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倒霉的老板
    书屋内。

    王翰将自己收藏的文物古董一一展示给了李凡。

    王翰让人打开了玻璃橱窗,拿出一个烟斗,道:“这是朋友送给我的,从欧洲带回国内的烟斗。”

    李凡凝眉细看,道:“林语堂自用的‘史丹威烟斗’!”

    王翰大惊,“厉害!”

    李凡笑道:“你应该再把林语堂《咏烟》的诗稿找到,两者合二为一,就非常有价值了。”

    “这个倒是可惜了,没看到。”

    李凡建议道:“你应该在玻璃柜里放一个解释说明。”

    “还没来得急,李凡,你在看看这个砚台。”

    李凡扫了一眼,“应该是清代乾隆年间的,这一时期砚台有点儿‘泛滥成灾’了,大量生产。不过,这砚台不错,是真品。”

    “嗯,这是我在那家店里买的。你在看看这块老怀表。”

    “应该是18世纪末的。”

    ……

    将王翰的收藏看了一遍后,李凡又发现了一件复制品,同样也是一件瓷器,青花瓷碗。

    “这个是复制品。”

    王翰问道:“还有了么?”

    “没了。”

    “我在那家店里买了6件收藏,这两个瓷器全是假的。”

    李凡思考了一下,道:“您介绍一下过程。”

    过程很简单,王翰到店里本来没计划买瓷器,因为他对这方面不了解,他主要是去买烟斗去了,买了烟斗、怀表等等后,经过店员的推荐,他才入手了这两个仿制品。

    李凡大概明白了,他问道:“怎么办?”

    王翰道:“陪我把钱要回来。”

    李凡眼珠一转,道:“咱把办公桌上的碎渣收拾收拾,一起带过去。”

    “嗯,对!”

    李凡又想了想,道:“要不咱们把这个青花瓷瓶也砸了?”

    王翰一愣,旋即笑道:“可以!”

    之后,但听一声脆响,青花瓷瓶四分五裂。

    ……

    车子兜兜转转开到了古玩市场,李凡、王翰两个人步行来到了一家规模很大的店面门外。

    “就是这家了。”

    “哦,翰哥,进店后您别说话,在潭沙,谁不认识您啊。”

    “好!”

    李凡其实有点儿闹不明白,连本市名片级别的人物都敢骗,这家店究竟是背景莫测还是为了赚钱不要命了?

    不明白对方的底细,只好试探着来了。

    两个人抬足进店,早有店员迎了过来。

    “两位先生,欢迎光临,您对什么比较感兴趣呢?”

    李凡尖着嗓子道:“随便看看。”

    这随便一看,李凡暗道:明面上摆着的都是正品,没有一样赝品复制品!

    李凡在一款青花瓷瓶前驻足观望起来:“这瓶子,明代的?”

    “您好眼力,一看您就是行家。”

    李凡将衣袖撸开,将顾亚婷亲属送给他的那块价值昂贵的手表展露了一下,“嗯,时间也不早了,老翰,咱得抓紧买了。”

    王翰点了点头,没吱声。

    店员一见这手表,便立马喜笑颜开起来,没想到衣着平凡无奇的这位蒙面大侠,竟然还是个有钱的主。店员道:“您要这个瓶子么?”

    “不不,我喜欢没用啊,我要送人啊,上面人喜欢字画,我这想着送一幅。”

    店员试探地道:“您真厉害,对字画也有了解。”

    “对,哈哈,对,略有了解!”

    店员将李凡引到一幅山水画前,道:“这副画您觉得如何呢?”

    李凡砸吧砸吧嘴,开始胡扯一气:“诶呦,还不错,这树木画工细致,繁而不乱,水墨晕染,湿润而富有勃勃生机啊,有点儿像明代唐伯虎的画风哈……”

    越说越错,越错越多,店员心道:妥了,可骗之……呃不对,可卖之!

