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忙碌的人生
    究竟谁能让李凡燃烧起来?

    这是今晚参加了节目录制的每一个人的想法。

    这第一阶段的淘汰晋级赛,李凡实在太轻松了,完全是以独霸天下的态势和实力横行竞赛舞台,锋芒毕露,光芒四射。

    但是,基本上所有人都认为,李凡的实力绝不仅仅而已,他一定比大家看到的更为强大,可谁能在之后的比赛中,逼发出来李凡的全部实力,与李凡硬碰硬地死磕一下呢?

    也许是牛毕歌?也许是张烨?还是哈佛大学的杜鹃?

    这几位也在之后的环节纷纷获得了直通名额,免去了之后的第三轮晋级赛的比拼。

    目前来看,牛逼哥是最有希望将李凡拉下马的人,牛逼哥第一轮的《斗转星移》环节,虽然成绩与李凡有一定差距,但是他多了一个背诵天罡星的过程,而且,在获得直通名额的挑战项目中,他在他们组同样以碾压众人的姿态轻松过关,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

    张烨也有可能,但毕竟在之前的《华国诗词大会》上被李凡斩于马下了,他面对李凡可能会出现两种心态,其一:丫的,老子要报仇,拼了!其二:完蛋了,又完蛋了。

    要是前者心态还好说,可能会一雪前耻呢?要若是后者就直接交代了。

    还有人说,会不会是周齐呢,那个脑瘫患者。

    具体哪位选手能给李凡带来真正的挑战,这个谁也说不准,经过淘汰赛后,剩下的那些精英选手们,综合实力都不弱,而且每个人都会在某项能力上有所侧重,说不准某位选手碰到了自己擅长的挑战项目,然后默默无闻的他突然在舞台上大放异彩,这是很正常的。

    以小组第一名的身份获得直通名额的选手纷纷走进后台休息室。牛逼哥、张烨、苗苗、杜鹃、林晓凤这五位在室内边嗑瓜子边看电视中舞台上突围赛的竞赛情况,这几位现在清闲了,但唯独不见了李凡。

    “林晓凤,李凡在你们京大,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张烨问道。

    这句话算是问对人了,直接问的受害者啊,李凡没事儿的时候净“欺负”她了。

    受害者想了想:“我们学校眼中的大熊猫,我眼中的大狗熊!他对别人么么哒,对我总是亮出獠牙,我正合计着怎么收拾他呢!”

    牛逼哥笑道:“听说他还开办了一个社团,什么曲艺社,每天去报名的不下百人?你们京大学生挺踊跃啊!”

    “谁让主席和副主席长得好看呢,有人天天都去纳新,都赶上上班了。”

    这时,主持人李浩和郭敏等几个人走进了休息室,舞台上比赛还在继续,但他们对后面的比赛内容没什么兴趣了。

    李浩问道:“李凡呢?”

    牛逼哥道:“我来的时候就没看到啊。”

    郭敏闻言,一跺脚:“哎,我的帅李哪去了呢?”

    李浩剜了她一眼,“你是有老公的人,你是知名主持人,能不能矜持一点儿?”

    “可是,他让人矜持不起来啊!你没看到刚刚舞台上贾芸那一脸的崇拜的样子么,一个曾经做法制节目的主持人都矜持不了了,你怎么能难为我一个做娱乐节目的?”

    “呃……论才华论脑力的话,我不如人家,但要是单论颜值,我也不比李凡差多少,能不能多看看我?”

    郭敏翻了一个白眼:“那你还是和人家比脑力吧,这还现实点儿!”

    “总怼我!”

    郭敏突然挎上了李浩的胳膊,甜甜地道:“怼别人人家和我生气啊,怼你你还宠着我让着我啊,那我不怼你怼谁?”

    室内飘起了酸柠檬的味道,林晓凤借故上厕所,诶呦喂,在班里被李凡和顾亚婷虐,在这儿被他们两口子虐,就怕这种时不时炫幸福的,能不能考虑一下单身狗的心情?

