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一间房
    李凡的生活是忙碌的,用一句话来形容:能力强、责任大、任务重。wwんw.『a

    就在他荣获先进个人奖的那天下午,他便接到了工苏卫视的两通电话。

    其一,是《一站到底》的来电,邀请李凡和顾亚婷代表京大,作为神秘嘉宾参加《一站到底》的大学特别季。

    其二,《最强大脑》栏目组来电,去年因限娱令的影响,原本定档的栏目被迫取消,如今已经满足了1年期限,第二季前期准备工作正在规划进行中。孙制作见《一站到底》已经邀请了李凡,他一想,正好顺便来选择一下挑战项目,于是便给李凡挂了电话。

    李凡合计了一下时间,9、10月份是农民伯伯收获的季节,也是自己最忙碌的日子啊!

    这天早晨起床,李凡洗漱完毕后,穿上了衬衫和牛仔裤,然后对着镜子,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地欣赏了一会儿自己优雅的曲线,自我陶醉道:“完美!”

    马强刚和自己心中的女神吃过饭,心情很娱乐,所以只白了一眼他,然后便抱着新到手的吉他摩挲起来,也不知道他是在摸吉他还是摸什么。

    其他人则不干了,纷纷骂李凡臭不要脸,而且还说自己在学校辛辛苦苦军训,你丫的三天两头出去潇洒谈恋爱,凭什么啊?

    李凡淡淡地一笑,背着包推开了门,向他们缓缓挥手,“撒由那拉!”

    今早,顾亚婷很没精神,打着哈欠就下楼了,然后挎上李凡的胳膊,枕在他肩膀上便闭目养神起来,也不看路。

    李凡伸手撑了一下她的眼睑,问道:“怎么困成这样?”

    啪地打了一下李凡的手,她打了一声哈欠道:“打扑克了,嘘!”

    “哦!”

    李凡双手插在口袋里,一步一步往前走,顾亚婷便赖在他身上,毫无精气神儿。

    又打了一声哈欠,她道:“我是不是特别像个盲人?”

    李凡点了点头,“像!”

    “那你就是我的导盲犬!”

    “去去去!”

    顾亚婷突然停下了步伐,指了指手心,道:“啧啧啧,凡凡,看!嗖!”作势向空中一丢后,她道,“快叼回来。”

    李凡翻了个白眼,无语了,他道:“你等我一下啊,我去取款机取点儿钱,钱包瘪了。”

    “你可拉倒吧,你跑趟前院排排队起码20分钟。咱抓紧打车走人,我上车睡一会儿,这两天我养你。”

    李凡有种被包养的感觉,想想还有点儿小刺激,两个人坐进出租车后,顾亚婷枕在李凡的腿上便昏昏睡去。

    他一边揽着她的腰肢来保持她的睡姿,一边望向窗外,构思着脑袋里各种作品的情节,时时陷入深思无法自拔,直到听到一声声呓语,李凡瞬间出戏。

    “四个8,炸!拿钱拿钱!”

    李凡噗嗤一笑,没想到她们竟然动钱了,这军训期间要是被摁住的话,基本就是全校通报的严重处分了。

    赌徒啊!

    李凡想起了一句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车子很快到了机场,李凡摇醒顾亚婷,道:“给我拿39。”

    顾亚婷揉了揉眼睛,然后将挎包递给他道:“自己拿。”

    李凡打开挎包的那一刻彻底傻眼了,只见里面散落着一大堆零钱,一块的五块的乱七八糟的一大堆,估计她们玩儿了一个通宵达旦,出门匆忙根本没来得及整理包包。

    李凡边找零钱边笑道:“啧啧啧,好样的,你这一晚上赢多少钱啊,得200多吧,你给你班女生留点儿生活费成不?”

    “我输了100多好不?你别看阵势大,都是虚假繁荣!”

    “你和谁玩儿的?”

    “彭慧和林晓凤,我和彭慧两家输,她林晓凤一个人赢。”顾亚婷说罢,眯着眼睛陷入了短暂的思考,估计是回忆自己如何落于下风的。

    “哦,难怪!没事儿,改日我给你报仇雪恨。”

    下车,两个人来到了机场,由于天气原因,航班由中午直接延迟到了晚上,顾亚婷也利用这个时间段,趴在李凡的腿上美美地睡了一觉。

    终于苦苦盼来了航班,两个人登机后,不久,突然听闻前边的两个乘客在窃窃私语。

    “李凡这出的上联也忒难了,我终于想出来一个,你看看怎么样。”

    “嗯,还成。还剩一天了,明天再不能把三副上联对出来,咱们晨华学子很丢人啊。”

    “诶,没事儿,咱们学校很多教授不也在冥思苦想么,教授都犯难,何况咱们呢。”

    咦?晨华大学的?

