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你叫什么?
    网友吵架了,原因是对李凡的生辰产生了巨大分歧。

    那篇新华社撰文的《零零后的正能量和责任感》一经发布,网民们纷纷站队。有人说李凡根本就不是零零后,他应该是90后,因为他是在千禧年交接的零时出生的,具体是零时之前还是之后,医生和护士都说不准好不?

    的确,李凡的出生日期赶的太是时候了,不偏不倚,卡在了1999年和2000年之间,李妈也是真神奇。

    不过另一部分网友则说身份证信息就是最好的证明!而90后则予以否认,说身份证错误率太多,而且还从华国医学上加以解释,说婴儿的出生时间是以头部探出母体为计算的,所以李凡出生时间应该提前一点点。

    00后说李凡是他们最杰出的代表,而90后坚定地认为,那是他们最后的辉煌!不过00后和90后都基本认定了一个观点,李凡之所以如此风华绝代,天资绝世,正如一首歌曲唱得那样:

    我们走向世纪之交的舞台,

    我们写下世纪之交的风采,

    我们迎接世纪之交的到来,

    把一条阳光大道,

    向着太阳铺开。

    当李凡看到闲得蛋疼的网友们用这首《阳光大道》如此调侃自己的时候,他的眼前瞬间产生了一副画面感:千禧年来临的那一刻,阳光大道向着太阳铺开,一个可爱的小宝宝含着金钥匙诞生了,然后别的娃娃哭,他却咯咯地蹬着脚丫大笑!

    平常看看网友们胡扯还是蛮有意思的,也是李凡的一部分灵感来源,他还真就借着眼前诞生的这幕画面创作出了一个剧本的开头。

    当然,李凡的电脑里有无数部作品的开头,这只不过又加入了一部而已。

    ……

    京大的军训在继续,仅仅15天的军训也快结束了。

    当李凡正式参加军训的那一刻,他突然发现了自己的一个毛病——顺拐!

    顺拐其实很正常,新兵或者学生军训,有些人一紧张就容易顺拐。可李凡并不紧张啊,但他一齐步走就顺拐。

    那天早晨,大家吃过早餐后在食堂门口集合完毕,齐步走去篮球场军训,眼尖的吴教官很快发现其中一列多人顺拐了。

    她道:“8号、13号、15号……不觉得你们和其他人不一样么?不打手么?”

    前边有同学道:“报告教官,李凡把我们带偏了!”

    吴教官定睛一看,果不其然,他还真是罪魁祸首。

    李凡回头瞪着无辜的大眼睛,“有么?”

    来到绿茵场,其他同学日常站军姿,而吴教官则对李凡进行特训,她亲身示范了一遍标准动作后,对李凡道:“听我口令,齐步走,一二一一二一,好,非常好……呃,不对不对,李凡!李凡,立定!”

    李凡前十来步走得还挺正常的,不过之后就莫名其妙地就同手同脚了。

    站军姿的同学们瞬间哄堂大笑起来。

    吴教官猛回头,瞪眼道:“谁笑呢?有什么好笑的?警告你们一次,再笑多加5分钟!”

    所有人闭嘴,咬牙硬挺!

    “李凡,看好了,掌握好节奏感,再给你示范一遍,你是要被编入英雄连的,认真点儿!”

    吴教官又示范了一遍后,李凡抬头挺胸,昂首阔步,心中数着拍子,然后走着走着,再次完美地顺拐了,操场上新生们见之哈哈大笑。

    吴教官猛回头,指了指队列中的马强,又指了指王川,“你们两个出列,就你们两个笑得最欢对吧?来,你们两个到这儿来笑来,站齐了!自己战友有缺点很好笑么?”

    王川和马强两个人并排站立,挨着教官批评,李凡就对着他们不停地挑眉,他五官挤来挤去的,免费给他们表演眉毛舞。

    李凡就这样,在新生中获得了“铁拐李”的雅号,并就此成了人生污点,其他同学揶揄他的不二法宝。

    不幸的是,因为这个毛病,他失去了去英雄连苦练的机会,更失去了在军训检阅中,作为新生军训代表举着旗子引领几千新生的机会,这原本都是他的。

    不过李凡根本就不在意这些,就是“铁拐李”这个外号,你们能别总提不?毕竟很有损自己高大威猛的形象。

    军训还剩下最后几天,而学校的迎新晚会也开始筹备中了。

    这天,李凡和顾亚婷被陆丫丫叫到了学生处,让他们联手出个节目。

    李凡看了一眼顾亚婷,对陆丫丫道:“丫丫姐,她舞蹈不错。”

    顾亚婷则道:“他唱歌好听。”

    陆丫丫挠头:“我的意思是,让你们两个一起联手,共同出个节目,懂不?”

