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全国期待
    录制结束了,李凡是被众人簇拥着离开的舞台。

    选手们以及台里的人跟在李凡身边,几乎奉上了所有的钦佩之词。

    当然,还有几个选手依旧留在舞台之上,他们要了一些折纸艺术品后便捧在手里端详着,试图破译它的折痕图。

    “张烨,你能推测出这个‘袋鼠’的折痕图么?”

    “能倒是能,但根本做不到李凡那么快!这个反推的方法只适合李凡那种快枪手!其他人谁也来不了。”

    “牛逼哥,你呢?”

    “我?秘密!”

    剩下这几位选手又叹息了几声后,便捧着折纸作品回去研究去了。

    李凡回到宾馆后,将一口袋药往茶几上一放,大家给他买的这些药足足够他吃个几年的了。

    拉上窗帘,李凡迷迷糊糊地往床上一躺,蒙着被呼呼地睡了起来,待到次日早晨的时候,他朦朦胧胧睁眼之际,才发觉喉咙很累很干,哑得更厉害了。

    李凡急得直踹被子,你大爷的,完蛋了!明晚还有其他节目录制呢,这可怎么办?

    想到这里,他一拉被子,继续补觉,想着发身汗快点儿好起来。

    可接下来他就睡不消停了,房门一次次地被敲响,客人来了一批又一批。台里各个领导分批而来,不停地叮嘱他要注意身体,多多休息。还有一些粉丝闻讯来看望自己的,她们心疼地看着他,嘱托他要好好的。

    李凡那一刻都产生幻觉了,自己这究竟是感冒了,还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了?

    房间里很快就堆满了果篮、鲜花等等,李凡擤了擤鼻涕,心道当名人就是好啊!

    送走来看望自己的众人后,李凡以休息为故,关上房门后,他洗了两个苹果,坐在床边咔哧咔哧地吃了起来,补充营养。

    此时的他主要就是嗓子哑、咳嗽流鼻涕,已经不怎么烧了,他本来打算再睡一觉休养一下,但突然觉得这个房间自己不能再住下去了,大家的好意让自己不安生啊。

    于是,穿好衣服,背起背包,李凡悄悄离开了这家宾馆,去附近宾馆又开了一间房。

    新的住所无人打扰,李凡睡得这叫一个大汗淋漓。窗外天色渐晚,他依旧睡得昏沉不醒,直到感觉自己的被子被轻轻地掖了掖,在感受到了妈妈般的温暖时,他浓密的睫毛才微微眨了眨,然后又合上了,原来是做梦。

    “吃点儿东西不?”

    李凡闭目轻哼,“嗯。”

    “清淡点儿的?”

    “嗯!”

    “嗯”了一声后,他又睡着了。

    顾亚婷又摸了摸他的额头,还成,不烧了。之后,她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悄悄地离开了房间。

    清淡点儿的,什么清淡呢?

    顾亚婷走出宾馆的时候便头疼起来了,她在附近看了一眼,都是小馆子,没有饭店,她有点儿担心卫生问题。要是平常也无碍,地边摊就差被他们两个吃黄了,她和李凡都没这个讲究,但是李凡现在抵抗力弱,她就得格外小心了。

    打车走出去一公里,顾亚婷终于看到了一家大饭店,她快步走进去,道:“服务员,点餐。”

    “请问美女,吃些什么呢?”

    “呃,来个柿子汤,两碗米饭。”

    “其他的呢?”

    “不用了,谢谢。”

    服务员一愣,上四星级饭店点了一道汤两碗米饭,您真会点。

    见服务员转身刚走,她嘱咐道:“不放盐,不放油,不放葱花,不放调料,不放……”

    “您稍等,冒昧地问一下,您确定?”

    “我确定。”

    这下可好,厨师犯难了,这菜怎么给您做啊,清水煮西红柿啊?

    顾亚婷提着饭菜回到宾馆后,她走到床边,轻轻摇了摇李凡的肩膀,道:“李凡,开饭了。”

    “嗯!”

    “开饭了,再不起床我可吃了啊。”

    李凡徐徐睁开眼睛,当确定了自己眼前的“有效信息”的时候,他“砰”地坐了起来,哑着嗓子道:“你怎么在这儿?你什么时候来的?你怎么进来的?”

    “嗓子这么严重啊?都不是你声音了。下午我就到了啊,林晓凤说你要挂了,我就来送你最后一程,来,断头饭都给你准备好了。”

    李凡美的啊,一时间百病全无,有女朋友真好!

