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电台邀约
    
……刘蒹葭轻松一笑:“过了,简单!”
彭慧道:“我看不然吧,你是不是看刘蒹葭长得好看了,嫂子可在这儿呢,我告诉你,你得收敛点儿。”
这天,李凡刚忙完社团纳新工作,他略显疲惫地合上了件夹,刚喝了口水,彭慧就乐滋滋地走了进来。“老李,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嫂子英明!有个坏消息和好消息,你们先听哪个?”李凡道:“好的吧!”“我知道大一新生中有个会说相声的,而且出生于相声世家,从小在梨园长大,小时候还有过出国演出的经验。”李凡眼睛大了好几圈,“哇,人才啊!谁?”“那就是坏消息咯,咱们去年《博雅杯》夏令营的同学,就那个不服你领导的董成。”顾亚婷道:“就那个班费只交五个钢镚的董成?”“对,就是他,各种不服老李领导的董成。”李凡点了点头,“原来这小子在相声这方面还有特别之处,他也考上京大了?”“嗯,保送的,法律系的。”李凡点了点头,“成,我去会一会他。”“你去?毕竟你们?”李凡无所谓地一笑,“诶呦,多大点儿事儿?你凡哥心胸没那么狭窄!你们该休息休息,该吃饭吃饭,我去寝室找他。”李凡说罢,合上件夹,转身离开了办公室。法律系的新生在c3寝室楼,李凡一路打听,很轻松便找到了董成的寝室,不过,这小子不在,听室友说去剧场演出去了。李凡问道:“哪个剧场?”胖子道:“观云轩,在水源路尽头的那个老市场附近,有个红砖绿瓦的小二楼,挺好找的。”“哦!”李凡点了点头。“要不我把他电话号码给你?”“不用,我应该有,要是他没换号的话。谢谢啊。”李凡走出这间寝室后,扫了一眼手表,距离剧场演出还有1个半小时的时间,从学校到水源路也就半个小时的车程,李凡决定去观看观看。在群里给社团成员发了信息后,不出20分钟,大家便集合完毕了,李凡、顾亚婷驾车,一行人前往观云轩。今天路况不错,基本畅通无阻,大家很快就看到那个红砖绿瓦的小二楼了。那是一栋古旧的建筑物了,年久失修,斑斑驳驳,墙壁上还喷上了个大大的“拆”字,在附近高耸入云的建筑物的映衬下,这里更显闭塞落败了。当然,水源路这一带都是老旧建筑,清一色地被喷了“拆”字。车上人纷纷羡慕不已:“这里要是拆了,得给多少钱啊!”“转眼就发达了,真好!”“天子脚下啊!”……找地停好车后,众人抬头看向了这个红砖绿瓦的小二楼,但见门楼上面一块横匾,上写三个大字:见云干!因为几十年风雨的侵袭,“观云轩”这三个字已经不怎么完整了。现在距离演出开始还有10分钟的时间,不过门前并无客人,萧条得很。“是不是今天不演出啊?”“要不进去问问?”众人走进观云轩,来到了售票处,首先便看到了60多岁的售票员瞪着惊奇的眼睛看着这一行**个人。顾亚婷拿出钱包,问道:“大爷,里面什么价位?”大爷指了指外面,“看电影在旁边那家,这里只有相声。”“对啊,我们就是来看相声的。”大爷愣了片刻,“哦?那个,有10块的,20的,30的,最前排的是30的。”“8张30的,谢谢。”收了票,众人按照提示牌走进了小剧场,而大爷则揉了揉眼睛,还是有些不敢置信,一个多月了,终于又迎来年轻观众了,而且还是组团来的!这是一间不大的剧场,说它不大,是和现如今的大舞台相比,但搁在过去,这是一个规模不错的剧场。剧场内看客很少,也就30多人,而且基本上都是60左右岁的老人,也有两三个七八岁的孩子,估计是哪位老人的孙子吧。众人来到最前排,依次落座,小声地嘀咕起来,也见识见识传统相声,还有人给他们沏茶的,这茶水是免费的。7点30,表演准时开始了。第一个节目是两个年迈长者带来的传统相声《民国枭雄》,这段相声自然是以民国为故事背景的了。两个年迈的长者表演得淋漓尽致,后排的30个老人也是掌声叫好声起此彼伏,但李凡这一行人,基本上都处于无动于衷状态。这个节目20多分钟,李凡身旁的彭慧都要合起眼皮了,李凡悄声对大家道:“咱们来主要看看前辈们的表演风格,言谈之举,一捧一逗之间的节奏,内容不重要。”这个《民国枭雄》的节目结束之后,有人报幕:“下面请欣赏,单口相声《日遭三险》,表演者,董成。”众人见下一个是本校同学,立马打起了精神。舞台上,董成像平常一样穿着大褂迈着方步上台,可还没来到舞台中间,他这目光往下一扫,不禁大吃一惊:诶我去,李凡、顾亚婷和彭慧?你们来这儿干嘛?