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社团成立
    
汉字巧解;十三香;
整档节目,20多个包袱密集而又别具一格,闻所未闻,全程欢笑,这档节目别说放在迎新晚会上了,就算是放在京视春晚上,那也毫无问题,而且,大家明显感觉,李凡的相声表演是要明显好于春晚相声的。
李凡噗嗤一笑,“大家开心就好。”陆丫丫笑道:“大家没想到吧,李凡在严肃学上非常有建树,但他可不是寻常的小学究,满肚子都是快乐细胞。李凡,这些段子你怎么创作出来的,给大家分享分享。”
“金无赤足,人无完人,当然还有很多缺陷,倒是能弥补的,这样吧,你想不想做我的徒弟啊,我手把手教你。”众人一片惊呼,这可是尤勇啊,那是相声界数一数二的大师,更是曲艺界的“领头羊”,身兼数职,威风得很啊!虽然李凡的名气正如日中天,拜与不拜对李凡没有什么本质影响,不过要是想学戏曲,想打入这个圈子,那拜个师还是有好处的。可李凡只是淡然一笑,歉意地道:“老师,您的资历和才能学生是非常仰望的,但是学生已经有师父了,我们那里的规矩是,师父尚在,不可再拜他人。”尤勇皱了皱眉,“你师父是?”“王永发!”“王永发?”尤勇微不可查地撇了撇嘴,“哦,我还真没听说过,孤陋寡闻了。”“他只是一个我们农村老家的一个民间艺人,是我的启蒙恩师,师父尚在,学生当恭之若父,不能寒了老人家的心啊。”尤勇点了点头,“好,重情重义,那咱们改日再聊!”尤勇笑眯眯地走了。众人道:“李凡,这是曲艺界的‘一哥’啊,这面子都不给啊?”“他辈分多高啊,挂上他你就美去吧。”“瞎胡说,以李凡的名气,李凡要拜他为师的话,他涨名气好不啦?”“你这话也对,但也不对,术业有专攻懂不?在曲艺界,尤其是相声界,那尤勇是头号明星!”……李凡在一旁笑呵呵地听着众人胡扯,也没发表什么看法。待到整场迎新晚会结束,一众演员上台谢幕后,李凡和顾亚婷才离开大礼堂,打算去校外的馆子搓一顿夜宵。据说这家馆子新来的师傅特别擅长东北菜,首先他们想请陆丫丫来品尝一下,其次两个人有点儿想家了,于是便决定通过吃吃家乡菜来舒缓一下思乡之情,一表一腔愁思,当然也句话也可以概括为三个字:嘴馋了。找好了包间儿,顾亚婷兴奋地道:“你不说你没师父么,相声是自学成才,原来你是骗我的啊!”“没骗你,我骗尤勇呢,至于那个王永发啊,其实就是我舅舅家的一个小伙子,比我大不了几岁,小时候他领着我玩儿,我是他‘大弟子’!”顾亚婷大惑不解,“你为什么骗人啊?那可是尤勇啊!”“我不想拜师,只好找个借口喽,咱们华国人不就是讲究说假话么,要说真话那老爷子该不高兴了。”“虚伪啊,不过拜他为师有什么不好的?”拜师?李凡呵呵一笑,且先不说对方艺术造诣如何,就单单这个品德方面,就真的需要李凡好好思考思考了。李凡看重的不是你艺术造诣多高名声多大,这不重要,对于李凡来说,重要的是师德!师父和老师的概念不同,师父侧重于‘父’字,在传统化中,师父那是第二个父亲,请问谁想有个品行不端的父亲?拜师父真不是开玩笑,这是一件人生大事儿。当然,尤勇究竟品行如何李凡不清楚,但他非常清楚这个行当见不得光的一面。当把这层意思说给顾亚婷后,顾亚婷浅浅一笑:“哟,还挺清高!”“谈不上清高,但你起码得有基本的道德底线吧,别帮着奸商卖zhuang阳假药,别一口一个振兴传统化,然后背地里死命排挤打压同行,别恬不知耻地沽名钓誉,这是最起码的道德要求。”顾亚婷补充了一句:“别一大把年纪了给小女孩儿买高跟鞋化妆品。”李凡噗嗤一笑:“这个坦白来说,个人私事儿啊还真没什么,咱们也管不着也没资格管。主要是别坑别人就成。德艺双馨,德是排在首位的,但真的德艺双馨的大师都快绝迹了。”“你这太悲观!”“不是我悲观,很多艺术水平登峰造极的人,德行未必很好,古今中外那些名人你就研究去吧。