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惊现国宝
    

    舞台上下一片惊讶,这么大的饮酒容器,这一杯下肚估计就一醉不醒了,这哪里是给人喝的啊,要说饮马饮驴还差不多。

    李凡道:“大家不要笑啊,这个‘花觚’是脱胎于‘觚’的,是明清时期仿商觚而造的。而且,青铜器商觚要比这个小一些,大概能盛酒2升左右。

    大家不要惊讶,商周时期的酿造酒度数很低,按觚喝是没有问题的。

    因为觚的造型非常优美别致,所以,后世多有仿制,而到了明清时期则流行了起来,明清时期仿造青铜器而成的花觚,它的作用主要是陈设插花而已。”

    藏友问道:“那我这件宝贝如何呢?”

    李凡道:“您这件不错,这东西大约是乾隆时期铜仿制的,在当时是非常昂贵的!”

    藏友眼睛一亮,“昂贵到多少?”

    李凡:“这个价值不好判断,我只能告诉您这是好东西。而且,大家可能觉得瓷器仿制的要比铜仿制的贵得多,毕竟有句话叫‘破铜烂铁’嘛。但是,我告诉大家,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铜仿制的花觚要比瓷器仿制的贵很多倍!”

    大野问道:“为什么呢?”

    李凡:“因为那个时代我们使用的钱还是铜钱,铜是非常贵的,做一件如此沉甸甸的器物,最少最少也要用对应的铜钱才能做出这样的觚。”

    王翰问向吴迪,道:“吴院长,您觉得呢?”

    “李凡说得对!”

    “好,谢谢这位朋友,有请下一位藏友!”

    下一位藏友大概50多岁,他抱着一个高约60公分的壶走到了台上。

    王翰道:“请介绍一下您的宝贝。”

    “大家好,这个藏品是我爷爷传下来的,我是第三代传人。大家看这个壶嘴设计独特,在喙的这个尖部分有两个出水口,如果倒水比较轻缓,液体就会形成一股流出,如果用力稍猛,则两股流出……凤鸟身下是朵朵盛开的莲花……”

    吴迪笑道:“您认为是什么时候的瓷器呢?”

    藏友:“我认为应该是元代的,应该是元青花凤首扁壶。”

    其他主持人围着这壶纷纷道:

    “哇,做工真好啊!”

    “这么大个儿,可是值老钱了!”

    ……

    吴迪再次给李凡递话,“李凡说说。”

    李凡:“那我介绍一下元青花凤首扁壶。元青花扁壶,目前而知,全世界只有一个,在首都博物馆收藏。人家博物馆那壶又扁又小,相比较之下,您的这个也忒大了,足足是人家的20多倍。

    元代还出土过‘银錾花凤首壶’,也是又扁又小,大小和青花凤首扁壶一样,它们的形态和咱们军人用的水壶差不多。

    也就是说,这种元代的壶都是随身带的。您的这器物这么大个,装满水后估计不能随身携带了,得两个人抱着!

    至于细节咱就不用说了,很粗糙,虽然和首都博物馆里收藏的元青花凤首壶在造型上几乎一模一样吧。

    现在告诉您一个不幸的消息,首都博物馆收藏的元青花凤首壶出土于1999年,在1999年之前,全世界都不知道有这种东西的存在,也就是说,在1999年前,连仿制的机会都没有。您这件是21世纪的仿品。”

    藏友一瞬间脸都紫了,目光开始飘忽不定。

    吴迪道:“嗯,是这样。可您又说您传了三代,我想了想啊,也能解释,爷爷传给儿子,儿子传给孙子,一天内传完,也是传了三代!”

    在观众哈哈大笑声中,藏友灰头土脸地下去了。

    ……

    鉴宝过程依次进行,而吴迪已经对李凡彻底地刮目相看了,牛啊,内行啊,他虽然有些无法置信,但又一想,鉴宝靠的就是学识、见识、眼力和经验,李凡这国学天才大多都具备,唯一可能经验较少?也许是!

    就当吴迪惊叹古玩行业中又一“慧眼”出现的时候,他对李凡的肯定却突然间崩塌了。

    就在鉴宝这个环节要结束的时候,有个20多岁的女子手里拿着一个水晶杯走上了舞台,而李凡目光一瞥,心脏陡然加快,额角上瞬间惊出了一层细汗。

    水晶杯放在桌子上,大家细一打量,只见这杯子通体平素、简洁、透明,没有任何纹饰,略带琥珀色,表面经过抛光处理,中部和底部有絮状自然结晶体,和平常用的玻璃杯几乎没任何分别。

    “大家好,我叫张凯丽,这个水晶杯是我爷爷传下来的,1969年,我们家漂洋过海去了美国,爷爷在美国偶然获得了这件宝贝,最近两年我们举家回国,便将它带回了国内。”

    吴迪:“哦,你觉得这杯子是什么时代的呢?”