董成走到舞台正中间,又往下瞥了几眼,才道:“各位叔叔大爷们好,这一直是我这一个多月来固定不变的开场白,但今天呢,还得加一句,要不容易吃亏。各位叔叔大爷们好,各位帅哥美女们好,我是董成,我今天给大家带来这段单口相声呢,名字叫做《日遭三险》。我今儿说这段笑话啊,这不是现在的事情,这事儿发生在清朝。清朝啊,甭管什么年间啦,在这个玉田县呢,新上任一个知县。这个知县没到任的时候啊,在这个县衙门里头,三班衙役大家都提心吊胆。……”李凡一边听着相声一边满意地点了点头,心道漂亮,不愧是相声世家的传承人,台风稳健成熟,掌控力很强。董成表演完单口相声后,向观众鞠了一躬后,又扫了一眼台下这行年轻人,便匆匆下台了。又看了几个节目后,整场表演结束,李凡一行人等走出了观云轩,开车驱向京大。“我觉得没什么意思啊!”“就是啊,完全听不进去,不过那些老爷子倒是非常喜欢听啊。”“贴近他们生活呗,咱们就没办法投入进去。”李凡则道:“所以说,相声若想要在华国由濒临灭绝到兴盛,必然要推陈出新,紧扣时代脉搏,绝对不能抱残守缺,不然必然被淘汰。”“那咱们社团能做些什么呢?相声界那么些艺术大师对此都无能为力,咱们能做些什么呢?”李凡淡淡地一笑:“咱们能颠覆他们!”……第二天傍晚,李凡决定将魔爪伸向董成了,给他打过电话后,李凡一个人在操场漫步,静静地等候着。夕阳西下,斜晖弥漫,李凡惬意地舒展着腰肢,偶一抬头,只见董成正慢慢悠悠地向这儿边儿走来。“你找我干嘛?”董成单刀直入。“董成啊,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曲艺社?”“就这事儿?”“对,就这事儿!”“没有!”董成干脆地道,“走了啊!”哇!李凡噗嗤一笑,头一次见人这么痛快地拒绝自己。“董成,我们两个搭档,你给我捧哏,咱们两个想办法将相声带出泥沼,如何?”“你?”董成回头,一贯的冷语气,“李凡,我是董派相声的传承人,我7岁登台,10岁出国慰问演出,13岁获得曲艺界青葱奖章,我给你捧哏?你有什么履历和背景啊?”董成说完,转身便走。李凡也不客气,“可你今年18岁了,还只能蜷缩在那个小剧场里,你美什么美?”董成差点儿没两脚拌蒜摔个跟头,真往自己痛处上怼啊。李凡再道:“董成,你觉得,相声由衰转盛的关键是什么?”“这个问题你不用费心了,又和你无关!”“嘿!”李凡望着远去的董成,摇了摇头,算了,随他吧。也是,人家10岁出国慰问演出,13岁获得青葱奖章,堂堂的董派相声继承者,凭什么给自己捧哏?别想美事儿了。这件事情也就这么告一段落了。接下来的日子里,李凡除了正常上课外,其他时间便在曲艺团和大家凑在一起,向社员们阐述一下相声创作表演的心得,而晚上回到寝室呢,则继续捧着电脑搞自己的创作,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比较庞杂。李凡的日子是非常忙碌的,忙碌到基本没有休息日,10月国庆假期要到了,除了回春城看看家乡父老外,还要参加《最强大脑》的录制,之后的时间就更紧张了,基本上每个周末都安排了活动,这么一看,十一之前还算轻松一点点。10月1号假期来临之前,李凡还有最后一期的《我们相爱吧》要录制,录制的日期已经定好了,这周五就需要赶飞机去尚海,可李凡刚订好机票,他便接到了京城综合电台《艺术大观园》的电话,请他参加一下《艺术大观园》的直播。请注意,这是电台,不是电视台。红遍电视荧屏的李凡去电台做节目,多多少少降级了,而且现在除了的哥的姐老年朋友外,谁还听电台啊?不过李凡还是答应了下来,因为《艺术大观园》请了几位相声界赫赫有名的人物,除了尤勇外,还有董派相声鹤字辈的活化石董鹤鸣,程派代表人物程源远。这三个人中,年纪最大的要数董鹤鸣了,已然88岁高龄,其次是程源远,75岁了,而尤勇相对而言很年轻了,不到60.华国相声界三尊大神齐聚一堂,李凡非常感兴趣,便决定去凑凑热闹。当听到听筒中,李凡那句“没问题”的时候,电台的小张一声高呼:“谢谢您,那我们周五派车去接您!”放下电话,小张兴奋地拍了拍巴掌,回到办公室开心地道:“李凡搞定了!”同事们不禁大吃一惊,这是电台节目啊,又不是电视台,李凡竟然能屈尊来电台,不合理啊!“真同意了?”小张点了点头,“同意啦!”“没劳务也成?”“成!李凡说了,理解。”没劳务,平台小,没受众,没曝光度,红遍全国的李凡来参加咱这节目干嘛?这时,总监走进了办公室,道:“小张,你确定他不会反悔吧?”