    两个人面面相觑,他的特长是她的弱点,她的强项是他的深渊,根本搭不到一起去。

    顾亚婷道:“这不难为人嘛,总不能让我们上去一起朗诵一首诗歌吧?这可能我们都擅长一点儿。”

    李凡想了想:“也不是不成,咱们的国学底子还是不错滴,要不然,咱们两个说段相声吧,我逗哏,你捧哏,到时候我穿长衫,给你套上旗袍,惊艳全场!”

    顾亚婷白了他一眼,“去你的吧!”

    “你看,入戏了吧?”

    陆丫丫道:“我想到了一个,你们两个可以一个唱歌一个伴舞啊,这不就完美了么?至于歌曲和舞蹈,你们自己研究研究,抓紧排练,直接向我汇报。咱们的晚会日期越来越近了。”

    两个人接了一个活,然后便犯愁准备什么歌曲了,一路上争论不休。

    学校的各种社团以及校内各类比赛也在这两天向大一新生敞开了怀抱,李凡对此无爱,但顾亚婷乐在其中,她分别参加了诗歌朗诵大赛、新生辩论赛以及演讲比赛的预选,除了演讲比赛的预选成家没贴出来外,其他两项的成绩分别是:

    诗歌朗诵大赛预选成绩:第二名!

    第五届清雅杯辩论赛预选成绩:第二名!

    顾亚婷看着学生处的成绩单,皱着眉头道:“怎么又是第二名?”

    李凡挠了挠头,“你这名字犯冲啊!成语大会亚军,败于我;到了《博雅杯》,终于把我熬走了,结果跳出来个林晓凤,你还是亚军!如今诗歌朗诵大赛和辩论赛预选又都是亚军,这充分证明了一个人名字的重要性,因此,我要给你重新取个贴切的外号——千年老二!”

    “滚!”

    两个人刚转身要走,但见不远处走过来两位学长,他们手里拿着a4纸,边走边聊着这次预选赛的成绩。

    “那个林晓凤虽然貌不惊人,但实力真的太强劲了!”

    “哇,不服不成,估计这届新生中也就李凡能压制住她。”

    “顾亚婷也不错嘛,姑娘长那么漂亮,竟然还这么有才华,要是以往年的新生水平来讲,她就是第一了。”

    顾亚婷听到这话,拉着李凡扭头就走,这成绩单明显不用看了,悲催。

    李凡噗嗤笑了,“千年老二!”

    “闭嘴!信不信我踢你啊!

    “咳咳,当我没说,走吧,回寝室喽!”李凡走着走着,突然道,“你说会不会今天晚上的金舞团的招新,你也第二?”

    “闭上你的乌鸦嘴!看脚!”

    这话音刚落,李凡但觉眼前有银色的高跟鞋在自己面前晃过,李凡不得不感叹她如此良好的柔韧性,还有那跃入眼中的一抹肉色。

    他贼贼地一笑,突然感慨了一句:“打底裤绝对是人类历史上最愚蠢的发明!”

    “你,色狼!”

    “要不你再踢我一脚呗,这没人,你使劲踢,能踢多高踢多高!”

    顾亚婷站在原地,眯着眼睛瞪他,“再说一句试试!”

    李凡沉思片刻,再道:“打底裤绝对是人类历史上最愚蠢的发明!我确定!”