    比赛结束后,贾芸、嘉宾们以及doctor陈等人,都第一时间来到了休息室,他们此时特别想撬开李凡的脑袋,瞧瞧里面究竟是什么构造,可大家扑了个空。

    其实,李凡早走了。

    获得直通名额后,李凡见之后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了,便默默离开了。

    此时早已深夜,李凡回到酒店后,连忙订好了明天飞京城的机票,明天晚上将会继续录制《最强大脑》突围赛,这个与自己无关,但后天晚上他一定得参加了录制了,李凡还有不到两天的时间能供自己支配,他打算回一趟京城。

    李凡临时要去京城,主要去拜望一下董老爷子,当面研究一下过几天参加《继承者》的具体事宜。

    这个十一假期实在是太忙碌了,李凡还很年轻,倒觉得没什么,稍微疲惫一些的话,睡一觉就恢复元气了。

    蒙被大睡,一觉到天明。清晨,洗漱完毕后,李凡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酥州而去。

    他这次去酥州,又去买扇子去了,这是其一,其二呢,去订做长衫、手绢等。

    下车后,李凡一头扎进了秀景街,快步走进了“雍容贵府”的店铺,挑选了一把扇子后,请店员帮着装在礼盒里,李凡便提着礼品走人了。

    他走出店铺,然后很快找到了一家卖苏绣的手工店。

    “老板娘,我要订一些手帕,相声表演用。”

    “好,什么样式的,价位……”

    “价格无需太贵,中档就成,但我要在上面绣上一些字。”

    “好啊,小伙子有品位,是要绣上宋词呢,还是唐诗呢?咱们店里的手工是极好的”

    李凡挠了挠头,拿起了一块手帕,道:“比如说这块手帕,可能我要绣一个‘娘’字!这个字要足够大,可以让前排观众看得清。”

    “啊?”

    “这样吧,这种绣字的手帕我来七块,时间紧迫,6号早晨我要来取。”

    老板娘摇了摇头,“兄弟,我们店里的订单都满了啊,最起码也得两周的时间啊,很多顾客都下了单子了。”

    李凡无奈地道:“我多加一些钱,加个急。”

    “这不是加钱的问题,兄弟,还是请慢慢等吧。”

    李凡挠头了,自己急着用啊,于是决定不要脸一回,他拉下墨镜,摘下口罩,眼睛blingbling眨了两眨,道:“老板娘,帮个忙嘛!”

    老板娘大惊,“李凡啊,原来是你啊!那成,没问题。”

    瞧瞧,还是刷脸好用!

    又走进了一家知名店铺,李凡决定给未来丈母娘买个大件儿,苏绣屏风!

    婚姻生活幸不幸福,女人取决于婆婆,男人取决于丈母娘,李凡得

    想办法把丈母娘哄得开开心心的,但这个大件儿可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完工的,李凡决定继续刷脸!

    “麻烦咯,加个急,一定要在元旦前完工,孝顺长辈的。”

    “呃,好吧,谁让我被你的美貌征服了呢。”

    连续走了几家店面,李凡刷脸都成功了,但最后来到一家裁缝铺的时候,李凡遇到了滑铁卢。

    裁缝铺的老板看着一脸灿灿笑容的李凡,皱眉问道:“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我,啊,您不认识我么?”

    “你谁啊你?”

    “呃……不好意思哈!”

    李凡连忙讪讪地走了。

    ……

    从酥州到京城,大概两个多小时的航程,李凡落地的时候,直接提着礼品打车来到了董老的家中。

    董老住在大儿子家,家里条件还可以,100平三室一厅的房子,家装也不错,小康家庭,书香门第。

    此时,客厅里摆着两个行李箱,明显是有出门的打算。

    “董老好,这是送给您的礼物,请您笑纳。”

    董老颤颤巍巍地接过来礼品盒,打开后,见是一把扇子,顿时笑得更加灿烂了,董老懂行,打眼一看,用手一摸,便知道这把扇子价格不菲了。

    买扇子是个艺术活,主要看送给的人是谁,如果是送给外行领导什么的,那就不用说了,一定要送材质昂贵的扇子,扇骨一定要是紫檀、象牙、乌楮等等名贵材质,你需要让收礼的人第一眼就知道你这东西很昂贵。

    但送给玩家的话,单说扇子,很多天价扇子往往所用的材质并不贵。

    这一老一小两人聊起了扇子。

    董老抚摸着扇骨喜爱得不得了,“大家都知道我喜欢扇子,很多人给我送礼啊,完全不懂,还洋洋得意,说董老啊,这扇骨是非洲象牙的,又这材质是沉香木的,又紫檀的,屁!完全不懂,扇骨最好的材料就是江南非常常见的毛竹!”

