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 《天天向上》特别节目 2
    录制厅内。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an...la

    李凡迎着在绚烂灯光,抬足登上了舞台,他向观众们挥了挥手,“大家好,我是李凡!”

    现场掌声和欢呼声瞬间波涛汹涌,热烈异常。

    李凡来到舞台中间,和天天兄弟以及杨熙语打过招呼后,众人一起道:

    “大家好,我们是天天兄妹!”

    王翰道:“今天来到《天天向尚》做客的两位嘉宾呢,有两个共同的特点,第一个特点呢,就是都是东北‘银’”

    李凡点头配合:“嗯呢!”

    王翰模仿东北口音,问道:“东北哪疙瘩地?”

    “春城那疙瘩地!”

    “熙语呢?”

    杨熙语笑道:“俺是铁城人。”

    王翰道:“诶妈呀,大城市啊。”

    杨熙语:“可不咋地。”

    王翰挑眉道:“俺这东北话说地咋样,老铁,6不6.”

    李凡笑道:“6是6,您到东北啊,一定能和我爷爷奶奶们聊一块儿去。”

    “嗯?咋不是年轻人呢?”

    杨熙语笑答:“现如今,东北地区很多东北方言基本上很少用了,日常用语更偏向于普通话,但语音语调还在。”

    王翰道:“哦?是么?”

    李凡道:“是,其实乡土电视剧或者小品里,有一些是将东北特色放大或者扭曲了,都是不真实的,我们自己也就看个热闹而已。”

    王翰:“那好,我们准备了一些东北方言,让二位给大家介绍一下。”

    有工作人员拿上来一个能翻页的题板,蔡亦博翻开第一页后,上面写着:贼、整、街gai。

    申峰道:“这几个我都知道,‘贼’我知道,贼好,贼贵,特别、非常的意思。整,整两盅,开始的意思,那个是大街gai。”

    李凡点头,“前两个字还相对常用,但街gai这个读音,基本灭绝了,我不太清楚其他省份啊,在吉森省,这个词老年人都很少用了,我爷爷奶奶都改口了,现如今都是普通话的街gai。”

    蔡亦博又翻了一页,出现了几个词:噶哈、扒瞎、茅楼。

    李凡问道:“你们知道啥意思么,现场观众有知道的么?”

    有观众接过话筒,道:“‘嘎哈’就是‘干啥呢’,‘扒瞎’就是‘撒谎’,‘茅楼’就是厕所的意思。”

    李凡一愣,“家里哪的?”

    “春城的。”

    “诶呦,老乡,难怪。这几个词中,现如今,‘扒瞎’这个词极少出现,‘嘎哈’也早被‘干啥’取代了,至于‘茅楼’,几十年前老一辈人这么说,但现在老年人早改口叫‘厕所’了。”

    一系列的方言一一展示:埋汰、欠儿蹬、夹生、晃常、膈应、破闷儿、磕碜、狗嗖、藏猫猫、波棱盖、吐露皮……

    李凡道:“刚刚这些词啊,我们大多数早都不用了,有些00后的小孩儿可能都不知道!”

    杨熙语也道:“我们省也是。”

    王翰道:“哦,那和我们印象中的还不一样,那您二位如何看待方言的逐渐消亡呢?”

    李凡:“我认为这是好事儿,华国各地语言普通化大同化的加剧,有利于民族融合,消除沟通障碍。”

    杨熙语也点头赞同:“像我这种到处拍戏,又喜欢旅游的人,到了不说普通话的地方,简直就像去了外国,太不方便了。”

    王翰:“我倒不完全同意二位的想法,方言是一个地区的特色,有着浓厚的地方色彩,方言更是一个地区文化的展示,天下大同了可能也就缺少了味道了。

    您二位觉得,外地人对东北最大的误解是什么呢?”

    杨熙语大笑,道:“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

    李凡猛点头,“完全同意!有几个男的戴金链子的?有钱人也很少这么炫富啊。”

    大野问:“那小烧烤呢?”

    杨熙语道:“一个月一次?主要是和朋友一起去。”

    李凡道:“这个我的确比任何人吃得都多,因为我爸以前是炸串的,没少在其他店家解馋。”

    王翰道:“李凡,你在说一个。”

    李凡道:“你瞅啥,瞅你咋地!”

