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跳舞!
    
“的确不知道!但是,我告诉大家一个事实,在农村,家家户户都会储存大量的土豆,尤其是冬天,土豆更是作为家家户户的主要食材。而储存的土豆,时间一久都会发芽变绿的,可我们没有丢弃任何一个,都是剜掉芽儿后继续做菜食用的。但直到今天,我也没听说谁因此生病的,连感到不舒服的都没有。土豆发芽,简单处理后剩下的部分是能食用的,而你们这题,直接一棒子把整个土豆都打死了。”
李凡叹了一口气,果然生活背景不一样很难互相理解。毕竟人家城里人都是买菜吃,谁会到市场上买生芽的土豆?自己小时候在农村长大的,明白城市和农村在生活理念上是有冲突的。
有工作人员也掺和了进来,道:“但是,1吨水和1立方米的意思是同样的,我们经常说用了几吨水,很少听到到有人说用几立方米的啊。”编辑道:“不不不,虽然是一个意思,但一个好比是普通话,一个是方言,这里需要你用普通话作答。就比如说白酒,大家都知道250ml大概半斤左右(白酒密度小于水),但白酒厂家出售时的标签上,是按斤卖?。”
两个人坐着孙制作的车回到了宾馆,趁着顾亚婷到超市买东西之际,孙制作饱含深意地看着李凡,道:“小伙子,大哥懂你吧。”李凡看着他那一脸坏笑就知道什么意思了,他笑笑,道:“老司机啊!”孙制作掏出了两支烟,递给了李凡一支,结果被李凡退货了,他独自点燃了一支,笑道:“不抽烟好,这东西抽上就戒不掉。上大学的时候,最初我是不抽烟的,但被寝室的二手烟折磨死了,人家美滋滋地吸一口,赛过活神仙,我呢,在一边儿呛得咳咳咳嗽。最后我一气之下,妈的,同归于尽,以毒攻毒!然后就戒不掉喽!”李凡在一旁陪笑,心中其实则希望老孙早点儿走,万一顾亚婷又想到了再找宾馆的茬可怎么办?或者对昨晚的事情有了疑问呢?大哥,抓紧啊,老弟能不能再进一步就看今晚了。孙制作微眯着眼睛,又吸了几口,吐出了自认为非常完美的烟圈后,嘱托道:“开车可以,但一定不能无证驾驶,你们还小,可能有时候情急之下忽略这个事情。”李凡眼睛亮了,这句话有道理。同是雄性动物,孙制作也没把李凡当外人,介绍起了他的育儿经验,他道:“我有个儿子和你一样大,今天也是大一,他十五岁的时候,钱包里就会塞入一张‘驾驶证’!”李凡愣了片刻,才惊呼道:“前卫啊!”孙制作吐出了一个烟圈,“我这么做当然不是鼓舞他怎样怎样,而是怕万一在突发意外情况下,他能不给女孩子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伤害。”这是西方x教育理念,其实蛮有道理的,但在华国这种社会背景下,可能会一些人视为异类。不过李凡觉得,他的钱包里也应该放入一张“驾驶证”,毕竟作为一个成年人……李凡起身了,整理了一下衣服,四下巡视了一眼。孙制作好奇地问:“你干嘛?”“我去买驾驶证,您先休息休息!”李凡说罢迈步走了。“宾馆里有,李凡!”“我知道,但它那是c1的,我需要a2的!”孙制作吃了一惊,哇,信息量好大啊!他正在笑呵呵地看着李凡那远去的背影呢,这时顾亚婷走到了他的身边,疑惑地道:“李凡他干嘛去了?”“啊,买驾……呃,买什么东西吧,也没和我说!”孙制作笑呵呵地道,“那个,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当李凡回到宾馆门口的时候,手里空空如也,顾亚婷也没问出个一二三来,但总觉得李凡的神情有些怪怪的。上楼,打开房门后,李凡舒舒服服地往床上一趟,抻了抻懒腰,有些疲惫。“起来,我床!”李凡侧头道:“我保护你啊!”顾亚婷从包里翻出耗子药,向李凡晃了晃,笑道:“我有这个!用不着你了!”李凡立马起身,“这可你说的,别倒时候有耗子了,又赖在我身上要抱抱的。”顾亚婷面颊腾地红了,默默地拿起小刀将苹果均匀切成10瓣儿,然后将耗子药涂在了苹果瓣儿上,反反复复地涂了无数遍。“嗯,完美!”顾亚婷打了一个响指后,端着苹果瓣儿弯腰在室内摆起阵来,床底下、窗台、沙发旁、卫生间……整个室内都飘起了耗子药和苹果混合的味道。李凡躺在沙发上,翘着脚道:“我估计你也是白忙乎,弄不好耗子药是假的呢?”顾亚婷站起身,道:“假的?不可能!这种药类,卖假药多没良心啊!”