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女助理
    李凡这次捡漏国宝,可以说是一战成名了。

    当然,这“一战成名”指的是在王翰和吴迪的心里。

    王翰在《新闻联播》播出后的第一时间便给李凡打去了电话,在短短的通话时间内,出现了如下成语:有眼无珠,自以为是,自作聪明……哥是服了。

    王翰和吴迪私下里又说:“当时咱们还横拦着竖挡着不让人家买,这下倒好,尴尬了。”

    潭沙博物院院长道:“我最尴尬好不好?”

    微博上:

    大本营的几位主持人也在第一时间发微博调侃了起来。

    娜姐:嘘,姐也是摸过国宝的人。

    林炅傲娇脸回复:谁不是啊?!可你再也摸不到了。

    杜涛:可惜,我与国宝擦肩而过,失之交臂。

    网友们在他微博下回复:这就是眼睛小还没文化的人的悲哀!

    ……

    趁着这波国宝热度,很多明星都纷纷发了微博,表示了无法相信的震惊。(也可以理解为,这热度能蹭就蹭!)

    而李凡的微博已经“爆炸”了,网友们纷纷发来各种求鉴定的信息,李凡摇身一变成“鉴宝大师”了,李凡还真的认真回复了一些。

    “帅李,帮我看一眼,我家这屏风是不是国宝?”

    李凡:“看不清细节,但你放心,绝对不是。”

    “李凡,我这青花瓷呢?”

    李凡:“假的!”

    ……

    还有女孩儿发来了一张自拍照,她羞答答地问:“这个是国宝么?”

    李凡发了个呲牙的表情:“这个是不要脸!”

    网友们又问李凡还有什么国宝,能不能向大家展示一下,让大家开开眼。

    没问题!

    李凡受到了之前女网友的启发,拿起手机,对着桌子对面正吃饭的顾亚婷,“咔嚓”,拍下了一张照片,并传上了微博,配文道:第二件国宝!

    顾亚婷抬头,疑惑地看着一脸贼笑的李凡,道:“你干嘛?”

    李凡将手机往过一翻,屏幕便对向了她,但见这屏幕上,网友们起义了:

    “啊,秀恩爱最无耻啊!”

    “突如其来的骚,闪了老子的腰!”

    “你妹,受到10000点伤害,老子血槽已空!”

    ……

    顾亚婷嘻嘻一笑,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脚,“讨厌,我就败在你这张嘴上了。”

    李凡压低声音道:“zui活好!”

    顾亚婷脸蛋腾地红了,duang!这一脚踢得李凡一咧嘴。

    李凡茫然地看着她:“怎么了?踢我干嘛?”

    “你自己知道。”

    “我知道?”李凡貌似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恍然大悟”地道,“嘿,你想哪去了?你脑袋里都装着什么啊?以后不干不净的东西少看!”

    “你……”顾亚婷气得指了指他,“你就跟我装吧你,少和我开这种带颜色的玩笑,人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

    “放心,我会尽快让你脱离这种尴尬的情况的。”

    “去死!”,嗖,靠枕飞了过去。

    李凡抽出纸巾擦了下嘴,走进客厅便往沙发上一栽,道:“说个正事儿啊。”

    顾亚婷白了他一眼,“你还有正事儿?”

    “有啊,我就是想问问,你给我安排的助理,那个张小斐到底靠不靠谱啊?”

    顾亚婷看了一眼手表,“当然靠谱,应该快到小区了。”

    “不满意能退货不?”

    “不能!”

    李凡眯着眼睛看着她,心道终究还是没逃离魔爪。

    叮咚!

    李凡走到门口打开房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苍白而又憔悴的面庞,这是个非常单薄的姑娘,前面没胸后面没屁股,穿着一件单薄的运动款式的上衣,眼睛倒是蛮大,但充盈着忧虑和不安。

    这女孩也就十七八岁,她见李凡出现在面前,连忙鞠了一躬,“您好,李老师,我是张小斐。”

    顾亚婷连忙放下碗筷,招呼道:“小斐,快进屋。”

    “婷婷姐好。”

    李凡一瞬间凌乱了,这是顾亚婷给自己安排的助理?这能照顾自己么,搞不好自己得反过来照顾她。

    “李凡,别愣着了,给小斐拿瓶饮料。”

    李凡崩溃,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李老师,您别忙,我不喝。”

    李凡打开冰箱,道:“小斐坐那,别客气。”

    张小斐非常拘谨,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坐立不安。

    顾亚婷拉着她,指了一下客卧,“这间卧室可以么?”

    张小斐望着里面舒软的大床和可爱的毛绒玩具,连忙摇头道:“婷婷姐,太大了,给我个小一点的房间就行。”

    “首先,没有小的。第二,自己家,你别客气。”

    在一旁赔笑的李凡恍惚了,这待遇,直接住家啊?

    顾亚婷又道:“小斐,你行李呢?”