    杨熙语开怀大笑,“对对对!这句话太经典了,我就没看到过谁看谁一眼就打架的,除非你看人家的眼神里有鄙夷不屑。”

    李凡:“这句话啊,偏重于形容东北人脾气急躁,不擅长打嘴架,也就是能动手尽量别吵吵!我坦白地讲,‘能动手尽量别吵吵’这句话的确形容得挺准确的,两个人相互骂几句后可能就动手干起来了。

    但是,所有人忽略了另两个词,就是‘大度’和‘宽容’,在东北,小来小去磕磕碰碰很多人都说声‘对不起’一笑而过,基本没人会斤斤计较。

    如果你到春城市租个小区住个两年,可能你连一场打架斗殴都看不到。”

    杨熙语深表同意,“网络上有‘地域歧视’或者‘地域黑’,他们是看不到光明的,只会往黑角落里钻,只会以偏概全,你若真到东北城市里生活的话,你会发现人和人之间,哪怕是陌生人之间,大家都是非常热情开朗的。”

    ……

    讨论完地域文化后,王翰又道:“李凡和熙语的第二个共同点是,新晋作家。熙语,先介绍一下您的书。”

    有工作人员推上来两个车子,分别装着李凡和杨熙语的书。

    杨熙语拿出自己的书道:“我这书,写的是我从入行开始到现如今在演艺圈中的打拼,书名叫做《快人快语》,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杨熙语将签名作品依次送到天天兄弟和李凡的手上。

    李凡这一翻,好家伙,全是图片,两三页一图,有旅游照片,有,还有拍戏的,就是没有多少字。

    再看定价,59.9元!

    “李凡,介绍一下您的作品。”

    李凡合上《快人快语》,道:“我的书啊,里面的文章有些人看过了,现如今集结成册,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入手。”

    王翰道:“咱们现在先给李凡推推书,每人用一句话形容李凡这本书,峰哥先来。”

    申峰想了想:“这是每个人的枕边书。”

    李凡自黑,“的确,可能看我的书大家容易睡觉。”

    申峰忙道:“不是啦,涨学问!大老师来。”

    “我啊,这本书你们粉丝们一定要买,然后一代一代往下传,以后保准值钱!亦博来。”

    蔡亦博:“我,那个,祝福大卖!”

    王翰笑着解释:“这是韩国来的朋友,汉语还没学透。”

    李凡点头,“哦!你好,思密达!”

    蔡亦博笑道:“思密达!”

    王翰:“那李凡,您对自己作品怎么评价呢?”

    李凡如实地道:“会比较晦涩难懂,有一点点乏味,可能很多读者未必看得懂,如果有朋友有需要可以入手——”

    王翰打断道:“不能这么说,我要送给读者朋友们的一句话是,这本《新考据学作品集》,您可能看不太懂,但一定要看一看!因为,这本书是青年一代学者中的旗帜,您看的不是一本书,看的是这个快餐时代中,我们青年学者最后的坚守。”

    哗!

    现场掌声四起。

    杨熙语翻着李凡的书,又想了想自己的书,自己的书,那叫书么?

    王翰对观众朋友们道:“现场的观众朋友们,李凡的这本作品谁想要啊?”

    “我想!”

    “我要!”

    “给我!”

    ……

    “通通送给你们!哪里的声音高就送到哪里!”

    申峰、蔡亦博和大野下去送书,书籍丢到之处,一大群人全都抢疯了。

    李凡忙道:“注意安全,别急,千万注意安全!”

    观众们得到样书后,连忙翻看了起来,翻呀翻,却连一页图片都没找到。

    得书的观众们纷纷抬头:帅李啊,照片呢?没照片我们看啥啊!

    ……

    台上。

    节目录制到了第二部分,《鉴宝》。

    王翰:“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而今天,我们通过古玩,便可一窥我们华国历史的辉煌,今天,我们请到了潭沙博物馆馆长、著名收藏家吴迪先生前来做客,和我们分析古玩,通读历史!大家掌声!”

    吴迪快步上台,他的目光好奇地打量了一下李凡,心道:这小子究竟懂多少?前两天辨别出了仿汝釉象耳簋式炉,这眼力在收藏界也是一顶一的高啊,究竟是偶然现象还是真有实力,我要好好探探底!

    “你好,李凡。”

    “您好,吴馆长。”

    王翰道:“吴馆长,都说古玩行业水很深,有自己的行规,这您能给观众介绍一下么?”

    吴迪道:“好的,对于一个纯新买家的话,首先,逛古玩市场的话,切记,不可跨摊而过。”

    “为什么呢?”

