吓人,他看了一眼门外,突然道:“张译老师,您这是……哦,赶飞机啊,那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砰!

    一声巨响。

    李凡连忙将视线转移回室内,但见张小斐捂着额头像风一样,从自己的身边刮过,空留卫生间的玻璃门咯吱咯吱地“瑟瑟发抖”中。

    “凡哥,你骗我!!”

    李凡大笑:“妥了,这回不用化妆了,这个包是化不下去了。”

    ……

    给张小斐圆了心愿后,李凡回到卧室,打开电脑准备写稿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鲁艺打来的。

    鲁艺,著名访谈节目《鲁艺有约》的主持人,华国十大著名女主持人之一,名气很大,具有广泛的知名度。

    但对于她的主持功力业务水平,网友们有捧有踩。

    可能女主持人比男主持人更受关注一些,话题度更高一些,除了京视在职的女主持人外,其他系统内的女主持人的业务水平都备受争议,鲁艺算是其中之一。

    鲁艺还被网友们戴上了一顶大帽子:悲催女王。

    不是她悲催,是她采访谁谁悲催。

    采访著名企业家,企业家的工厂不久便资金链断裂,宣告破产了:

    采访娱乐圈内著名伉俪,结果节目刚播出,两口子宣布感情破裂,离婚了。

    甚至采访外国著名云服务创始人,不久后,云服务出现了巨大的安全漏洞,无数当红明星私照流于网上。

    ……

    于是,网友们调侃这位有不祥之兆。

    其实吧,这就是戏言,她又没有咒语,毕竟鲁艺采访的各行业的精英实在太多了,保不齐谁出点儿事儿,网友们也是爱搞事情。

    鲁艺给李凡来电话很简单,就是看看他能不能匀出一天时间来,帮着把《与大咖同行》给录了。

    本来李凡这一期的录制已经推到1月份了,但是因为制作组想以李凡为首位嘉宾来打响节目知名度,所以,鲁艺亲自打电话来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有一点点沟通的余地。

    鲁艺电话里道:“咱们的录制在京大,也就是录制一下你的一天内的日常生活,聊一聊过去2年多的经历,不会消耗你太多时间的。”

    李凡合计了一下时间,道:“那好,艺姐,确定全程在京大么?”

    “随你啊,你要是领着我们去其他地方,我们就跟着你。”

    “哦,那周三周四这两天都成,我都在学校。但周五就要去工苏卫视录《最强大脑》了,从那以后就真没时间了。”

    鲁艺大喜道:“好,可说好了啊!我们去录制的时候,可就不提前打招呼了,直接“探访”,那两天你可做好迎敌的准备!”

    “好,没问题!”

    放下电话后的鲁艺开心地向办公室内的同事们晃了晃手机,“搞定,周三周四,李凡能抽出一天的时间!”

    “还得是艺姐出马啊,我们都白搭!”

    “艺姐面子多大啊,咱们小小的编导能比得了么?”

    ……

    鲁艺笑道:“好啦,周四咱们去京大,你们提前做好准备。哦对了,李凡喜欢什么,咱们买点儿礼物带给他。”

    “您和大经纪人蒋丹不是好姐妹么,您问问蒋总。”

    鲁艺打电话给蒋姐,结果蒋姐笑答:“他就爱钱!开玩笑的,李凡没有什么特殊爱好,你随便意思意思就成……真的,他没有什么特别偏爱的。”

    鲁艺放下电话头疼了,送点儿什么呢?

    有编导提议道:“文化人都喜欢喝茶,送点儿好茶叶准没错。”

    鲁艺深表同意,然后去一家著名的店里精挑细选茶叶去了。

    ……

    回到京城后,李凡一头扎进了图书馆,开始为期末考试充电。

    不管自己忙到什么程度,也不能忘了自己还是个学生,该上课上课,该考试考试。不管自己火到什么程度,哪怕有一天把天空烧红一半,也不能不给自己充电,放弃努力。

    李凡一直觉得,只有不停地丰富自己,提高自己,才能让自己的人生更精彩,更稳健。毕竟颜值不能让自己火一辈子啊,过个十多年后,自己“年老色衰”的时候怎么办?

    事实证明李凡的想法是完全错误并多虑的。

    首先,他不仅仅只是依靠颜值才走红的,当然,他长相平平的话也绝对绝对不可能这么火。(嗯,真理!)