    “还在饭店,我马上去取。”

    顾亚婷从包里翻钥匙,道:“我开车陪你去。”

    “不用,婷婷姐,我们老板娘说好送我的。”

    张小斐说罢开门快步离开了。

    李凡望着楼下远去的背影,问道:“这,你给我介绍的助理?”

    顾亚婷点头,“嗯,怎么了。”

    “哎,又瘦又弱,性格也不开朗,年纪比咱们都小,不仅做助理不合格,还容易把我拐带抑郁了。”

    “别瞎胡说,她父母刚去世。”

    李凡正色道:“哦,不好意思。”

    “李凡,你又不可能就一个助理,对吧。这几天还得陆续给你物色两个,这丫头呢,就算半个助理,在你身边开开眼界,见见世面,以后我再给她安排到公司里。”

    李凡疑惑地道:“你们什么关系啊?不可能非亲非故吧?”

    “我爸中学同学家的孩子,我们也是这几天偶然知道的,家里条件一般,父母又没了,所以,帮一把吧,这孩子太小了。”

    “那成,那就先跟着我。”李凡转念一想,道,“不对啊,怎么不安排进公司,反而跟着我?你这是不是想打同情牌,然后借机在我眼皮底下放个‘镜头’。”

    顾亚婷撇嘴,“别无聊啊,我要是想监视你,我会给你安排个姑娘?现在明星的经纪人和助理最危险,我要不相信你的话,我一定给你安排个男的。”

    “好吧,姑且信你。”李凡心道:我信你个邪!

    张小斐再次敲开房门的时候,双手拎着一个大大的编织袋,而她身后,则有一个肥胖的女人帮着拎着其他行李,那是她老板娘。

    老板娘见家里的服务员找的新雇主竟然是李凡和顾亚婷,她瞬间安心了,她心道:这丫头算是发达了。

    顾亚婷帮着张小斐整理行李,女孩子的东西,李凡也不方便细看,便走到了客厅,从包里取出了电脑,敲敲打打地改稿子。

    不多时,顾亚婷走到了他身边,低声道:“我想领她去买几件衣服,她的衣服太学生风格了,而且也没几件。”

    “别了,太刻意了,找机会再说吧。”李凡沉眉又想了想,“不行不行,就和她说,进入职场了,要有职场的样子,毕竟出现在公开场合摄像头下,你陪着她去商场买两套。”

    “你不去啊?”

    “没看我忙着呢么?你们早去早回,咱们别误了回春城的飞机。”

    顾亚婷道:“要不,你们先谈谈工资?”

    “好。”

    &n

    bsp;  “小斐,你出来一下,咱们谈谈以后的工作。”

    张小斐坐到了李凡的对面,非常紧张地看着新老板。

    李凡笑道:“小斐,你在那饭店,工资多少?”

    “2200,供吃供住。”

    “哦,你想让我给你开多少?”

    “能在你身边工作我就很开心了,工资我不介意的。”

    李凡噗嗤一笑:“我给你开1500的话,你一定介意。嗯,这助理行当呢,新人工资普遍很低,也就两三千,我也不可能刚开始就开太高,这样吧,4000吧,供吃供住供穿,衣食住行我全管。”

    顾亚婷心道:还行,挺大方。

    “谢谢凡哥!”张小斐兴奋低点了点头。

    李凡再道:“跟着我比较轻松,目前来看,主要是周末这两天你会忙一点,其他时间我也用不到你,你可以自由支配,还是蛮轻松的。什么时候正式工作?”

    “凡哥,随时。”

    “那就今天吧,跟我们回春城,后天我要去录制《最强大脑》,正好,咱们从春城出发。工资用不用我先给你预支一部分?”

    张小斐一愣,还能提前预支?

    “支付宝还是银行卡?”

    “有银行卡,谢谢凡哥。”

    李凡打开手机银行客户端,输入账号,给张小斐预支了三个月的工资,然后,便催促她们两个快些去商场了。

    时间还早,才上午10点,李凡将甲骨文“農”字重新校正后,在《国学时代》app上发布了文章,然后,合上电脑,舒舒服服地躺在了沙发上,很快,闭着眼睛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直到听到开门的声音时,李凡睁开眼睛向门口一瞥,但见顾亚婷领着“改头换面”的张小斐走进了客厅。

    “李凡,怎么样,小斐经过我这么一打扮,漂不漂亮?”

    “漂亮,”李凡敷衍了一句,道,“走吧,回家。”

    李凡说罢,便拉开背包,将笔记本放到了包里,他刚要背起背包,张小斐小跑着来到他身边,一把薅住背包,急道:“我来。”

    “不用,这不用你背。”

    “凡哥,这是我工作,你不能越俎代庖!”

    “这个不用你,我慢慢告诉你,什么是你需要做的。”

    “哦!”张小斐目光又落在了行李箱上,她便一把拉了过来。

    李凡拦着道:“这个更不用你,以后有男助理做这个。”

    “没事儿,我来!”

    “不用!”

