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婉拒春晚邀约
    这种级别的任务,原则上是不许提前公布的,李凡欠考虑了,告诉过了室友后他就意识到自己可能是犯错了,然后他再三嘱咐室友要低调保密。

    如果是一般的事情那绝对会走漏风声的,不过在这种重大事情上,室友们还是知道轻重的,于是,消息源头就此掐灭了。

    牵一发动全身,索布拉这持续1周到10天的行程,直接让李凡整个12月份的计划全部乱套了,签下的多档综艺不得不相应地进行延期或者无奈退出,有3门校内考试也不得不申请单独进行。

    未来10天内,李凡只能参加两期综艺节目,除了行程早已订好的《王牌对王牌》外,还有《最强大脑》的团队赛收官之战,但之后的《最强大脑》世界对抗赛,他只能遗憾错过了。

    《最强大脑》节目组接到通知的时候顿时慌了,如遭晴天霹雳一般,制作人立即傻眼了。

    当他询问具体原因的时候,蒋姐含糊地道:“非人力可抗的重大原因!”

    “到底怎么了?”

    其实蒋姐也不太清楚,李凡就说要出席上头委派的活动,上头的事儿,蒋姐觉得自己就没有必要细问了。

    蒋姐看了看李凡的行程表,李凡这整个12月到1月中旬,估计只能在天上过日子了,行程实在太满了。

    新书推广签售活动要飞往各大城市,吉森广电的跨年演出又要录制,加上考试、几档综艺和访谈节目、上头派的任务等等,够李凡受的了。

    蒋姐叹了口气,盛名所覆啊,也不容易!

    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是19年猪年春晚总导演、负责人魏坤打来的。

    寒暄过后,魏坤便单刀直入,说希望李凡能参加这一届的春晚,至于节目,可以协调,歌曲啊小品啊不限,看看能不能在某个节目中安插进去,如果有单独的节目就更好了。

    这是他们临时起意,其实春晚的邀请早都发出去了,李凡本来并未在受邀之列,这次邀请时间有些过于仓促了。

    蒋姐听到这通电话的时候非常开心,虽然现如今春晚的影响力早大不如以前了,也再没有亿万观众眼巴巴地等着某笑星小品演出的盛况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起码现在春晚依旧还是全卫视覆盖!

    但她看了一眼电脑屏幕,心想这李凡的时间怎么往出挤?

    毕竟春晚比较折腾人,比如说有的小品演员,为了上春晚甚至提前半年便开始了创作排练,反复排练,结果还有可能被毙掉或者面临无休止的剧本修改。

    李凡现在根本没有这种整块的时间和大量的精力来应付春晚,尤其是在连节目都没有的时候。

    魏坤问道:“时间有点儿急,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我们也是突然决定的,你们有时间么?”

    蒋姐郁闷地一笑:“魏导演还真问到点子上了,我问问李凡吧。”

    “好,我稍后也得给他打个电话。”

    当李凡接到蒋姐电话的时候,他笑道:“姐啊,我没三头六臂啊,《春晚》的节目不是一敲脑门就ok的,创作排练、四五次审查、三次彩排,这一套程序走下来,太熬时间了。

    除非他给咱特权,但咱这儿分量明显差太多了。”

    蒋姐:“我就是通知你一下,知道够呛。”

    于是,面对《春晚》伸来的橄榄枝,李凡给婉拒了!

    魏导演凌乱了,这是《春晚》啊,你们真可以!真牛逼!

    李凡也是有点儿遗憾的,但没办法,一没时间,二是时机不成熟,错过就错过吧,就算登上春晚,也不会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什么改变,毕竟自己一直在持续热度中。

    他此时正匆匆赶往学校小剧场,因为,自己的社团正在剧场里进行第一次“商业”演出。

    走到旋转玻璃门前,迎面是一幅巨大的手绘宣传海报,写着票价、演出时间、地点等相关信息。

    票价也不贵,10元,一顿饭钱,听简单妹刘蒹葭报告,所有的票全部卖光了,真真的是一票难求,而且,好像还有个孙子当上了黄牛!