    其次,帅分两种,有些人是从小帅到老,人生各个阶段都有迷人的风采。还有些人只是年轻时风华绝代,中老年却大腹便便。但李凡,明显是前者。

    自习室这东北处隐蔽角落里的长条桌子上,永远有一本雨果的《悲惨世界》放在靠近窗户的位置来占座。

    虽然京大自习室明文规定不许占座,并有管理员每天反复检查并没收书籍,但这本《悲惨世界》却一点也不悲惨,成功地躲过了一轮又一轮的“搜查”,它永远在那岿然不动,不管主人有多长时间没来过自习室。

    因为,这书是李凡的!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特权,京大里的自习室也是如此。

    李凡抱着一摞子书放在了桌子上,他脱下羽绒服,坐在椅子上,然后拿起第一本书,一页一页地认真翻阅起来。

    这张宽大的巨长的桌子前后能坐下12个人,当两三天未露面的李凡现身的时候,之前还安心看书的同学之中,有些人便“心不在焉”起来了。

    不多时,有个女生悄悄走到李凡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李凡同学,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李凡抬起头颅,“哦,什么问题?”

    “之前我看过你的学术研究,你在文章中考据了古代的“舆车”,但我觉得你考据出的舆车图的构造不对。”

    李凡一喜,“是么,你说说你的观点。”

    “我可以用一下你的纸笔么?”

    “当然!”

    ……

    附近的一张桌子上,两位男同学悄声道:

    “李凡真真的是把咱们学校所有女生的目光都垄断了,羡慕死我了。”

    “这个没办法,谁叫人家有才华又有颜值呢?方方面面的才华,无解。”

    “那可未必,你信不信,我能把李凡问住?”

    “吹牛逼。”

    “打个赌啊!”

    “赌呗,赌什么?”

    高个男生想了想,“我要是输了,我请你去外面饭店吃顿大餐,你要是输了呢?”

    胖男生略作思量:“我要是输了,我把我那2个g的优盘给你用几天!”

    “大哥,什么年代了,远古时期啊?优盘都8个g起步了,你拿2个g逗我呢?”

    胖男生压低声音,神秘地道:“里面有2个g的爱情武打片!”

    高个男生撇了撇嘴,“哥们儿,你山顶洞人啊?那能装几个?再说那容量也不超清啊!”

    胖男生声音再低,“我说的是2个g的种子!”

    高个男生大惊,一拍大腿,“我的天!那成!”

    “你要问李凡什么问题啊,把李凡难为住可太难了!”

    “让我先想想啊!”高个男生想了半天,然后目光落在了桌子上的那本《高等数学》上面,他指了指,“就它了。”

    “你大爷的,人家是文科生!”

    高个男生拿起书起身道:“不管了,为了2个g种子!”

    “诶,你别让人家揍一顿。”

    “他大名人,不敢削我,分分钟上新闻,最多给我个不屑的眼神。”

    ……

    那个女生和李凡探讨了一下舆车的构造,被李凡上了一课后,微笑地点了点头,挑起拇指道:“李凡,还是你说得有理有据。”

    李凡笑道:“你的想法也别出心裁。”

    女生笑了笑,转身走了。

    李凡刚低头翻了两页书,但闻身前有人轻声轻语地道:“李凡同学,我能问你个问题么?”

    李凡将中性笔往书里一夹,抬头一看,是个清瘦高挑的男生,他笑道:“可以呀。”

    男生灿灿一笑,种子到手了。他将高数教材往桌子上一放,道:“你帮我看看这题怎么解,我没想明白。”

    李凡一愣,高数?这个……

    课本上,这个被高个男生圈出来的题让李凡懵逼了:

    试就参数a>0时的不同取值情况,确定方程x3?3ax+a=0在开区间(0, 1)内实根的个数,并说明理由。

    李凡见状皱了皱眉,道:“你等我几分钟分析一下啊!”

    “好的,不急的。”

    高个男生但见,李凡突然将这本《高等数学》教材翻到了第一页,然后,那本教材就一页一页飞速地翻动了起来,李凡头也不抬,神情专注,乌黑的略长的浓密秀发干净得不见一丝杂染。

    高个男生心中暗道:只恨俺是男儿身啊,要是女人,我也喜欢这帅哥啊!

