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高数,简单啊。
    第一个环节《你有我没有》结束后,青春无敌队为观众奉献了一场致敬《白蛇传说》的自编短剧,短剧之后,现场录制暂停,众星略作休息,纷纷补妆、换服装中。

    趁着管彤去洗手间的机会,助理王哥一路上悄悄嘱咐管彤:

    “小彤,咱别这么实在,虽然是游戏,但别太破坏咱们的形象,上厕所忘带纸这事儿,女孩子说不太好。”

    “这有什么啊!”

    “那个……还有,咱们说话千万别得罪人,你看看李凡,公开场合每一句话都挑不出毛病来,和谁开玩笑不和谁开,尺度多大,他都是很有分寸的。”

    “哦,是么?”

    “国内的文化氛围咱得尽快适应,比如说像李凡这种性格的人,在咱们国内是最混得开的。”

    “开朗有趣混得开?”

    王哥摇头道:“我指的不是这个意思。李凡是外圆内刚,藏敛锋芒,他圆滑的处世态度,可以让他在社会交流中游刃有余,而内藏锋芒,则又在内心深处对自己有着固执的坚守。”

    管彤道:“王哥,你确定你是小学毕业的?”

    王哥嘻嘻一笑,“我这还不是听蒋姐说的啊,蒋姐老喜欢李凡了!蒋姐没让其他经纪人直接带你,反而让你先跟着李凡参加一些节目,为什么呢?”

    管彤疑惑地道:“对呀,为什么呢?”

    “蒋姐是希望和一个好小伙在一起,能在你重新踏入这个圈子的时候能有个参照物来影响你。

    娱乐圈这一个大染缸,其实明星很容易被腐蚀的,”王哥悄声道,“蒋姐说了,有很多经纪人本身的品行和价值观就有问题,与其把你交给他们,还不如让你和李凡多在一起,事业上可以受到照顾,生活方面也有个标杆在影响你。”

    管彤恍然,“哦,谢谢我干妈!”

    王哥赞叹了一句:“啧啧,李凡的性格真讨人喜欢。”

    “李凡外园内刚,那我什么性格呢?”管彤突然双眸放亮,“我知道了,我是外刚内刚!”

    王哥心道:您不是外刚内刚,您其实就是个“井”!

    管彤自信地道:“放心吧,我已经在努力适应了,而且我现在已经学到不少了!”

    王哥喜道:“哦,是么?”

    “嗯,我现在已经能轻松地横穿马路了!”

    好吧,您真是个“井姑娘”!

    休息20多分钟后,主持人沈韬登台,道:“我们下个环节,《经典传声筒》!”

    规则:一支战队出题,另一支战队挑战。

    假如说,老艺术家战队出的题目是《白蛇传说》,那么,青春无敌队需派出4名队员上台,接受这个挑战。

    4名队员按照次序分别坐在1、2、3、4号座位上,除第1号座位上的人外,其他人要戴上耳机和眼罩,进而完全屏蔽掉外界信息。

    1号看到题目后,让2号摘掉眼罩(但不摘耳机)。1号有1分钟的时间将题目表演给2号看,之后依次传递,2号表演给3号,3号表演给4号,4号则需要根据3号的表演而给出答案。

    比赛过程中,传递表演是相互独立的,1号给2号表演完成后,必须禁止任何有效信息传递给3、4号。

    表演者也不能说出有任何实际意义的话语,但拟声词等可以使用,表演对象不能向表演者提出类似于是不是xxx电视剧这类直接性问题。

    题目范围,则是华国历史上经典的影视剧。

    规则介绍完毕,沈韬道:“好的,规则很简单,游戏不简单,首先,有请老艺术家队给青春无敌队出题!”

    老艺术家队的众星凑在一起低声商量了起来:

    “他们那边儿好几个零零后,咱们出的题目可能他们都没听过。”

    “解决他们太简单了,我想出一个来,《渴望》!首播距今已经28年了,首播的时候,他们那边儿年纪最大的也没出生啊!”

    张译嫌弃地道:“你这不行,太简单了,“渴”,表演一下喝水,“望”呢,把手遮在额头之上,凝望远方就ok了!”

    “那咱们出个《永不瞑目》!”

    沈峰摇头:“这个也简单:摆摆手后,往地上睁眼一躺,这不就是死不瞑目么?”

    “诶,我想出个狠的来!”张霖压低声音道:“60多年前的一部黑白老电影,《铁道游击队》!”

    沈峰爆笑:“皇上啊,您这也忒狠了,有这电影的时候,他们爷爷可能还和泥玩儿呢。”

    蔡芬道:“就这个啦!沈韬,我们出完题目了!”

    沈韬:“好,请将题目写在答题板上,注意不要让附近的李凡看到!”

    李凡提起了手里的几瓶赞助商的矿泉水,满脸的无辜,“我是给前辈们送水来的!”

    沈峰翻白眼,“我信了你的邪!”

