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破译甲骨文!
    一个“ang”字,难住了众多同学,当然也有个别同学知道的,这个字各种输入法都打不出来,或者打出来呈现的不是汉字,而是一个写着“ang”字的图片,这个字可以说是个组合字。

    ang,专用于angang面,关中传统风味特色面食,这个“ang”字有多种写法,来历各不相同。

    李凡便挑选出自己写的这个字,而阐述出了其中一则故事,他道:

    “传说,一位集怀才不遇愤世嫉俗贫困潦倒饥寒交迫于一身的秀才来到咸阳,他路过一家面馆时,听见里面‘ang-ang’之声不绝于耳,一时饥肠辘辘,不由得踱步进去。

    这碗面闻着味道香极了,秀才口角流涎,叫了一碗面,吃得那叫一个狼吞虎咽,顷刻间碗中罄净,他擦了擦满头的大汗,摸了一下兜,顿时慌了,囊中空空如也。这个时候他这个后悔啊,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自己干嘛是个文秀才啊,要是个武秀才就好喽,吃个霸王餐,你又能奈我何?

    站在一旁的店小二斜着眼耸着肩,一脸坏笑,早把秀才的窘态看得个真真切切。秀才刚要开口之际,小二便堵住了他的话头,‘客官,本店小本经营,概不赊账。’

    秀才无奈,只好在身上这摸摸那摸摸,寻思着找出几个零钱来,脑袋里正思量着脱身之计,他还随口和小二搭话,以拖延时间。

    秀才问:‘小二,你家这面何名?’

    ‘何名ang!’店小二学着秀才的腔调说:‘angang面。’

    秀才疑惑地问:‘angang面?angang字咋写?’

    这家面店可是远近闻名的老字号,其面做得特殊,面与面板摔打撞击而出‘angang’之音,故称angang面’。

    ‘angang’二字咋写,店家做面,客人吃面,谁也没去想过,况且,古代也没有九年义务教育,没有几个有文化识字的,目不识丁的人多着呢。

    见店小二答不上来,秀才顿时有了主意,他说:‘小二,你与老板商量过,本人今天没钱,可否写出‘angang’二字,换这碗面吃?’

    店小二问过老板后,回来道:‘成。’

    秀才心里嘀咕,怎么赖账呢?古往今来偏偏没有这‘angang’二字。书上没有,岂可生造乎?”

    同学们问道:

    “对啊,怎么赖账啊?”

    “这个ang字怎么赖出来的?”

    ……

    李凡笑道:“秀才是这么赖的,此时处于窘境的他满腹心酸,一腔惆怅,想起了他悲催的人生,寒窗苦读几十载,如今功不成,名不就,众目睽睽下,落到赖账这般田地,天理不公啊!

    他一急,心里大骂皇上:什么日月当空照?民间疾苦,哀鸿遍野;宫闱倾轧,豺狼当道;贪官污吏,横行乡里;我秀才寒窗苦读,就因无钱无人,打不通关节,获不取功名,日月何照之有!天理不公啊!

    秀才想到这儿,一声大喝:‘笔墨伺候!’”

    李凡说到这儿,提起钢笔,笔走龙蛇,边写边说:“一点飞上天,黄河两边弯;八字大张口,言字往里走,左一扭,右一扭;西一长,东一长,中间加个马大王;心字底,月字旁,留个勾搭挂麻糖;推了车车走咸阳!”

    “ang”字再次落笔,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意思哈。

    李凡放下钢笔,道:“一个字,写尽了山川地理,世态炎凉。从此,angang面名震关中。这个字更是以笔画庞杂而让世人震惊!繁体字达到了56划!咱们主席宴请宾客的时候还特意提到了这个angang面。”

    众人纷纷道:

    “再来一个字,李凡!”

    “再来个字!”

    “长见识了啊。”

    ……

    顾亚婷怀里抱着笔记本,刚走进教室便见众人正团团围着李凡,她疑惑地问:“他们干嘛呢?”

    有个女生想了想,“哎,食色性也!”

    这姑娘要不是对这句话理解错误了,要不就是古为今用了,“食色性也”出自于《孟子》,是告子所言,正常的结构应该是“食色,性也”,就是“喜欢美好的事物,乃人之本性”的意思。这句话与孔子没关系,也与今日普遍理解的“食、色、性”没关系。

    不过不打紧,这句话今义概括他们的谈话太准确了,他们的确是从最初的“性”谈论到了“食”,没毛病。

    顾亚婷走进室内的时候,铃声恰好响起,开课了。

    坐到李凡的身边,她扫了一眼李凡本子上的字体,问道:“这面好吃么?”

    “我也没吃过啊,要不十一黄金周期间,咱俩儿抽出时间去当地吃一顿,什么angang面啊,肉夹馍啊,肉丸胡辣汤啊,吃个饱!”

    说到这儿,两个人味蕾欲开,然后都摆着手指头算时间,再然后便都不再言语了,这个话题就此终止,这黄金周哪还有什么多余的时间?

    片刻后,孙教授风尘仆仆地走进了教室,致歉道:“不好意思,同学们,来晚了一些!”

    走到讲台处,将u盘插入设备中,调下幕布,今天的《汉字发展简史》一课开始了。

    “同学们,我们今天这一课,首先从甲骨文开始,甲骨文,是我国王朝时期最古老的成熟文字,它记载了3000多年前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信息。甲骨文的发现开辟了我国学术史的新纪元,把我国的信史提前了1000多年。

    ……

    在座的同学们,有谁知道最早发现甲骨文的人是谁?”

    孙教授目光瞥向台下同学,他的目光率先落在了李凡的脸上(或者说他的目光在开课之始便多次落在李凡的脸上)。而此时李凡的面部表情有一点点凝重,眉头微微锁上了一些,两条剑眉显得略略高挑。

    这是一种疑惑的表情,也可是说是疑问的表情,因为两种表情太过相似,孙教授明显理解成了前一种,于是并没有提问他,他的目光略一偏移,道:“顾亚婷,你回答一下。”

    顾亚婷起身,道:“清朝光绪年间的王懿荣于1899年发现的,这个人是金石学家,他发现中药店中所售龙骨上刻有一些很古老的看似文字的图案,意识到这是很珍贵的文物后,于是他把所有的龙骨都买了下来,发现每片龙骨上都有相似的图案。他确信这是一种文字,而且比较完善,应该是殷商时期的,于是甲骨文便正式出现了。”

    孙教授满意地点了点头,“说的对,请坐。1900年,王懿荣的甲骨转归了刘鹗所有,他的亲家罗振玉得知这些甲骨来自于安阳的小屯村,于是多次派人去那里收购甲骨。

    王朝没落,时局动荡,小屯村村民得知甲骨有利可图后,便开始了无数次的狂挖滥掘。他们搭席棚,起炉灶,争地盘,还经常为此大打出手,直挖得小屯村‘千疮百孔,沟壑纵横’,将挖出的甲骨被坐地收购的商人和洋人卷去,大量遗落或流失海外。”

    孙教授说到这儿,开始唉声叹气扼腕痛惜起来。

    “甲骨文发现到今天才119年,经过我们华国历代专家学者的共同努力,已经释读出甲骨文字1500个左右,但是还余下近3000多个甲骨文字是没有考释出来的未释字,就算释读出来的字中,依旧有500左右是存在很大疑问的……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