‘德’和‘艺’没有必然联系,古代秦桧虽是佞臣,却诗天下,颇擅笔翰。再说说大奸臣蔡京,蔡京也非常有才华,‘苏黄米蔡’知道吧,华国宋代最杰出的四大书法家,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其中本来这个‘蔡’应该是大奸臣蔡京,蔡京的书法成就非常之高,之所以换成了蔡襄,也是后改的,这也是一种观点。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总之呢,德和艺要分开看。”顾亚婷:“那你真不拜师了?”“不知根知底的人咱不和他们掺和,咱们又没打算攀附他们。拜师收徒是双向选择,师父考察徒弟,反之亦然!”“切!也就你李凡有选择权!”顾亚婷突然笑嘻嘻地道,“你再教我几段相声呗?”李凡惊讶地道:“干嘛,你不是非常抵触相声么,还说破坏了你优雅的女神形象。”“那是之前,不过上台之后,我发现把观众逗得开怀大笑的成就感真的好棒啊!”李凡淡淡地道:“你不适合说相声。”“为什么?”“首先,你是女人!”“女人怎么不能说相声了,你这是歧视女性!”李凡只好解释,“我不是歧视啊,也的确有女人说相声,但是女人说相声往往效果不好。这其中有很多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传统原因,很多包袱是不宜用在女人身上的,观众看了会觉得‘太过了’!打个比方,我作为捧哏的,说一句‘我是你爸爸’,观众们会开心一笑,要是一个女人说‘我是你妈妈’呢?很多观众们就接受不了了。就这种轻量级的玩笑,都不适合女人说。”顾亚婷反驳道:“咱们可以说点儿高雅的干干净净的相声啊。”“谁看啊?你看啊?二人转高雅的也有,你看么?《回杯记》好听不?《哑女出嫁》好听不?《梁祝下山》好听不?关键没人听啊!再说了,你笑点低说不了相声,今晚舞台上你可没少笑场。”“笑点低怎么了?”“笑点低做观众是很幸福的,笑口常开生活惬意,但上台表演就不成了。而且相声的表演比你想象中的难多了。”“怎么个难法?”李凡开始教学了,“注意我的神态和动作,还是舞台上的那句话,‘来呀,你过来呀!’不同的表演有不同的效果。”李凡伸手食指,往前面一探,又往回勾了勾,挤眉弄眼道:“来呀,你过来呀!”顾亚婷有样学样,也伸出了手指,“来呀,你过来呀!”“不对不对,要骚媚,相声表演是3分台词7分表演,相声好不好看关键在于语言节奏和神态特性上,再骚一点儿再媚一点儿。”“不学了不学了,我没有你骚!”“再指导指导你吧,‘我是你爸爸’这句话,你注意我的逻辑重音啊,当然你得说‘我是你妈妈’,”李凡清了清嗓子,“我是你爸爸!”顾亚婷研究了一下李凡的语速和节奏后,道:“我是你妈妈!”“别冲着我说!”“哦,我是你妈妈,我是你妈妈……”刚刚走进饭馆的陆丫丫见状贫了一句,“哟,好年轻啊!”三个人大快朵颐,同时也把京大曲艺社的筹备事情再详细地敲定了一遍。对于李凡想要成立曲艺社的事情,京大自然是全力培植的,细节方面很快敲妥了,做好最终的申请表后,就等着最终审核了,审核一旦通过,其他所有事情会迎刃而解,办公地点、社团经费、排练场馆等等,全都不是事儿了。吃过饭后,将两个女生送往女寝的路上,陆丫丫调侃道:“华国曲艺界就靠你们振兴了,比如说昆曲啊越剧啊等等。”李凡笑道:“很多曲艺是根本振兴不了的,没有群众基础,我们先把相声这块儿做好,相声还是有振兴的希望的,至于其他传统艺术,其实我特别想将之记录下来,很多戏曲成为历史是大势所趋,但我希望咱们能把这种艺术的火苗传下去。别几百年后,大家只知道昆曲这个名字,但具体怎么回事儿连专业人员都不知道的话,那就很遗憾了。走了啊,两位美女。”