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庆功宴
    客厅内。

    李凡一脸严肃地看着张小斐,希望以冷峻的态度逼她坦白交代。

    “您不相信我?好,您等着,”张小斐“嗖”地回到了卧室,片刻后便趿拉着拖鞋“哒哒哒”地重新来到了李凡的面前,她指着手里的身份证道,“您看,我没骗您吧?”

    李凡有些晕,“那个,我的意思是,你是和我一条心啊,还是顾亚婷的帮凶?”

    “诶呦,您这文化人说话真绕,原来这个意思啊。可您说错了啊,那您应该问我是姓李啊还是姓顾啊。”

    “两个意思不一样,别废话,快点交代。”

    “我读书少您别难为我,这蒋介石和汪精卫不都是坏人么?”

    李凡发现了破绽,直接点破,“你在和我装糊涂,露馅了吧,你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张小斐猛摇头,“我真不知道。”

    李凡逼问:“那你怎么知道这话指的是蒋介石和汪精卫?”

    张小斐略显得意地道:“刚刚联想到哒!”

    “有点儿乱,你直接回答我,你听我的还是听顾亚婷的?”

    张小斐认真地道:“都听!”

    “只能选一个。”

    “呃,一三五听婷婷姐的,二四六听您的,剩下的一天您二位能不能给我放个假。”

    李凡气得翻白眼,“你就跟我装糊涂吧,去去去,睡觉去。”

    张小斐大鞠一躬,“晚安!”

    李凡再“五”重申,“你这丫头以后不许鞠躬,晚安。”

    重新关上了灯,李凡心明镜似的,这丫头鬼机灵!至于姓蒋还是姓汪,这个倒是不好分析,慢慢看吧。

    ……

    清晨,室外刚刚放亮,小果冻手里捧着一把核桃,悄悄来到了床边,然后学着妈妈对付爸爸的方法,伸出肉呼呼的小手,掐住了哥哥的鼻子。

    可哥哥根本没有醒,两三秒后,哥哥闭合的嘴唇突然一咧,呼哧呼哧地喘起了粗气,睡姿却依然“安详”。

    咦?妈妈就是这么叫醒爸爸的,怎么到哥哥这儿不管用了?要不把嘴也堵上试试?

    下一刻,小果冻的另一只手便封住了哥哥的嘴巴……

    李凡做了一场噩梦,梦中,张小斐站在一旁剪胶带,顾亚婷则坐在床边,一脸邪恶地将胶带左一层又一层地封住了他的鼻子,封住了他的嘴巴。

    然后,他双眼猛睁,却见果冻一脸兴奋的样子,“哥哥醒啦!”

    “诶呦,你呀,你想憋死你哥哥啊?”

    果冻指了指沙发边的核桃,“哥哥,帮我扒开。”

    李凡揉了揉眼睛,扫了一眼时钟,道:“你真行,这么早就想着吃。”

    “民以食为天嘛。”

    李凡将两个核桃握在手中,用力一挤后,取出核仁递到了果冻的嘴里,“谁教你的?还民以食为天!”

    “妈妈每次要打我的时候,爸爸就这么跟妈妈说。”

    “哦!”李凡笑了,又板着脸道:“以后不许趁别人睡觉的时候捂住别人的鼻子和嘴巴,容易窒息,听见没?”

    小果冻吧嗒了一下嘴,“什么叫‘窒息’?我还要,哥哥。”

    李凡又掐开了1个核桃,“窒息,呃……简单地说,你刚刚再捂一会儿的话,哥哥就凉凉了。”

    李凡本来以为妹妹还会继续追问“凉凉”是什么意思,结果妹妹咧嘴欲泣,“我不要哥哥凉凉!”

    “好好,不凉不凉,热乎着呢。你以后照好人学学,听见没?”

    咯吱,卧室的门开了,李妈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走了出来。

    果冻见状跑了过去泪眼朦胧地道:“妈妈,你别让爸爸凉凉。”

    李妈一愣,哪跟哪啊这是?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她又司空见惯地道:“你又偷吃!”

    果冻看了看手里的核桃仁,不停地摇头:“我没偷吃,你每天规定四个的,算上这个才第三个!”

