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先进个人奖
    宋颖是有意捧李凡的。Δ』ww w. a

    明星爱心车队中,光实力派歌星就10来人,偏偏到广播室唱歌的那个人是李凡,这你就没办法了。

    这首《真心英雄》唱完不久,李凡的身影便随着众星出现在了滞留旅客的人群中,大家不停地将泡面、水、面包等食品送到了众人的手中。

    直到晚上12点左右,李凡也忙活完了,当他再次找到顾亚婷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张萌萌的腿上睡着了,而张萌萌,则以一种怪异的姿态望着窗外淋漓的大雨,撑腮苦思,也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

    “诶,萌萌?”

    没有应答。

    “张萌萌!”李凡拍了拍她。

    “诶呦,你干嘛!我的一幕漫画被你打断了。”张萌萌气得直跺脚。

    “好吧,我错了,走了,送你们回学校!”

    张萌萌现在李凡可惹不起了,这丫头已经在艺术的沼泽里越陷越深了。

    将两个姑娘送回学校后,李凡又开车跑了几趟机场,直到早晨4点左右,他才回到京大,躺在床上沉沉地睡着了。

    被这场特大暴雨肆虐后的城市,在第二天的早晨露出了鲜艳的骄阳。借此偷了一天懒的新生们又迎来了让人烦闷不堪的军训。

    6点钟,被闹钟叫醒的李凡脑袋晕沉,鼻塞严重,并咳咳地咳嗽起来,他不幸发高烧感冒了。

    找了一个温度计测了一下,高烧39°,幸好同学有感冒药,李凡吃过之后翻了个身,便沉沉地睡去了。

    “教官好!”

    “嗯!”

    “教官,我这被子有没有进步?”

    “呵呵。”吴教官指了指李凡,“他怎么了?”

    “发高烧了,估计是昨天被水泡的。”

    “哦!你们下楼抓紧吃饭,7点钟准时军训。”

    一觉睡到下午3点,李凡终于翻身起床了,多亏了这几个神奇的胶囊,李凡高烧已经退却,只不过鼻塞还是很严重。

    躺在床上,他给顾亚婷挂了一个电话,那丫头此时也猫在被窝里打喷嚏呢。

    李凡无聊,看了看网络新闻,这打开手机一看,他顿时一惊,怎么又上头条了?

    关于头条,网络上有两位大名鼎鼎的人物,陈头条和李头条。

    陈头条比较悲催,当年离婚的时候发了一条微博,结果,碰到男篮亚洲杯夺冠了。之后求婚大明星呢,沿海城市又遇到十年不遇的海啸,那自己在《我是歌手》上夺冠总成了吧?这还不头条啊?可结果,一直以恩爱示人一对明星夫妇离婚了,还争抢孩子的抚养权。

    头条的道路上如此悲催,于是,陈先生就有了陈头条的美誉了。

    至于李头条,这个不用说了,李凡现在已经对此很麻木了。

    今天的头条是李凡对央视的那个迷之白眼,网友们戏称为王之白眼,又有人称之为王之蔑视。

    就像网友说的,哥们儿,那是京视啊,那是《新闻联播》!别说路人了,就算是各路明星,那都得恭恭敬敬地接受采访,你倒好,不接受采访不说,还翻了一个白眼,你这种行为,太没素质,太没道德,太……不过大家喜欢!!

    有网友将“王之白眼”做成了表情包,很快在网民之间流传开了,更有甚者,一小篇幅的《王之白眼》漫画在网络上传开了。

    这漫画还蛮有意思的,充满童真,乐趣盎然。

    关于李凡翻的那个白眼,网民们一路点赞,称他完全不屑于京视镜头,急于输送受困旅客,全身上下都洋溢着满满的正能量。

    尤其是候机楼全场大合唱《真心英雄》的那一幕,更是感染了无数的网友们。

    可是,李凡得公开做解释了。当时没接受采访的确是觉得没什么必要,想着多尽一份力气帮助滞留旅客,所以他一脚油门就开走了,至于翻白眼,他真不是有意的。

    于是,李凡编写微博,对这件事情进行了解释,主要说自己无意冒犯京视记者,当时情况紧急没来得及解释原因,至于翻白眼更是没有任何的特殊含义,是完全无意识的举动。

    李凡@了京视官微和《新闻联播》,将这条微博发表了出去。

    京视和《新闻联播》根本不可能对此挂怀,他们则纷纷刊文表扬了李凡在昨天特大暴雨中的表现。

    不过,网友们则纷纷调侃:

    “李凡,挺住,别怂啊!”

    “最不经意之间的举动往往是人内心之中最真实的写照!”

    “你那个白眼太圈粉,没事儿多翻翻,坚持下去!”

    ……

    得,别解释了!