李凡说罢,打开华丽丽的唱腔,哼唱着走人了:“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在幽闺自怜,……”望着那翩翩而去的背影,两个女生面面相觑。陆丫丫疑惑地问道:“他哼唧的什么玩意儿?”顾亚婷连连摇头:“我哪知道啊!”“那是昆曲《牡丹亭》!”一个女生提着暖水瓶,满眼的桃花,“我家就是从事这行的,真好听。”陆丫丫猛地摩挲了一把脸,惊诧地问道:“亚婷,他连昆曲都会?”顾亚婷一头问号:“我哪知道啊!”几个女生默默不语。……次日,周二。周二下午是个神奇的下午,很多电视台没节目,而学校呢,下午没课。菁英班上午也没课,但是安排了一场班会,这场班会是三个班级一起开的,潇潇大致讲述了一下班级要求,然后又颁发了一项制度:班长轮换制度。所谓班长轮换制度,就是每个月份由一名学生担当班长的职责,全班10名学生依次轮流担任,在这之后,再选出最终的班长。李凡对此已然毫无兴趣了,他现在的眼界显然不会被这个小小的班级框住,他的理想已经灼灼燃烧了,他正晃着中性笔自由遐想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指派命令的声音。“李凡,1班的班长先由你来吧,正好你紧接着军训时候的职责。”李凡连忙起身道:“潇潇老师,换其他同学吧,我事儿多。”李凡给拒绝了,而他也的确挺忙的。班会刚开完,陆丫丫的通知就过来了,曲艺社的最终审核通过!就一个晚上,通过了。作为校园大熊猫,李凡的的确确受到了太多的优待,没办法,这位是青年学者!过阵子还得以他之名召开新考据学研讨会呢,京大历史上也没有哪个学生在校期间就获得如此殊荣的。中午,整个德育楼五楼的509办公室里,彻底忙活开了。“马强,你别去擦玻璃了,你也不怕把窗台踩坏了。”“丁龙,去去,别闹了,把办公桌椅摆好了。”……有人在打扫卫生,有人刚拿到定制的铭牌,正咚咚咚地往墙壁上钉呢,铭牌上三个大字:曲艺社。李凡随手张贴好纳新条例后,但见不远处,王楠和其他同学们回来了,有抱着饮水机的,有扛着桶装水的,还有拿着办公具的,大家边走边畅聊,开心极了。“李主席好!”“李主席吉祥!”……“同志们辛苦了!”李凡嬉笑着向大家挥了挥手。办公室内很快就收拾妥当了,人多力量大嘛,李凡正准备领众位同学出去吃一顿,这时但见顾亚婷走进了室内,她手里拿着两个胸牌,将其中一个递给了李凡,“你的。”胸牌最上方一行字:京城大学曲艺社团。下面是李凡的照片,再往下两行字:职位:主席姓名:李凡。李凡晃了晃,“成,这回咱们正规了。”“诶,嫂子,我们的呢?”“对啊,我们的呢?”……顾亚婷噗嗤一笑:“你们的啊?你们有曲艺方面的特长么?”“我会拉二胡!”“我会吹唢呐!”“我会吹箫!”众人闻言一愣,李凡连忙回头,望向几个女生,“你们谁会?”彭慧弱弱地道:“我会啊!”众人大笑。彭慧一脸的愧色,“好吧,被你们看穿了,其实我还不太熟练,你们别笑了,我一定勤加练习!”噗!李凡捂着肚子笑得眼泪都要下来了,这姑娘有点儿单纯了。彭慧拍着胸脯道:“李凡,我要加入,你要是觉得我方法不对,你可以纠正我。”“得得得,别说了,别说了,走,吃饭去。”众人下楼后,李凡又通过请求小雅帮着在广播里打一个广告,当他们吃中午饭的时候,广播里响起了小雅的声音:“我校曲艺社团正式成立,发起人为李凡,今天下午2点到5点广为纳新,今天主要招收对相声感兴趣的同学,对此有意的同学请留意一下。”……整个京大沸腾了。某寝室:“我去,帅李成立社团了?凑凑热闹去啊?”“哇,我心中偶像梦中情人啊!”……某食堂:“听见没,李凡要纳新!”“诶呦,我得去报名!”“等等,你知道什么是相声么?”“呃……管他呢!”……某自习室:有人放下了纸笔;有人合上了电脑;……也就12点40左右,德育楼五楼的走廊里已经满满登登的都是人了,目测不下200人,其中女生占了4分之3.“诶,你们知道什么是相声么?”