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 授课
    在辽远省逗留了两日,连续录制了3期《鉴宝》节目,这段行程结束了。李凡决定先回吉森,再回京城。

    这天中午,李凡伏案低头,手指在键盘上恣意飞舞,静心创作。而管彤也捧着笔记本,一边浏览网页一边发出阵阵惊呼。

    “李凡岁时就这么厉害啦?”

    “哇,还有世界纪录啊!”

    “多所大学争相录取,一枚硬币决定京大,学霸的人生就是彪悍哈!”

    ……

    一连串的感叹词从管彤的口中振振而出,她身边的张小斐则眉毛得意地跳动着。

    “彤姐,这只是其一,您在往下看啊,还有呢!”

    “诶呦,还著名学者?新考据学的开创者,竟然还研究甲骨文?真的假的,网友们吹的吧?”

    张小斐掘嘴:“那可不是,我们李凡这学者身份,是华国上下公认的,好多搞文化的都得研究凡哥的著作呢。”

    管彤看了片刻,然后往沙发上一懒,“太厉害了,简直“无法无天”啊!”

    “还“惨绝人寰”呢!”

    “哦对了,我得让王哥给咱们订机票?”

    张小斐连忙道:“我们已经订完了,您订您自己的,咱们的行程不一样,我们要坐高铁回吉森,先不回京城。”

    “哦?”

    “高铁很快的,个半小时就到了。”

    “我好无聊啊,要不陪你们溜达去啊?”

    “呃……”张小斐略略尴尬,这事儿先别说合不合适,首先,她哪能做主啊,张小斐客套了一句,“真由您陪着,我们也不无聊了。”

    “真哒?”管彤冲着里间喊道,“李凡,我跟你回家!”

    “啊?”张小斐一愣。

    “啊?!”李凡大惊。

    管彤趴在门口,道:“我去你家作客啊,欢迎不?”

    “呃……欢迎!哈哈,欢迎。”

    “好,我现在回房收拾一下。”管彤“嗖”地开门走了。

    李凡有些错乱,他连忙问:“小斐,什么情况,她真去?”

    张小斐无奈地点头,“看她这脾气,应该是。”

    李凡崩溃,这多少有点儿不合适啊!从外地千里迢迢带个陌生女孩儿回家,说是自己朋友可谁会信啊!

    张小斐低声道:“凡哥,怎么解决?”

    “人家想法倒是很干净,咱们也别想那么复杂,朋友到家作客嘛。”

    ……

    下午点,宾馆楼下,停着辽远广电的一辆商务车。

    李凡和张小斐已经在车内等了半个小时了,终于看到了管彤和助理的身影。

    别说,管彤还挺大方的,去超市买了不少礼品,他们大包小包地提着坐进了车内,然后管彤邀功道:“怎么样,我还是了解国情的吧,礼多人不怪嘛!”

    李凡一笑,道:“管彤,你究竟是美国人啊,还是美国华裔?”

    这句话信息量好大,张小斐闻言,又想起了“姓蒋姓汪”。

    “我虽然是美国人,但我里面是华国心啊!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在我心中重千斤!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华国印!”

    “你……”李凡欲言又止,然后笑道,“回国尽快适应,国内和国外不一样。”

    “好哒!我尽快学,先从哪学起?”

    “先从横穿马路开始学吧。”

    “啊?”

    李凡拿起手机给顾亚婷挂了个电话,这事儿不想死的话,必须得提前报备一下,“小婷,跟你说个事儿。”

    “快说,我这忙着呢。”

    “我说,管彤就在我身边坐着呢,一会儿你们聊两句?”先交代了一下自己目前的环境,李凡才道:“她今天上你婆婆家做客,你婆婆正在家里准备饭菜呢。”

    电话那边声音明显一顿,然后但闻一串笑声,“哟,那你可得招待好人家啊,一定要让人家感觉到宾至如归,不然我可饶不了你,你是了解我的……”

    “好,好,挂了啊。”

    李凡刚放下电话,身旁的管彤道:“你们好甜蜜好幸福啊!”