    李凡和顾亚婷面面相觑,然后起身偷偷看了看前座,只见,这是一男一女两个人,样貌上没什么特殊之处,他们两个手里都拿着本子,在本子上面则写了若干的对联。

    这时,男生又道:“看我这下联哈,,等下飞机的时候发到群里,听听大家的意见。”

    女生道:“你这也就一般,要是李凡看到一定会pass掉的,你看看我的,我的才叫精彩。”

    男生撇嘴,“诶呦,真有意思,还pass掉,我直接震得他一愣一愣的,你信不?我让他见识见识晨华大学的风采!”

    李凡捂嘴偷笑,复又坐下了。

    晚上7点,航班终于抵达工苏省南靖市了。

    李凡和顾亚婷正随着客流往出走了,突然被身后的人叫住了,正是飞机上的前排乘客。

    “哟,李凡,真是你啊,我就觉得背影很像你,我叫黄玲,京大广播站的播音员,有印象么?”

    “声音就听出来了,你好,你们这是?”

    黄玲道:“我们去参加《一站到底》啊,你没看过这档节目吧?我们参加好几期了,你们来干嘛?”

    李凡笑道:“受《最强大脑》的要求,来设计一下日后的挑战项目。”

    黄玲又看了看顾亚婷,“哦,这还携带家属来的?”

    “那没办法,贱内非得跟着嘛。”

    顾亚婷呵呵一笑,偷着在李凡背后狠狠地掐了一把。

    男生这时候道:“李凡,我叫陈雨,你的那个的上联我对出来了,你看看怎么样,。”

    李凡淡淡一笑,“呃……咱们华国有“听鹤轩”,但没有“听河轩”吧,你要是改成,这还勉强可以,但也只是勉强,差点儿意思。”

    陈雨恍然:“诶呦,我怎么把听鹤轩这茬忘得死死的呢,好像是神话故事里地方。”

    李凡点了点头,“对!”

    陈雨拉了拉黄玲,道:“小玲,你的下联呢?”

    黄玲见状,觉得自己可别丢人了,她摇了摇头,“我没有啊!”

    “你……对了李凡,《最强大脑》给你安排的哪家酒店?”

    “四季酒店。”

    “得,咱们还真一起的,那咱们一起走。”

    “我们还有点儿事儿,晚一点儿回去,不好意思啦,我们回到现场给你们加油打气的。”

    黄玲笑道:“好人呐!”

    李凡挑了挑眉,“那你看看!”

    李凡和顾亚婷率先打车走了,她们逛起了南靖市的著名的夜市,在各家小吃摊前流连忘返,直到晚上8点半的时候,阴沉沉的夜空零零星星地落下了雨滴,两个人这才提着满塑料袋的小吃赶回了酒店。

    掏出身份证,递给服务员,李凡和顾亚婷低声不语,不过,服务员那充满戏剧性的表情则说明了一切。

    服务员惊喜地道:“先生,这是您二位的房卡。”

    这一幕似曾相识,曾经,《欢笑俱乐部》就出过这种错误,当时误以为李凡和顾亚婷是情侣,所以只开了一间房。幸运的是,当时酒店里有其他空房间。

    这次呢,《一站到底》谈不上犯错误,因为全国人民都知道两人是情侣关系了,你再给开两间房,有病啊?

    有了上次的经验,李凡淡定地举起两根手指,道:“再开一间。”

    “先生,没房间了啊。”

    李凡笑笑:“别逗,太狗血了。”

    “真没了,先生,今天是周五晚上,而且,咱们宾馆对面是南靖大学和南靖师大啊!”

    李凡回头,透过玻璃门,望向一街之隔的烟雨蒙蒙中的南靖大学,瞬间秒懂!

    大学附近的宾馆每逢周末基本上很少有空余房间的,周五周六这两天基本上能挤爆了。若想入住,基本上需要提前预约。

    顾亚婷皱眉道:“啊?那,那我们去其他宾馆再看看。”

    李凡摇了摇头,“你看看外面下的,倾盆大雨,出去就是落汤鸡,对付一夜吧。”

    顾亚婷瞪了他一眼,坚决地道:“不成!”

    李凡“劝道”:“咱们生病是小,但别因为咱们生病了,影响明天节目的录制啊!”

    顾亚婷剜了他一眼,她太清楚李凡的肮脏龌龊的想法了,再次撇嘴道:“不成!”