“两个人穿个大褂嘚吧嘚嘛,简单!”“哦,那就好,我其实就是冲李凡来的。”“废话,谁不是?能有个机会和帅李朝夕相处,想想也是一桩美事啊!”“快看,李凡来了!”李凡他们刚刚上楼,可当他们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彻底傻眼了,相声的群众基础这么雄厚么?李凡本来还担心社团招不进来人呢,那到时候多尴尬?这么一看,自己完全多虑了,万幸万幸!大家乐滋滋地从人缝中挤过,打开房门,李凡和顾亚婷走进办公室,其他人开始维持现场秩序。马强维持秩序:“大家排好队,一个个来,不急啊。”李凡顾亚婷落座,相视一笑。李凡舒出一口气,“没想到咱们开门红啊!”顾亚婷哼了一声,“我总感觉对于我来说,这是开门绿!”李凡笑了笑:“咳咳,请第一位同学!”第一位同学被放了进来,是个矮胖的女同学。李凡问道:“了解相声么,美女!”女同学被叫了一声美女,瞬间浑身发麻,连忙道:“两个麦克,两身大褂,然后说段子。”李凡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哈,那个,社团名额有限,我们需要起码有一点点基础的,或者说虽然没学过但对相声有一定了解的,暂时你不太符合。”女同学急道:“我可以学嘛,帅李。”顾亚婷道:“那等你了解得差不多的时候,再来试试?”女同学悻悻地走了。陆陆续续进来三女一男,全对相声一无所知,也正常,华国相声的生存状况实在太惨淡了。又进来一个女生,李凡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他问道:“同学,相声的四门功课是什么?”“什么?”李凡笑道:“反问我啊,说学逗唱,”女生点了点头,“啊,那我会!简单!说嘛,我得过省诗歌朗诵的第二名,‘说’没问题。学,我学什么像什么?尤其擅长大猩猩,你们看啊!”女生立马扮演了大猩猩,还别说,惟妙惟肖的。室内几个人立即捧腹大笑,这个女生长得不赖,没想到还挺豁的出去自己的。女生接着道:“逗就不用说了,我最爱逗人玩儿了,请问,为爱情鼓鼓掌什么意思?你们猜,你们猜啊!”李凡差点儿没憋出内伤,“那唱呢?”“唱?简单,我给你们唱一个啊。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办公室内,众人全部笑疯了。李凡趴在桌子上直砸桌板,已经岔气儿了,这妹子真能豁出去啊!女生问道:“怎么样,还行吧,李主席,我这说、学、逗、唱没问题啊。”李凡抬起头,起身,伸出手,笑道:“欢迎你加入曲艺社,欢迎!”众人一愣,这……m.,。
李凡挠了挠头,这个没法回答啊,只能说前世艺术工作者太给力,网络段子手太牛逼,李凡从中精中选精,连缀成线,为己所用而已。李凡只好找个理由带过:“也许是灵感吧!”后台突然飘来了一句年迈的声音,“好一句也许是灵感,我就喜欢你这种灵感!”众人回头一看,原来是尤勇,曲艺大家,相声大师。
尤勇再道:“小伙子,你刚刚的表现精彩极了,无论是台风还是内容都非常好。”李凡连忙道谢:“谢谢您,前辈,还有很大的不足之处,我还得努力啊!”
吃亏是福,福如东海,横批:来呀,你过来啊!四书五经;
刚返回后台的李凡便被其他演员们团团围住了,他们实在想不明白,李凡这些段子是怎么创造出来的。
,。
“尤其是吃软饭梗,上有老,下有小,绝了!”“我喜欢那个,海景房!”……
那些没看过李凡彩排和排练的师哥师姐们将李凡团团围住,欢喜得不得了:“李凡,你这节目效果太棒了!”
海景房;……
“咱舞台太小,根本容纳不下你的才华啊!”
入土三分;上有老,下有小;
广播体操;
娱乐之最强大脑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