    李妈望向儿子,儿子笑着点了点头,她又看了一眼茶几,只见茶几上还有一个核桃,李妈笑了,道:“小点儿声,你姐姐还睡觉呢,我洗把脸后给你们做早饭。”

    这声音刚落,穿戴整齐的张小斐便走出了卧室,“阿姨,我帮您。”

    “别,你多睡会儿,多补补觉,这天才放亮。”

    “我不困的,我帮您。”

    张小斐的手艺的确不赖,在厨房里忙前忙后的,手脚非常麻利,还做了两道菜,不比李妈的手艺差,可这姑娘才17岁而已。

    尤其是她煲的一道汤,获得了所有人一致的点赞。

    李凡将这汤淋到饭里,就着菜肴吃得狼狈不堪的,在餐桌上风卷残云后,李凡抱着肚子躺在了沙发上,窗外的阳光洒在了脸上,热乎乎的,好舒服。

    有这助理好啊,光吃这汤泡饭就很开胃了,不错。此时此刻,他也忘了人家姓蒋还是姓汪了。

    中午跑了一趟出版社,和吉森出版社就一个月后新书上架销售事宜详细地聊了聊,又确定了一下要跑的签售城市后,李凡便再次回到家中,准备参加晚上的庆功宴。

    回到家后,李凡翻开行李箱,拿出一套西服,但西服上压出了一点褶皱,他便在家里翻出了熨斗。他刚要插电的时候,张小斐道:“凡哥,我来。”

    李凡一惊,“你确定你熨过?”

    “我家原来开了一家小小的洗衣店。”

    “那你怎么做饭也不错?”

    “我家还开过小饭馆!”

    李凡笑道:“全才啊,家里还开过什么店?”

    张小斐眼圈瞬间红了,“还开过寿衣店。”

    李凡心里一软,安慰道:“不好意思啊,节哀,生活要向前看……”

    ……

    晚上六点,顾亚婷来接他们了,今天她特意叫了司机,因为今晚不喝酒是不可能了。

    后座上,顾亚婷一边和张小斐聊天,一边暗自惊讶她的转变,这一晚不见,张小斐开朗了不少,看来一个欢乐轻松的环境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精神状态。

    李凡突然回头问道:“小斐,有驾照么?”

    “没有。”

    “哦,回京城后,我给你报驾校,尽快考下来。”

    “哦,保证完成任务。”

    吉森广电的庆功宴安排在了香格里拉酒店,而门口竟然早已围满了各地娱记。

    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现象,毕竟吉森卫视在综艺娱乐这方面,在所有卫视频道中,基本上战斗力是0.

    下车,一袭长裙的顾亚婷挽着李凡,快步走向酒店。

    副台长以及周凯等人早已等候他们多时了,大家陪着李凡和顾亚婷乘电梯,走向宴客厅,一路上热切地寒暄着。

    副台长:“咱们前阵子以微弱的票数败给了《最强大脑》,与‘最佳综艺奖’失之交臂,台里心有不甘啊。”

    周凯道:“其实单论收视率,《最强大脑》比不过咱们,他们最新一期的收拾率跌到了3.7,因为这期没有李凡参加嘛。咱们收视率可全程保持在4.9以上,刚刚结束的大结局冲到了历史新高,5.3!可谁能想到最后败了。”

    李凡笑道:“胜败兵家常事。”

    副台长亲切地道:“小凡啊,咱们台里最近正在策划新的综艺,你一定要倒出来档期啊。”

    李凡打马虎眼,“这个我尽量,不过今年没档期了。”

    副台长哈哈大笑:“我们等着你有档期的时候在开节目,你什么时候有档期,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制作。”

    李凡问道:“您太抬举我了,压得我喘不过气了,咱们什么节目?”

    周凯道:“我们有几套方案,还没确定下来,我们现在想确定的是,你明年什么时候有档期?”

    李凡道:“这个您和蒋姐详谈,我现在还要以学业为主。”

    周凯一笑,心道,这小子比以前滑头多了,嘴里没有一句准话。

    走进宴客厅内,只见台里大大小小的领导基本全到了,不仅仅是卫视的,本地台的领导以及主持人等也来参加了,甚至,连广播电台的也来凑热闹了。

    而节目中其他五组嘉宾早已经到了,钱峰/汪汪、董浩/程娟、毛艺/周珊、孙宏/anlady以及吴所谓/晴儿,他们早已经被台里大大小小的人物纷纷围住,正被大肆吹捧中。

    李凡顾亚婷这一现身,便被一群人围住了,寒暄不停,吹捧不断,又荧屏最佳情侣啊,又综艺王啊,又著名学者啊,反正就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地进行“人身吹捧”。

    毕竟,两个人带动了一档节目,一档节目带动了整个电视台,这绝对是电视界的佳话和奇迹。

    而围拢在其他五组嘉宾身旁的人也仿佛有规律似地,渐渐地不易察觉地变少了一些。

    李凡和顾亚婷忙于应酬,笑容都僵住了。这种活动吧,最初的时候的确挺新鲜挺吸引人的,也挺享受的,但是参加几次后也就索然无味了,但你又不能不参加,这个没辙。

    7点整,庆功宴要开始了,众人终于纷纷落座,等着台领导发言。

    顾亚婷看了一眼不远处门外的张小斐,悄声对李凡道:“我给你找的助理怎么样?”

