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邀请函
    ♂

    《华国金英电视艺术节》,又称《华国电视金英奖》,简称金英节。金英节每两年举办一次,举办地点在湘南省潭沙市,是华国电视界极其重要的颁奖典礼。

    本来金英节各种奖项中,是没有“最佳综艺奖”和“最佳综艺明星奖”两项大奖的,但是呢,随着最近几年华国综艺节目井喷式的发展,金英节便于今年新赠设了这两个项目。

    李凡收到主办方电话的时候,他正开车去向研究所的路上。

    今天是十一长假后的第一天,菁英班上午没有安排课,李凡也正好应了之前孙教授的邀请,参加研究所举行的座谈会。

    这次会议规模并不小,估计当代学者中,研究甲骨文的全来了,当然全来了也没太多人。

    李凡走进会议室的时候,他放眼望去,好嘛,白花花一片老头儿。也偶见不到三十的几位年轻学者,但看他们的精神状态和言行举止,李凡估计应该是某些导师们的研究生。

    会议尚未开始,孙教授热切地招呼过来李凡,给他一一介绍古汉字研究领域的诸多大学者。

    在这一行当中,坦白地讲,一定有一些所谓的专家是滥竽充数的,就好比一部《红楼梦》养活了无数蠢材红学家一般。但学问好坏是不会写在脸上的,李凡对每位学者都保持着足够的尊重。

    他的目光很快落在了几位20多岁的年轻研究生身上,他心道:研究甲骨文?这大好的年华你们不枯燥么?

    几位年轻的研究生也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下李凡,他们内心的os估计也是:你干嘛研究这一行,你丫长得这么好看,干点儿啥不是买卖?怎么就非得和我们抢饭碗?

    众人落座,会议在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学者的主持下开始了。

    会议主要探讨了目前甲骨文研究的诸多问题,而会议的最后,孙教授发起了关于李凡对甲骨文“狈”“?”“田”的重新解读的研讨。最终的结果是,大家基本赞同了李凡对“狈”“田”二字的重新解读,而对“?”字大家则分歧不下,争论不休。

    甲骨文研究就是这样,基本上很难让所有学者全部赞同,期间永远充满了分歧、争议以及不停地推陈出新。

    在探讨完李凡的三个甲骨文新解后,孙教授问道:“李凡啊,你还对其他字有所研究么,不妨说来听听。”

    李凡摇了摇头,道:“孙教授,暂时没了。”

    “那你关于甲骨文的研究方向和方法又有什么看法呢?”

    李凡想了想,“学生觉得,甲骨文未来的研究,应该是与现代计算机技术、大数据以及云计算相结合,运用现代化手段来从新的方向进行破译。”

    一帮老头子听得一愣一愣的,他们搞了一辈子文字研究,勉勉强强会个计算机的基本操作,你现在让人家运用大数据和云计算,这也不现实啊。

    况且,老头子们心想,这古文字研究,和云计算有神马关系?年轻人的思维真的好跳跃好敢想!

    不过几位年轻的研究生倒是较有兴趣地支耳听了起来。

    孙教授疑惑地道:“具体说说。”

    “我的设想是,大数据、云计算破译甲骨文工程,就是把所有的甲骨文拓片、字、词语、考释等东西全部输入到电脑里去,利用电脑的信息储存功能,对未识别的甲骨文字形做出解释。

    这种传统方法外的破译文字的新途径,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

    众“老人”不置可否,因为这个理念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新了,他们平均年龄都快到60了,明显已经接受不来这种新的破解甲骨文的理论的诞生。

    也不怨他们,古语有云:沉舟侧畔千帆过,定有新人换旧人嘛!

    李凡提出的超前的崭新的研究方法,虽然在会上基本没有引起任何的讨论,但是,会上的两位博士生却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会议散后,李凡刚坐进车内想要回校,这一男一女两位博士小跑着来到了车前。

    “李凡,我们能聊聊么?”

    “我们对你在会上提出的研究方法很感兴趣,要不咱们一起从事这项崭新的工程?”

    车外起了大风,吹皱了两位博士暗黄的皮肤,李凡趴在方向盘上看着他们倍显兴奋的面庞,他心道:我这是给你们提的思路,我自已又用不到,毕竟所有细节都在自己大脑中储存着呢啊。

    李凡打开车门,笑道:“来吧,哥、姐,上车吧!”