李凡叹气道:“我告诉你,假药特别多,别说这种耗子药了,治疗男性疾病的药类,基本上没有几样是真的,上电视广告的也好,街头贴小广告的也罢,基本全是骗子。各种保健品我以前说过就不提了。再说说调料方面,花椒大料辣椒末都能是假货,别说消灭动物的耗子药了。”顾亚婷疑惑了,她坐到床上,道:“我看老板很和善,应该不会卖假药。”“哪个坏人把‘坏’字刻到脸上了?祝你好运吧!不信的话你百度一下‘假老鼠药’,看看新闻。”顾亚婷看了看摆在四处的苹果瓣儿,心里也没底了,她躺在床上,用手机百度了一下,输入“假老鼠药”四个字后,无数个网页翻也翻不完,她的眉头也是越皱越紧。李凡悄悄一笑,心道:别说输入“假老鼠药”了,就算输入“假李凡”“假顾亚婷”,那也估计有不少网页信息。想到这儿,李凡优哉游哉地道:“要是再有耗子,我可不管你了啊!不早了,你先洗澡吧,我出去溜达溜达。”两人分别洗澡后,关灯,一个床上,一个在沙发上,两个人都未合眼,但心事不同。顾亚婷翻了个身,对李凡道:“诶,咱们后天的决赛怎么办啊,其他学校一定会竭尽全力攻击咱们的软肋的。”李凡还是那句话:“淡定,明天再说!”“诶呦,总淡定!我觉得啊,南大的张烨厉害极了,看了他的表现,完全没有死角啊,我对上他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淡定!”李凡边说边摸了摸钱包里的“驾驶证”,心里有一丝丝的痒痒。顾亚婷支起下巴,在黑夜中望向李凡,“诶,李凡,对了,咱们在迎新晚会上,表演什么节目啊!”李凡坐起身来,道:“你这倒是提醒我了,你欠我的性感辣舞,该还了吧?”“听不见听不见!”唰地蒙上了被,顾亚婷堵住了耳朵。咔!打开灯!李凡走过去拉开被子,露出她的小脑袋,道:“诶,没有你这样的,你如果一点儿诚信都没有,那我以后对你说话也不算数了!”见顾亚婷依旧堵着耳朵紧闭双眼,李凡直接分开了她的手臂,又用手指分开了她的眼睑,“诶,别耍无赖!有点儿人品成不?”顾亚婷眨了眨眼睛,“你这样欺负我好嘛?你的良心不会痛么?”“我欺负你?呵!我欺负你?”李凡抬起手掌指了指,“这只手昨晚差点儿就毁在你脚下了,你说我欺负你?”“活该!”顾亚婷偷偷一笑,“你真想让我给你跳舞啊?”“废话,我都等了一年了,一年啊!北海道虾夷沼泽地的老鼠从出生到死亡才**个月啊!你话还有没有准儿?”顾亚婷想了想,“那好吧!”李凡一愣,然后连连点头,跳舞就好说了,自己借机可以嘿嘿嘿啊!“可你想看什么样的舞蹈啊?”李凡撅了撅屁股,挺了挺胸膛,道:“就这种,前后翘的!”“哦,好吧,还账!谁让你是我男朋友呢!我找下音乐哈!”李凡吁出一口气,“你还知道我是你男朋友啊?抓紧的吧,我已经万事俱备了!”顾亚婷抬起头问道:“什么万事俱备?”“没什么,快点儿找歌!”片刻,顾亚婷终于下床了,她道:“这灯太亮了,你调一下。”“嗯,浪漫!”李凡点了点头,将灯光调成了昏暗的调。李凡觉得他还是不够浪漫不够小资,毕竟生活背景的原因,让他此时开瓶红酒来助助兴,他还真就很别扭。“李凡,跳得不好不要笑话我!”“放心,你跳成啥样我都喜欢!”李凡这话音刚落,顾亚婷手机里的音乐也便响了起来:“第九套广播体操,现在开始!原地踏步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停!伸展运动,预备……”李凡双眼一翻,直接一头扎在了沙发里,用抱枕蒙住了脑袋!顾亚婷边做广播体操边道,“李凡,诶,李凡,看啊!”……手机里:“体转运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顾亚婷不停地扭着腰肢,“李凡,你怎么不看!”手机里:“跳跃运动!一二三四……”顾亚婷兴高采烈地不停地跳跃着,卖力极了,青春极了。而李凡,将头深深地埋在了沙发里,头上飘着大写的“绝望”两个字!整理运动后,顾亚婷擦了擦汗,感慨了一句:“诶妈呀,累死老娘了,上高中时也没做得这么标准啊。”她走到李凡身边,拽开抱枕,道:“李凡,我跳得还成吧?你刚刚为什么不看?”“我不认识你!”李凡说罢,将头扭到了沙发里。顾亚婷用力地扳过他的面庞,“难道还不前凸后翘么?你看啊,我再给你做一遍,一二三四——”“从我视线里消失,立即马上!”“好哒!”