    店员回头给经理递了一个眼色,那经理便道:“楼上的那几幅这两天新到的画,挑一幅下来。”

    李凡疑惑地道:“还有新到的画。”

    店员道:“对,新到的画都在楼上。”

    “哦,要不上楼上看看?”

    店员犹豫地道:“可楼上是库房——”

    经理打断道:“没事儿,去吧。”

    “那好,先生,请跟我来。”

    噔噔噔几个人上楼,这楼上就别有玄机了,和李凡经常逛的古玩店很不一样,库房是一间一间的,被隔断隔开了,每间房子门外都有品别名称。

    李凡跟着店员身后,恰好看到一间存放瓷器的库房的门开着,里面恰好有个顾客对着一个玉壶春瓶流口水。

    李凡打眼一看,这玉壶春瓶上面画了两个大芙蓉花,画工拙劣,笔调浮华,典型的现代工艺品,完全可以写上:made-in-china,2018。

    他刚要走进去看看热闹,店员早一把拉住了他,道:“您请跟我来。”

    “好吧。”李凡也便跟着他继续向前走去。

    店员恨不得擦汗,暗自责怪同事怎么没关好门。眼前这位蒙面人对瓷器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啊。

    被店员引到一间储存字画的库房内,李凡看着室内悬挂着的古今中外的几十幅画作,不禁大惊失色!

    《竹石图》,复制品!

    《**经》,复制品!

    《世源山水图》,复制品!

    ……

    全是假货!

    李凡暗自诧异,在骗人的手法上,很多店家真是招数频出,层出不穷。

    大概弄明白王翰怎么入套的了(当然,想让买家入套,店家有无数种方法和‘技巧’,毕竟人家专业研究买家的),李凡微微一笑,可以讨债了。

    “您看,这是桃大丸的《十八仕女图》,您看看这个。”

    “不看了。”

    店员又指了一下另一幅话,“这个是《郊游图》,我们老板从新加坡带回国内的。”

    “不看了。”

    “这个——”

    李凡打断店员道:“美女,不看了。”

    店员疑惑地问:“那您看什么呢?”

    李凡笑道:“我想看你们老板,我们想和他谈谈。”

    “呃?您?”店员发现李凡语气不对,立马意识到要坏菜,她脸色一变,目光灼灼地盯在了李凡和王翰的身上,恨不得一把拉下他们的墨镜和口罩!

    到了这个时候,李凡就不得不亮出身份了,要不然,下一秒他们两个弄不好就得被人好好“伺候”一顿了,与其剑拔弩张,不如优雅地从容面对。

    李凡将墨镜和口罩往下一摘,恢复了平时的声音,“我是李凡!”

    店员一拍手,惊道:“哇,李凡啊,我还给你投票了呢!那您是?”

    王翰褪下口罩和墨镜,皱眉道:“我是王翰!”

    店员脑袋“嗡”地一声,完蛋了,他们察言观色的本事太强了,知道这是找上门了,她连忙道:“您二位先到休息室休息,我去给您二位看看老板在不在。”

    王翰面色冷峻地道:“没关系,我们会等他来再走的。”

    店员将两人引到休息室后,她连忙找到经理,“坏菜了,经理,王翰找来了,李凡也来了。”

    “呃?”

    “带上去的那两个人就是!”

    “我艹!我……我……我打个电话,”经理擦了擦汗,给老板打了个电话,“老板,您先别做保健了,快回店,王翰找回来了,还带来个李凡。”

    不出10分钟,老板一路小跑地颤抖着肥肉推开了店门,他气喘吁吁地将经理拉到一侧,气得骂道:“我不是让你们看人下菜碟么?这种名人你卖给他们干嘛?这帮臭文化人,一个个就爱瞎显摆,买点儿东西恨不得让圈里人都知道,卖给他们不是作死么?”

    “老板,肖娜卖的,我不知情啊,要我在就好了,现在怎么办啊?”

