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还有更难的么?
    
张烨直翻白眼儿,“是谁说的灭了京大分分钟的事儿?是谁说的,不灭京大终不还?”卢鹏在一旁补充道:“又是哪所学校,连三副对联都对不出?”
张烨眯着眼睛,回忆起了刚刚的那一幕,他在整个抢答环节结束之后,整个人一瞬间仿佛虚脱了一般,他将自己体内蕴藏的全部的能量和专注度全部挥洒出来了,可即便这样,当比赛结束的那一刹那,他觉得对面的对手还尚有余力。
李凡淡淡一笑,接到手中后,但见这张纸上是一行隽永的行楷,标明了上下联:烟锁池塘柳,;
成功则道:“李凡,那三副上联的对句给出来吧,全国人民等的都不耐烦了。”李凡想了想,“那好。”接过黄佳佳递过来的本子和中性笔,李凡刚要提笔,只见餐馆老板一声大喝:“且慢!”众人齐齐望向门口的老板,不明何意。老板向服务员喊道:“准备笔墨纸砚!”室内众人齐齐晕倒,您这儿也忒正规了吧?李凡也尴尬地摆了摆手,“老板,真不用,就是写几个字,你这一弄太正式了。”老板一脸的认真,“不不,我看过你的字,我知道你的水平,请稍等。”李凡的字老板还真看到过,毕竟李凡在节目中有所展示,但具体李凡的字好到什么程度呢,老板还真不太懂,他虽然喜欢收藏字画,但只是为了增值而已。但节目里很多嘉宾评价了李凡的字,说是青年一代中独一无二的人物,那想必自然很好。况且,到时候将李凡的墨宝往大厅里一挂,自己这餐厅那自然名气再攀新高啊,毕竟李凡是名人啊!不多时,有服务员端着房四宝走了进来,并将裁减完毕的洒金红宣纸铺在了桌子上。老板亲自往砚台里注入墨汁,然后笑道:“李凡,请!”室内众人面面相觑,气氛很诡异。毕竟在吃饭的包房中来这么一套,而且老板又有点儿过于那什么,大家总觉得别别扭扭的。李凡也是这种感觉,真不至于啊,自己又不是书法家,你来这么一出,不禁让人起鸡皮疙瘩,不过你这么热情自己还真不好意思拒绝。李凡笑了笑,便提起了毛笔,沾了沾墨汁,抬手在宣纸上挥毫而下,旋即一行大气磅礴端庄遒劲的行楷跃然于纸上: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围观众人一片惊叹,万万没想到,李凡的书法造诣竟然如此高超,本来大家还觉得这个场合动毛笔字有点儿太矫情了,不过大家现在完全赞同了老板这冒冒失失的举动,这笔力深厚潇洒盎然的字体,那小小的中性笔怎么能展露出其中的风采呢?“哇,你这字绝了啊!”“笔势委婉含蓄,遒美健秀!”“有王羲之的飘逸,又兼具赵佶的瘦劲,真漂亮。”……李凡抬起头,望着众人的唏嘘不已,他心道:你们要是天天练习书法,你们也成!李凡抬起手腕,在另一幅宣纸上抖笔而下,一副下联就此诞生: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哇,这个下联漂亮啊!”“啧啧,解铃还是系铃人。这么横向一对比,网络上那么多下联见之失色!”李凡笑笑而已,再次提笔,挥毫写下:上联:乔女自然娇,深恶胭脂胶肖脸。下联:止戈才是武,何劳铜铁铸镖锋。众人凑在一起研究了起来:“哇,你这个‘武’用得太妙了,与周郎相得益彰啊!”“精妙之至啊!绝了!”“看来还得是标准答案!”……啪!放下手笔,李凡道:“好了!”“好了?可还有一联呢?”“对啊,那个‘烟锁池塘柳’的下联呢?”李凡摇了摇头:“那是一副我自己也没有满意答案的上联,希望以后能有人给出个完美的答案吧。”这副上联从古至今有很多下联,比如说桃燃锦江堤、烛镌河坝松等等,但都或多或少差点儿意思,李凡也想了很多,也没有也完美无憾的下联,要不咋是千古绝对呢。而且,千古绝对可以用一个游戏来形容——!任凭你对的再漂亮再完美,学界也会给你找出点儿瑕疵的。“你这是绝命联啊,连自己都坑!”李凡笑笑,这时来了个电话,他便走出了包房,接通了起来。电话是朱总编打来的,说李凡的经过专家商讨后,一致通过,并将作为的官方准则进行刊发。