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内涵深刻的礼物
    世纪广场写字楼那面巨大的屏幕上,以霸屏的形式,一刻也不间断地重复播出着两个人无数的照片和视频片段,从半山半景公园往下望去,仿佛隐隐约约可辨那繁华街道人头攒动的盛况。

    两个人肩并肩坐在观景亭,在迷离的夜色中依偎呢喃,身后不远处则时不时飘来大家的欢声笑语,他们在一片绿地上忙着搭炉子,准备烧烤,要庆祝今天这个美妙的夜晚。

    顾亚婷轻声细语地道:“这得多少钱啊?你太铺张浪费了!”

    李凡砸吧砸吧嘴,“没事儿,明天找节目组报销去。”

    “你呀,会过日子!”

    “那你看。”

    顾亚婷突然抬起了头,凑到他面前,薅住他耳朵道:“不对啊,你不是没谈过恋爱么?这左一套右一套的,实战经验挺丰富啊?是不是平常没少研究糊弄小姑娘这一套。”

    “嘶,这个嘛,研究来研究去,不都是为了遇到梦想中的你么?”

    “讨厌!”

    顾亚婷又重新扎到了李凡的怀中。

    “诶,那边儿秀恩爱的,过来啊。”

    “要腻回宾馆房间腻歪去,别让我们看着,辣眼睛啊!!”

    “请不要在伤害我们这帮单身汪了,和谐社会,人兽共处!”

    在众人的调侃声中,两个人起身,红着脸回到了人群中。

    李凡这一身西服太束缚了,出了体育馆的时候忘掉扒下来了,他道:“你们忙着,我去车里换身衣服。”

    “顺便买两箱啤酒,咦,料不全,算了,我和你一起去买吧。”

    牛犇犇说罢,便和李凡两个人消失在了人群中。

    一群姐妹们一帮忙着往外拿食材一边羡慕地道:

    “哇,你太幸福啦,有这样的男朋友宠着,一辈子太滋润啦。”

    “美丽的公主遇到白马王子啦,李凡这人真没个挑,有才华有知识,长得帅得冒泡,浪漫得一塌糊涂,完美啊!”

    “还有趣,这样的男人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

    顾亚婷甜甜地笑着,仿佛坠到了蜜罐子里。

    “他有什么弱点么,说出来,让我们平衡一下。”

    “对啊,让我们感觉到一丝丝人气儿。”

    顾亚婷脑袋里涌现出的第一个词就是“嘴黄心黄”,但这点儿小**不能说,她想了想,“他有个响亮的外号叫铁拐李,他顺拐?这个成不?”

    “不行不行,一辈子能走几回方队,这个完全不成。”

    顾亚婷又想了想,“那有起床气呢?”

    “小孩儿都有起床气,这说明他童心未泯啊。”

    “对,这个是萌点。”

    “诶不对不对,你不说你们之间很清白么?他有起床气你怎么知道?”

    顾亚婷闹了一个大红脸,“你们猜!”

    “大姐,哪猜去?”

    “那我们可就脑补画面了啊?”

    ……

    牛犇犇和李凡逛了逛超市儿,买了短缺的调料和两箱冰镇啤酒后,他们开车驱向山上公园。

    此时的李凡早已经换上了大背心大裤衩,他趿拉着拖鞋坐在了副驾驶上,美滋滋地啃着鸡爪子,他是真饿了。

    牛犇犇边开车边挑大拇指,依旧赞不绝口,“哥们儿服了,在泡妞这方面,你是行家啊,还是你老道啊!传授给兄弟几招。”

    李凡唆了唆手指,拿起了一片猪耳朵又啃了起来。

    “诶!诶诶!”牛犇犇拍了李凡的手背一下,“传道授业啊,说说你是怎么把顾亚婷弄得神魂颠倒的,说说你的泡妞经。”

    李凡舔了舔嘴唇,“叫声师父。”

    “师父!”

    “诶,爱徒。我和你说说啊。泡妞的王道就是,一松一紧,张弛有度,忽冷忽热,忽近忽远,你在她眼中,仿佛清晰明了,却又朦朦胧胧——”

    “能说具体点儿不?别故弄玄虚。”

    李凡擦了擦嘴,道:“大牛啊,我和你说,大多数女孩子是要宠着来的,很多话明明就是花言巧语,她们也知道你在‘信口胡言’,可她们就爱听,这时候咱就得用甜言蜜语糊弄她们了,这样大家都高兴。男女之道一半儿靠嘴。”

    牛犇犇求知地问:“那另一半儿呢,靠什么?”

    “靠肾!”

    牛犇犇双手砸了砸方向盘,然后用力地点了点头,“有道理,精辟啊!”

    “这个‘宠’也有说道,有的聪明的女孩子,你越宠她她会越离不开你,但也有女孩子,你宠来宠去的,把她宠出幻觉来了,她还真就以为自己是公主了,然后‘砰’地一脚把你踹开,去找她的白马王子去了,这是比较操蛋的。”

    牛犇犇疑惑了,“可怎么辨别什么女孩子不能宠啊?”

    “这很简单啊,看她怎么回应你就是了,你爱她10分,她还你5分,那就说明她值得宠爱了。”

    “哦,怎么还差5分呢?”

    “因为有些爱是默默的,你会自动忽略掉的。比如说准时给你准备早餐,你出门未归她急得团团乱转。”

    牛犇犇点了点头,“你也没谈过恋爱啊,以前我一直怀疑你在爱情方面严重存在严重缺陷,没想到你是淫才啊。”

    李凡眨了眨眼睛,“那你看看!”

    “你要经验在丰富一点儿,你都可以上电视台开个感情讲座了,我们还得管你叫声李老师,李专家。”

    李凡噗嗤一笑,“告诉你,什么感情专家都是骗人的,我刚刚也是瞎胡扯的,人类感情之复杂多变,谁也搞不明白。所有的两性感情专家都是骗子,有些时候咱们听他们说得很有道理,但全是屁话,他们说的那些道理谁不懂?但落实到两性情况中,却完全失效。

    情侣或者婚姻啊,找另一半完全就是碰运气,两个人路子碰对了,那就幸福了,要是电流碰不上,双方再优秀也无济于事。”

    “有道理!”

    “附耳过来,为师再教给你最重要的一条!”

    牛犇犇往过支了支耳朵,问道:“什么?”

    “肾一定要好!”

    回到半山半景公园的时候,马强已经烤出一些了,不过要么烤焦了要么烤轻了,众人正在纷纷抱怨中。

    牛犇犇搬着啤酒走进了人群,“我来!我就是专业干这个的!”

    马强道:“大个儿真行啊?”

    “必须行,我一直跟着李叔屁股后学艺了!”

    马强又疑惑地问:“李凡,你出身于‘餐饮世家’,怎么你烤不来?”

    李凡理直气壮地道:“我是专业吃这个的!”

    “你……你个吃货,只吃饭不干活啊?”

    牛犇犇烧烤的手艺的确不错,手脚也麻利,很快便烤好了一大堆成品了。

    其他人则拉开桌子摆好椅子,大家围在一起,聊起了各自的恋情,一盘又一盘的烧烤端了上来,丰盛极了,靠实蛋、菜卷、红肠以及各种肉串等等。

    马强将一串腰子递给了李凡,嘿嘿一笑:“请慢用。”

    牛犇犇也眨了眨眼,将两串儿韭菜放到李凡的盘上,“多吃点儿!?->>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