    “嗯,挺不错的。”

    “满意了吧,我挑人的眼光一向很准的。”

    李凡道:“尤其是挑男朋友的眼光!”

    “不要脸。”

    吉森广电举办的庆功宴,官味儿太浓,领导发言太冗长,又总结过去、看今朝、展未来什么的,各位领导说得激情昂扬,李凡听得百无聊赖。

    不过,一档现象级综艺节目对电视台具有着很重要的意义,就比如说《我们相爱吧》和吉森卫视的关系,若没有平均收视率逼近5%的《我们相爱吧》,无数的省外观众谁会去看吉森卫视?

    《我们相爱吧》对吉森卫视产生了辐射性的影响,不仅仅能提升电视台的知名度,并且或多或少地会影响到其他栏目的收视率。其他栏目以及电视剧的赞助费也随之水涨船高。

    2018年,吉森卫视靠着李凡、顾亚婷这对全民cp和《我们相爱吧》,一战成名!

    台上的总台台长继续慷慨发言:“《我们相爱吧》创下了本年度综艺栏目中,收视率第一,话题度第一,微博搜索总量第一……我们有理由,有信念,有野心,有条件,能创造下一个奇迹,下一档王牌综艺!同志们,加油!”

    哗!

    一片掌声中,众人心道:终于能吃饭了!

    宴会进行,菜肴丰盛,大家端着酒杯开始了应酬。

    就在李凡和汪汪等人谈笑之际,总台台长端着酒杯走了过来,道:“小凡啊,我刚刚台上的发言你可听清楚了?”

    李凡点头,“台长,听清楚了。”

    台长开玩笑道:“我看没有吧,我觉得你当时在和顾亚婷说悄悄话啊。”

    众人笑声过后,台长拍着李凡的肩膀,道:“我刚刚说‘有条件’创造下一个奇迹,这个‘条件’指的是你,”说到这,台长略一停顿,又纷纷指向众人,“还有你,钱峰、汪汪、anlady、吴所谓……”

    众星心道:你可得了吧,你是专指的李凡!

    台长又道:“咱们下一档节目你李凡必须参加,为家乡台做贡献嘛,还有其他明星,希望咱们继续愉快地合作,再创辉煌!”

    围在一起的众星支着耳朵,打算听听下一档节目究竟是什么,然后近水楼台先得月,再蹭蹭李凡的热度,可谁曾想,台长接下来不提综艺节目这回事儿了,和大家唠起了家常。

    anlady实在憋不住了,半晌后问道:“台长,咱们下一档综艺是什么啊?”

    台长笑道:“待定。”

    “那什么类型的呢?”

    “待定。”

    “什么时候签嘉宾?”

    台长道:“待定,现在台里正处在漫长的研讨草创阶段。”

    汪汪道:“那也没事儿,只要台里需要我,我随叫随到!”

    其他人也纷纷表决心:

    “我可能相对较忙,但只要台里联系,一定第一时间往出挤档期。”

    “台长,我敬您一杯,我与咱们台风雨同舟,同舟同济!”

    ……

    台长笑着举杯,心道:以前请你们像求大爷似的,一个个的又没档期,又嫌弃劳务低,又说平台曝光度不够,又这个又那个的,现在倒是热帖上来了,诶!

    台长瞥了一眼李凡,幸好有你!小伙好好努力,台里不会亏待你的。

    宴会9点半结束,李凡回到家的时候,让张小斐在手机里装了支付宝,又让她订了明早飞南靖的机票,李凡这才准备躺下休息。

    可不多时,微信响了,汪汪发来了信息:“这个什么都待定的神秘节目,能不能到时候在台里推荐一下我?”

    这是走后门来了,毕竟下一档节目有无数人眼巴巴地盯着呢,汪汪想来个弯道超车。

    李凡回复:“其实,我有句话一直没好意思说。”

    汪汪:“大小伙子别吞吞吐吐的,说!”

    “其实,我也是‘待定’。”

    “你……”

    汪汪心里瞬间心凉了半截,估计此时已吐血。

    好吧,大家期盼了半天,求您老千万别来这一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