    就在这时,宾馆门口突然走进来一个湿漉漉的魁梧大汉,他向李凡挥了挥手,“李凡,咱们又见面了。”

    这来人是孙制作,《最强大脑》的负责人,李凡之前和他有过接触。

    “孙制作好,怎么浇成这样啊,没带伞?”

    打了一声喷嚏后,孙制作道:“没事儿,我就是来提前看看你们,你们这也才到宾馆?”

    “嗯,才到。”

    孙制作道:“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说啊,我们给你们安排。”

    顾亚婷道:“能不能给我们换一个宾馆?”

    “哦,没问题啊,但是可能这附近今晚应该爆满了,怎么了,宾馆不满意?”

    “不是啦,没房间啊,我想单开一间。”

    孙制作错愕了一下,“哦!不好意思哈,考虑不周考虑不周,我现在就给你们去订房间。”

    孙制作说罢打着喷嚏转身要走。

    “别别别,我们坚持一下吧。”李凡拉住孙制作道,“你看你都感冒了,这么大的雨,算了,我们对付一夜。顾亚婷,你说呢?”

    顾亚婷欲言又止,心道:和我玩儿苦命牌是不?

    孙制作向李凡挤了一下眼睛,“这不太好吧。”

    “诶,没事儿,我们能克服,您可以先让助理打一下电话,要是附近没有就算了。”

    孙制作会意,“也成,咱们要不先上楼,我让助理帮着联系一下,联系好了我拉你们过去。”

    李凡点头道:“明智!”

    两个男人一出戏,作为男同胞,一个眼神一个笑容基本上就能互相传递他们对女生的看法和手段,即便聪明如顾亚婷,此时也中了圈套了。

    三个人坐电梯,来到了宾馆房间内,就着夜宵边吃边聊,聊得也就是世界各地的“异能人士”等等,还没具体聊到节目的挑战环节。因为,孙制作只是过来提前看望一眼的,为了不打扰李凡的好事,他寒暄一会儿就打算告辞了。

    这时,助理的电话响了,孙制作接通后,直接道:“别告诉我附近没房间,你们干什么吃的,啊?抓紧联系宾馆,要离得近,不能远!搞定后,来宾馆接李凡,听见没有?”

    孙制作撂下电话后,对顾亚婷道:“不好意思哈,姑娘,我们尽快办。”

    顾亚婷笑道:“没事儿,不急的!”

    “那我先告辞,家里还有老婆孩子等着呢,你们先小憩一会儿,我先走了啊!”

    顾亚婷歉意地道:“您慢走啊,麻烦您了!”

    “我们份内的事儿!”

    孙制作又拍了拍李凡的肩膀,转身扬长而去,嘴角微微荡笑:哥也只能帮到这儿了。

    两个人回到房间,边看电视边继续消灭特色小吃,直到20多分钟后,顾亚婷突然道:“怎么还没来电话?这时间找个十来家宾馆问题不大吧?”

    “这是大学城,正常,再等等。”

    又一个20分钟过去了,顾亚婷疑惑地道:“不对啊,就算按2分钟一个电话,现在也打了20多家宾馆了吧,不可能家家住满啊!”

    “再等等吧,我也着急啊。”李凡躺在沙发上悠闲地翘着脚。

    又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此时已经晚上11点了,顾亚婷又道:“不对啊,2个小时订不到宾馆,不合理啊,你打电话问问孙制作。”

    “人家这时候都睡了,别打扰人家了!”

    “快打!”

    “好吧。”李凡掏出手机,拨了号码,然后下一刻心中一喜,然后又拉长了脸道:“关机了!估计是手机进水自动关机了。”

    “你是不是骗我啊?”

    “不信你打!”

    顾亚婷重拨了一次,果然关机了。这时候,她身边突然“嗖”地一声,她一抬头,只见李凡已经躺在床上双手双脚摆了一个“大”字,占领高地,“完喽,今晚不想将就都得将就了,没人管咱们了,我先睡了啊!”

    顾亚婷走过去,拉着他的大腿道:“你干嘛,起开啊,这是我的房间,你自己找地方去!”

    李凡瞥了她一眼,“什么你的我的,先到先得!”

    “诶诶诶,和一个女孩子抢房间,你还好意思啊?”

    “好意思啊,这么大的床,你也可以上来睡啊。”

    顾亚婷叉腰道:“别不要脸,起开!!”

    “不起不起,这张床真舒服啊,而且还大,两个人都太充裕,让我算算啊,”李凡屈起手指算了起来,“三个人,嗯,能睡下三个人,嘿嘿,嘿嘿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