朱总编又说会在网上刊载八副上联,向全国观众征集下联,活动时间从此时的九月份持续到元旦,其中的优胜者将在中公布,并获得一定的奖励。朱总编希望李凡再出一个上联难为难为华国老百姓,李凡便将这个“烟锁池塘柳”作为最终的上联了,并且李凡还有额外奖励,就是,对出让自己满意的下联者,李凡要以私人的名义请他吃饭!朱总编:“李凡,你自己出的上联,你自己真没有下联?”“嗯,真没有完美无瑕的。”“诶呦,这倒是不容易哈!那成,由你这副上联我想了一个霸气的名字。”“什么?”“李凡的午餐!”当李凡回到包房的时候,只见众人正端着手机纷纷在那两幅对联前拍照呢,而餐厅老板则请求道:“李凡,你这两副对联,我能不能在店里进行展示啊。”李凡笑道:“那就看你家的饭菜好不好吃喽!”老板哈哈大笑:“你就瞧好吧,不仅好吃,还免单!”老板说罢,乐滋滋地将两副对联亲手卷好,如获至宝。这场酒席说白了就是花式吹捧李凡,坦白地讲,也就李凡对自己有很清晰的认知,要是换成其他人早飘飘然了。谁都爱听好话,李凡也不例外,面对着其他人“花样翻新”的夸奖,他却能保持着必要的冷静,绝对不会像风筝一样一吹就飞。李凡更深深地明白:研究越深越无知!不过,私底下该吹牛逼还得吹,要不然生活多无聊压抑?痛快痛快嘴嘛。回到酒店后,顾亚婷不禁夸奖道:“李凡,你的字比一年前精进了不少,真的。”“给你纠正一下,那叫书法!书法!!”“你的那两个下联精妙极了。”“那是自然,李凡出品,必属精品。”“诶李凡,可以不吹牛么?”“我吹不吹牛,完全取决于今晚能不能上床睡觉!”顾亚婷往床上一躺,彻底霸占住了,“那你还是吹牛吧,我正好凉快凉快!”……次日清晨,阳光灿烂。李凡随手打开了手机,但见微博已经彻底炸锅了,广大网友的各种下联已经发给了他,五花八门各种各样。而仔细观察即可发现,这其中八成以上都是女粉丝,估计全都是冲着李凡的午餐来的。李凡不得不发一责声明,通知网民们直接向投稿,而他自己是不在微博上对此予以评选的。放下手机后,李凡慵懒地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一下四肢后,他站起身来走到了床前,支着胳膊细细地打量了一下她那甜美的睡容,也不知道她做什么美梦呢。李凡轻手轻脚地洗漱后,悄悄离开了宾馆,打车来到广电中心。办公室内,孙制作早已经等候李凡多时了,见李凡开门进来,他便放下手中的工作,将一个件夹递给他,道:“你先看看,这是咱们栏目组设定的一些挑战项目。”孙制作说罢,又给其他工作人员打了个电话。不出3分钟,策划人、监制等都来到了办公室,大家有的直接贴在李凡身后,有的拉了椅子坐在一旁,时不时地向李凡解释一些项目的相关情况。李凡每翻看一个项目都会闭目沉思片刻,来思量一下是否值得自己来挑战一下,毕竟,这里面的项目有些对他来讲有些简单了。比如说记数字这个,李凡见到这个便笑了,自己那世界纪录至今依旧是记忆界遥不可及的纪录。“呃,李凡,这个明显不适合你了。”“李凡啊,虽然不适合你,但对于其他选手来说,还是他们展示自我的一个项目。”李凡又翻了一页,这个项目则是辨识图像色块,这个对李凡来说也不难。将整本挑战项目翻了一遍后,李凡饱含歉意地道:“还有其他项目么?”孙制作惊讶地道:“都太简单?”李凡连忙摇头,“不是都简单,有很多项目我也根本完成不了,我也在思考适合我的又能让我值得挑战的项目,说实话,这本子里还是没有我特别满意的。”孙制作疑惑地道:“李凡,那你想挑战什么难度的项目?”李凡想了想,“呃……能够激发出我的全部潜能吧,我不怕失败,在舞台上失败也无所谓,希望会有一个好的挑战项目。”总策划惊讶地道:“舞台上上失败也无所谓?”李凡肯定地点了点头,“对啊,无所谓。”“可是你如今的身份,注定了你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你在公众视野中是完美的,而你的定位也是战无不利的天才,你若挑战失败的话,对你个人形象是个巨大破坏。”