    “聪明人不做糊涂事儿,我想办法怎么有里有面地把这事儿圆过去。”

    老板擦了擦汗,喝了口水后,提足上楼,走进了休息厅。

    刚一进门,他张开双臂,热情洋溢地扑向二人,道:“哟,两大名人登门,我这家小店顿时蓬荜生辉啊!翰哥,李老师,欢迎光临!不胜荣幸!”

    拥抱之后,李凡和王翰也不说话,就微微带笑地看着他,直接就把这肥腻的老板看慌了。

    “那个,怎么没人上茶啊?快给两位尊敬的老师看茶!两位老师,我真是恭敬万分,来到咱们小店儿,我是真的太激动太开心了。”

    王翰道:“你家店可不小,在这古玩城中,就属你家店大,应有尽有,什么‘都有’。”

    老板品咋了一下这话和语气,连忙给自己找退路,道:“小本经营,生活不易啊,我们这行有风险呐,收货不小心的话,弄到手里不顺心的物件的话,那就遭殃了。”

    李凡笑道:“你们卖家有风险,我们买家也有风险呐!”

    老板听这话,立即心中一紧,忙点头称“是”。

    李凡再道:“我和翰哥啊,今天是来找您换货的,我们想在你们店里买来的瓷器,换成其他的可以么?”

    “可以!当然可以!其他人不成,您二位必须行!”老板拍着胸脯道,他心想:还给自己留几分面子,有手腕啊。

    王翰道:“那就好办了,那先谢谢老板了。”

    “不客气,我这就让人上门去取。”

    王翰道:“不必了,我们带来了。”

    “带来了?哪呢?”

    李凡将背后的背包取了下来,拉开拉链,取出了一个塑料袋,打开塑料袋后,李凡便小心翼翼地,将碎片一片一片地摆在了桌子上。

    碎片一字排开后,老板又气又笑又无奈,自己还理亏,只好尴尬地傻笑了一下。

    李凡数了数,“一二三四……一共21片,齐了,一块不少。能换成同价值的什么藏品,老板给介绍介绍,多退少补嘛!”

    老板问道:“那另一个瓷器呢?”

    “哦,这儿呢,差点儿忘了。”

    李凡又从包里取出来个口袋,小心翼翼地在桌子上摆了三排,“一共25片,这个也齐了。”

    老板的脸又绿又紫,这就是面前这两位自己真得罪不起,否则换成其他人,早揍丫的了。

    老板心道:这帮文化人啊,来这揣着明白装糊涂,“装疯卖傻”气自己,自己还得陪着装糊涂,你们行啊,你们文化人真行!书真没白读!

    这时茶水也上来了,李凡端起来品了一口,然后皱起了眉头:“这茶,不地道啊!”

    老板见状连忙道:“去把咱们最好的茶拿来!”

    店员道:“这就是最好的了!”

    老板见李凡和王翰一言不发,连忙道:“去后街的茶庄买,买最贵的茶!”

    “好,好。”

    老板又道:“翰哥,我们给您换成什么呢。”

    王翰道:“我花了9万买了一个青花瓷瓶,15万买了一个仿铜宣炉,你看,你给我换成什么呢,老板给我们介绍接受。”

    “稍等,我去去就来。”

    片刻后,老板拿着一幅字画回来了,请李凡和王翰过目。

    李凡细细一看,这《亦阙楼阁》是真迹,作品也属上乘,是清代不太知名的画家的作品,估计市场价20万左右,这老板还够有“诚意”。

    不过,李凡却摇了摇头,“我不太喜欢。”

    王翰见李凡摇头,他便也道,“我也是。”

    老板眼珠一转,连忙走了出去,片刻后端回来一个盘子。

    李凡这细一打量,他顿时脸色一沉,道:“老板,这盘子的市场价,要比之前的《亦阙楼阁》低了3到5万吧?您怎么给我们换的东西越来越不值钱?”

