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巨大荣誉
    直播间gg了,整个水果直播网站崩溃了。

    直播时间仅仅进行了1个半小时,网友们默默看李凡吃饭的时间占了一大半,但即便这样没什么内容的直播,也同样引得无数的外站流量大批涌入。

    水果直播仿佛变成了一块海绵,源源不断地迅猛地吸收着其他直播平台的用户,然后,羸弱的服务器无法承受大量的数据写入,直接宕机。

    水果直播平台办公室内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员工们又急又喜:

    “太牛逼了,李凡太牛逼了,这粉丝凝聚力太强大了。”

    “崩溃的好啊,一会儿新闻的标题我都想出来了,《偶开直播,李凡干塌水果直播间》!”

    “服了,我是真服了,钱峰宁豪那些明星来的时候也没把咱们服务器怎么样啊,还得是李凡啊。”

    ……

    这个时候,公司高层们也忙坏了,副总裁直接去技术部门督促修复,总编在寻找李凡电话号码,准备及时沟通,总经理则不停地赞叹,“太出乎我所料了,李凡的确不是盖的!”

    总编的电话终于联系上了李凡:“您好,李老师,我是水果直播的张总编,刚刚网站出了点儿问题,您实在太火爆了,把我们弄宕机了,实在抱歉哈……”

    正聊着呢,总编一抬头,但见副总裁疾步走了过来,对他道:“修复好了,可以继续开直播了。”

    总编点了点头,“李凡啊,您可以继续开直播和粉丝互动了,什么?您不开了?别啊,几千万粉丝们都等着您呢……那,您什么时候再开直播啊?咱们可以长期合作,哦,好吧,再议行么?咱们改天再详谈可以么?”

    电话放下了,副总裁急切地问道:“李凡什么意思?对咱们平台不感兴趣?”

    总编叹了口气,无奈地道:“他说他对网络直播不感兴趣,说自己今天开直播也是迫不得已,以后不开了。”

    经理问道:“难道一点点合作的可能性都没有?”

    总编再叹气:“听他的语气,估计没戏。”

    副总裁满脸遗憾,“要是能把李凡弄到咱们直播平台,哪怕一个月直播一次也行啊,可惜啊。

    总编道:“谁让人家现在是大腕儿呢,也不可能涉足直播行业,咱们太白日做美梦了!”

    总经理道:“不直播行,但能不能找他做代言?”

    副总裁道:“也白扯,我听其他人说了,人家代言文轩网后,暂时不接任何代言了。”

    总经理不解:“这小子怎么怪怪的,特立独行的!”

    就在大家“悲悲戚戚”的时候,技术部门的经理小跑着来到大家面前:

    “后台数据统计出来了,直播间崩溃之前,粉丝量达到了1900万人,其中参与互动的粉丝达到130余万,弹幕1000余万条,打赏金额达到400万水果币,共出现了861个至尊水果盘……

    这场突如其来的直播刷新了咱们直播平台的多项记录,并,遥遥领先一骑绝尘!”

    几个人的脑袋瞬间一麻。

    “我去!”

    “这还是白天直播,这要是晚上直播的话,会不会数据翻一番?”

    “李凡啊,太牛逼了。”

    “明星就是明星啊,网红再牛逼,李凡一出也打他们个落花流水啊!”

    ……

    大新闻,华国大新闻!

    这么一闹,本来应该是华国爆炸性的花边绯闻,被李凡自爆后,成功断了这种新闻的“改编性”,然后话题一转,各家门户网站上的新闻全变了:

    新晨网:直播一个半小时,狂揽400万人民币(400万水果币),吸引1900万人同时在线观看,李凡又双叒叕一次证明了自己无法比拟的硬实力。

    逐浪新闻:轻松打破水果直播5年内的多项记录,李凡的魅力与号召力无与伦比!

    某网络大v:这,就是明星和网红的巨大差距!

    某网络小v:事实证明,李凡可以在各行各业做到顶级,只要他想。

    ……

    李家,室内众人正在饭后看电视聊天,当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家里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哇,李凡你太厉害了,一个半小时你狂揽400万,实在太轻松了,这要是直播一整天,我算算啊,”管彤摁着手机计算器,惊喜地道:“6400万啊!”