李凡淡淡地道:“没事儿。”“没事儿?”“嗯,没事儿!我参加这档节目不是来给自己镀金的,而是要借此研究研究自己的,也见识一下华国的各路人才,我对他们也挺好奇的。”一时之间没有敲定挑战项目,李凡只好起身告辞,只不过,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太多了,毕竟十一转眼便到。离开广电中心,搭乘飞机回到京大的时候,整个京大校园已经不见那一抹抹的“绿意”了,京大的新生军训于今日上午正式结束了。大一新生们卸去了军训服装,各自穿上了日常的衣服,不过那脸上的一抹青涩和憧憬依旧有别于学长们。李凡刚回到校园,还没走到寝室楼呢,便被陆丫丫的电话叫住了,通知他们去排练室排练,还嘱咐他这次迎新晚会中,大一新生只有3个节目的名额,竞争非常激烈,让李凡抓紧准备,别被pk掉。李凡例行吹牛逼:“就咱这颜值,能不过么?”电话那头愣了一下,估计也在颜值和才艺两者间孰轻孰重徘徊不定,然后但闻陆丫丫啐道:“我呸,别不要脸,抓紧过来!”李凡转过头望着顾亚婷,笑道:“咱们的节目终于要面世了,想想还有点儿小激动呢,走吧。”顾亚婷一句话也没说,她觉得自从遇到李凡后,她的人生跑偏了!完全跑偏了!!这货完全是打算毁了自己的女神形象啊!
李凡微微皱了皱眉,不过脸上还是洋溢着笑容,这副对联怎么说呢,瑕疵!最大的瑕疵就是没有意境。毕竟“烟锁池塘柳”这副千古上联那朦朦胧胧的意境美以及极强的画面感,真是绝对中的绝对,越咀嚼越有味道,仿佛眼前就是一幕氤氲弥漫的池塘景色。而这副下联的意境则明显差了一截儿。但对别人学校的教授指指点点多少有些不好,李凡含糊其辞地道:“不错,不愧是教授。”
黄佳佳兴奋地道:“那我们这算对出来了?”“呃……这个……”李凡一时间愣了一下,然后话锋巧妙地一转,“上好的佳联,但我看看是否会有更加精妙的上联出现。”
包房内,菜肴尚未端上来,大家便边等李凡边闲聊天儿。陈雨说他终于见识了什么叫做青筋暴露,双目凸红,张烨在最终环节和李凡pk中,“兽性“本能被激发出来了,仿佛暴走的怪物。
一行人走进中餐馆,不禁被这里的化气息吸引住了。餐馆里不仅仅装修风格非常中式,连墙壁上都悬挂着古今名人的字画。有张大千的,米芾,顾恺之的等等,当然都是印刷品!
节目录制完成,早已晚上10点多了,在节目组的安排下,四大名校20名学子来到了一家著名的中菜馆。
浙大的黄佳佳甚至还从包里取出个日记本,里面夹着一张纸条,她向大家展示了一下,道:“这是我们学校程教授让我带来的,说务必让李凡过目一下。”众人刚好奇地围拢过来,这时,包房的门也被推开了,李凡和顾亚婷走了进来。“诶,李凡,正好,这是我们学校程教授对的下联,你看看如何。”
觉得李凡尚有余力的不仅仅是他自己一个人,很多人都是这么认为的,比赛结束的那一刻,李凡虽然略显激动,情绪激昂,但神态自若,躯体语言平缓,这某种意义上说明,也许李凡的天赋尚未彻底炸开。当然,这些都是这帮人在胡思乱想。李凡在这种比赛类型的舞台上,他台风是很内敛的,从未产生过身体语言不受控制,肆意挥洒的情况。
陈雨又道:“张烨,其实我真没觉得你和李凡有什么区别,要不是技术先进,单凭肉眼肉耳的话,真辨别不出来。”又有人道:“对啊,看你当时唾沫星子横飞,心中一定汹涌澎湃吧。”
有人在次谈到了那三副上联,大家对此兴趣浓厚,却偏偏无法拿出无论格律还是意境全属佳作的下联,那三副上联已经是华国学界三大绝联了。
在服务员的引领下,大家走进了包房,里面一共拉了三张桌。学生们,制作人、主持人、策划等等工作人员依次落座。除了李凡顾亚婷尚未到场外,其他人已经到齐了。李凡他们因为在台长办公室磨嘴皮子,所以并未在第一时间和大家一起前往。
晨华一众人等讪笑不已。
娱乐之最强大脑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