    在学校剧场里出现了黄牛票,想想也真是怪事儿。

    李凡太忙了,在社团的时间极少,他现在应该称之为“名誉主席”更合适,顾亚婷也忙,还在想方设法折腾自己手里的那家旗舰店,对社团也是疏于管理,目前是刘蒹葭和董成在管理。

    上帝是公平的,给予每个人的时间都大致相当,李凡即便浑身能耐也是顾此失彼,只能有所侧重地进行发展。

    他推开门走进大厅,却闻楼梯口处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

    “这10块钱打水漂了,气死我了!”

    “我还以为有李凡演出呢,不然我干嘛买票?”

    “有这10块钱,我吃碗麻辣烫不行啊?”

    “就是!演的什么玩意儿?”

    ……

    李凡一听这话,便知道剧场里反响差极了。他抬步走了过去,退场的同学们见到他一阵惊呼:

    “李凡?你来演出了?”

    李凡笑道:“不,随便看看。”

    “李凡,你什么时候登台啊,我们都是来看你的。”

    “上次你和顾亚婷的相声精彩极了。”

    李凡:“有时间的,一定在校内演一场。”

    ……

    小剧场内,台前台后的演员是极其沮丧的。

    演出刚开始的时候,全场200多个位子座无虚席,可是台下观众玩手机的玩手机,谈恋爱的谈恋爱,偶有掌声,还是自己同学。

    之后也不知道哪位观众得到了信息,说今晚李凡并不出场,没有节目,消息在观众席中迅速地扩散开了,然后,大片大片的观众开始退场,转眼间,200多观众只剩下了30多人。

    台上的演员本来水平就不高,才研究相声两个月,本子也不好,这备受打击下,表演那叫一个磕磕绊绊惨不忍睹!

    终于强忍着把节目演完了,演员鞠躬,才抬起头之际,突然发现离场的一小部分观众又回来了,这细一打量,原来李凡裹在人群之中。

    李凡在台下随便找了个座位,看了之后的两个节目,不得不说,的确是太差了,要是自己是观众,恨不得往台上丢鸡蛋。

    这也正常,大家才涉猎相声两个来月,每天又没有多少时间花在这上面,能站在台上把台词完整说一遍就难能可贵了。

    李凡再次调低了对社团的期望值,不过,演出结束的时候,他来到后台给大家打了好几管子鸡血,然后单独叫出董成,道:

    “24号吉森卫视的元旦跨年的稿子,我这几天修改后给你,我最近有些忙,你多迁就一下我,咱们尽量找时间磨合排练,争取在公开平台上一炮打响。”

    “你这么有信心?”

    “谈不上信心,只要咱们节目不是太差的话,应该就没问题,毕竟华国的相声早已经无人问津了,咱们在跨年上表演,最起码观众对此会有个新鲜感。”

    董成感慨:“相声怎么落到这份田地了!”

    “脱离观众呗!”

    艺术,基本上任何一门艺术,如果想不被淘汰,必须要扎根于群众,要太让老百姓看得懂,听得明白,并感同身受,这才能生存下来。

    所以客观地讲,很多艺术门类都会封存历史的。

    接下来的几天,李凡和潇潇两个人一直同行,往返于外交部和学校之间,了解相关礼仪以及马里加共和国和索布拉的相关信息,做必要的接待准备。

    周四这天,李凡刚坐进潇潇的车里,潇潇便笑道:“李凡,程老师都恨死你了。”

    “哦?是么?”

    “哈哈,我听他媳妇说啊,昨天晚上翻了一夜的英语词典,就是为了翻译你的试卷,可你那句子又长又难,把他气得眉毛都直哆嗦。”

    李凡喊冤:“我也不知道是程老师批阅啊,我还以为是洋教授呢。”

    潇潇启动车子,道:“程老师英语不好,还打肿脸充胖子,要是我的话,早找同事帮着翻译了。”

    李凡笑道:“我真喜欢咱们京大老师,真负责,要是不负责的老师,可能就看个大概,然后稀里糊涂地给个分数就糊弄过去了。”

    “就是不知道你在京大的第一门考试能打多少分啊。”

    从外交部重新回到京大的时候,李凡也终于得知了自己的成绩。

    京大的成绩都是上网查询的,《初探心理学》的成绩是在这天下午输入后台的。

    李凡回到寝室的时候,听说后台的成绩更新了,便趴在了电脑桌前输入账号和密码。

    室友们全都好奇地围了过来,眼巴巴地盯着屏幕,可当李凡点开成绩表的时候,众人一片惊呼:

    “这么低?”

