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天价纸扇
    飞抵工苏省,落到酥州市,李凡坐车赶往秀景街的时候,他打开了手机微博,这一看之下,方知自己闯祸了。

    他的那篇致敬警察同志的微博引来了一些麻烦,微博下面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人口失踪24小时后才能报警,凭什么你妹妹丢了不足8小时就立即出警?”

    “你这是特权阶级!”

    “社会资源分配不公啊!”

    ……

    也有一些网友给予解释的,说失踪人员属于未满十周岁的少年儿童,不受时间限制,可随时报案。某些网友不高兴了,直接跳出来说:

    “你数数来多少人!”

    “就是不公平。”

    ……

    李凡头皮一麻,这条微博给人家带来非议了,这太不好了,于是连忙删掉。

    删掉之后他想了想,嗯,特权阶级就特权阶级吧,虽然脱离了广大人民群众吧,但还不错!你们说我享受到的便利多,但咱缴纳的税款可也着实不少啊。

    《最强大脑》录制在南靖市进行,但是他特意跑来酥州市,要买一些传统手工艺品。

    南靖酥州相隔很近,坐高铁一个来小时的路程,明天走时间充裕得很,而此时贾芸已经在酥州等他多时了。

    秀景街,酥州市著名的手工艺品店铺聚集地,又是旅游景点,虽然此时已经晚上9点多了,这条街道上依旧灯火通明,游人如织,街道两侧仿古建筑漆金洒银,雕梁画柱,颇似古时那一派繁华盛地。

    李凡刚一下车,但见贾芸正翩翩地向他走来,“你小子啊,我等了你好几个小时了,咱先吃点儿饭,之后再陪你逛街。”

    “要不咱先逛街再吃饭?别一会儿人家再关门了。”

    “放心,秀景街12点之前不关店的。”

    两个人找了特色饭店,然后点了闻名天下的苏州特产,阳澄湖大闸蟹,两个人开始大快朵颐。

    “九月食雌蟹,黄满肉厚,十月吃雄蟹,膏足肉坚。这个国庆假期,就是吃蟹的黄金时间!”贾芸吃相狼狈,但满脸的幸福。

    “就是忒贵!”李凡吧唧了一下嘴,“而且这还是当地炒出来的,其实原来根本就不贵,在民国时期就贼便宜,50年代的时候也才4毛多一斤,当时大米1毛六七,猪肉七毛多。直到80年代,为了提高gdp,发展经济,于是各种政策、宣传以及动员就全部开始了,价格也是一路飙升,不说了,咱吃吧,终于能吃到货真价实的阳澄湖大闸蟹了。”

    两个人吃得肚子溜圆儿,贾芸突然唉声叹气起来。

    李凡擦了擦嘴,问道:“芸姐,怎么了?”

    “岁月无情,容颜易老啊!”

    “嗯,看来这是思春了。”

    贾芸白了他一眼,“胡说八道!”

    “是胡说八道了,”李凡纠正自己的错误,“思春用在您身上不合适啊,您这年龄有些偏大了。”

    砰!

    李凡脚背上传来一阵疼痛,他龇牙咧嘴地道:“姐啊,你这是高跟鞋啊!”

    贾芸托腮看着他,道:“小凡,有没有合适的人选给姐介绍介绍,合眼缘就成,姐不挑。”

    李凡皱眉想了想:“汪牧怎么样?要颜值有颜值要名气有名气,人还很好。”

    贾芸摇了摇头:“粉面小生!不阳刚。”

    “那,郑秋阳刚啊,举重冠军,挺举160斤!”

    “太矮,又没文化,有代沟,没法交流啊!不用明星,普通人也成。”

    李凡点了点头,想了片刻,道:“还记得西门吹牛么?他怎么样?阳刚,个高,有文化,人还很有趣——”

    贾芸打断道:“不行不行不行,他满脑袋想的都是女人,各种女人。”

    “你究竟想要什么条件的?”

    “合眼缘就成,姐不挑!”

    李凡暴汗,“呵呵,活该你剩下。”

    吃过饭后,李凡跟着贾芸,走进了一家叫做“雍容贵府”的店铺,甫一进店,李凡便被店里的各式各样的苏扇迷住了。

    苏扇,出品于酥州,始于南宋,元、明两代名家名品辈出。此时一楼有很多游客在店里筛选,店员则把两人带到了二楼,老板早在那等着他们了。

    老板是个女人,30岁出头,一身剪裁合体的旗袍,开口便是香糯软语,“看茶。”

    李凡也没心思喝茶,他便在室内珍藏的苏扇前逛了起来,货架上折扇、檀香扇、绢宫扇等风格不一,但都是天价产品,皆出自于大师之手。

    李凡很快就被一把仿明泥金扇吸引住了,但见该扇满纸花雨,疏密有致的金色浓素有别,图案宛若天成,那泥金扇上的金箔也并非浮于宣纸表面,而是与扇面相濡以沫、骨肉相连。

    他指了指玻璃柜,道:“这把多少钱。”

    “这把是我们店的镇店之宝,是苏扇传承人龙先生最得意的作品,价格18万。”

    “我能看看么?”

    “您稍等!”

    老板拿出钥匙,打开了玻璃柜的锁,取出了这把天价折扇,递到了李凡手里。

    李凡轻轻拿在手里欣赏了片刻,不禁被这精湛的手艺征服了。

    老板道:“做一把上品的折扇,最起码要8年的时间,非常耗时的。您猛烈地摇动一下看看,会发现扇动而风不至。而你只需将指尖抓住扇骨、轻轻摆动,那凉风即自达脸颊,既省力,又优雅,太符合您的身份啦。”

    扇子真是好扇子,但有点儿贵,当然了,顶级手艺人的天下无二的作品,是不能用价格来衡量的,但李凡还是多少有点儿心疼钱。

    小心翼翼地归还扇子,李凡又在室内欣赏起了其他纸扇,但心思还在刚刚那把泥金扇上犹豫不定,东西是好东西,但是不是有点儿太奢侈了?狠不下心来啊,但心里还痒痒!

    “这把扇子怎么样,漂亮不?”贾芸将一把极品绢宫扇抵在胸前,巧笑盈兮地问。

    李凡点了点头,“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漂亮,都漂亮。”

    “诶呦喂,这嘴甜的啊!买了!”

    噔噔噔,贾芸拿着扇子去付款了。

    “贾女士,88888,刷卡么?”

    “刷卡!”

    李凡摇了摇头,这女人好败家啊,比自己潇洒多了,他回头道:“芸姐,你帮我给顾亚婷挑一把。”

    “哦?你变化真大,时时刻刻都想着小婷啊。”

    “废话,总不能想着你吧?你弟弟是有家室的人了。”

    贾芸郑重地道:“你还真得想着我,你得把我的事儿放在心上啊,我还等着你给我介绍男朋友呢。”

    李凡挠了挠头,“呃,我还认识一个人,和你挺搭的。”

    “谁?”

    “我师父王永发啊,和你一样都爱幻想!”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