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准备出书!
    孙教授如获至宝,李凡关于甲骨文的诸多见解给了他新的灵感和研究方向,尤其是在办公室内热切交流的时候,他已然认识到李凡在甲骨文方面具有顶尖专家的学术水平。

    他这小小的年纪,单单开创了新考据学就足够他彪炳千古的了,没想到他的学术触角已然深深地探触进了甲骨文的研究中。

    他的才华究竟从何而来,他那独特精妙的才思为何让人触不可及,是自己这代人老了,思维跟不上年轻一代了,还是李凡他具有独领风骚的惊世才能?

    面的着眼前一直挂着淡淡笑容的这个才18岁的小伙子,孙教授就像面对一个迷一样,他此时此刻才觉得,这孩子或许是达芬奇一般的不可破译的神秘天才。

    孙教授露出了和蔼的笑容,道:“小凡啊,十一黄金周有时间么?跟着我去小屯村一趟如何。”

    李凡遗憾地摇了摇头,“抱歉,孙教授,十一期间日程安排满了。”

    “一天都没空?”

    “我只能回家住一宿而已。”

    “怎么这么忙?”

    “《最强大脑》要连续录制两期,之后还有一档《传承者》要录,十一我基本上是在天生飞的。”

    孙教授叹了口气,“那什么时候回京大?”

    “10月7号,那天我回来。”

    “回来时候参加我们研究所的会议。”

    “孙教授,请问几点?”

    “下午2点。”

    李凡再次遗憾地摇了摇头,“孙教授,谢谢您的提携,我尽量,因为当天上午9点,我还有一档——”

    孙教授打断李凡,“小凡,恕我直言,综艺节目该停就停了,对你的人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你这脑袋天生是属于国学的,属于科学研究院的,不要大材小用啊!”

    李凡嘻嘻一笑,并未言语,他心道:我还要买大别墅呢,有喷泉有梧桐,地下室还要砸出一间影音室做ktv,再高端定制麦克风,给小婷婷乱吼乱叫,我还要搞搞收藏,又要吃尽天下美食……这些都需要人民币的支撑啊,我亲爱的大叔!

    李凡离开了孙教授的办公室,才走出几步远,便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这个电话热情极了,是春城出版社打来的,说想要出版李凡新考据学方面的文章,并说待李凡回到春城的时候详聊。

    李凡放下电话思考了片刻,也不是不可以。

    ……

    李凡走后不久,孙教授便直接回研究所了,他见到同事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哥几个,我学生对甲骨文中的‘狈’‘?’、‘田’全部做了新解。”

    几位专家各忙各的,成教授正翻看着现场拍摄的照片,鹿专家正认真整理编码,两人闻言头都没抬,只不过“嗯”了一声。

    孙教授坐在椅子上,喝了一杯水后便迫切地唠叨了起来:“先说说这个狈字,我学生的解读是,这是一种驯服狗或者其他动物的技术……这个‘?’字呢,他的理解是根本不是这个字,而是‘中’字……”

    鹿专家嘴角微微挑了挑,继续埋头工作,成教授也摇了摇头,他打断滔滔不绝的孙教授道:“现在的小孩儿啊,没有任何的理论依据就知道异想天开!”

    “不,他有理论依据!他的依据是——”

    “老孙,你学生谁啊,还能一口气重译三个字?他要真有这个能力,那还要咱们研究院这帮老骨头干嘛?”

    “我的学生是李凡。”

    两个人同时抬头,异口同声地问:“谁?”

    “李凡!”

    “李凡?那是我们新考据学的开创者!!”鹿专家顿时眼睛倍儿亮地问,“他怎么又研究上甲骨文了?”

    成教授也道:“李凡啊,李凡的话还值得听听,老孙你再说一遍,我刚刚没注意听!”

    孙教授又按照李凡的解释,对这三个字进行了再次解读,两个人皱着眉头不停地思考着,或点头或摇头,一时也拿不太准李凡的正误。

    成教授道:“老孙,等十一过后的研讨会,把李凡叫来,大伙一起研究研究。”

    “李凡有事儿,未必能赶来。”

    成教授一撇嘴,“嘿,一个学生,他能有什么事儿?”

    鹿专家正色,纠正道:“那是我们新考据学的开创者,领军人物,学术带头人!”

    三个响亮的名头往下一砸,李凡光辉的学者形象立即挺拔了起来。

    而关于李凡在课堂上重译三个甲骨文的事情也在学校内传遍了,孙教授不过向大家介绍了8个已经破译的甲骨文,结果李凡当场就给否定了三个,那岂不是1500个已经破译的甲骨文,李凡有能力否定其中的近一半?这一想之下,实在是忒可怕了,这还是人么?

    难道,继开创新考据学这门学文外,李凡还要重新定义甲骨文学?以一己之力定义甲骨文学?

    大家很快就否定了这种“天真”的想法,毕竟,甲骨文的研究可以说难于上青天,现如今破译任何一个甲骨文都是重大的学术成果。而李凡在课堂上不过是一家之言,只有通过学术界的充分认可,才能说李凡做出了重大贡献。

    所以说,大家在一阵惊呼后,又重归冷静。

    李凡能不能重新定义甲骨文?他能,也不能。说他能,是因为他脑袋里众学科交叉共存,逻辑体系极其恐怖,又有前人的学术成果在身,只要他想,他有能力重新解读至少700个甲骨文,能一两年内在这个时空独自破译50到100个未破译字。做到这些,算是重新定义甲骨文了吧?

    但是啊,李凡又不能这么做。通俗到家地解释就是:再过100年后,随着新资料的出土,新技术手段的运用等等,那时的人们可能会证明今人的研究全然是错误的,第一代学者错,其他历代学者错上加错!因为甲骨文和商代的断崖情况太严重了。

    关乎于学术研究方面,李凡那是死钻牛角尖的典范,他是一定要以自己的学术水平的最高阶来创造出最无憾的学术成果的。学术成果只有无憾,无憾于自己的诚心,无憾于自己的水平。学术成果从来没有完美的!

    所以李凡要慢慢来,慢慢研究,一个字一个字地彻底想通了,研究透彻了,才会公之于众,哪怕一个字两三个月甚至一年,也无妨!

    要不怎么说李凡是最世俗的国学家呢。

    十一,黄金周到了。

    交代了一下曲艺团的事情后,李凡独自乘坐航班回到了春城市,顾亚婷还需要在京大呆两天,因为亚婷连锁超市旗舰店在十一当天正式开业。

    顾万里可能万万没想到的是,从十一开始,自己的生意进入到了新一轮的蓬勃发展期,这18年前以女儿名字创立的连锁超市,谁能想到18年后“亚婷”这两个字就成了烫金招牌?

    女儿有名气了,未来女婿名气更大,看着这超市的名字,究竟有多少人的脑袋里会第一时间闪现出一句话:嗯,这是李凡女友家的超市!

    李凡回到春城,第一时间便直奔家里的超市。

    妈还是那个妈,唠叨个没完没了,爸还是那个爸,敢怒不敢言,妹妹却不是那个妹妹了,仿佛长大了一些,还帮着家里乱干活。

    “哥哥!”

    “诶!”李凡心里一暖,走进了超市,然后就被果冻的胳膊缠住了大腿。

    老妈见儿子回来后,也就不唠叨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