    李凡道:“《万历野获编》说,凡紫檀、象牙、乌楮,俱为俗制,唯以棕竹、毛竹为之者称怀袖雅物,其面重金亦不足贵,唯骨为时所尚。”

    “对对,因为竹子在经过煮、晒、烤、刮、拖、倒、磨等工艺流程后,会匀细、光洁、温润,在仔细把玩和赏析之间,显出类似于蜜蜡与和田羊脂玉的光泽,抚摸起来又如同婴儿脸般细腻。

    来,成子,你来摸摸,是不是这个感觉!”

    董成接过扇子,摸了摸,点了点头。

    李凡笑道:“这叫‘水磨玉骨’!”

    董老大喜:“嗯,懂行!”

    能不懂行么?不懂行的话,李凡能花18万给自己买把扇子么,现在他那把扇子还包裹得严严实实地藏在随身的背包里呢。

    董成问道:“什么叫水磨啊?”

    “水磨其实是一个形容词,像水磨卵石那样轻轻地恒久地着力,是慢工细活的意思。毛竹要做成扇骨,首先,需要搁置至少八年的时间,这样才能挥发掉竹中的水分,达到理想的密度;

    之后,扇骨在基本形制出来后,还要用浸湿的木贼草磨光晾干,用榆树叶打磨提光,细细地一天一天地磨下去,这样才能将竹皮上原有的青色和花纹完好地保存,而不会打磨的人往往一小时就将竹皮磨烂了。”

    董成叹了口气:“这么费事啊?”

    “这只是扇骨,再说扇面,扇面追求‘非老矾面不用’,这个材质也不贵,考验的是老师傅的做功,并且也需要时间的沉淀;一张刚做好的扇面,最好也得藏个八年才成。”

    董成长知识了,“难怪好的扇子这么贵,扇骨八年,扇面八年,当真是精雕细琢而成。”

    董老伸出干瘦的手臂,指了指书柜道:“所以说啊,要单说材质,小凡送我的这一把,是材质最一般的,竹子哪没有?扇面材质也不贵,和别人送我的十几把根本无法相比,但是,那十几把材质昂贵的扇子换小凡送我的这一把,我都不换!”

    李凡笑道:“您老喜欢就好!”

    董老今天开心了,慢慢悠悠起身,腰板儿努力地往上拔了拔,学着老学究的样子,一步三摇地边走边扇动扇子,美滋滋的!

    孙媳妇从厨房里探出了头:笑道:“老爷子今天是真开心了,李凡你送对礼物了,咱们开饭了,边吃边聊。”

    开饭,十多人凑在了一起,四世同堂,热闹极了。

    李凡的碗中的菜基本就没少过,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往他碗里夹,李凡倒不好意思了。

    董老爷子很开心,吃饭的时候还喝了几口白酒,并说要收李凡为徒。

    李凡目前这种情况,用句行话叫做海青,就是没门没派的艺人,(李凡瞎胡扯出来的王永发不算数),在以前,

    旧时代,一旦碰上这种人做艺,行里人便要维护门户尊严,首先要“盘道”,然后,千方百计地将他排挤出生意场,无师之人必定要受艺人们刁难,而且哪家场子用了“海青”,所有艺人便从此不进这家场子了。

    艺术的背后是竞争,是抢饭碗,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一面,且不去提。

    李凡依旧婉言谢绝了。

    吃过饭,李凡离开了董家,董成陪着他下楼,道:“我太爷啊,就喜欢两种礼物,一个是各种保健类产品,一个就是艺术品。前几天还托人买了一个八千多的棉被,说有磁疗效果,能延年益寿,给我们气的啊!”

    “正常,老年人最好骗!这个和病急乱投医一个道理,年纪大了都想多活几年,等咱们到老的时候,也是一个状态。”

    “李凡,我问你个问题啊,你知道相声这个行当里,找到老前辈拜师的困难程度么?”

    “我知道啊,基本不可能,因为涉及到了辈分问题,很多人会横加阻拦的,比如说我要拜老爷子为师,那你就是我孙子了。”

    “去去去!那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拒绝呢?”

    李凡淡淡一笑:“我又没打算专业说相声,以后我还要宣传昆曲、评弹、琴书、清曲等等,要是每个曲艺我都拜个师父,我一辈子得孝敬多少人啊。”

    董成疑惑地问:“你都会?”

    “那你看看,过几天见!”

    李凡迈着方步走人了。

    都会?当然不可能,这是戏曲,又不是国学,但是吹牛逼谁不会?

    而且,董成还真被唬住了,他吧嗒了一下嘴唇,对着李凡的身影道:“天才啊,究竟哪蹦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