    张凯丽道:“应该是清朝的吧?”

    吴迪再问:“其他人觉得呢?”

    主持人们:

    “我觉得是现代的!”

    “对啊,这就和我家里的水杯一样嘛!”

    “这不就是厚底酒杯么?”

    ……

    张凯丽连忙道:“我这个真是爷爷传下来的,和之前的那位大叔不一样。”

    见众人哈哈大笑,张凯丽继续道:“真不一样,我没撒谎!”

    吴迪问:“李凡觉得呢?”

    此时的李凡,双目直勾勾地盯着桌子上的水杯,此时已经完全傻掉了,心中的疑团无法解开:不应该啊,不可能啊,这战国的水晶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想不通啊!天呢,这可是国宝级的藏品呐!

    在前世,这水晶杯是于1990年出土于半山镇石塘村战国墓的。而这一时空,半山镇石塘村战国墓是于1968年考古挖掘的。张凯丽一家1969年出国,在时间上是吻合的。但这水晶杯是怎么漂洋过海到的美国呢?而且,是怎么从挖掘现场于无人可知中消失的呢,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谜团!可能会是一个千古之谜。

    但这水晶杯,绝对是战国水晶杯无疑,李凡确定!

    吴迪见李凡没回应,又道:“李凡,你觉得呢?”

    李凡瞬间惊醒,“啊?您说什么?”

    “你觉得这个是什么时期的?”

    李凡呼出一口气,道:“我觉得,这应该是战国时期的!”

    哗!

    录制现场一片哗然!

    王翰乐了,吴迪乐了,连物主张凯丽都乐了。

    战国时期?

    战国时期有这等工艺?

    两千多年前能做出如今的水晶杯?

    无论从哪个角度思考,李凡的这个回答都太扯了!

    吴迪笑道:“李凡,这我就完全不能赞同了。这个杯子,很明显是现代的厚底酒杯,战国时期的是不可能的,当时也绝对没有这种工艺,来做出如此精湛的水晶杯!”

    李凡摇头,“我不同意!我认为,战国时期是极有可能拥有与之匹配的制造工艺的。举例来讲,阿富汗水晶杯,它的历史比咱们战国时期还要久远,但是却有能工巧匠制作出全世界最令人惊奇的文物之一。

    阿富汗水晶杯的逆天程度,比咱们眼下的水晶杯还要牛!

    所以说,阿富汗水晶杯制作完成之后,我们华国战国时期是完全有可能制作出来的。咱们是有参照物的,别的文明能制造的器具,咱们华夏文明也没问题。”

    吴迪噗嗤一笑,“那你要这么说的话,请问,为什么这杯子造型和我们今天的厚底酒杯一模一样呢?这明明就是我们现代的东西嘛!”

    李凡坚定地道:“这水晶杯氧化包浆的程度,足足千年之久,绝不可能是现代的。我认为,这一定是战国的!”

    王翰道:“诶呦,难得两位会有分歧,还有如此大的分歧,一个是战国,一个是现代,那观众朋友们认为是现代的还是战国的呢?”

    观众齐声道:“现代的!”

    王翰道:“李凡,可能你这次打眼了。”

    李凡道:“这真的是战国时期的,在技术上是没有大问题的,最主要的是这水晶杯的包浆!”

    吴迪道:“技术没问题?那我问你,以当时的技术条件,这个杯芯怎么制作取出,还有这抛光,这杯子如此光洁平整,古人们怎么做到的?”

    李凡道:“我哪知道啊?但是,这水晶包浆又如何解释?”

    ……

    李凡和王翰争执起来了,一个说是战国的,一个说是现代的,谁也不服谁。但是,所有人都完全同意吴迪的看法。

    因为,只要长眼睛的,都会认为这水晶杯是现代的酒杯。

    王翰道:“张女士,现在是不是心里七上物,这水晶杯横空出世,而且还他妈的和现如今的厚底酒杯一模一样,怎么证明啊?要不是前世见过,李凡他也不能相信啊!

    李凡觉得,此时此刻,他滑了一个天下之大稽,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傻逼!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傻逼,他的目光已经穿过了演播大厅,锁定了几千里之外的京城——故宫博物院!


    最快更新,无弹窗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