    这两位博士是京城师范的,李凡送他们回学校的路上,和他们详细地聊了聊自己对这项新技术手段的看法,但华国现在并没有这项技术,李凡“空谈”一番,他们就只能泛泛而听,不过他们倒是觉得好像很行得通。

    但如何去执行这个项目,显然不是他们能够独立完成的,首先,你得有资金,其次,你得有技术支持,再三,需要科研室,最末,学校凭什么批准你一个博士生啊!

    李凡委婉地说出这些话后,那个女博士淡淡地道:“没事儿,他爹是校长。”

    李凡举手投降:“失敬失敬,前面的话当我没说!”

    将一男一女两位情侣博士送回到学校后,李凡连忙开车回到了京大,他约了马强来到了教学楼内的一间阶梯教室门外。

    此时,教室内正进行着新生辩论大赛初赛,他们两个不是来参加比赛了,而是来“督战”的,因为里面两位选手分别是顾亚婷和杜丽。

    两个人站在后门口往里张望着,也实在没什么意思,里面的辩题是《跳槽》,选手们在室内辩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李凡在门外幽幽地道:“这个跳槽的本意可不是换工作。”

    马强疑惑地问:“哦?那是什么?”

    “换男人!”

    “跳槽?换男人?”

    “嗯,古代青楼ji女换男人!”

    马强大感兴趣,“呦呦呦,说来听听!”

    “在明清时代,青楼里,一个ji女和一个piao客缠绵了一段之后,如果发现了更有钱的主,而丢弃旧爱另就新欢的话,就如同马从一个槽换到了另外一个槽吃草,这种另攀高枝的做法就被形象地称为‘跳槽’。”

    “哦,原来如此。那青楼为什么叫‘青楼’呢,怎么不叫黑楼、蓝楼、白楼呢?”

    “转义了呗,最初‘青楼’指的是富丽堂皇的楼舍殿宇,后来渐渐转义成了ji院。”

    正说话间,里面的比赛落下了帷幕,门开处,顾亚婷快走几步来到李凡面前,道:“你们聊什么呢,怎么眉飞色舞的?”

    “跳槽的108种姿势,走吧。”

    为了参加两周后的金英节典礼,他们得提前去借礼服了。

    明星们出席活动,靓丽的服装基本都是借或者租的,毕竟一件高定礼服动辄上百万,而且在公开场合只能穿一次而已,这个数目谁都心疼。

    两个人刚坐上车,打算去蒋姐安排的工作室挑衣服,可车子刚启动时,李凡就改变主意了。

    他疑惑地看着顾亚婷,道:“你说什么?你不去参加《金英节》?”

    “对啊,我那几天要去美国,就不去了,就不见证你获得综艺王的时刻了。”

    “可我的军功章上有你一半的功劳啊!”

    顾亚婷嘻嘻一笑,“嘴真甜。走啦,陪你去看服装。”

    “我本意是打算给你借礼服的,你都不去了,那我还去干嘛?走,咱们去服装大世界,随便买一套就成了。”

    “什么?去服装大世界?随便买一套?”

    “嗯!”李凡说罢,将车子开向了另外一条街道。

    “诶,李凡,你是去参加盛典啊,服装是非常重要的,你确定?”

    “怎么了,买套千八百的衣服别人也看不出来。”

    “大哥,那你就和全国人民撞衫了,别闹啊,快去工作室。”

    李凡摇了摇头,“没闹啊,去借衣服太麻烦了,麻烦一圈儿人,最后还得国际运输,咱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完事儿。”

    “哥们儿,你等一下,你的想法不对啊,这是盛典,最讲究争奇斗艳了!”

    李凡无所谓地摇了摇头,“西服都差不多,咱们找家手工店私人定制就解决了,我又不是不穿衣服去。”

    “不能这么想,到时候镜头一直对着你,你自然是焦点,这方面不能掉链子,走吧,好好拾掇拾掇!”

    李凡犹豫了一下,“诶,身不由己啊,走吧!”

    晚上8点钟,两个人来到了著名造型师杨洋的工作室,杨洋仔细地“研究”了李凡片刻后,便给李凡推荐起了各种品牌,李凡看着ipad以及杂志中的诸多西服,他真没觉得穿上之后和1000来块服装店里买来的有什么区别。

    他也懒得挑,全权交给顾亚婷一个人忙活了。

    “这件好,李凡,你看看卡帝路的这件西装,是不是很漂亮。”

    ……

    “好像这件儿好点儿,更精神一些。”

    ……

    “这件相较而言,更成熟稳重一点儿,李凡,你倒是表个态啊,是你穿,不是我穿!”