    砰!身体往后一栽,他气若游丝地道:“诶呦,我要死了,烧死我了,恶心,难受,浑身无力,鼻子堵塞,我要死了。”

    顾亚婷犯愁了,“咱们上医院吧。”

    “医生说了,吃点儿药养几天就好了。”

    “那我先给你洗把脸。”

    见顾亚婷去了卫生间,李凡悄悄起身看了一眼茶几上的打包袋儿,对立面的山珍海味充满了好奇。听到水龙头关闭的声音后,他连忙栽倒在床上,复又“诶呦诶呦”起来。

    顾亚婷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她手里拿着湿毛巾,走到床边后,一边给李凡擦脸一边道:“瞧瞧你的小身板儿啊,大病没有,时不时来点儿小病,10月份了,你还敢开窗户睡觉,服了你了。”

    擦好了面颊后,李凡问道:“可以开饭了吧?”

    “嗯,等一下,”顾亚婷将打包袋打开,从里面往出倒腾,“这是柿子汤,这是米饭,吃吧。”

    李凡见状大失所望,“主菜呢?”

    顾亚婷指了指柿子汤,“这就是啊!”

    “啊?你确定是特意飞来照顾我的,不是来虐待我的?”

    “感冒了,要吃清淡一点儿,吃吧。”

    李凡耍赖,“你喂我,要不吃不下!”

    顾亚婷噗嗤一笑,“你真大爷啊,好好,我喂你!”

    垫了垫枕头,顾亚婷舀了一勺柿子汤,轻轻吹了吹后,递到了李凡的嘴边。

    李凡张嘴一吸后,便疑惑地看着顾亚婷,“没放盐?”

    “没放啊!”

    “油呢?”

    “没放,不是要清淡点儿么?”

    李凡一翻沉重的眼皮,嚷道:“我确定了,你就是来虐待我的!”

    “吃,快吃,补充能量!”

    “哪有什么能量啊,诶呦我的天啊。”

    最后,柿子汤淋到了米饭里,李凡凑合地吃了一顿水饭。顾亚婷抽出纸巾给他擦了擦嘴巴后,又用湿毛巾擦了擦他的双手。

    李凡这时突然嗅了嗅自己的衬衣,道:“臭臭的,我要洗澡!”

    顾亚婷瞪了他一眼:“你鼻子不是不通气么?”

    李凡死皮赖脸地道:“呃……刚刚通了一点点,我要洗澡!”

    顾亚婷白了他一眼,“别和我扯没用的啊,小心我秋后算账!”

    这话音刚落,有人敲门,林晓凤过来了。

    顾亚婷一边给李凡量体温一边道:“小凤,晚上还继续录制?”

    “嗯,晚上还有录制,今天就剩我们最后3组pk了。”

    李凡眯着眼睛道:“我要吃苹果。”

    “好,等一下。”顾亚婷起身洗水果去了。

    林晓凤问道:“李凡,我问你一个问题啊,折纸艺术品的这个项目,对你来说究竟难不难?你实话实说!”

    “难,真难,难度极高!但也容易,很容易,看你从哪个方向思考问题了,如果从折点设计图出发,这个题太难了,我当时脑袋都要烧爆了。”

    顾亚婷拿着三个苹果走过来,道:“来吃水果喽。”

    李凡接过一个,咔嚓咬了一口,道:“诶呦,腿麻了,快,给我揉揉。”

    “哪条?”

    “左腿,用点儿劲儿,好,好,不错。”李凡又抬起了右腿,“这个也摁摁,好,嗯。”

    苹果吃完,顾亚婷又用湿毛巾擦了擦李凡的手,然后又开始温水,准备吃药用。

    林晓凤受不了了,“大哥,你是感冒而已,生活不能自理啊?”

    李凡点了点头,“嗯!”

    林晓凤又对顾亚婷道:“你没来的时候,这小子也该吃吃该喝喝,你就不能惯着他。”

    顾亚婷灿灿一笑:“我愿意!”

    “我,你,好吧,我还是抓紧走吧,你们继续恩爱吧。”林晓凤走到门口,回头道,“你们倒是祝福我啊。”

    “祝你旗开得胜!”

    “马到成功!”

