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绝世才女
    如果说顶级名校的学生和其他学校学生具体有什么区别,李凡两世的体验说明一个道理,没什么太大的区别。Ω Δ.Ωa当然,首先要排除掉一些具有一定背景的学生不作考虑。

    京大学子的确可能更聪明一些,更努力一些,还有一些是天生具有超常才能的,但于人性品质上来讲,李凡觉得他们与其他学校的学生没有什么区别。

    今早更是有一条爆炸性新闻诞生,有某位学长趴厕所被学校保安摁住了,人也是丢大了。

    京大学子还有一个明显的特质,心高气傲,换个好听的说法,也可以叫做高度自信,这应该是名校情结导致的。

    个人品质先且不提,不过京大的确是盛产怪咖的殿堂,比如说王楠。

    寝室外阴沉沉的,李凡也睡得昏沉沉的,他终于成功被一条信息吵醒了,是潇潇发来了,通知他今天室外军训取消,全员在寝室内整理舍务。

    李凡眯着眼睛下床,拉开窗帘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天空,远处雷声隐隐,微微刮起阴风,一场大雨即将倾盆。

    就在李凡连打两个哈欠之际,他身后突然响起了柔柔弱弱的声音,“凡哥,凡哥!”

    李凡猛回头,惊呼道:“你大爷,啥时候醒的?”

    里侧床上露出一双肿眼泡,王楠道:“一直没睡啊?凡哥,你看看我这个下联如何。”

    李凡服了,这小王楠这毅力真的是让人惊叹,为了对几副对联能做到整夜不睡觉的,估计没有几个人会这么无聊吧?

    王楠道:“我的这一联是。”

    李凡摇了摇头:“还成,但不太好,只能说勉强可以,意境全无。”

    “哦,也是。”王楠说罢又低下头,趴在枕头上构思了起来。

    这小孩儿比李凡都钻研得多,李凡无奈地道:“要不我告诉你下联?”

    “不!不要!”

    李凡再道:“要不你先睡觉,醒了之后再研究?”

    “不!不要!”

    丁龙从被窝里探出了迷迷瞪瞪的眼睛,口齿不清地道:“雅咩蝶!”然后,又缩进了被子里呼呼睡了起来。

    马强木呆呆地看了一眼陷入痴迷状态的王楠,掀开被子“噗”地一声排出了身体内的浑浊之气,继而翻了个身,蒙头大睡!

    李凡堵着鼻子打开了寝室的房门,道:“今天休息,但大家要在寝室继续压被子。”

    李凡刚踏出寝室房门,室内其他几人纷纷睁开了眼睛,然后一声惊呼:

    “解放啦!”

    “这几天累死爷爷了!”

    “这雨来得好,来得太好啦!”

    ……

    依次敲开另外两间寝室的门后,李凡再次回到寝室的时候,所有人都起床了。

    有抱起吉他继续折磨大家耳膜的,有高声朗诵诗歌的,还有百无聊赖看电视的。

    李凡再次走到窗前,望着黑黑压压的云层,他眉头不展。大到暴雨,今天明显是不宜出行的,但他此时却特别想去看看朋友们。

    打开微信群,李凡和牛犇犇、张萌萌发了微信后,刚要洗漱一下再出门,这时自己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是肖老来的电话,“李凡啊,你看看我这个下联如何?!”

    李凡含糊地道:“还是肖老厉害。”

    “就是意境上不太妙。”

    李凡也不说话,呵呵地陪笑。

    肖老道:“那我再想想!”

    放下肖老的电话,李凡洗漱完毕后回到寝室,此时,正值早晨6点1刻,电视里正在播放着辽东卫视的《早间新闻》。

    男主持人:“昨天,可以说是让广大网民们烧脑的一天。”

    女主持人道:“此话怎么说呢?”

    “说文化偶像李凡给晨华大学出了三副上联,这三副上联不仅仅难倒了晨华大学,更是难倒了广大网民。下面请看详细报道。”

    “请看。”

    电视里,很多市民给出了自己的下联,但都完全不行,等到采访结束的时候,李凡便换到了其他台。

    结果,这台刚播完高架桥事故,下一条新闻还是关于这三个上联的。

    播到家乡台后,终于没有这则新闻了,因为当大家看到吉森电视台《早间新闻》的时候,关于李凡的三个对联的报道早已经播完了。

    王川羡慕地道:“诶,凡哥这一举一动都是新闻,我啥时候能熬到凡哥的水平啊!”