    李凡暴汗,“哪有这么算的?打赏是按人次算的,你不能按时间算!按你的算法,我都能成首富。”

    张小斐喜道:“凡哥可以每天开一会儿直播啊,那钱哗哗往包里钻呢!”

    “偶尔开一次能赚这么多,但是经常开的话,谁也不能总打赏。再说了,我怎么也是一个搞学术研究的,不能变成一个网红啊!”

    大家正聊天之际,李凡的手机又响了,还是水果直播打来的,水果直播说会把这次直播的所有收入全部转移到李凡的账号上。

    然后李凡问道:“最快什么时间?”

    电话放下后,李妈撇嘴:“你不清高了?”

    “关键是已成事实的收入了,我也不能不要啊,我不要给谁啊?”李凡挠了挠头,“嗯,够还账的了!”

    意外的一笔收入,让李凡可以提前还给顾家了,李凡浑身顿时一轻,不欠钱的感觉真好。

    大家正在聊天之际,李家的房门被敲响了,本以为是记者,却没想到是牛犇犇的妈妈。

    李凡笑道:“阿姨好,好久不见啊!”

    牛妈一笑,道:“小凡,我特意来找你的,你什么时候的飞机?”

    李凡一愣,“呃……明天下午5点啊,怎么了?”

    “我和你去京城!”牛妈笑道。

    这笑容有些僵硬,李凡脑袋一转,暗道:坏菜了!

    牛妈来了也就唠唠家常,问问李凡在京大的学习生活状态,估计因为家里人多,此时说的都是客套话。

    聊了片刻后,李凡道:“阿姨,你去京城有什么事儿啊,你和我说说呗。”

    “没什么事儿,就是看看孩子!”

    “阿姨,这都不是外人,这我助理小斐,这我朋友,你有什么事儿就说出来,也能宽宽心,我们可能也会以我们的角度给一些建议啊。”

    牛妈道:“真没事儿,想孩子了!”

    李凡噗嗤一笑:“看阿姨这表情,你是想揍孩子了吧?”

    “呃,小凡,看来我家犇犇和你说了?”

    “没说,但看出来了,您心事重重的样子,都在脸上!”

    牛妈这下绷不住了,“好,我说说,你们说气不气人,家里花钱供他上大学,指望他好好学习奋发图强,结果倒好,天天不上课,去各个学校卖东西,而且还卖丝袜!那大学不是白上了么?”

    李妈大惊:“还有这事儿?这可绝对不行!”

    “就是啊,气得我啊,肝儿疼,结果还跟我犟,说什么大学就是一个自我成长的过程,还说什么猫有猫道鼠有鼠道,就是一个给自己找出路的过程,给我气得啊,小凡,你说气不气人?”

    李凡笑道:“其实,阿姨,我觉得说得挺有道理的。”

    “啊?有道理?大学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好好学习,争取拿奖学金,争取入党,这是一个学生应该干的,大学四年的光阴匆匆而过啊,难道不给自己好好充充电?”

    李凡挠头:“其实吧,大学和你们想的不太一样,学习的人少,出去耍的人多。”

    牛妈:“那考试怎么办?”

    “考试前一周教授给划范围和题型啊,几天时间背下来就考过了。”

    “那是因为你是李凡!”

    “不不不,所有人都是,平常没人学习。学了也没用啊,很多专业学的东西,到工作实践的时候根本用不到,再说了,毕业之后没有几个人找到对口专业的啊!

    大学,不挂科就是好孩子了。”

    “你们京大学生不学习?”

    “呃……我们京大学生倒是挺刻苦的,阿姨,我说的是全国高校普遍现状。”

    “那不就结了么?不得向好的学啊?不得让牛犇犇向你学习啊,不得让他向张萌萌学习啊?人家张萌萌都要出书了,他在卖丝袜!”

    “呃……阿姨,我跟你举个例子啊,比如说土木工程系,等大学毕业了,到工地实习一个月顶得上大学四年!即便你没上几节课也没事儿!”

    牛妈:“那你这话不对啊,得上设计院啊!”

    李凡:“上不去,设计院饱和了,连著名交通大学的想进也难!”