    ……

    “这有专业的大名鼎鼎的造型师,咱听杨洋的。”

    杨洋笑道:“你李凡穿哪一套都好看,不过我觉得这套卡帝路的西装和这件条纹西装更适合你。”

    “你说适合就适合,那就这样。”

    杨洋心道,这兄弟是真好伺候,好像长得帅的都好伺候,反而是长得值得商榷的明星挑服装事儿最多!

    这两件高定服装需要分别从欧洲、美国邮递过来,为了稳妥起见,李凡道:“咱们要来个备选项。”

    “哦?”

    “走,去服装大世界!”

    “你……”

    到底是没拧过李凡,顾亚婷陪着他去服装大世界选购去了,就在他正试穿一件西装的时候,蒋姐的电话打了过来,因为去湘南参加金英节后,李凡次日便要参加《天天向尚》的录制,所以,蒋姐希望他借此打一打即将面世的作品。

    李凡道:“可是,样书还没送到我手里啊。”

    “我催一催,这个快。衣服你看了么?”

    “正试呢!”

    “正试呢?哪有现成的服装?”

    “服装大世界。”

    “李凡!……(省去说教几百余字)”

    李凡倒不是执意不穿高定服装,而是那价位实在太昂贵了,光一双皮鞋就10多万,穿上之后他估计自己就不会走路了,磨一下鞋底都心疼啊。

    而到国内手工店全套订做下来也不贵,刷刷脸估计还能给打个折呢。

    不过,在“身份”“地位”“面子”“场所”“尊重”等无数个词汇的要求下,李凡妥协了,只不过还很“低级”地问了一句:“穿坏了的话赔不赔钱?”

    《金英节》投票系统在10号这天便正式开启了,官方网页端、手机端等多方平台同时进行。这持续两周的投票时间内,也到了诸位明星们拼粉丝量的时候了。

    金英节一共设立了“观众最喜爱的男演员奖”“观众最喜爱的女演员奖”“最佳表演艺术奖”“最佳导演奖”等十余个传统奖项,以及新晋增设的“最佳综艺奖”和“最佳综艺明星奖”。

    每个奖项所对应的“明星库”都是经过组委会研究确定的,以避免在“观众最喜爱的女演员的评选中混进男演员(可不排除网友集体恶搞),或者,避免在“最佳表演艺术奖”中混进小鲜肉。

    与李凡一同入围最佳综艺明星奖的选手还有汪牧、曲颖、何欢等诸多综艺咖,他们将一同竞争最佳综艺明星奖的桂冠。

    因为每个id只能进行一次投票,所以,很多粉丝们纷纷头疼了起来,假如说一个人粉四五个明星,那到底选哪个啊?

    投票采取的是后台计票制,也就是网站上诸位入围嘉宾的名次是不对公众显示的,最终结果会在颁奖典礼上公布,但是,官方网站设立了热门区,每个类别投票最多的10位明星会以轮转图片的方式依次出现。

    毫无疑问,李凡是夺得首个最佳综艺明星奖的最热门人选,与李凡能一较高下的只有汪牧一人,因为,汪牧不仅仅是综艺咖,他还影视剧、歌曲全面发展,有歌迷、影迷还有综艺迷,目前也就他能在这个环节和李凡一较高低。

    与个人奖项相比,最佳综艺奖基本锁定在了《我们相爱吧》和《最强大脑》之间。

    《我们相爱吧》因为是华国首创综艺,并拥有目前最高的收视率做保障,并拥有广泛的群众收视基础,呼声极高。

    而《最强大脑》,作为本年度第二个收视率破4的王牌综艺,以高逼格、高规格的高姿态获得广泛赞誉,又有前两季的极佳口碑保障,节目组对这个“最佳综艺奖”也是虎视眈眈。

    两个节目组为了竞争这个最佳综艺奖也是做了大量的宣传,来号召网民们投票支持,双方竞争激烈,鹿死谁手尚不可知。

    但李凡对此并不太关心,因为不管谁获奖,反正都是自己参加的节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