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难倒全国人民
    此时此刻,如果用个什么词来形容正在收听校园广播人们的心情,恐怕除了俗得掉渣的“震惊”之外,也没有什么更加合适贴切的词语了。wwΔw.『a

    这个让人叫绝的的上联,几百年内无数人给出了自己的下联,但都不够精妙准确,用晨华大学广播站女主持人的说法,就是“有瑕疵”!

    有瑕疵的下联的确不少,比如说:

    寻进士,遇进士,近视中进士,尽是进士;

    拿短椅,挂缎衣,短椅砸缎衣,断矣短椅;

    ……

    但是,却没有一副堪称无可挑剔的佳联!

    这副著名的孤联,难倒了苏轼、朱熹等无数文学家的孤联,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竟然被一个学生攻克了,而且还完美地攻克了,怎能不让人震惊,不让人诧异,不让人拍案叫绝?

    副校长冯征拍案叫绝了。

    “妙啊!这小子……奇才!真乃奇才!”

    潇潇这个女同志也拍了桌子,“久惋九皖,‘西湖’对‘九皖’,湖水对山谷,严谨工整,漂亮!”

    文学院崔院长兴奋地一直在办公室内徘徊,他反复地吟诵,然后不停地重重地点头,“嗯!好!好!”

    ……

    李凡出的这副下联,在前世,几百年来也一直没有令人满意的下联,直到1986年才由赵严华给出了这副下联。这幅下联李凡稍作改动,将地名改为了华国的九皖谷,毕竟要符合这个时空的特点。

    这副对联从李凡的口中诞生的时候,直接将晨华大学广播站直播室震了一个底朝天,晨华这些学生们全都坐不住了,大家满面惊色,眼睛里闪烁着匪夷所思的目光。

    “这不可能啊!”

    “几百年了啊,他一张嘴就解决了?”

    “这张嘴是开过光吧?”

    “我不信我不信!”

    ……

    不管他们相不相信,反正,现在到了京大给晨华连出三个上联的时候了。

    小雅扭头道:“咱们谁先出上联?”

    唰!

    10余名学长的目光全部聚焦到李凡身上,毕竟刚刚的下联把大家全都征服了,全吓住了。

    其实也不单单是一个下联这个简单,还有之前的18个下联呢,还有新考据学呢,还有国民偶像呢!

    其实小雅也有意让李凡出个上联,她于是兴奋地问道:“李凡,你有准备么?”

    “我临时被丫丫姐抓来的,还真没准备。”

    “啊,那——”小雅本来要说那就算了,让其他学长们把准备好的上联拿来读给晨华,可是,她这话被李凡截断了,然后下一幕,她觉得她又见鬼了。

    “那我现想一个吧。”李凡说罢便皱眉思忖起来。

    众人又是一惊,现想?由上联想下联容易,直接出上联则难度更高,我们都把苦苦创作的上联记在小本本上了,可你这货竟然要现想?而且,这一环节是决胜局啊。

    于冠秋立即打开了自己的本子,想要把准备一个假期的绝妙上联拿给小雅,但他刚站起身往前踏了一步,却又重新坐回了座位,气馁地低下了头。

    小雅疑惑地问:“怎么啦?”

    “没事儿,没事儿!”于冠秋在心里狠狠地抽了自己两巴掌,再次提醒自己不要再把李凡当做一个凡人看待,哪个凡人能抖抖嘴唇就把几百年的孤联给攻克了?既然把名联都攻克了,那现场出一个精妙的上联也完全有这个可能啊。这货不是正常人,再确定一遍,不是正常人!!

    “有了,大家看这个怎么样?”李凡望向大家,道:“乔女自然娇,深恶胭脂胶肖脸!”

    众人一愣,然后纷纷惊呼这是一个绝妙的上联。可当李凡列出限制条件的时候,众人的惊诧再升一个级别,并立即疾呼这忒难了!!

    李凡对下联的要求是:因为乔女指小乔,所以下联应以周瑜的口吻作联。

    这一联在前世有一典故:粤剧表演艺术家薜觉先先生,在一九四三年排演《乔小姐三气周瑜》时,在剧中要用一联,于是就在报刊上以“薜觉先征联”为题,登启示公开征联。剧团出的上联便是:。

    这一联的精妙之处,首先是拆字联,乔+女=娇,其次,“胭脂胶肖脸”五个字均为同偏旁。

    小雅直接拉着麦克风,声调兴奋极了:“友校!友校注意!友校听好!!我们的上联是……”

    听到这个上联的时候,整个晨华大学直播室一片死寂,然后众人纷纷低下头颅,拿起纸笔在那默默地构思起来。

    片刻,有人将下联递给了主持人,主持人念道:“友校,这个下联怎么样?”

    小雅的声音通过电波传了过来:“完全不行!”

