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假瓷器
    获得了万众瞩目的最佳综艺明星奖,又参加了之后的明星晚宴,李凡回到酒店房间的第一件事就是往下扒衣服。

    将礼服脱下来之后,李凡扥着衣领,仔仔细细由里到外地看了一个遍,见没有穿出任何褶皱,也没沾染上任何污渍,李凡呼出了一口气。

    小心翼翼地叠好衣服,又提起皮鞋看了看,顺手抽出了一片湿巾,轻轻地擦拭起了鞋底。

    砰砰砰!

    见有人敲门,李凡连忙将皮鞋往床边一放,将用过的湿巾丢到垃圾桶后,便上前打开了房门。

    蒋姐走进房间坐到了沙发上,道:“小凡啊,这次咱们获得了最佳综艺明星奖,成为了综艺王,咱们的单期劳务费起码得涨50万。”

    李凡重新擦起了皮鞋,“那感情好,多多益善。”

    “嗯,诶,你别用湿巾擦皮鞋。”

    李凡手一哆嗦,连忙丢掉了手里的湿巾,“那个,能擦坏?”

    蒋姐被逗得哈哈大笑,“你呀,花了18万买了把扇子没见你多心疼,穿上了同价值的皮鞋,你倒是赶上供祖宗了。”

    “怎么不心疼,都心疼,但意义不一样。”

    蒋姐挑眉道:“怎么不一样了?都是消耗品,你扇子是大师的手工作品,皮鞋不也是么?扇子有文化传承了,鞋子也有欧洲文化底蕴在,有什么不一样?”

    李凡嘎巴了一下嘴,难得地语塞了,“那个,就是不一样。”

    “闲话少说,咱们现在有两件要紧的事儿。第一,给你雇佣几个助理。第二,明晚参加《天天向尚》,我再嘱咐嘱咐你。”

    李凡摇头道:“我不用助理!”

    “你必须得有助理,难道你以后参加活动的时候,包包啊粉丝送你的礼物啊等等,还都自己带在身上?不像话。”

    李凡想想是有点儿不像话,他问道:“什么行情?”

    “随你给,现在基本都是3000左右,要是新手的话,给个2000多也成。至于年终奖,你也随意。”

    “哦,那还不贵,来一个。”

    “去去去,你买菜呢啊?最少5个。”

    “两个,不能再多了,一男一女,还可以适应各种场景作战。”

    “5个!”

    “两个,就两个,蒋姐,就这么定了。”

    蒋姐无奈了,道:“那随你,不过,小凡啊,我个人认为你应该自己找知根知底的人,可以丢到我手里进行培训。当然了,我也可以给你找职业的。”

    “这个改天再说吧。”

    “不能改天了,下回录制《最强大脑》,我要看到你的助理。”

    又交代了一下《天天向尚》的相关事宜后,蒋姐便让人将李凡的礼服拿走了,准备过几天还给赞助商。

    李凡躺在床上,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助理的问题,蒋姐说得对,助理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同时也是最危险的人,的确应该慎之又慎。

    脑袋里一时没有合适的人选,又没有困意,李凡便翻出手机,看了看微博。

    此时,微博上全部都是网友们道喜的声音。

    “恭喜帅李,获得最佳综艺明星大奖。”

    “朝阳区人民群众发来贺电,祝帅李的事业再攀高峰。”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颁奖典礼,我们永远支持你。”

    ……

    李凡随机回复,谢谢大家的支持。

    网友纷纷回道:

    “李凡,记住,颜值既正义,咱们无敌。”

    “你就是没入围最佳表演艺术奖和‘观众最喜爱的男演员奖’等等,否则都是你的!”

    “就是把你放在‘观众最喜爱的女演员奖’中,兄弟们也把你顶到票数最高峰!”

    李凡发了个“竖拇指”的表情,太生猛!

    太生猛的不仅仅是网友,还有那生猛的票数!

    三方渠道总票数4000多万,这个数量实在是太咋舌了,打破了金英节历年单项奖的历史记录。而且,在微博客户端,李凡2700万的粉丝,产生了2500万的票数,这粉丝的凝聚力真的是羡煞所有明星。

    粉丝嘛,大多数人关注明星不可能只关注1个人,对娱乐圈感兴趣的网友,往往会关注一大沓儿明星,可在持续两周的投票环节,基本上所有关注了李凡的网友,全将自己手中宝贵的一票投给了他。

    惨遭“对比伤害”的汪牧,足足0多万的粉丝,竟然只有1200万的投票,扎心啊!