    李凡将这个“沉重”的话题带到了寝室,所有男同胞一致举手同意李凡的观点,他们的深夜话题由打底裤转移到了内衣,然后又在内衣上面加上了“情趣”两个字,继而,又加了“qi具”。

    大家兴高采烈地谈论着,有的人是其中高手,理论知识无人能及,比如说李凡,有人是呆萌的求知者,比如说王楠,还有对此话题完全没任何兴趣的,比如说丁龙。

    大家很快就发现了丁龙的异常淡定了,丁龙则说自己一身正气不屑与你等渣滓为伍!众人则说他不是男人。

    直到后来大家才知道丁龙的家世背景,他家竟然垄断了华国大部分的内衣市场和“成人”市场,这货从小耳濡目染已经很麻木了。

    谁也不曾想到,平庸无奇的丁龙竟然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而且还如此低调。

    卧谈会依然不改京大人文本色,最后直接聊到了中华古代情趣史,也是让人称奇。

    最后,这道荤菜终于结束了,大家改吃素食,马强说他看上了9连的一个女生,已经有一搭没一搭地“勾搭”几天了,但不好意思开口求交往。

    “强哥,怂了了?”

    “你也不行啊,追个小姑娘都不敢,你还能干什么大事业?”

    “你不追可有人追啊,我可听说那女生很招人喜欢的。”

    “完蛋,真完蛋!”

    众人一怂恿,马强当即决定,追,明天就追!况且练吉他为了啥?他就是为了迷惑女孩子啊,要不吉他白练了。

    到了次日晚上,军训结束后,马强真的鼓起勇气,提着吉他到女寝楼下表白去了。

    这晚上很浪漫,确切地说最初很浪漫。

    女寝门前用蜡烛摆了大大的心型,又在里面摆放出了女孩子的姓名:杜丽。

    马强坐在椅子上,抱着一把吉他,随时等着女生下楼,还不时地擦了擦汗,不停地回头对同学们傻笑,骚马真紧张了。

    李凡负责起了活跃气氛,他拿着话筒,道:“同学们一会儿注意我的手势,跟着我的节奏啊,一定要把这桩美事凑成……”

    其实围观的学生们根本就不需要李凡动员,毕竟,咱华国人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起哄!

    女孩下楼了,是个长相尚可但皮肤白皙的女生,当她看到站在人群中拿着话筒的李凡的时候,她一时之间愣怔住了。

    李凡不是有顾亚婷了么?难道他们掰了?或者说,是不是电视栏目里都是硬炒cp啊,难道他们之间根本就不是真爱,而是炒作?

    对啊,明星都喜欢炒作嘛!

    有人说楼下有人找自己,原来这是李凡刻意安排的啊,但他也不认识我啊!难道是因为我的美丽?

    这一刻,这个女生究竟想了多少乱七八糟的不着边际的东西真无法统计,估计女孩子面对白马王子的时候都会方寸大乱。

    直到当李凡将话筒夹在支架上的时候,她的梦醒了。

    杜丽眼神中扫过一丝落寞,心道:哦,原来是这个肥佬啊,怎么你来这套?可我跟你根本就不熟啊!

    马强很紧张,想要说几句开场白结果没说出来,于是一跺脚直接开始唱歌了,唱了一首《爱上你我很快乐》,唱得乱七八糟,弹得七零八落的,但架不住现场氛围好,大家一起拍手,轻声帮他合着。

    李凡突然发现自己的身边挤进来一身军装,原来是吴教官,吴教官也拿出手机,开始录制视频,歌曲结束的时候还和同学们一起呐喊起哄。

    现场气氛很高亢。

    “再一起!”

    “再一起!”

    “再一起!”

    ……

    马强向杜丽伸出了肥厚的手掌,不过杜丽只是笑笑,并对大家“嘘”了一声,然后很淡定地走到了马强身边,开始了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

    “哥们儿,吉他不是这么弹的,给我。”杜丽伸手道。

    “啊?好!”马强连忙摘下吉他,递了过去,然后杵在了原地。

    “首先你的持琴姿势不对!身体躯干要直,琴身可以略略倾斜,右小臂三分之一处搭在共鸣箱上。其次,按和弦的手势不对。我来给你展示一下啊!”

    杜丽说罢,左手摁弦右手轻弹,一首美妙的音乐洋溢而出,又重新唱了一遍《爱上你我很快乐》。

    弹罢,她敲了敲吉他,道:“这把吉他也不成,三合板吉他而已,你要想认真练琴,这种几百块钱的吉他就不用考虑了,起码得是面单。”

    马强脸色一红一白的,尴尬地不知所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