    “我竟然和李凡是一个档次的?”

    “这成绩有点儿离谱啊!”

    ……

    成绩表上,《初探心理学》成绩:95分。

    95分是个非常不错的成绩了,那是对于其他同学,但对于李凡,大家觉得有些少了。

    毕竟,李凡太传奇了,仿佛不是满分都对不起“李凡”这两个字。

    李凡倒是很平静,他觉得打95分应该是老师认真分析过的,自己试卷中的观点很奇葩很具有颠覆性,没把老师震得给自己打0分就万幸了。

    马强道:“李凡,你得努力啊,这次95分对于你来说可不高,以你得聪明才智,你得争取以后门门功课满分啊!”

    王川道:“就是,别跟我一个档次啊!哎,和你李凡一个分数,我还有点儿沾沾自喜的感觉呢。”

    一语中的,在京大四年的学习生涯中,李凡还真就独独这一门课程没有满分。

    活动了下筋骨后,李凡重新坐在电脑桌前,将这份95分的试卷用中文又写了一遍,检查修正过后,找到了华国最权威的心理学杂志《心理学报》的官网,投递给他们的邮箱。

    李凡考试时所写的文章,是以前世有一定名气和巨大争议的学术研究《estimating-the-reproducility-of-psychological-science》为根基,结合这个时空的诸多案例书写而成。

    这篇原作当年一经发表便在心理学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引起了无数人的重新思考:心理学究竟是不是科学。

    这篇研究同样也给李凡以深深的震撼,以它为根基,重新创作的这篇名为《心理学:颠覆论》,也算是自己在心理学方面的小小探试。

    离开电脑桌,李凡开始整理背包,准备明天飞浙河录制《王牌对王牌》,就在他翻衣服的时候,电脑“滴”的一声响了,李凡走过去一看,原来是《心理学报》发来的一封邮件。

    打开邮件,里面就几个字:请问一下,您是电视上的那个李凡还是单纯的重名?

    李凡回复:对,就是节目里的李凡。

    这邮件刚发过去片刻,他的qq便响了,这位编辑要加他,申请通过后,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就聊上了。

    布丁:“李老师,真没想到您会往我们杂志投稿子。”

    李凡:“正常啊,要是发心理学方面的研究,国内就贵报最权威了。”

    布丁:“李老师,您的所有文章我都拜读过,您的书我也预定了,我是顶礼膜拜啊!”

    李凡:“拙作,你太抬举我了。”

    布丁:“怎么能是抬举呢,您的作品要是拙作,那华国现如今就没有学者的研究能拿得出手了。”

    ……

    这番qq交流聊了半个小时,一句话都没在李凡的那篇研究成果上,全然都是编辑布丁对李凡的各种美赞。

    李凡设想,屏幕对面的必是迷妹一枚,毕竟聊天过程中用了诸多感**彩丰富的词汇,比如:好哒、您好棒哒、我好粉您啊……

    可现实却是残酷的,对面是个面容粗犷的抠脚大汉!

    幸亏隔着屏幕!

    最后布丁道:“李老师,我给您安排发表哦,我跟主编说说,尽量在下一期杂志中就给您这文章推出去!”

    李凡疑惑地道:“你们文章不审核么?”

    “审核啊,但您的作品,可能被退稿么?”

    qq终于聊完了,李凡收拾了一下书包,洗漱后,躺在床上刚合上双眸,手机又响了,还是布丁。

    布丁道:“您的作品我刚看过,太颠覆了,刷新了我对心理学的认识,虽然我有些地方理解不上去。”

    李凡见没有什么有效信息,便没有回复,因为这个“妹子”太健谈,一聊上估计就不用睡觉了。

    李凡一转身呼呼而睡。

    第二天早晨,李凡还未睡醒的时候,便被张小斐的电话折腾起来了,穿好衣服收拾妥当,李凡和张小斐在食堂简单地吃了一口后便赶往机场,准备和管彤会合,齐奔浙河。

    路上,李凡的qq又响了,还是布丁,又是一句没什么营养的话。

    李凡崩溃,问道:你怎么这么闲,姑娘?

    对方发了个害羞的表情,回复道:“人家是男生!”

    然后,李凡就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