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旗袍
    尚海,一所国际化大都市,华国近代史上风云诡变、声色犬马的繁华胜地。

    李凡一直觉得,没有战事和权谋的旧尚海一定是个非常理想的生存时空,旗袍、洋车、弄堂,处处莺歌燕舞,纸醉金迷。

    他在那法国梧桐树下,静静地徜徉在湿暖的夜色中,他穿着考究的白色西服,梳着油光锃亮的发型,静静地看着顾家大小姐撑着油纸伞轻快地向他走来,然后笑滋滋地透着温柔甜嗓道:

    “诶妈呀,睡着了?”

    李凡揉了揉眼睛,“啊?这么快?”

    “到了,做什么美梦了?”

    “梦回尚海滩!”

    两个人拿着行李,来到了节目组早已提前订好的酒店,不过这次是标准的二人间,自从耗子事件后,顾亚婷已经充分做好了防狼打狼的准备了。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们也到了,不过他们早已睡下了,此时已经后半夜1点多了,李凡也没去打扰,和顾亚婷分别睡去。

    这家宾馆是特色宾馆,房间非常有老尚海滩的格调,装饰、座机、卫生间皆是如此,书架上还排满着很多书籍,李凡也没精神过去翻阅。

    他太疲惫了,转身扎在床上呼呼睡去。

    第二天早晨,也就6点左右,他的房门便被砰砰地敲响了。

    李凡那双电死人不偿命的眼睛只睁开了三分之一,他套上衣服,双脚不听使唤地走到了房门前,开门,原来是顾亚婷。

    “当当当当!尚海滩特色小笼包,想不想吃!”

    李凡吸了吸鼻子,嗅了嗅,早起的鼻子有点儿不怎么灵敏,于是又嗅了嗅。

    “属狗的啊?刷牙洗脸去!”顾亚婷将小笼包放到了茶几上,便去窗前拉开了窗帘。

    一把凉水扑在面颊上,李凡顿时精神了不少,刷牙漱口,又清理了一下肠道,李凡精神焕然一新,走到客厅后,叉着腿抓着小笼包就往嘴里丢,一个两个三个……迅速消灭!

    顾亚婷随手翻了翻书架上的书籍,她道:“这家宾馆真的蛮用心的,书选的也好,很多都是与尚海有关联的作品,像张爱玲的作品啊,还有一些尚海老照片啊!”

    李凡咽了咽小笼包,含糊不清地道:“你知道张爱玲的第一任丈夫么?”

    “胡兰成嘛,汪伪政权宣传部副部长,曾为汪精卫执笔,是出了名的汉奸。”

    “嗯,张爱玲你最喜欢哪部作品?”

    “《金锁记》,你呢?”

    “《色·戒》!”

    “为什么?这本书不是我的菜。”

    李凡暧昧地一笑:“要是有人将它拍成电影,多加进去一些剧情,加入些各种肉搏戏,那就好看喽,我一直等人咱华国谁来拍呢。”

    “也许吧,李凡,你过来看看这老相册,好有趣啊!”

    李凡叼着包子就过去了,他低身一看,那本老影集上,有那么一副黑白照片,里面有个贫困家庭在吃午餐,时间是1945年,用来勉强度日的事物是:阳澄湖大闸蟹!

    影集又翻了一页,这一页四幅画像,是民国四大美男子:汪精卫、周总理、梅兰芳和张学良。

    民国四大美男是后人根据现代审美观而评论出来的,版本不一,但各个版本中,汪精卫和周总理都是名列其中的。

    “谁更帅,以你们女人的眼光。”李凡吧唧了一下嘴,又回去取包子了。

    “汪精卫!”

    “嗯,单看颜值的话,我也觉得汪精卫漂亮得不成样子,纵观他年轻时的所有历史照片,基本上张张都是帅掉渣的,绝对的民国第一帅哥无疑。他的颜值不仅仅今人高度赞誉,就是民国众人也是心悦诚服。”

    “哦?”

    李凡道:“首先,民国初年就有三大美男子的说法,分别是汪精卫、梅兰芳和顾维钧。章伯钧、徐志摩、胡适、李宗仁等等很多名人都对汪精卫的长相表达出了赞誉,这是毫无疑问公认的帅。

    汪精卫早期的时候牛爆了,刺杀聂政王载沣事败被捕,清法庭判汪精卫‘大逆不道,立即处斩’,他在狱中慷慨激昂地写下《慷慨篇》,其中‘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多豪迈啊!诗也的大气,文章也漂亮,可后期怎么就变节了呢?历史一大疑问。”

    顾亚婷道:“这可没个猜去,谁知道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咱们看看可敬可爱的总理,一身阳刚之气,浓眉大眼,朝气蓬勃,一路帅到底!”

    李凡点了点头,“周总理是咱们国家的脊梁啊。”

    “李凡!”

    “嗯?”

    “其实我觉得你长得和汪精卫有一丢丢像!”

    “不可能,开什么玩笑?”

    “真的。”

    正说话间,房门又一次被敲响了,宋导等工作人员走进了室内。

    大家寒暄了片刻后,宋导他们今天要拍其他嘉宾,便匆匆走掉了。

    两个人将整本影集翻完之后,便收拾一下,出去逛街去了。

    逛了外滩,又登上了东方明珠塔,两个人又大汗淋漓地逛起了豫园。

    李凡突然问道:“明天最后一期录制了,你有什么心愿,我尽量满足你!”

    “没有!”

    “那太好了!”

    “啊?”

    “明天晚上录制,我请你唱歌,晚上好好练练你最拿手的歌声!”

    顾亚婷一惊,“真的啊?怎么剧透了?”

    “啧啧,这不是怕你把人丢到电视上么,我可不想和你一起丢人。”

    “切!”

    “走吧,今天清闲,我领你去裁缝铺逛逛,喜不喜欢旗袍,给你订做两套。”

    “喜欢是喜欢,可是都什么年代了,订做旗袍有什么用?穿了旗袍上街,别人不得歘歘死我啊?”

    “你穿啥别人都得歘歘死你!”

    顾亚婷点了点头:“你这么说也对!”

    “嘿,你脸皮什么时候越来越厚了?”

    “照你学的,近‘猪’者赤,哼哼哼!”

    李凡早听说尚海有个最著名的裁缝,张师傅。他家的裁缝店从民国时期一直延续到今天,虽然地址更改过三次,但这门超绝的手艺倒是完好的保留了下来,可以说是国内做旗袍最好的老师傅了,被同行称为手工旗袍之王。如今80岁高龄了,老爷子也要“封针”了。

    两个人打车来到了这家隐藏在繁华都市里的小小裁缝铺,初见之下才大感吃惊。

    这家裁缝铺是一栋老式的六层楼房的底商,小小的店面非常普通,任谁也想不到这里有一位著名的手艺人。

    “有预约么?”一个十五六的小姑娘笑着问道。

    李凡摇了摇头。

    “那不好意思哈,因为我爷爷身体的原因,我们暂时不接了。”

    李凡大感遗憾,又问:“还请张师傅保重身体,那我们就不难为老人家了。”

    “谢谢理解啊,你这声音听着有些耳熟啊!”

    两个人离开了裁缝铺,李凡道:“你没福气喽,这老爷子的手艺可是天下无双啊。”

    顾亚婷淡淡一笑:“随缘吧!”

    又在尚海市的各大景点逛了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