    青春无敌队开始排兵布阵,最后,王宇派出了李凡、于乐乐、杨熙语、沈岳出战,他们分别坐在了1、2、3、4四个座位上。

    其他人纷纷戴上耳机眼罩后,沈峰道:“请工作人员,给李凡看一下题目。”

    李凡刚接过题目的时候,就听很多现场观众喊道:

    “李凡,加油!”

    “你是无敌的!”

    “加油!”

    ……

    台下的沈峰面有不甘地道:“这人气,太气人!我告诉你们啊,李凡再厉害也是没用的,得看队友争不争气!”

    李凡灿灿一笑后,看了一眼题目,然后就晕了。

    《铁道游击队》?他们听没听过啊?就算他们听过,可我怎么形象地把这意思传递给队友啊?

    沈韬:“计时,开始。”

    李凡连忙拍了拍于乐乐,于乐乐摘下眼罩后,李凡的表演也便开始了。

    他首先举起5根手指。

    于乐乐:“哦,五个字的?”

    李凡猛点头,然后拟声道:“库擦库擦库擦擦……”

    于乐乐双眉蹙紧,死死盯着李凡的口型,猜测道:“劈叉?”

    (观众席里惊起一片笑声。)

    李凡迅速摇头,“库擦库擦库擦擦……”

    于乐乐:“裤衩?”

    李凡再摇头,一想,得了,先搞定后三个字吧,他想到这便俯下身子,双手交替向前探出,做起了狗刨的动作。

    “游泳?”

    李凡开心地点头,并举起了三根手指。

    于乐乐大喜:“三个字?游泳裤衩,啊,游泳裤!”

    李凡失策了,他的脑袋摇成了拨浪鼓,现场的观众则笑得前仰后合。

    李凡再举起三个手指,对她晃了晃,她依旧道:“三个字,“游泳裤”啊!”

    李凡无奈,用手戳了戳舞台。

    “舞台?t台秀?”

    众人心道,这联想力,还真没毛病,泳裤,舞台,t台秀

    李凡向上指了一下,之后急得低身戳了舞台五六下。

    “啊,地!”于乐乐终于明白了。

    李凡仿佛小鸡啄米般地狂点头,然后再次迅速地举起三根手指。

    “地,三,第三?第三个字?”

    李凡擦了擦汗,又狗刨了几下。

    “游!”

    李凡点头,学鸡叫:“咯咯嗒……”

    “哥哥?”

    李凡摇头,这“游击队”还能怎么表演呢?有了!

    李凡以手代枪,“开火”配音:“uuu!”

    于乐乐一皱眉之际,现场倒计时开始了。

    10!

    9!

    ……

    李凡连忙举起了“8”的手势,这时但见于乐乐终于恍然大悟的样子,并帮下一个队友杨熙语摘下了眼罩,准备表演传递。

    李凡一声长叹,心道这太难了,比做学问难多了,幸好于乐乐最终明白了!

    于乐乐明白了么?明显不可能。

    “铁道游击队”的答案依次传递,最后由沈岳负责给出答案。

    沈韬道:“沈岳,你的答案是?”

    沈岳自信满满地道:“电影《游泳吧》,太简单了!”

    李凡当时就崩溃了,这都哪跟哪啊!怎么《铁道游击队》就变成《游泳吧》了呢?

    杨熙语还在那点头呢,“嗯,对,这就这个!”

    沈韬大笑:“哈哈,恭喜你们,错了!青春无敌队0分!”

    李凡无语了,“大哥大姐,你们怎么猜到的《游泳吧》?我也是醉了!”

    于乐乐也不解地道:“我也醉了啊,明明是《西游记》嘛!”

    李凡一脸懵逼地看着于乐乐,好嘛,从你这就开始错了啊?从《铁道游击队》到《西游记》,又到《游泳吧》,怎么搞的?

    沈韬笑道:“来,咱们复原一下过程。先说说为什么是《游泳吧》!”

    杨熙语开始表演划水,道:“这个是游泳,”然后她又举起“8”的手势,“这是8,合起来不就是《游泳吧》么?”

    于乐乐都要哭了,“我那个“uuu”呢,我就忘了说“登登等登、登登等登”了,这明显是《西游记》开头嘛!”

    “诶呦,我没注意那个uuu!还有那个“8”是什么意思啊。”

    “我也不知道啊,李凡传给我的!”

    队友们齐齐看向李凡,此时的李凡满脸的生无可恋。

    李凡抱拳:“我服了,各位!《西游记》开头是“丢丢丢,登登等登”,不是uuu!”

    沈韬道:“李凡,你给大家再表演一下。”

    “好吧,大家注意啊。库擦库擦库擦擦……”

    因为现在大家都摘了耳机了,不像之前需要读唇语,所以大家秒猜:“火车!”

    李凡摇头。

    “铁轨?”

    李凡做游泳状,众星齐道:“游泳!”

    李凡以手代枪,“uuu!”

    “开枪?”

    “铁轨?游泳?开枪?铁道游击队?”

    李凡开心地点头:“嗯,对!就这么简单啊!”

    “可那个“8”是什么意思?”

    李凡岔开手指,向大家示意,“这不是对号嘛!“铁道游击队”的“队”嘛!”

    众人齐咳血:

    “李凡,你这是象形啊?”