    老板当时额角上的汗就下来了,李凡你竟然这么懂行啊?你们两个混蛋,你们这是摆明了来宰老子来了?

    老板连忙道:“我这个盘子啊,不是换您的15万的仿铜宣炉的,是换您那9万的青花瓷瓶的。”

    李凡一拍大腿,“瞧瞧,我这还误会您了,不好意思哈,您继续!”

    老板走出休息室,气得抓心挠肝的。

    接下来:

    印度小叶紫檀摆件,李凡摇头。

    清代罗汉桌,李凡继续摇头。

    ……

    最后,老板咬碎钢牙,拿出了当代著名大画家欧阳震泽的《迁徙图》,李凡却依然继续摇头。

    老板这下不干了,虽然这《迁徙图》是自己捡漏买来的,只花了7万块钱,但是放在市场上,这价值少说少说100万,要是炒一下的话,说不准多少钱了。

    两位大哥啊,差不多得了!

    见老板站在那脸色有了变化,李凡知道差不多了,他道:“老板,继续啊。”

    “李老师,要是再继续的话,您就真得加钱了。”

    “钱我们是不加的,要不就这样?”

    王翰点头:“那就这样吧。”

    李凡道:“那好,这件就勉为其难吧,先把这《迁徙图》包好了,咱们再换另一件。”

    勉为其难?

    老板心道,好一个勉为其难!

    《迁徙图》包好后,老板又倒腾来了三件物件儿,分别是仿汝窑、清代镇纸以及一套绝版邮票。

    “二位老师,请您从这三件中挑一件吧。”

    李凡强压兴奋,眼睛中闪烁着亮光,他指着仿汝窑道:“就这个了,不用挑了,我们着急录制,你们抓紧给我们包好!”

    老板大喜,这三件里面,就仿汝窑最便宜,市场价也就9万左右,万幸啊!

    店员们在抓紧打包,恨不得马上送走这两尊债主。

    而李凡,已经激动得有点儿坐立不安了,待到打包完毕后,李凡和王翰立即告辞,转身走人了。

    他们两个前脚刚走,老板在办公室里大发雷霆:“气死老子了,啊,甭管真假,哪有拿碎片来换货的,他们这哪是来换货的啊?他们这是来打劫的,来吸血的,我的《迁徙图》啊,100多万啊!你们这帮孙子,以后都给我睁大眼睛,什么人该卖什么人不该卖,长点心。”

    经理道:“老板,别心疼,卖个一幅字画就回本了!”

    李凡和王翰,两个人兵不血刃,也没叉腰吵架喊爹骂娘,也没和老板掰扯哪些货是假的,又为什么假。不动气、不骂人,心平气和地就换回来了更加值钱的收藏品。

    李凡对此总结道:“咱们是文化人嘛,要有修养!”

    王翰笑道:“你呀,估计把那老板气死了。”

    “不过,他坑咱们了,还会坑其他人的,这么就算了,我有点儿不甘心。”

    王翰道:“的确。但咱刚换了东西,老板也是为了破财免灾,咱们也不好再继续如何如何啊。”

    李凡点了点头,“也是!”

    王翰想了想,突然拿出了手机,打了个电话:“孙总啊,上次咱们两个去的古玩城的那家店,你还记着么?嘿,你猜怎么着?我刚刚去把我打碎了的青花瓷和仿铜宣炉换了,换成了《迁徙图》和一个仿汝窑。”

    电话那头,“老翰啊,诶呦,你真逗,碎了的东西能换《迁徙图》,你真能胡扯,开……诶,我好像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也去换!”

    放下电话,两个人哈哈大笑。

    “你实在太坏了!”

    “你比我坏!”

    又一阵笑声后,李凡道:“翰哥,找个地方停车。”

    “呃?”

    “我告诉你,你发财了,你知道,那仿汝窑的价格么?”

    “最多十万啊!”

    “十万?你停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