    李凡这晚睡得很甜,但估计,汪牧要彻夜难眠了。

    第二天早晨,李凡早早醒来,晚上要录制《天天向尚》,而白天呢,他则应了王翰的约,要去他的书屋做客。

    睁开了朦朦胧胧的眼睛,老习惯,哼哼唧唧两声,翻个几个滚后,打开手机扫一扫新闻。

    新闻不用看了,金英节相关获奖信息早已经遍布网络了,李凡以4000余万破历史纪录的票数获得最佳综艺明星奖的新闻,在华国各个新闻媒介和板块上遍地开花,至于头条,李凡真的真的已经麻木了。

    那东西,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再次翻开手机微博,李凡惊喜地发现,一夜之间他涨了100余万粉丝,正无限逼近3000万粉丝的大关。

    心情大喜,翻身下床,拉开厚厚的窗帘,早晨一缕清新的阳光漫入室内,李凡抻了抻腰肢,哼着小调去洗漱了。

    “送你送到小村外,有句话儿要交代,虽然已经是百花开,铛个哩个铛,铛个哩个铛……”

    ……

    李凡洗漱完毕后,看离约好的早9点还有半个小时,便又磨蹭了一会儿,穿戴好之后,他才推开房间的门,下楼赴约。

    他尚未走到电梯的时候,便见到前面一群人正簇拥着两位明星,这两位明星昨晚没有获得任何奖项,都处在陪跑状态。他们两个正在感叹昨晚的激烈竞争。

    “诶呦,4000多万票,我的天呢,要是我能有400多万票,我就烧高香了。”

    “破了历史记录,太牛了,而且,竞争最佳综艺奖的《最强大脑》和《我们相爱吧》,我敢打包票,离开李凡一定下滑1个点的收视率。”

    “一个点的收视率够下降的么?《最强大脑》前两季收视率也就2点多,不到3%,这新一季连续三期,全部达到了4.4以上。《我们相爱吧》就更不用说了,没有李凡和顾亚婷的话,谁看?”

    “我要是李凡就好喽!”

    “嘚,没长人家的脸,咱不做人家的梦!还是好好雕琢咱们的演技吧,咱们走的是实力派的路线。”

    ……

    李凡翻了个白眼儿,长得好看怪我咯?

    那一群人很快进了电梯下去了,李凡又等了片刻,便扎进了电梯,来到了大堂。

    而此时,几个小姑娘正兴奋地谈笑着。

    “竟然能碰到王翰,还要到了签名。”

    “诶呦,实在太幸运了。”

    ……

    李凡凝视了一眼几个姑娘上楼的背影,便问服务员道:“王翰什么时候来的?”

    “先生,来了有半个多小时,就在门口的那辆路虎内。”

    “哦!”

    李凡点了下头后,快步走出酒店,来到门口的路虎旁一看,王翰正坐在驾驶位上低头翻看着一本书籍。

    轻轻敲了敲车窗,李凡道:“翰哥!”

    “哦,小凡啊,快上车!”

    坐到副驾驶的位子上,李凡道:“您早来了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啊。”

    “没早来啊,也刚到,刚要给你打电话,巧了,你也刚下楼。我的‘培青书屋’也刚装修完,恰好来长沙也无聊,来书屋指点指点。”

    “您说笑了,我哪有什么资格指点?”

    王翰的培青书屋开设在bebe国际大厦,他也即将成为华国主持界第一个拥有私人书屋的著名主持人。

    车子兜兜转转,穿过了绵延不断的热闹非常的酒吧一条街后,终于来到了bebe国际大厦。

    两个人挤进电梯,直达二十多层,穿过长廊,王翰打开书屋的房门,二人走进略显空旷的书屋,带上门后,整个世界一下子清静了。

    “这就是我的书屋,见笑哈,一本书都没有,最近刚装修完。”

    这间书屋面积不大,大概250平左右,内间的书架上空空儿也,而室内装修已经完工,是万全中式的装修风格,墙上挂着当代艺术家的字画,临窗放着几盆花草,室内各处陈设着古色古香的二手古旧家具。

    李凡临窗远眺,透过开开展展的几扇落地大窗,湘江美景、湘江大道、杜甫江阁以及橘子洲的风光一览无余。

    “闹中取静,一半繁华一半静谧,真是好地方。”

    “小凡啊,书屋里万事俱备,只欠图书了,我开馆的第一本书,只要你的《新考据学作品集》。”

    李凡受宠若惊,连忙摆手道:“诶呦,这真不敢当,我何德何能啊。”

    让工作人员给李凡递过来一杯茶后,王翰笑道:“这么说吧,之所以打算将你的作品引入书屋,首先,你的作品的确是出类拔萃的好,文化界公认的新考据学的开宗之人。”

    李凡就怕不熟的人当面这么给自己戴高帽子,他面部发涨,道:“谈不上,您太抬举我了。”

    “抬举?要说抬举啊,那就是整个华国文化界共同抬举!小凡,你现在在文化界的地位,在青年一代中,别无他人了。

    华国最近这些年,中青年一代学者是断层的,将你这本书作为第一本书引入呢,我们的第二个寓意就是,希望以你李凡的榜样的力量,唤醒新一代或者下一代学者从事文化研究的萌芽。”

    王翰拍了拍李凡的肩膀,继续道:“对了,你的书什么时候上市?”