    “你这问100个人也是8啊,谁能想到是对号?”

    “李凡你这“队”太抽象了!”

    ……

    沈韬:“这个《铁道游击队》是上个世纪50年代的电影作品!”

    王宇道:“上个世纪50年代?你们实在是太狠了,我爷爷那时可能刚会爬!”

    老艺术家队中爆发出一片笑声。

    沈韬:“请青春无敌队回座,给老艺术家队出题!”

    李凡等人凑在一起研究:

    “咱们出个《包青天》?”

    “不行,在额头上画个月牙,大家一下就猜到了,《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怎么样?”

    “这个可是我童年阴影啊,这个成!”

    李凡道:“咱们也可以出个《聊斋先生》,根本没法演,聊斋、先生,这怎么演?比《铁道游击队》难多了。”

    王宇悄声道:“我想到那电视剧就想到那句话:先生,先生……”

    李凡想到的则是那里面的床戏……

    青春无敌队出了这个《聊斋先生》,果不其然,对方在第一次传递上就完全进行不下去了,把皇上急得啊,满头是汗。

    台下笑声一刻不停,这戏是皇阿玛您拍的啊,咋就表演不出来?

    第三轮,老艺术家队给出了一部02年的作品《半生缘》,可是“半”字怎么演?

    ……

    第五轮,李凡想出来一个狠的:《东游记》!结果老艺术家队,从最开始传递的时候就错了。

    沈峰举起三根手指,然后表演游泳,张霖点头,“明白!”

    沈峰指了指东侧,张霖打了个ok的手指,太简单。

    三个字,又指了指“西”边,还有“游泳”两个字,不是《西游记》是什么?

    张霖向3号张译传递答案,他率先道:“丢丢丢,登登等登登登等登!”

    沈峰闻言痛苦地捂额!心道:w,an,完!跑偏了!皇阿玛,我哪“丢丢丢”了?

    当蔡芬自信满满地给出答案后,老艺术家队全部懵逼。

    “啊?《东游记》?怎么不是《西游记》?”

    沈峰:“气得肝儿疼,我“丢丢丢”了么,我就问你们,我“丢丢丢”了么?”

    张霖道:“我这不是怕后面的理解不到位,加了个“丢丢丢”嘛!”

    沈峰哭笑不得地指了指“东”边,“这叫“东”!”他又做游泳状,“这叫游!这还不明显么?”

    张霖疑惑地道:“你指的不是西边么?”

    “那是东边嘛!”

    沈韬见状,连忙插广告,他拿出手机道:“等一下,具体是东边还是西边,我们打开大华手机,在“工具箱”中找到“指南针”,哟,大华手机告诉我们,您二位都错了,那是北侧,应该是“北”游记!”

    现场观众笑声后,沈峰对台下青春无敌队道:“果然是越简单越危险,这题是你们哪个混蛋出的啊?”

    众人纷纷指向李凡这个混蛋。

    皇阿玛问:“之前那个《聊斋先生》呢?”

    众人再次指向李凡!

    李凡嘻嘻一笑:“没事儿,咱们现在都是零比零,互相伤害吧!”

    这个环节接下来,各种题目纷纷而出,众星们各种懵逼的状态引得现场观众笑声一浪盖过一浪。

    题目《海豚湾恋人》,蔡芬“游泳”后,撅起臀部拍了拍,沈峰脱口而出:“游泳、屁股?有屁?”

    王宇低声道:“就放!”

    ……

    题目《马永贞》,张霖做策马奔腾状,然后无实物表演“用针扎自己”,还特意指了指“针”,结果,队友猜成了《还珠格格》……

    ……

    最成功的表演来自于李凡。

    对方出了一个《鹿鼎记》,这怎么表演?

    李凡灵机一动,解下于乐乐的眼罩,向于乐乐伸出三根手指。

    “三个字!明白!”

    李凡提起一根手指,向于乐乐“啵”地一声,飞吻了一下。

    于乐乐懵逼。

    李凡举起两根手指,又“啵”了一口。

    于乐乐还懵。

    三口、四口……第七口之后,便结束了。

    于乐乐道:“李老师,继续啊!”

    沈韬在一旁打趣道:“瞧瞧,还没够!”

    现场一片笑声中,李凡再次举起三根手指,又举起了代表“7”的手指,然后“啵”了一下。

    于乐乐瞬间懂了,欢喜地向后面的人传递。

    最终,这“啵”的七口因为好传递,传到最后的沈岳时,他斩钉截铁地道:“《鹿鼎记》!”

    ……

    最后一个题,是《尚海滩》。

    在揭晓答案的时候,全场跟着音乐大合唱:

    “浪奔浪流,

    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

    淘尽了世间事,

    混作滔滔一片潮流

    是喜,是愁,

    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

    成功,失败,

    浪里看不出有未有。

    ……”

    台上台下,三千人大合唱经典名曲,好些上了年纪的人开始“泪目”。

    光阴易逝,岁月无情,大浪淘金,唯经典永存。

    38年过去了,张芝追忆青春岁月,不禁泪流满面,低头呜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