    ……

    张小斐虽然瘦弱不堪,精神状态目前也不太好,但却是既勤快又聪明,很快就进入到了自己的角色中,虽然,对助理这个角色的认识很模糊很陌生。

    飞机落地春城市,即便李凡和顾亚婷包裹得再严实,只要一开口说话,基本会被人发现的。

    张小斐的助理功能开启了,她不停地向粉丝们鞠躬致歉:

    “不好意思,李凡和顾亚婷有急事儿,不方便签名,请多多包涵。”

    “对不起大家,今天真不方便。”

    李凡一边走路一边皱眉,他低声道:“不用鞠躬!”

    ……

    超市内。

    李妈满面春风,正陪着姐姐聊天呢,“大姐,小凡就快到家了,你别急啊。”

    “不急,哈哈,我也有一阵子没见过我大外甥了。”

    超市的员工则逗着小果冻,“算明白了么,究竟那杯子能换多少奥利奥啊?”

    “一五得五,二五一十,三五……三五……”果冻扣着手指头,算不过来了,于是张开怀抱道:“总之好多好多!”

    李爸李老板,现在干活也更有劲儿了,正哼着小调往三轮车上扛大米呢。

    超市内阵阵欢声笑语,突然间,门口闯进来两道身影。

    “爸妈,我回来了,哟,大姨也来了?我妹妹呢?”

    果冻举起两只小手向他跑来,“我在这儿呢,哥哥。”

    “大外甥又帅了。”

    “大姨你又年轻了,焕发第二春了?”

    大姨笑道:“给我滚犊子!这姑娘是?”

    “啊,我助理,小斐。”

    张小斐连忙鞠躬,道:“阿姨好,叔叔好,大姨好。”

    李凡再次重申:“不用鞠躬!”

    “哟,行啊,大外甥,都配助理了?”

    李凡嬉笑道:“那您看看。”

    “儿子,这次在家也呆一天?”

    “不不,呆两天,后天走。明天吉森广电要为《我们相爱吧》举办庆功宴,我和顾亚婷回来参加,露一面,后天飞南靖市录《最强大脑》。”

    “对了,你大姨找你有事儿。”

    “哦?”李凡望向大姨,只见大姨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大姨,什么事儿?”

    大姨道:“走,回家再说,今天提前下班吧,这也不早了,都晚上9点了,不差两三个小时了。”

    众人回到家中,大姨神秘兮兮地从柜子里翻出来挎包,从里面拿出个铜制的痒痒挠(老头乐),她急道:“大外甥,帮大姨看看,这是不是慈禧太后用过的?”

    李凡见状噗嗤乐了,他看了看大姨那渴望得到肯定回答的眼神,道:“大姨,谁告诉你是慈禧太后用过的?”

    “我逛古玩市场的时候,有买家悄悄议论让我听到了。”

    “你上当了,这是人工做旧的。”

    “啊?人家说在相关资料上看到了一模一样的。”

    “你上当了,这个你没事儿的时候用用,就把自己当成慈溪就成了。”

    大姨双眸瞬间黯淡无光,心疼地道:“我花了0多啊!”

    李凡道:“不是告诉你们了么,别去古玩市场等着捡便宜,你们去那就是自动送上门等着挨宰的。”

    李妈道:“大姐,没事儿,明天让你外甥领你去把钱要回来,王翰的就是你外甥出的马。”

    李凡摇头道:“不能要,你这情况和王翰不一样,王翰的可以举证,你这不成,花钱买个教训吧。以后你们都别逛古玩市场等着捡漏,不可能的,我都金盆洗手了。”

    大姨愁眉苦脸的,“八千块啊,我还以为转手就几百万呢,白日做梦了。”

    李凡调侃道:“大姨,您要是真想发家致富,这古玩的路子明显走不通,我倒是能给你出个主意。”

    “哦?什么?”

    “找个富老头!诶,大姨,你别拧我耳朵,疼。”

    ……

    是夜,一家人分房而睡,李凡和李爸一间,李妈和大姨一间,张小斐搂着果冻睡在另一间。

    李凡辗转反侧睡不着觉,老爸鼾声如雷,把他折磨了个半死,将将到12点的时候,李凡实在忍受不了了,悄悄抱着枕头走出了卧室,躺在沙发上,准备将就一夜。

    卫生间有冲水的声音,转眼间,消瘦的张小斐推门走了出来。

    “小斐!”

    “妈呀,吓死我了。”

    李凡摁开了客厅的灯,道:“小斐,咱们谈谈,你过来坐。”

    张小斐大惑不解,坐到沙发边,道:“凡哥,怎么了?”

    李凡可不想让顾亚婷蒙得团团转,张小斐究竟是不是顾亚婷的“眼线”,李凡决定好好地问问,若是的话,那就来场反间计。

    他郑重其事地问道:

    “小斐,你究竟是姓蒋啊还是姓汪?”

    张小斐一愣,“我姓张啊!”

    “嘿,你和我装糊涂是不是?”

    “我真姓张,凡哥你知道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