    马强停下吉他,给他出主意:“简单,你到咱学校操场上裸奔,保准全国新闻都播你!”

    丁龙猛点头:“好主意!京大操场上出现裸奔男,这新闻够劲爆。”

    ……

    寝室室友在扯淡,李凡决定出去会友,于是嘱托道:“被子该压还得压,别太差,怎么的也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咯吱!

    寝室门开了。

    “这就是你这个班长对同学的军训要求?”

    李凡抬眼一看,母老虎来了,他连忙嘴甜地道:“教官,您又漂亮了!”

    “少和我嬉皮笑脸的,怎么没穿军训服?”

    “我这有点儿事儿要出去,您先忙着,我走了。”

    望着转身离去的李凡,吴教官问道:“他又什么事儿?”

    “应该是学校找吧?”

    “也可能是其他人找。”

    ……

    吴教官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她摇了摇头,无奈了。

    乌云密布,天气阴沉,风声渐起,整个校园内同学们身影匆匆。

    李凡走出寝室楼,坐进车内,慢慢悠悠地开到了女寝楼下,而此时,顾亚婷还没有出来。

    烦恼,等女人最头疼。

    李凡打开手机,在群里无聊地闲扯了几句。

    砰砰砰!

    李凡扭头一看,车窗外出现了一张五官立体轮廓深邃的面庞,高挺的鼻梁,幽蓝色的大眼睛,还有那满头的金发,处处散发着异国他乡的气息。

    见那双碧透的眼睛露出甜甜的笑容,李凡便摇下车窗,问道:“hello, beauty, whats the matter?”

    外国美女捂嘴笑了,一口地道的东北话,“诶妈呀,你咋这么逗呢?来咱华国留学,还整啥英语啊。”

    “呃……那个,这……”李凡凌乱了,这是京城,也不是东北,你这地道的东北话谁教得啊?

    美女再道:“你好,我是维多利亚。”

    “你好,有什么事儿么?”

    “晨华不是给你出了一个对联么,我也对了一个,你看看我弄出来的对联咋样!”维多利亚自信地道:“听物理,如雾里,雾里读物理,勿理物理!”

    “呃……呵呵。”

    “得,有瑕疵了,我再想想啊!”

    维多利亚说罢,摆了摆手,扭着性感的身段走人了。

    李凡望着她的背影直挠头,自言自语道:“这妞的汉语什么鬼?”

    “她在咱们春城呆过三年。”

    李凡回头,只见顾亚婷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他道:“呆过三年,她不是留学生么?”

    “在师大附中初中部读过三年书,不过初中之后就回国了,当时是我们初中部的两大美女之一。”

    “另一个呢?”

    “咳咳!”顾亚婷柳腰一挺,系上了安全带。

    李凡眨了眨眼:“柯柯,这个名字好怪!”

    “别找揍啊,开车!”

    李凡送顾亚婷回到帝豪花园后,直接驱车前往美术学院,李凡走出车门,看了看天气,这一场雨随时会洒落下来。

    在门口等了片刻后,终于见到张萌萌的身影了。

    李凡在这一刻是有一些恍惚的,那真的是张萌萌么?

    她穿了雪白的连衣裙,挎着漂亮的淡粉色包包,一直扎着的辫子也不知什么时候散落开了,像瀑布一样垂了下来。

    这还不是最明显的改变,最大的改变是,她穿了一双高跟鞋!红色高跟鞋!

    不远处,张萌萌向他挥了挥手手,“嗨!”

    李凡揉了揉眼睛,定睛细看,只见张萌萌一步步婀娜地走了过来,莲步款款,气质优雅。

    这……这阵子究竟发生了什么?把这个姑娘毁成了这个样子?

    待到张萌萌走到李凡面前,李凡不确定地问:“你是张萌萌?”

    张萌萌莞尔一笑,“怎么啦?对了,我要吃炸鸡柳!”

    “吃什么吃,我一会儿请你们吃饭。”

    “不,先开下胃!”

    这胃开的,吓人!炸鸡柳、涮肉串、煎饼果子等点了一大堆,李凡见状脑袋生疼,道:“给肚子留点儿地方成不?”

    “让我补补吧,一周多没吃地摊了。我还想吃铁板烧!”

    两个人刚走到这个摊位前,张萌萌突然惊喜道:“我想到了一个妙对,你不是么,我给你来一个下联。”

    “什么下联!”