顾亚婷吐了下舌头,“嗖”地回到了床上,躲在被子里嘿嘿直笑。灯灭,深夜陷入了沉寂中,也许过了20多分钟,“吱吱”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刚刚入眠的顾亚婷猛地睁开了眼睛,身体一阵战栗,她惊恐地道:“李凡,李凡,耗子药是假的!假的!!醒醒啊,李凡!”沙发上响起了不耐烦的声音,“干嘛!又干嘛!”“耗子!耗子药是假的!打耗子!”“求求我!”一时沉默!这时,“吱吱”的声音又大了起来,李凡叹了口气,“这回声音真大,这是只大耗子啊!”咔!床头灯打开了,顾亚婷急道:“李凡,求求你,求求你行吧?打耗子啊!”“舞蹈要重新给我跳,成不?”“成!”“昨晚到底是谁非缠着我不让我下床的?”“我,快点儿,李凡!”“我是不是正人君子?”“你是!”李凡这才起身,四下里趴着看了看,寻找耗子的踪影,“哪去了呢?”找了片刻,李凡坐到床边,对顾亚婷道:“别怕啊,估计耗子被我的个人魅力给震慑住了。”顾亚婷娇躯微颤,仿佛明白了什么,“哦,原来耗子怕光啊!”李凡闻言,连忙用脚尖挂了一下床边,“砰”地一声后,顾亚婷直接一把扎到了他的怀中,闭着眼睛浑身战栗地道:“在床底下在床底下,你去打它!”李凡挠了挠头,心道你抱着我我怎么去“打耗子”,他胡诌道:“这个耗子啊,咱们根本逮不住它,太大只,太狡猾,有我在,它闻到有雄性动物的气味后,就不敢上床了。”“真的?”“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反正《寰球科学》上这么介绍的。我关灯了啊!”“你别关,我害怕!”李凡抬手擦了擦她湿润的眼眶,“小丫头!”“咦,李凡,你的手!”顾亚婷突然抓住了李凡的手,仔仔细细地盯着指甲,皱起了眉头。李凡疑惑地问:“怎么了?”这时,顾亚婷直接起身,来到了沙发旁,翻了翻皮革沙发,然后伸手在沙发里侧上一挠,便响起了“吱吱”的声音。完蛋,破案了!她猛然回头,横眉冷目道:“李凡,你给我下来!”李凡乖乖起身下床,“好咧,您忙着,我下去买点儿吃的!”李凡刚走到门口,便被duang地一脚,踢出了房门。咯吱!门上锁了。怎么被发现的呢?李凡站在门口,仔细地看了看刚刚被研究过的指甲,这才恍然大悟,哦,原来指甲里夹了一丢丢皮革渣。哎,李凡叹了口气,这姑娘考什么京大啊,应该考华国警官学校啊!他又展开了钱包,悄悄在“驾驶证”上摸了摸,也不知道何年马月能开上车。m.,。
李浩突然来了一句:“打个好懂的比方吧,女孩子内衣叫xiong罩,英语里叫bra,你到英语国家说bra能行么?上诉无效!”众人唰地一下,目光聚在了李浩的脸上,然后又“唰”地一下,似笑非笑地盯着郭敏。郭敏摆了摆手,“别看我,我不认识他!”
说归说,笑归笑,顾亚婷很快就犯愁了,两天后的决赛怎么办啊!这个小辫子让人家揪住了,他们不得使劲薅啊!李凡则笑笑,一直重复一个词:淡定。
李凡道:“你们说我俩儿是生活上的弱智儿童,我坚决不同意,我要上诉!首先,谁说的发芽土豆不能食用?”某编辑道:“发芽土豆有毒啊!土豆发芽后,芽孔周围就会含有大量的龙葵素,这是一种神经毒素,可抑制呼吸中枢,这你们不知道了吧?”
休息室内,制片、编剧、导演以及主持人等,包括各位选手,众人在一起说说笑笑的,非常热闹。
,。
郭敏笑道:“你投什么诉啊?”“我虽然是科生,但是理科最简单的换算还是能搞明白的,请问,1吨水和1立方米水有区别么?”李浩道:“怎么没有?一个是重量单位,一个是体积单位!你回家看看家里的自来水表上,一串数字后面的那个符号,是不是立方米!”
“我就是用事实来说明,发芽的土豆,只要剜掉芽儿是能食用的,而且,如果土豆变绿,把绿的地方削掉就可以了。所以这题你们不严谨啊!”李浩道:“得得得,你这就较真了!”
“当然,我就是农村土著,农村的事情比在场任何人都了解。”“可剜掉后,其他地方多多少少也会有一点龙葵素吧?”
“我也投诉!”顾亚婷道。
导演调侃李凡和顾亚婷在生活上是弱智儿童,生活常识题除了灭油火之外一无所知。李凡对此不敢苟同,或者说就是“嘴硬”,挖门盗洞要摘掉“生活白痴”的帽子!
某编辑惊讶道:“是么?发芽了你们也吃?”
娱乐之最强大脑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