    “因为,首先不礼貌,其次,一旦磕碰到了古玩,那你就遭殃了,因为古玩都是无价之物,不是价格贵贱,而是没有统一价值,你说它10块钱行,说它1万块10万块也行。

    第二,交易的时候,不能说卖,买家要说‘让给我’或者‘匀给我’,这是文明礼教的体现,你要张口就说卖给我,那你是纯外行。

    第三,买家和卖家讨论价格的时候,他人要自动回避,而且,在老年间,买卖双方都不是通过喊价的,而是在袖子里互相伸手。李凡知道这叫什么么?”

    李凡道:“袖里乾坤!”

    “对,袖里乾坤!

    第四呢,概不退换货,古玩交易最重要的是知识和眼力上面的较量,无论是买家买假了还是卖家卖漏了,均不能退换货或者找后账。

    但是,到了今天的法制社会,这一规则有所变通。如果卖家知假贩假的话,买家可以以诈骗罪起诉卖家,并且进行相应的退换货。”

    王翰道:“这种维权容易么?”

    “基本不可能,首先,你如何证明这卖家知假贩假?如何证明卖家承诺过你什么?你根本没法举证!只能吃个哑巴亏。”

    王翰挑了挑眉,心道:我做到了。

    吴迪心想:你也不看看你们是谁?

    ……

    简单介绍了一下古玩行业中的诸多行规后,进行到了鉴宝的环节,后台,早有10多个藏品持有者捧着手里的藏品等待上场了。

    “下面有请,第一位藏品持有者上台。”

    舞台上,只见一个青年和一个工作人员分别捧着两个器物来到了台上。

    观众们眯着眼睛细看,原来是一个房子的模型。

    “观众朋友们好,各位老师好,我叫常远,这是我家祖传下来的宝贝,曲尺形双层陶屋,还请老师指点。”

    台上这几位围着桌子仔细观察,不禁疑惑不解。

    这曲尺形双层陶屋是上下结构,由一、二楼组装而成,把二楼拿开,一楼里面则是一头养殖的牲口。

    这什么意思?

    众人蒙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东西新鲜了,极少见。

    王翰:“这是……”

    吴迪笑道:“你们谁知道这器物?李凡知道么?”

    李凡道:“老师,我觉得,这应该是汉代时期的陪葬品。”

    “哦?”吴迪万万没想到这种华国国内极少见的文物,李凡竟然能一语中的!他道,“那你介绍一下。”

    李凡:“这个双层陶屋在咱们华国是极少见的,它反应了一个时代的生活起居的一个基本状态,这是典型的2000多年前的南越文化。

    这个结构,大家注意,第一层是圈养牲口的,第二层是住人的。”

    哗!

    现场一片哗然!

    “不能吧,一楼养牲口,二楼住人?”

    “想想好可怕啊!”

    “那不得熏死啊?”

    ……

    李凡道:“大家听我说,这种建筑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是非常人性化非常环保的。咱们不能以今天有马桶的生活,也与古人对比,那是没有意义的。

    而且,人和动物混居,这种情况直到建国后,还有个别地区是这种情况的。比如说,有一种厕所……呃,电视机前,正吃饭的朋友请回避一下,或者把饭先咽进肚子里。

    有一种厕所,它下面就是跟猪圈连着的,人上厕所方便的时候,下面一群猪嗷嗷待哺,等着开餐,甚至想一拥而上。

    这是一件很辣眼睛的事情,就说到这儿吧,大家千万别脑补,别脑补,别脑补!”

    众人嫌弃脸:“咦!”

    吴迪肯定地点了点头,心道:你才18,你怎么知道建国后的事情?

    李凡再道:“再说这个建筑,它是曲尺形,它是把着两个角的,所以,它的通风采光各种问题都解决了,大家看这建筑的结构,充分显示了2000年前古人们的智慧。至于牲口为什么养在底下,还有个重要原因,是便于看管。

    吴迪鼓了鼓掌,“李凡说得对。我们如今想看汉代的建筑,也就只能看看出土的陪葬品了。”

    第二个藏友上台,带来了一件“铜瓶”。

    吴迪问道:“大家知道这是什么么?”

    大野:“应该是花瓶!”

    申峰:“我觉得有点儿像烛台!”

    王翰道:“我觉得也是花瓶,李凡认为呢?”

    李凡道:“这是花觚!”

    大野点头,“哦,原来真是花瓶啊!”

    吴迪问道:“李凡,那你知道这花觚,最早的用途是什么么?”

    “饮酒的,酒杯。”

    众人“哇”地一声,饮酒?这么大的酒杯,是饮人啊还是饮马啊?

    吴迪则暗自惊讶,又知道?不愧是青年学者啊!

    可,岂止是又知道?还有你吴迪也不知道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