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国宝级大师相助
    京大的校园内,秋风瑟瑟,落叶纷纷。

    校园内本校学生少见了,但是外来游客却差点儿将京大的校园挤爆掉。

    车子开到一处办公楼的时候,两个人下车,快步走进了办公楼。

    本来两个人打算去吃晚饭的,但是李凡刚系好安全带,便接到了蒋姐的电话,说新书版权问题基本搞定,等着他最终定夺。

    李凡遵从蒋姐的建议,决定和吉森出版社合作,毕竟吉森出版社是东北三省最权威的出版社,在书籍校检、印刷、发行、渠道等各个方面都具有一定优势。

    至于具体的细节方面,则需要之后进行见面详谈了,不过出版社希望李凡找一位学者帮他作序,毕竟这是传统惯例了。

    可找谁呢?

    李凡第一时间想到了春城市的肖老,肖老刚刚还一口应承下来,可是电话放下3分钟后,老爷子电话再次打了过来,他反悔了。

    他说他觉得自己有点儿没资格给李凡作序了,他自己一直在研究新考据学,每天脑袋昏昏涨涨的,无数资料都要翻碎了,大脑中经常一片乱麻,毫无头绪,更没有几篇自己满意的学术成果。在这个李凡开拓的领域内,他说他只是一个“从众”,哪有“学徒”给“门主”作序的道理?

    李凡磨碎了嘴皮子也没让老爷子回转心意,于是只好给其他人打电话了。最终,他找到了华国极具盛名的国学大家,毕盛元。

    这老头子李凡可不敢打扰,这位可是从民国末年一路风华绝代到今日的一代大家,是享誉国际的大学者,国宝级的大师。

    本来李凡和毕老之间并无联系,他刚刚给崔院长打电话之际,崔院长笑道:“毕老在我身边说,你要不嫌弃,他愿意给你作序。”

    李凡听闻这话当时浑身一哆嗦,他不确定地问道:“哪个毕老?”

    “毕盛元,毕老!”

    李凡欣喜若狂,自己这何德何能啊!

    毕老学贯中西,国学造诣登峰造极,并且多学科研究并举,是世所罕见的天才学者,他还曾经将自己的作品亲手翻译成了英、德、俄三国语言,无论是个人天赋还是努力程度,都是让学术界瞠目结舌的存在。

    李凡万万没想到有机会能和毕老结缘,他对毕老太敬重了,这一路上他开心极了。

    李凡和顾亚婷来到副校长办公室外,便静静地等候着。他暂时收起了激动的心情,突然疑惑地问道:“诶,小顾总,你这个奸商怎么把消费者心态研究得这么好?刚刚在办公室的时候,我都有点儿崇拜你了!”

    “我从小就在老爹办公桌边儿长大的,每天在超市里看着人来人往,脑袋里想的就是怎么能掏空他们钱包,久而久之就成‘奸商’了。”

    “那我得批评你,顾亚婷同学,别的女孩子从小想的就是吃啊吃,想着各种白马王子,你怎么能想着消费者的钱包呢?你这不是脱离了女性群体,走向了俗气的低级趣味么?你就不能像其他女生一样,每天脑袋里多想想吃喝玩乐,多想想帅哥,多想想我?”

    “啧啧啧,滚蛋啊!我还是多想想财神爷吧,多上几炷香,财源滚滚来。想着你?一想到你我满脑袋都是烦恼。林晓凤都和我说了,说你参加《最强大脑》的时候,那一群群小姑娘啊,像疯了似的。”

    李凡翻了一下眼皮,道:“你不应该拜财神爷,拜错了!”

    “那拜谁?关公?”

    李凡摇了摇头。

    “吕不韦?”

    “不不不,同一时期的!”

    “谁?”

    李凡笑道:“巴寡妇清嘛,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女企业家。你说你一个女孩子要从商,不拜女企业家反而去拜其他人,不合理啊!”

    “滚,你想以后让我当寡妇啊?我倒是没什么意见。”

    “你滚,说什么呢,”李凡弹了她额头一下,道,“不过,真应该拜一拜。你想啊,秦朝时,一个女商人既非皇亲,也非国戚,靠着开采‘丹穴’,富甲一方。拥有仆人上千,工人及士兵多达上万人,拥有自己的私人武装力量,这在秦朝焚书坑儒销毁天下武器的时代,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牛爆了!

    而连秦始皇都给她修‘怀清台’,是不是很像样?