    也就不到10分钟,李凡翻到了这一题的所在页码,他停了下来,拿出纸笔道:“我给你讲讲?”

    高个男生一瞬间傻了,“啊?”

    “你不是问我这题怎么解么?”

    “啊!”

    “那你看啊,我边给你列解题步骤边给你讲。”

    “啊!”高个男生此时就只会说这一个“啊”了。

    a4纸上,中性笔沙沙作响,解题步骤跃然纸上:

    ?解:设 f(x)=x3? 3ax+ a,显然 f(x)在区间上连续、可导,且 f′(x)=3(x+√a)( x-√a)。

    (1)当a≥1时, f(x)在区间(0, 1)内无驻点,且此时 f′(x)<0,而 f(0)=a>0;, f(1)=1- 2a<0

    (2)……

    ……?当 f (√a)=a(1-2 √a)<0,且 f(1)=1- 2a≤ 0,即1/2≤a<1时, f(x)在区间(0, 1)内只有一个零点,

    此时原方程在区间( 0, 1)内只有一个实根。

    整个解题过程书写完毕,高个男生也懵逼了,2个g的种子没了,李凡,你……你个文科生,厉害得有点儿过分了,干嘛研究高数啊!

    李凡又道:“这题的辅助函数和区间很明显啊,由于要研究实根个数,所以咱们把辅助函数的图形大致描绘出来,但只需单调性与极值,而不需考虑凹凸性与拐点,因而只需求一阶导数,然后根据 a 的不同取值进行讨论就ok了,这实在很简单啊。”

    高个男生:“啊!嗯!是!”

    李凡笑道:“平常是不是没怎么上这门课啊?这题是简单的基础题,咱们京大的学生要是随便听听的话,这题手到擒来,我猜你一定没怎么上高数课。”

    “呃,那个,哈!

    李凡再道:“其实高数挺简单的,就是大学的入门普及教材,通俗读物,里面的干货太少了。”

    “哦,那个,李凡同学,谢谢啊,你忙着,我就不打扰了。”

    高个男生连忙溜走了,被个文科生扎心了。

    李凡轻轻一笑,然后展开书籍继续阅读。

    随着桌子上的书籍越来越少,图书馆墙壁上的指针滴滴答答地来到了5点整。

    正在专心看书的李凡,鼻孔中突然出现了一丝丝熟悉的淡淡的香水味,他连忙抬起头,只见顾亚婷正靠在桌角处摆弄着手机。

    “哦?你来自习啊?”

    顾亚婷目光盯着手机里的美食信息,道:“不,找你,你先看书,我等你,看完之后跟我走。”

    “那你等我5分钟啊!”

    看完手里这本书的最后一部分,李凡合起了书本,问道:“找我干嘛?”

    “陪你买衣服去啊!你不是有活动嘛。”

    “哦,我有衣服,不用了。”

    “那种场合穿新衣服吧,走啦。”

    还了图书馆的书,两个人结伴走出图书馆,刚来到门口的时候,就见10步开外处,一高一胖两个学生在那抢一个优盘呢。

    胖同学护着优盘,道:“你又没赢我,抢什么抢?你好意思啊!”

    高个男生:“我虽然没赢,但我输的光彩啊,那不是李凡嘛,谁能想到一个文科生会选修什么《高数》啊!”

    “认赌服输,别打我优盘的主意了。”

    “我再给你加个项目,吃完饭店后,请你k歌!”

    “手给我老实点儿,再碰我优盘,我就吃了它。”

    ……

    顾亚婷边走边好奇地问:“怎么和你有关?”

    李凡皱眉,摇头,“不知道啊。”

    顾亚婷:“你什么时候选修《高数》了?”

    李凡继续摇头,“没修啊,刚刚看了前面一部分。”

    这话音不高,但是却清晰地传入到了正在为优盘讨价还价的两个同学耳中。

    两位理工男齐齐望着擦肩而过的这两抹俊丽的背影,然后,头上的雾霾仿佛更重了,寒冷的天气仿佛更加彻骨了。

    高个男生低声道:“他说《高数》是通俗读物。”

    “嗯,我也这么觉得的。”

    “他不到10分钟就给我答案了,之前只是翻了翻书而已。”

    “什么意思?”

    高个男生摩挲了一把脸,“让我平静一下,我觉得我好像见了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