    “!香江这个地方铁板烧最出名了。”

    李凡无语,“去去去!”

    “我又想到了一个!”

    “什么?”

    张萌萌满面惊喜:“你上联是,我的下联就是!算我宽对成不?”

    “你……”

    “我又想到了一个!”

    “还来?”

    “嗯,李渊钻火坑,哦,还有,李渊钻土炕。”

    李凡摇着张萌萌的肩膀,“你个丫头片子,闭嘴,别毁我上联!”

    张萌萌抓住李凡的两只大手,委屈地道:“你怎么能这么对待女孩子嘛,好粗鲁啊!”

    李凡愣怔了一下,这丫头出门忘吃药了?

    直到回到车上,张萌萌终于原形毕露了。

    坐到副驾驶的位子上,她啪地蹬掉了高跟鞋,不停地揉起了脚丫,道:“累死姑奶奶了,老铁,一会儿找牛哥他们吃火锅成不?”

    李凡一边开车一边瞄她,道:“萌萌,吃错药了?怎么改走淑女路线了?”

    “大哥,该成熟了,都脱掉校服成为大学生了,还小屁孩风格啊?”

    “也是!”

    李凡觉得张萌萌不仅仅穿衣风格改变了,性格也和之前大不一样,不过,无厘头的特点却还是挥之不去,什么叫做李渊钻火坑、地铁检测灯?服了!彻底服这妹子了。

    张萌萌不停地揉脚,道:“也不知道哪个女的非得发明高跟鞋,她穿着的时候估计还挺美呢,岂不知啊,这就是自虐嘛。”

    “高跟鞋穿习惯就好了,而且这也不是女人发明啊!”

    “不是女人,难道太监?”

    李凡打了一下方向盘,道:“是路易十四时期的工匠。路易十四矮嘛,才1米54左右,为了增加自己的身高,让自己显得高大威猛一些,于是就让工匠设计了现代意义上第一款高跟鞋。

    当然,还有其他版本,说最初发明高跟鞋,路易十四为的是限制宫女们偷偷翻出宫墙参加舞会,打算用这种鞋子限制她们,结果,宫女们对这款鞋子大喜,于是流行了起来。最后路易十四也穿上了这款鞋子,不过,鞋底是象征国王尊荣的红色。

    你去看看凡尔赛宫内的画作上,也可以清晰地看得到他的那双鞋子。”

    “哦,原来如此啊!”

    李凡强调道:“我说的是现代意义上的高跟鞋。你若说高跟鞋最初的起源或者原型,那就真没法考证了,各国有各国的说法,真正成型并具有现代风格,我觉得还是路易十四时期的。

    还有,咱们华国出土了明朝时期尖足凤头的高跟鞋,早于西方100年之久。但我认为不应该算作现代意义的高跟鞋。”

    车子一转,开到了体育大学。

    此时,已经有几个同学在登着他们了。

    有同学道:“亏你李凡想得出,这什么鬼天气出来吃饭?”

    李凡笑道:“你不吃可以回去啊!”

    牛犇犇身边多了一个女伴,一个白净高挑的妹子,李凡有点儿惊讶,这货也恋爱了?这才几天啊?

    牛犇犇道:“介绍一下,我女朋友,王丹。”

    张萌萌动着手指,估计在那算日子呢,李凡也微微一笑,怎么不是陆丹呢?怎么就是这个王丹了?

    牛犇犇道:“大家打车到晶水路火锅店,我今天请大家,王丹,你安排一下。”

    牛犇犇说罢便钻进了车内,催促李凡开车。

    张萌萌好奇地道:“什么情况啊?你和陆丹没成啊?”

    “为什么要和她成?我又不喜欢她!”

    李凡扭头,“大哥,可是散伙饭的那天,你们不已经——”

    “闭嘴,不是她!”

    李凡张萌萌齐齐问道:“那谁?”

    “都给我闭嘴!”牛犇犇此时都要哭了,那是一段他不堪回首的惨痛历史,想他1米九几的身高,竟然被一个小女生给睡了,玩弄于鼓掌之间,而且还是自己讨厌的女生。

    最气人的是,一觉醒来后他完全没有一丝印象,糊里糊涂地被人家赖上了。

    到了火锅店后,八个人开了一个包间,大家互相倾述军训这几天的趣闻,在一瓶瓶啤酒中回忆高中美好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