    当然了,至于拥有庞大的私人武装是一些学者推测的,我觉得不太靠谱。

    你知道‘丹穴’出产什么么?”

    “丹砂,含有汞,据说秦始皇陵中的大量水银是她提供的,什么炼丹药啊,防腐啊等等,都与之有关。”

    李凡补充道:“不仅如此,她还出巨资资助了秦始皇修建长城。孟姜女哭长城,寡妇清修长城。大家只知孟姜女,不知寡妇清啊。

    寡妇清要是拍成电视剧,那该多传奇?那人生多辉煌?比孟姜女传奇一百倍,孟姜女的故事实在太单调了。

    ‘奸商’,你要拜就得拜‘寡妇清’。”

    “闭嘴!”

    李凡摇头道:“无奸不商,无商不奸啊!诶,不过这个词语以前不是这个意思。”

    “无尖不商嘛,旧时买米以升斗作量器,卖家在量米时会以一把红木戒尺之类削平升斗内隆起的米,以保证分量准足。银货两讫成交之后,商家会另外在米筐里氽点米加在米斗上,这样一来,已抹平的米表面便会鼓成一撮‘尖头’,尽量让利。

    ‘无尖不商’最初是褒义词或者中性词,后来发展过程中就变成了‘无奸不商’,变成了贬义词了。”

    两个人正聊天之际,自楼梯口走来一个须发皆白的长者,长者80出头,步履生风,精神很矍铄。

    李凡顾亚婷连忙快步迎了过去。

    “毕老好!”

    “毕老,您慢着点儿。”

    毕老和蔼地看着后辈,笑道:“无碍,咱们进屋吧。”

    走进办公室,李凡顾亚婷有点儿手足无措,紧张兮兮的,这眼前的长者可是文化瑰宝啊,对于他们这帮后辈来说,能有缘相见一眼都是人生大幸。

    毕老挂上眼镜,端详了片刻眼前的两个年轻人,然后便和他们攀谈了起来,仿佛唠家常一般,气氛融洽温暖。

    毕老之所以想给李凡写个序,首先李凡提出的“新考据学”的确是学术界的一个崭新的方向,而李凡的学术水平又极高,毕老读过李凡的文章后,也是拍案叫绝,逢人便说年轻一代终于有标杆性的国学天才了,干涸的沙漠里终于出现绿洲了。

    乱世学者辈出,而盛世人才凋零,华国自2000年后,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学大师,自己封的或者其他人抬举的大师不算数,而这种真真正正地深耕于国学领域并有权威学术研究在身的,至今,45岁以下的青年学者基本上找不到。

    人才凋敝,国学难承,在这个信息化爆炸的新时代中,突然从石头缝里蹦出个李凡来,文学界中无数长者恨不得仰天长叹啊,为什么不多蹦出来几个?

    爱才,人才越稀缺越爱才,现如今的社会中,李凡这种绝迹的青年学者,则更是让很多业内人异常珍惜。

    毕老给李凡写序,他让李凡稍等片刻,然后拿出钢笔,找出稿纸,但闻纸上沙沙作响,不出片刻,《序言》完成。

    “李凡啊,看一看,还成么?”

    李凡接到手中打眼一看,心中的敬佩感瞬间爆棚。

    字体飘逸灵动,间杂数家,自成一格,李凡心道:自己比不上啊!

    再看内容,见解独到,推荐恳切,而其中涉及到的每篇文章的每一个观点,如数家珍,一字无错!

    李凡合上稿纸的时候,彻底服了,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拜辞了毕老,李凡走出办公室不远处便长叹了一口气:“我农村奶奶,和毕老年纪相当,可已经下不了炕了,老糊涂了,可毕老,这身体硬朗得仿佛就70岁,思维敏捷程度吊打京大学生啊。这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得多牛逼?”

    顾亚婷摇了摇头,“我彻底服了!”

    李凡一垂头,“我也是!为了这对自己非常有意义的一天,我决定!”

    见李凡一顿,顾亚婷问道:“你决定什么?”

    “以后我绝对不吹牛逼了!”