    刷了一会儿微博后,李凡洗漱完毕,穿好军训服装后,离开宿舍,走向操场。

    他脚下软绵绵的,有些无力,但是精神倒是恢复了不少。

    操场上,有的连队在列队军训,有的则在休息,有拉歌的,有表演才艺的,有军训口号震天响的,整个校园内活泼极了。

    李凡软着脚走进了操场,在操场上走了一圈后,连自己连队的影子都没看到。

    “诶,李凡,你们连队不在这块操场训练了,在5号篮球场。”

    李凡扭头,只见陆丫丫领着几个学生会的干部走了过来,“丫丫姐好!”

    陆丫丫笑道:“来,给大家翻个白眼!”

    李凡还挺配合,真翻了一下,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丫丫姐,走了啊!”

    “诶,你怎么这么没精神呢?”

    “感冒了,又吃了退烧药和白加黑,现在脑袋迷迷糊糊的浑身乏力。”

    嗖嗖嗖!

    李凡的身边突然围过来一堆女生:

    “感冒不可怕,你要多喝热水!”

    “饮食一定要清淡,这样才能好得快!”

    “多听听老郭的相声,保持好心情好。”

    ……

    还有女生要回寝室给李凡取药的,李凡忙说自己有药了,可是她一溜烟儿回寝了。

    不多时,那个取药的女生便小跑着回来了,手里拿着一盒感冒药,笑眯眯地递给了李凡,“按时吃药啊,一定要吃我的药!我的药和别人的不一样!药到病除!”

    “好好!”

    李凡分开人群,离开了这处操场后,到超市买了一瓶矿泉水,打算尝一尝这特效药。

    打开药盒,里面只有一板药,李凡取出后一时间懵逼了,这板药是8x8的,本应该是64片红色药片,不过,这一板药的中间部分没有药片了,被扣空了,形成了一个规则标准的“心型”。

    药盒里面还有一张纸条,除了电话和姓名外,没有其他言论。

    这是表明了那女生要偷偷对李凡下手的节奏。

    李凡突然哈哈一笑,心道:有创意,给顾亚婷送去!

    这货还真的直接去了女寝,叫下了迷迷糊糊的顾亚婷,将这盒药递给她后就去找自己的连队去了,还嘱托她回到寝室后一定要第一时间吃掉,这是特效药中的特效药。

    顾亚婷心想这不就是烂大街的感冒药么?还特效!烧糊涂了吧?

    李凡来到5号篮球场,果不其然,自己的连队正在原地休息呢,见大家在那说说笑笑的很热闹,貌似吴教官在给同学们讲部队的趣闻。

    李凡走了过去,规规矩矩地站好,喊道:“报道!”

    吴教官回身一看,皱眉道:“说。”

    “吴教官,我归队!”

    “你?你不有病了么?”

    李凡挺了挺胸脯,“能克服!”

    吴教官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对同学们道:“瞧瞧人家,再瞧瞧你们,没病装病,开假病例骗我,这叫什么精神?这叫坚韧不拔、不畏困难的铁汉精神,大家给李凡鼓鼓掌!”

    哗!

    同学们的掌声响了起来。

    李凡略略尴尬,什么坚韧不拔铁汉精神啊,他是因为一个人在寝室实在无聊,脑袋迷迷糊糊也不能搞文学创作,开窗户看到满地军绿色服装又想凑凑热闹,于是就晃晃悠悠过来了。

    吴教官道:“好,你们休息得也够了,继续军训!”

    所有人连忙起身,聚集完毕,吴教官给李凡安排好了位置后,又道:“李凡,出列。”

    李凡莫名奇妙地走出了队伍,只见吴教官向不远处的篮球架的方向指了指,“你去伤病班。”

    “啊?我不去!”李凡连连摇头,搞笑呢?伤病连多不好听啊,不去!

    “这是命令!你过去组织一下那帮病号,排几个节目给大家看看,别一个个像大爷似的蹲在那说说笑笑的。”

    “我不去!”

    “这是命令!军令如山倒!”

    李凡无奈,只好离开连队,走向了伤病班。

    李凡走到篮球架子下,看了看这帮鳖孙,心道这七八个人,有几个是真有病不能坚持军训的?

    “哥几个,展示你们才艺的时候到了,咱们排个节目吧,吴教官命令下来了。”

    一听说要表演才艺,伤兵们开心了,有的想表演拉丁舞的,有想弹吉他的,还有要唱歌的。

    李凡倒是对性感的拉丁舞很感兴趣,可是拉丁舞需要舞伴啊,不能让这小子拉个男生跳吧?

    男生则笑道:“李凡,这就得你这个伤病连的班长帮我想办法了,要不,你去9连借个女生?”

    李凡望着9连的方向,见对方正在休息,于是便走了过去,向教官问好道:“教官,我想借个女同学,跳拉丁舞!”

    教官一愣,旋即大笑:“行!”

    “谢谢教官,”李凡转身对女生们道,“咱们女生连谁会跳拉丁舞啊?”

    唰唰唰唰!

    举起一排手臂。

    “我会!”