    李凡要哭,这番电话可是暗藏杀机,典型的笑里藏刀。

    滴滴!来了一条信息。

    李凡打开手机,但见上面三个字母:nd。

    李凡呲牙,果不其然。

    这种情况是一定要报备的,报备的话,挨女友三言两语责备一番也就没事儿了,弄不好还得夸你坦诚直率。若是不报备,等人家后知后觉的时候……

    ……..

    一个小伙领个姑娘回家,估计会立即成为这个小区当天的新闻了,而这个小伙还是李凡,带回来的姑娘竟然是管彤,那小区内就“鸡犬不宁”了。

    “那不李凡么,那姑娘谁啊?”

    “什么情况啊,变天了?”

    “顾亚婷那丫头挺好的,怎么换人了呢?”

    “娱乐圈好复杂啊!”

    ……

    “哟,李凡,这姑娘是?”

    “张大爷,我朋友,来家里串门!”

    ……

    “这丫头漂亮啊,叫什么啊?”

    “我叫管彤。”

    “长得好有明星相啊!”

    管彤自报家门,道:“我以前拍过电视剧、电影,还有广告,现在付出啦。”

    “啊?你是那个管彤啊?”

    ……

    两个人刚到楼下,李凡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蒋姐打来的,接通,蒋姐问道:“李凡,你是想搞事情么?”

    “不搞啊,你知道我人品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想闹出个特大八卦新闻啊?”

    “诶呦,我真没想,唯恐避之不及呢。”

    “你的形象绝不能出现这种八卦新闻。不管你们现在在哪,马上拍张合照挂到微博上,立即马上,然后回给我。”

    嘟嘟嘟,蒋姐的电话挂了。

    李凡拍了拍胸口,欠考虑了,他道:“咱们四个合个照。”

    管彤一头雾水,“不至于吧?”

    “先拍照再说,一二三,鸭梨!”

    四人合了一张照,李凡连忙将之挂到了微博上,写道:好友到家做客,好开心!

    管彤挠头:“不至于吧?你们也太小心了。这大白天的,又是一行四人,还能有什么花边新闻啊?你们搞得太紧张了。”

    王哥:“您是不知道国内的娱记多疯狂,单单一张照片,就能给编出无数个故事来,别说4个人了,00个人也能给你搞出两人独处的新闻来。在加上“随风倒”的大批网民,可怕着呢!

    幸好是咱们提前在网上发了微博,不然明天华国特大新闻就爆出来了。”

    管彤皱眉,“那你怎么没提醒我?”

    王哥心想:我还以为你是有心要曝光的呢,炒作一下!

    李凡又给蒋姐挂了个电话,蒋姐最后道:“把电话给管彤,呃,算了,回京城再说吧。”

    李凡放下电话,“走吧,回家。”

    “妈呀,记者!凡哥,端相机的那是不是记者?”张小斐惊慌地道。

    李凡目光一瞄,“我擦,车站的时候就是他,快回家!”

    几个人一溜烟儿钻进了家门。

    从下午4点开始,小区内娱记迅速多了起来。

    一个、两个、三个……

    有蹲守在车里的,有到对面楼眺望的,数部长焦相机各据有利地形,全部锁定在了一楼的窗户上。

    某娱记气得骂娘:“本来是个震惊国内的花边新闻,结果让李凡自爆了!变成了朋友相聚!”

    “李凡这也不配合啊,多好的新闻素材,就这么黄了!”

    “就是,不懂得炒作。”

    砰砰砰,保安大哥敲了敲车窗,“不好意思,请离开小区。”

    娱记抽出了几张人民币,“大哥,通融一下。”

    保安冷脸:“请离开,我们要保护业主的**!”

    娱记又加了几张,道:“大哥,谁工作都不容易,上有老下有小的,麻烦通融通融。”

    保安瞪眼:“少拿这东西羞辱我,我视金钱如粪土,不为五斗米而折腰,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不以一毫私利自蔽,不以一毫私欲自累……

    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你们跟谁俩儿呢?”

    “大哥,求您别说了,我先走成吧?”

    娱记崩溃了,这小区里,连保安大哥都这么有文化么?见了鬼了!

    保安大哥得意地挑了挑眉,没被开除之前,哥们是语文老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