    ……

    回到寝室睡了一觉,李凡第二天早晨便飞往了南靖市。

    出了机场后,李凡并没有赶往《最强大脑》给安排的住处,而是直接走向了附近一家宾馆。

    他刚下车,吉森出版社副社长、总编辑等几个人早已等候多时了,大家迎着他走进了会议厅,纷纷落座,共同研究这本书的具体细节。

    李凡没想到吉森出版社这么着急,昨天刚说改天详谈,结果今天就谈上了,而且还不是在本省。

    对于吉森出版社来说,李凡是极其重要的。这个时代,实体出版早已经陷入泥潭,十年内,大家的阅读习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阅读基地”早已经由纸质书刊转移到了网络客户端,出版行业早已辉煌不再。

    就比如说京城的《诗刊》转型做《国学时代》app,也是被逼入绝境的求生之道。

    现如今实体书籍能卖出销量的作家也就那么几个,而且作者都是年轻一代风流人物,而且主打言情小说或者轻小说之类。

    吉森出版社对李凡新书的期待值是百万销量打底,150万是理想估值。因为李凡的话题度和粉丝热度,别说吊打那些顶级畅销书作家了,就算现在华国文娱圈,谁能与帅李一争热度高低?

    有这巨大的人气做保证,新书还怕不愁卖?

    李凡心中则很忧虑,毕竟这种纯学术类型的作品,读者们能看懂么?会买账么?

    副社长则笑道:“就因为这书是纯学术的,所以我们已经大大调低了目标期望值。”

    总编辑补充:“如果这是你写的随笔或者小说之类的作品,我们的保底销量预估起码200万册,目标期望值起码是300万册。”

    李凡毫无底气,好吧,等着市场证明吧,谁会买啊?晦涩难懂的,谁傻啊?

    李凡想不通,理解不了,很多人也很怀疑,这就得新书上架的时候,看看市场反馈了。

    至于定价,大家商讨后的结果是49元整,这个价格相对于通俗作品类很高了,毕竟名著小说类作品往往只有30左右块钱,但这书放在专业书籍里却很合理。

    基本细节敲定完毕后,副社长问道:“那你的序言请哪位学者来写呢?”

    “毕盛元,毕老!”

    室内众人大惊,异口同声问道:“谁?”

    “毕盛元!”

    众人嚷起来了:

    “哇,你打算请他?”

    “咱们华国最后一个国学大师啊!”

    “你的书上如果有毕老的序言,咱们推广就一句话便成了:毕盛元倾情推荐!”

    “就毕盛元这三个字,咱这书的格调就又翻了一番啊!”

    ……

    副社长问道:“什么时候给咱们写?咱们书要趁着年底上架。”

    李凡从包里小心翼翼地拿出稿纸,然后给大家展示了一下,大家瞬间又不淡定了。

    大家不明白,李凡的人际关系究竟哪来的啊,连毕盛元都能请到?新闻媒体已经把李凡家刨了一个底朝天,确定李凡只是出生于很普通的家庭啊!

    其实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当你在某一领域具有让人无法企及的实力的时候,很多人自然会主动来结交认识你,可能原因是欣赏喜欢,或者其他……

    签下版权合约后,李凡和副社长热情地握手,相机咔嚓一声,照片定格。

    就这样,李凡人生中的第一本书被敲定了下来。

    送走了吉森出版社一行人等,李凡看了看身边的蒋姐,询问道:“我诗诗姐近况如何?”

    “还成,读书、看报、品茶,伤春悲秋的,过得跟个老年人似的。”

    “没拍戏么?”

    “最近没接戏,没有好本子。你不是也写剧本么,什么时候你诗诗姐能拍上你的戏?”

    李凡摇了摇头:“我就是瞎胡闹,不过,万一以后我要是打算记录戏曲文化的话,让诗诗姐出镜客串一下,可倒是好主意。”

    “戏曲?”

    “嗯!”

    蒋姐惊了一下,心想你这开疆扩土得也太远了吧?她问道:“什么时候?”

    “鬼知道?我现在的档期都被你排到2020年之后了吧?”

    蒋姐噗嗤一笑:“我得多剥削一下你,靠你吃饭呢。”

    蒋姐也很快飞走了,她有其他艺人要带。李凡回到宾馆休息了一下,然后便来到了广电中心,准备录制今晚的节目。

    他刚来到休息室的时候,室内空空如也,其他选手并未赶来。

    直到20分钟后,咯吱,门开了。

    林晓凤提着手机走进室内,她皱起秀眉道:“听小婷说,你竟然要发书了?”

    “什么叫竟然?你是在质疑我么?以我的学术水平,发本书而已,值得大惊小怪么?”

    “咦?”林晓凤提起手机,问道,“小婷,你不说他发誓以后不再吹牛的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