    ……

    主持人:“友校,如何?”

    小雅:“有瑕疵!”

    得,这回小雅也变成瑕疵主持人了。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直播室的门被悄悄打开了,晨华大学文学院的周教授走进了直播室。

    众人起身,刚要打招呼,周教授抬起手指:“嘘!”

    周教授走到主持人面前,将手里的本子打开递给她,悄声道:“看看我这个如何!”

    众学生见周教授都现身了,顿觉有了靠山,虽然能赢对方吧,但有些不光彩,等一下节目结束之前,再向对面京大说明情况吧。

    瞧瞧,晨华大学的这帮学生还挺有风骨的。不过,谁告诉你们一定会赢的?

    主持人看了一眼,大喜道:“友校,总可以吧?”

    小雅的声音:“有瑕疵!”

    李凡的声音:“提示友校,下联要出自于周瑜之口,符合周瑜的身份特征才堪称妙对,请同学们要注意规范。”

    主持人心道:这倒不是出自周瑜之口,这是出自周教授之口啊!

    周教授略略尴尬,他刚灵光闪现想到了这个漂亮的下联,想着过来会一会对面的李凡,可没想到自己有瑕疵了。

    找了一个座位,周教授坐了下来,他和众位同学形成一排,低头皱起眉头思考起下联。

    小雅的声音不停地徘徊在直播间内,嗡嗡嗡地让大家心绪不安:

    “给友校最后三分钟!”

    “还差最后15秒!”

    “什么,再给你们几分钟?好,最后两分钟!”

    “10!9!8……时间到,下个对联!”

    直播室内七八个学生一片哀嚎,太难啦!

    周教师起身,长呼了一口气,然后拿出手机默默走出了直播间。

    此时,京大直播间内,于冠秋等人也放下了纸笔,定定地望着李凡的背影发呆,他们也失败了,也没有人能给出符合李凡要求的下联。

    这副上联真可谓难为住了一街之隔的两所名校啊!

    小雅道:“李凡,再给他们下一个上联!”

    李凡回头道:“我也没准备,要不这一回各位学长学姐来?”

    众人齐摇头,异口同声地道:“不,你来!!”

    “好,我再想想啊!”

    李凡想的构思上联,而是在反复合计着从记忆库中抛出哪一枚炸弹来。

    片刻,李凡道:“有了,!”

    李凡这话音刚落,小雅直接推起音量道:“友校,我们的下联是:望江流,望江流,望江流下望江流,咦?好像不对!”

    李凡噗嗤笑了,道:“友校听好了,!”

    这一机巧联有个典故,据说出自于清代的一位江南才子,他一天登上望江楼,看到沿江景色美不胜收,一时兴起,写下了上联,顿时称绝,于是沉醉于上联的意景里,可下联怎么也写不称意,于是只得报憾将上联书于望江楼上。

    毫无疑问,众人再次懵逼了!

    只不过,晨华大学直播室内,此时懵逼的人数越来越多。

    周教授又叫来了两位同事,程老师和夏老师。一行人全部都是锁紧了眉头,在本子上写了又勾,勾了再写!

    ……

    “听钟亭,听钟鸣,听钟亭里听钟鸣,钟亭百年,钟鸣百年。”

    “有瑕疵!”

    ……

    “闻墨坊,闻墨芳,闻墨坊内闻墨芳,墨坊万年,墨芳万年。”

    “有瑕疵!”

    ……

    “友校时间到,我们要出最后一联啦!”

    周教授、程老师、夏老师携七八名学子,面面相觑,哑然失笑。

    “我们第三个上联是,请友校作答!”

    周教授道:“同学们,最后一道题了,咱们怎么的也得对一道吧?别让李凡剃成秃子啊!”

    “周教授,您就瞧好吧!”

    众人快速构思,本子上沙沙作响,大家这时才惊然发现,这个好像难度更高!

    周教授傻了、程老师蒙了,夏老师毫无头绪,众同学则瞎对一气。

    然后,电波里传出了一声声甜美的声音。

    “有瑕疵!”

    “有瑕疵!”

    “有瑕疵!”

    ……

    有人直接放弃了,他揶揄主持人道:“黄玲,她夺你口头禅!”

    “去死!”

    这上联号称历史级别的绝对,出自于陈子升的《中洲草堂遗集》。

    还有典故说,乾隆年间一次开科考试,两考生脱颖而出,伯仲难分。乾隆于是出此联而试,一名见联当场调头就走,另一名想了半天也悻悻而去。乾隆于是钦点先走的为第一。

    众臣问其故,乾隆说:“我此联为绝对,能一见断定者必高才也。”

    这种欺负人的历史级别的对联,直接浇灭了晨华大学校内对联高手的气焰,大家只能在苦苦思索中心灰意冷。

    小雅看了看身边的高大帅气的李凡,顿时觉得李凡全身上下闪烁着金光,这货神人啊!