    “我从小就练舞蹈!”

    “我在高二的时候得过拉丁舞冠军!”

    ……

    李凡向拉丁舞冠军妹子招了招手,道:“就你啦,过来一下。”

    女生高高兴兴地起身走向了李凡,而其他女生的目光中满满的都是羡慕嫉妒恨。

    女生跟在李凡身后,欢快地道:“我电脑里有你全部的栏目视频!”

    “哦,谢谢支持。”

    “我高三的时候,你的李氏英语学习法帮了我很多的。”

    “呵呵,不误人子弟就成。”

    “李凡,没想到你也会拉丁,你真多才多艺。”

    “我不会啊!”

    “啊?那……没事儿,我教你!”

    李凡摇了摇头:“不不不,我看你们跳就成了。”

    女生愣怔住了,“我们?”

    “对!”李凡指了指已经乐呵呵起身打招呼的男同学,道,“就他,你的舞伴。”

    女生站在原地,看了一眼那个向她挥手的油腻男生后,不禁一脸的嫌弃,“我不和他跳!”,然后,转身扭着腰肢走了。

    只剩下措手不及的李凡,还有那举着手在风中凌乱不堪的男生。

    下午的军训很快便结束了,李凡这两个多小时充当起了“文艺班”班长的职责,李凡坚定地说服自己这是文艺班,毕竟文艺班比伤病班好听一万倍。

    那个男生也找到了舞伴,在三个连队的注目下跳了一段性感的拉丁舞,然后便惨被吴教官指责了。

    吴教官:“你这跳得挺欢啊,要不归队训练吧!”

    该男生捂着腹腔道:“教官,我胃疼!为了给同学们带来欢乐,我是挺着伤痛在表演啊!”

    吴教官双眼一瞪:“胃是在那么?”

    该男生连忙将手移到右下的小腹。

    现场哄堂大笑,有人喊道:“哥们儿,先前捂对了!”

    军训结束后,李凡给顾亚婷打电话,约她下来吃饭,然后又问她吃没吃药。

    顾亚婷躺在床上,看了一眼丢在桌子上的药盒,道:“吃了,别磨叽了,我现在下楼,等我一会儿。”

    她刚撂下电话,回到寝室的室友便夸奖李凡真心疼女朋友,生怕她不吃药。

    “咱们帅李啊,是真关心你啊,你可有福了。”

    “还凑合吧!”顾亚婷揉了揉额头,还是有点儿不精神。

    “亚婷,这个是李凡给你的?”见顾亚婷点了点头,该女生再道:“这款药挺好的,卖的也好,诶,哇,天哪,李凡太浪漫啦!”

    其他女生也唰地围了过去:

    “李凡这真是灵丹妙药啊!”

    “人家的药医身,李凡的药医心啊!”

    顾亚婷疑惑地趴在床边,看了一眼后顿时感冒好了大半,然后美滋滋地穿起了衣服,步伐轻快地下楼了。

    ……

    当看到顾亚婷的时候,李凡是满头疑惑的,那哪像一个病人啊,她步伐轻灵,挽着李凡的胳膊,笑道:“走啦,吃啥,我今天喂猪。”

    李凡疑惑地问道:“你确定你生病了?”

    “废话,不过现在好的差不多了!”

    李凡心想这药效真不错!

    顾亚婷突然问道:“你下午训练什么了,就你这个病秧子竟然撑住了?”

    “我啊,主要负责文艺工作,我是文艺班的班长。”

    “文艺班,什么叫文艺班?”

    “这是一个很神秘的组织!”

    ……

    那个送药的女生恰巧看到了李凡和顾亚婷远去的背影,她觉得李凡的状态比之前更好了,一定是自己的药效发挥了作用!

    然后,这个女生整个晚上就在等待李凡的电话中睡着了,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次日,发生了两件事儿,一大一小。

    小事儿:

    晨华大学广播站的黄玲不知道怎么弄到了李凡的电话,她请求李凡再给2天时间,来对那三个上联。

    李凡调侃道:“本来你们说一天足够的,然后一天到了,你们又说听我的建议,三天也成,三天也到了,你们晨华到底还行不行?”

    “啧啧啧,有种你再给我们三天!与胜负无关,这一回你们已经赢了,我们是不蒸馒头争口气,高低要把这三副上联对出来。三天后,我们如果还对不出来,我在微博上向你李凡称臣!”

    李凡问道:“你微博粉丝有多少?”

    “我……”

    大事儿:

    京城市政府正式宣布,授予李凡、嘉良、董云等8人“先进个人”称号,以表彰他们在这次特大暴雨救援活动中所贡献出来的力量和起到的积极带头作用。

    李凡是名人中的唯一代表。

    中宣部也撰文介绍了这次救援活动中的先进个人及先进集体,并着重表扬了李凡。

    面对着这份荣誉,以及所有人的祝贺,李凡是诚惶诚恐的,自愧不如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