    “借你们吉言。”林晓凤挥挥手走人了。

    顾亚婷调了一下空调温度,道:“说个正事儿啊,你明晚的《传承者》和7号那天的访谈节目往后推一推吧,虽然你高烧退了,但是你这嗓子是真不行,也就发个声。”

    李凡正色道:“不行啊,早都答应人家了,而且其他嘉宾已经准备好启程了,我不能因为我自己出点儿小状况,就连累别人啊。”

    “我刚刚去买饭的时候,打电话让蒋姐和他们稍后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把你的档期往后推一推。”

    李凡问道:“他们怎么说?”

    “蒋姐正开会,说稍后联系。”

    “哦!”

    两个人看了一会儿电视,片刻后,蒋姐的电话打了过来。

    一听李凡这咳咳咳地咳嗽不停,还有吸鼻涕的声音,再加上嗓子已然哑了,蒋姐说你小子就安安心心地歇着吧,其他事情她处理。

    李凡对违约的事情很是愧疚,但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谁曾想今早嗓子哑成这个熊德行?

    李凡嘱咐蒋姐道:“哦对了,违约金多少?我支付。”

    “这个用不着,咱们是和他们商量改期,又不是退约。”

    李凡疑惑地道:“这不也有违约金么?”

    蒋姐淡淡地道:“有是有,咱们倒是可以主动能,可他们敢收么?”

    他们的确不敢收,而且很快纷纷打来了电话,嘱咐李凡一定要将养好身体,静候李凡的“付出”。

    李凡放下电话后,叹了口气:“我就是感冒,咬咬牙的话,我现在都能出去打篮球,可怎么人人都把我当成了癌症晚期,不懂啊!”

    “因为你重要呗,因为需要巴结你呗!”

    李凡咳嗽了一声,道:“就等着你说这句实话呢!”

    两个人在南靖呆了两天,直到7号中午才回到京城。

    京大校园内游客不计其数,而寝室楼内却人影少见,李凡打开寝室房门的时候,只有马强坐在电脑前,抱着吉他兀自地弹奏着。

    “哟,骚马回来了。”

    “嗯,嗓子怎么哑了?”

    “这都好得差不多了。”

    李凡登上梯子躺到了床上,静静地听着马强弹吉他。

    马强的进步很大,一是天赋原因,二是爱情的滋润,虽然人家女孩子还尚未答应他吧,但他固执地认为他已经走在爱情的道路上了。

    李凡慵懒地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了片刻,然后开始点歌了,“骚马,给我弹个《义勇军进行曲》!”

    “啊?”马强转过肥厚的脑袋道,“不会啊。”

    “那就唱,给我助助威。”

    “助威?助什么威?”

    李凡砰地坐了起来,紧张地道:“今天晚上我要去顾亚婷家,我怕我应付不来啊。”

    “你不是说你把她爸妈征服了么?”

    “可还有七大姑八大姨呢?今天晚上一家子人都在,我怎么办?很头疼啊!”

    “哦,那你怕什么?人越多越好办,你就负责笑就成了,人越少越容易尴尬,人多的话,大家的关注点都在你身上,你啥也不用想,就随时回答大家的问题就好了。”

    “说是这么说啊。走,陪我买礼品去。”

    李凡忙着买礼品,而广大网友们,则期盼着今晚能见到他的身姿!

    自从第一期节目录制完成之后,《最强大脑》的宣传推广工作便进入到了关键时刻,电视台里广告轮流播出,黄金周期间,工苏卫视的节目广告基本上处于见缝插针地洗脑式地宣传状态。

    而网络上各种与《最强大脑》有关的新闻一时间层出不穷,点开网页能看到《最强大脑》的新闻,点开手机客户端还能看到,甚至无人问津的报纸上都有专栏。

    这一季的《最强大脑》节目的前期预热做得好极了,也同样取得了全国无数粉丝的翘首以盼。

    7号这天晚上,《最强大脑》第一期节目就要播出了,很多网友们早等得迫不及待了。

    这天晚上才7点而已,李凡寝室内,室友们便打开了电视,坐在一起准备看晚上的节目。

    大家在室内支起了一面小桌子,上面摆满了瓜果梨桃,花生糖果,弄得好像要看春节晚会一般。

    寝室内则挤满了同学们,大家说说笑笑的,就等着片刻后的节目了。

    而此时,不仅仅是李凡寝室,整个京大寝室楼内,99%的寝室都把落灰的电视机打开了。

    京大的这个夜晚,属于李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