    她收回崇拜的目光,道:“友校,你们的时间已经到了,三个上联折戟沉沙,咱们本期的节目也算结束了,要不,咱们下期见?”

    “再给我们五分钟,我们再考虑一下最后一个上联。”

    李凡摘下耳机,向小雅举起了三根手指。

    小雅道:“再给你们三分钟吧!”

    李凡摇摇头:“天!”

    小雅一愣,“啊?那给你们三天时间,想出答案随时联系我们。”

    李凡再道:“三个之中对出两个妙对,就算咱们输!”

    小雅吓了一个寒颤,这牛逼是不是吹大了?她道:“友校,李凡同学说了,三天内,只要贵校能作出其中两个妙对,就算我们京大败北!”

    电波里,晨华大学豪气地道:“用不着三天,一天就足够了,明天这个时候给贵校下联!”

    小雅:“好,友校再见!本期的《对联会友》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谢谢今天到场的嘉宾,诗社社长于冠秋,楹联协会会长封小天……以及,今天的特别来宾,李凡!掌声送给李凡!”

    哗!

    直播室内掌声热烈,李凡笑滋滋地向大家挥了挥手。

    “咱们下期《对联会友》再见!”

    《对联会友》没有下期了,因为晨华经此一役后再也不和京大切磋对联了,《对联会友》不得不改名《校内对联碰碰碰》,只在本校学生之间展开。

    放下耳麦,关掉机器,小雅一把拉住了李凡的手,兴奋得跳了跳,恨不得亲李凡一口的样子,“你太厉害了!小学弟你太厉害啦!”

    啪!

    陆丫丫拍了一下小雅的手,道:“诶诶诶,人家名花有主了,别动手动脚的。”

    “这不情感交流么?”

    于冠秋道:“呵呵,情感交流是心与心的交流,不是手与手的交流,你不应该握手,应该交心。”

    “也是,”小雅张开怀抱,道,“来,李凡,抱抱!”

    陆丫丫拉了一把小雅,道:“别闹了啊!出去吃饭,我请客,为李凡代表咱们京大战胜晨华大学庆祝一番。”

    李凡挠头道:“我还得去军训啊?”

    于冠秋道:“咦,军训有什么意思,走,师哥领你潇洒潇洒,军训的事儿师哥给你摆平!”

    李凡就这样被师哥师姐们押走了,到学校周边的饭店搓了一顿。

    而这三个上联,则迅速地在网络上发酵起来。

    社会名人有个特点,就是打个喷嚏都能登上各家新闻,李凡更是不例外了。

    李凡给晨华出的三幅上联以极快的速度在网络上铺开了,然后整个华国网民都不淡定了,这尼玛什么妖魔鬼怪?比两年前的李凡引起的偏旁部首猜成语难太多了!

    “号外号外,帅李又欺负人啦!”

    “前几天欺负本校大一新生,这次欺负敌校晨华大学,你……你好样的!”

    “李凡,最讨厌你这种又帅气又有才华的人,而且,还他妈有歪才!”

    “我再一次被帅李征服了!”

    ……

    将将到傍晚的时候,著名作家莫语发表了一篇微博:李凡的三副上联联联堪称经典绝对,非一时之功所能对之,或精心思忖,或偶然得之,不容易啊!

    紧接着,崔院长也发了条微博:我来谈一谈“烟锁池塘柳”这一联的难度。在结构上,这一联五个字分别使用五行作为偏旁,这是结构上的难度;而意境上,简简单单五个字,却描绘出了一个绿柳环绕、烟雾笼罩的幽静的池塘……所以说,想要对出绝佳的下联,实属不易。

    潇潇的微博则很简单,她转载了崔院长的微博,然后只评价了一个“大哭”的表情。

    一剪梅发表微博,两个字:头疼!

    ……

    除了众多学者被这三副对联难为得脑袋都要炸掉外,京大官微也发表了微博。

    微博很简单,首先列出了李凡的三副上联:

    烟锁池塘柳;

    游西湖,提锡壶,锡壶掉西湖,惜乎锡壶;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然后,评价了三个字:妙!妙!妙!

    而万万让广大网民没想到的是,竟然晨华大学的官微也转发了,还点评了一句:难!难!难!

    妙妙妙!难难难!两所名校一来一往,也是一桩笑谈。

    是夜。

    崔院长戴着老花镜,趴在书房的办公桌上冥思苦想,唉声叹气!

    ……

    晨华大学周教授躺在床上,捧着本子一筹不展。

    ……

    而晨华大学校长则站在客厅的窗前,望着京大的方向发呆,持续地发呆。这一夜,那种错失天才的巨大遗憾再次折磨了他。

    早知现在,当初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把李凡绑到晨华大学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