    “计划是圣诞节左右。”

    “哦,如果来潭沙做签售,我可以去现场给你主持。”

    李凡惊喜望外,一个小小的签售,华国顶级主持人不吝身份地到现场帮着主持,这不是人不人情的问题了,这更是一个巨大的广告!

    李凡立马有点儿承受不来这份厚爱了。

    “谢谢翰哥,哪敢劳您大驾啊。”

    王翰眯着眼睛看着他,笑道:“是我蹭你的光,历史是会记住你的,可不会记住我,几百年后,谁都知道有2017年的时候,有个帅哥学者开创了新考据学,可谁知道当年有个主持人获得了金话筒奖?”

    “诶呦,您说笑了,您太谦虚了。”李凡又道,“对了,翰哥,您这书屋什么时候正式营业?”

    “初定也是12月份左右。”

    “哦,那我一定在营业当天前来捧场。”

    王翰拍着巴掌,开玩笑道:“好,好,我的目的达到了!”

    工作人员也跟着起哄,道:

    “李凡,这可是你说的啊,我们可都听到了,都是证人。”

    “你到时候可不能不来,不然我们翰哥在《天天向尚》上期期念叨这点儿事儿!”

    ……

    李凡笑道:“以翰哥的人脉啊,弄不好到开业的时候,书屋里都没有我下脚的地方。”

    众人正在笑谈间,只听“咔嚓,哗”地一声,有东西碎了。

    众人立马寻找声源处,但见东北角处,一个员工正在瑟瑟发抖中,而她脚下,则散落着片片瓷器的碎渣。

    一瞬之间,所有员工噤若寒蝉。但见王翰面沉似水,他瞪着眼睛看着员工三四秒钟后,嘴唇颤抖着道:“郑贝贝,我不追究你的责任,但我不能再用你了。”

    “谢谢您,谢谢您,谢谢翰哥。”

    郑贝贝连忙鞠躬,小跑着去更衣室,就怕王翰反悔。那古铜彩是王翰花了10多万买回来的,要是真让自己赔,自己哪弄那么多钱去啊?

    王翰心疼地看着满地的碎片,他又对其他员工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否则,弄坏东西,该怎么赔偿怎么赔偿?我不会因为我有钱就不计较了,听到没?”

    王翰在训员工,李凡则低头扫了一眼地上四分五裂的古铜彩,他连手都没动一下,便一目了然了,这瓷器,假的!

    他拉了一下王翰的衣角,道:“翰哥,咱们去你的办公室聊一下?”

    王翰一愣,“好,跟我来。”

    来到办公室,王翰问道:“小凡,怎么了?”

    “您这古铜彩是朋友送的,还是买来的,或者是其他途径?”

    “买来的,怎么了?”

    买来的就可以直言不讳了,李凡道:“您可能买到假货了。”

    “假货?”

    “嗯,要不,让员工将碎片收集一下送到办公室,我给您解释一下。”

    王翰点了点头,打开办公室的门,对外面道:“小张啊,把瓷器的碎片给我拿到办公室来。”

    片刻后,小张来到办公室,他大气都不敢出,将瓷器的碎片依次摆到了办公桌上后,连忙快步离开了。

    王翰疑惑地道:“小凡,怎么说是假的呢?”

    “古铜彩,是清代雍正乾隆年间,模仿古代青铜色彩而制,故称古铜彩,”李凡拿起破碎的底儿,道,“您看啊,这上面倒是刻着‘大清乾隆年制’。”

    “对,对这方面不太了解,是经一位富商介绍的,去一家店里买的。”

    “哦,您再看。这件东西的问题很多,但最主要问题出在造型上,我们知道所有的材料在做工艺品的时候,一定要扬长避短,而瓷器最大的问题是容易磕碰。

    您看您买的这个炉和咱们常见的炉不一样,两个‘耳’又高又大,而且还不粗,这个是不合理的,是特别容易碎的,所以我们看到的所有瓷器做的铜宣炉耳朵做得都很小,和铜器一样。这件东西太夸张了。

    再说这颜色,您看,这颜色说是古铜彩,但与古铜彩相距甚远……”

    李凡阐述完毕后,王翰点了点头,“听你这么说,那我可能被骗了。”

    “也未必,可能我说错了呢,您认识鉴定专家么,问一下吧。”

    “认识,我这就请他过来。”

    “也不用,您把这碎片拍下来发给他看一眼就可以了,尤其是这个硕大的耳朵。”

    “好,听你的。”

    微信发过照片后,对方几乎秒回:老翰啊,这是假的啊!

    王翰见状挑起了大拇指,“李凡,厉害!走,陪我到外面鉴别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