    “那更得好好学习争取了。”

    ……

    完了,彻底聊不通了,有代沟!这代沟是纵横交错。李凡也救不了牛犇犇了。

    送走牛妈后,李凡给牛犇犇打了个电话,只能祝他好运了。

    代沟这东西太可怕了,有时候完全是无法沟通的,由此可以想象为什么婆媳关系这么不好处理,代沟是最重大的问题。

    ……

    晚上6点,超市里来送货的了,李爸李妈他们刚刚关上房门,管彤瞪着求知的大眼睛,问道:“之前直播的时候,你说的屏风上画春gong图,这个怎么回事儿?”

    李凡一本正经地问:“我说了么?”

    室内众人齐道:“你说了!”

    “哦,就那么回事儿,我困了。”李凡闭眼,往床上一栽。

    “别啊,李凡,说说!”

    “我也一直正合计这事儿呢,屏风是公开的家具,春gong图是压箱底的**之物,它们怎么能联系到一起呢?”

    “对啊,把春gong图画在屏风上,不能理解啊。刚刚阿姨和叔叔在,我没好意思问,你快说说。”

    “这个……”李凡皱了皱眉,道,“斟茶!”

    张小斐道:“好的凡哥。”

    “你住手,管彤给我斟茶!”

    管彤翻白眼,“好吧!”

    喝了一口茶,李凡津津道来:

    “大家所知道的是,春gong图是压箱之物,古时候作为女儿出嫁的“嫁妆”,很**的东西,其实啊,它最初是在宫廷之中兴起的。

    据沈德符考证,春gong图早在西汉宫廷里就出现了。发明者是广川王刘去的儿子刘海阳,他和他爹一样都是顶极好色之徒,整天淫乐。

    他令画师在房间四壁、天花板等他所能看得到的地方,画上各种男女之图,并召集家人一同欣赏。

    但如果追根溯源的话,其实先秦墓葬,汉砖中也有大量实物,但应该就是信笔涂鸦之作。

    迄今为止,尚未发现任何明代以前的成熟形态的春宫图实物。”

    王哥不解:“这东西竟然出自于宫廷?”

    “当然,自古宫廷多yin乱,历代皇家都非常重视春gong图,主要是当作他们自己娱乐、御nv的重要组成部分。

    比如说汉成帝、隋炀帝杨广、唐高宗、武则天等等,都有春gong图的癖好。

    其中最典型的还数李治与武则天夫妻俩。李治曾专门建造一座供其幸御嫔妃的镜殿,把自己和妃子之事的场景画到墙上。

    李治死后,武则天又把此殿当成自己与面首寻欢的“夜总会”。

    元代文人杨铁崖就此大发一通感慨:“镜殿青春秘戏多,玉肌相照影相摹。六郎酣战明空笑,队队鸳鸯浴锦波。”

    春gong图是由宫廷之内传到民间的,之后更是对ri本和印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你们知道谁画春gong图最有名么?”

    见众人摇头,李凡道:“唐伯虎!”

    “谁?”

    “别闹啊!”

    李凡道:“真是唐伯虎!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究竟是个人爱好还是生活所迫,咱们就不得而知了。

    而且,春gong图中的一些ti位是令人不解的,这个就不说了,有女孩子。”

    “没事儿,你说说!”管彤瞪大了眼睛。

    王哥:“这是学术方面的,对,是学术!”

    李凡再看张小斐,这姑娘半捂耳道:“我听不见听不见。”

    李凡继续:“那个,大家知道最近有部电影中,出现了令人毁三观的“马震”,对吧?你们一定觉得不可思议吧,一定觉得导演脑残编剧弱智对吧?

    但是,古代春gong图中,的确有马震这种姿势!人家是有据可依的,我估计他们看过!”

    几个人大呼意外:

    “古时候真有马震?”

    “好神奇的样子!”

    管彤满脸疑惑:“什么是马震?”

    “呃……算了,不能再说了,总之呢,古人有时候比咱们现代开放多了。好了,我要睡觉!”

    管彤道:“李凡,你书读得好多啊?没想到这个你也读啊?”

    “废话!《论语》可以不读,《史记》可以不读,但这个能不读么?这是研究华国上下五千年国人风俗变迁的重要资料!”

    众人面面相觑,然后不得不想一个问题,是不是越有才华的人越风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