“应该不会吧?”“什么叫应该啊,再打个电话问问,敲准了。”小张心里突然七上八下的,她拿起电话,再次拨了过去,“李老师,您确定您周五晚上7点到9点有时间,能参加?哦,太谢谢您啦!”小张放下电话,用力地握了握手,成了!本来这期节目的嘉宾并未考虑到李凡,因为大家不敢想。那是李凡啊,电视综艺节目单期劳务百万的大综艺咖,电台根本请不起,而且京城电台也不给嘉宾劳务啊,只是报销路费酒店而已。李凡在迎新晚会上的相声自然在网络上传得一塌糊涂,这期《艺术大观园》要讨论的核心问题就是相声的未来之路,总监脑袋里也是率先蹦出了李凡的名字,但也只是想想而已。邀请李凡还是小张率先想出来的,既然你提出的,那你就试试呗,同事和领导也根本没抱什么希望,结果,人家还真成了!周五下午5点不到,京城电台的车子便开到了京大门口,小张趴着车窗不错神地看着京大门口的人流涌动,生怕错过了李凡的身影。同事马天道:“诶,妹子,不至于,咱们车身上写着京城广播电台几个字呢,李凡识字儿!”小张回头道:“要是等到李凡敲咱们车玻璃,那咱们是不是怠慢了?”“妹子,咱们虽然是电台节目吧,但是咱们《艺术大观园》也是电台里的王牌节目啊,而且邀请来的都是大艺术家,相声表演大师,你说凭啥请李凡来啊,他不就是在学校迎新晚会上表演了一段相声么?”小张白了马天一眼,“看你那酸的,嫉妒的那个样子,诶呦呦。”马天愤青地道:“帅不是通行证,不能因为帅,因为有才华,因为有收视率,就什么节目都邀请他,咱们是档曲艺节目,和他一个搞国学的有什么关系?我非常不理解,非常恼火。”“闭嘴,李凡他们来了!”车窗外,但见李凡和顾亚婷刚刚走出校门,两个人拉着行李箱,快步向车子的方向走来。小张连忙拉开车门,她刚迈步向他们迎去,可但见身旁刮过一个黑影,马天早已经小跑着过去了。“哟,李老师,您好,我是马天,快快,行李给我!”“大哥太客气了,叫我李凡就成,什么老师啊,我可称不上。”马天一把抢过行李箱,又把顾亚婷手里的行李箱抢了过来,笑得嘴巴裂到了耳丫,“您要是不能称为老师的话,那谁还有资格?国学研究得透彻,新考据学风生水起,连相声您都说得,我真是服了!快上车,快上车。”小张呆愣愣地站在车门前,猛然摇了摇头,自己没看错吧?
李凡抬眼瞄了她一下,“我想先听敲门声,出去敲门!”“呦呦呦,官架子倒不小。”“想不想进社团了?”
彭慧可怜巴巴地望着顾亚婷,“嫂子,他欺负我!”“没事儿,他说了不算,我让你进!”
“同学,过了么?”“怎么样?”
李凡喜欢和有趣的人在一起,尤其是有趣的开朗的女生。就这样,相声门外妹成功加入到了曲艺社,成为曲艺社招收的第一名社员。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坦白地讲这五个人中,没有一个有一点点相声表演基础的,不过除了刘蒹葭外,其他四人倒对相声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但这是远远不够的,曲艺社的发展还是需要循序渐进,慢慢来。曲艺社相声部的具体发展,李凡计划是寒假前完成基本定型,达到可在校内拉个小剧场卖票表演的程度,虽然登不上大舞台吧,但“糊弄糊弄”学生就可以了,这个任务绝不轻松,只能一步步发展了。接下来的几天里,李凡也一直在寻找一个黄金搭档,可是一批批来社团的新生们却远远不如他预期,他还真有点儿着急了,直到彭慧带来了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
李凡嘿嘿一笑:“你要是也能像她那样扮演一下大猩猩,社团一定收你!”彭慧灭火了,让自己扮美可以,扮丑也勉强能接受,可是扮大猩猩,你还是杀了我吧,我可还没找到对象呢!
丁龙问道:“李凡,你不说相声部不招收女生的么?这是什么情况?”“我说的是原则上,但也可以破例的嘛,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忙到了晚上6点多,总算招收了5名新生,这个曲艺社团终于不是空架子了,两个领导加上5名新社员,曲艺社终于有了点儿人气了。
“我叫刘蒹葭,很高兴认识大家。”和大家挥了挥手后,刘蒹葭开开心心地离开了办公室。门外的同学们问道:
室内。
娱乐之最强大脑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