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别跟女人斗!
    李凡、顾亚婷确定恋爱关系的新闻,于当天晚上便曝光于整个网络上面。

    4g网、搜娱网、凤凰等等纷纷第一时间刊文报道,广大网友一时之间被受摧残,弱小的心灵不堪打击,各种调侃遍布于网络。

    “啊,我的婷婷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错过我这样的男人,她会后悔一辈子的!”

    “她再漂亮又能怎么样,哥永远是她得不到的男人!”

    ……

    而吉森卫视《娱乐最前线》栏目,更是第一时间进行了现场报道。

    主持人:“我台王牌综艺《我们相爱吧》正在如火如荼地录制中,而今天,新一期的录制落下帷幕,备受国民关注的情侣组合正式牵手,大家请看我台第一时间发回来的报道。”

    此时,李家一家人都坐在了电视机前。

    李爸的小眼睛没了,李妈的嘴巴合不上了,小果冻则挥舞着小手在电视前转圈,也不知道是哪个老师教的魔性舞蹈。

    家里的电话已经被打爆了,直系亲属自不必说,有些李爸李妈都不认识的偏远亲戚也纷纷挂来电话,李爸李妈笑呵呵地感谢着大家的好意。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随着两年前儿子走红开始,李爸李妈算是深刻地明白了这个道理了,他们终于发现,原来自己家是这么一个偌大的家族啊!

    李爸美滋滋地道:“给孩子包个红包吧!”

    “多少合适呢?顾家也不缺钱,要像其他人家拿个几千块钱见面礼的话,明显心意不够啊,但要往多了拿,不论拿多少钱,在人家顾家眼中都是小钱啊!”

    两口子犯愁了,可怎么办呢?

    华国人结婚恋爱,往往不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更是两个家庭的事情。没见过家长的恋爱还好说,家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问就算了,但家长都认识过了,那就有点儿复杂了。

    在华国这种社会形态下,双方门当户对其实是很有道理的,起码双方别太失衡,这样两个家庭交往起来也没有太多障碍。

    这还没到十一国庆节呢,李爸李妈就开始挠头了,当晚还给儿子挂了一个电话,询问他有什么鬼点子。

    李凡放下电话后一声哀嚎:“爱情葬送了我的自由啊!!!”

    李凡开始了霸榜之旅,恋爱新闻传出仅仅几个小时,成功问鼎百度头条、微博热搜榜榜首、361搜索引擎话题度no.1等等多项话题第一热度。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全网关注的青年恋爱!

    ……

    第二天早晨,李凡刚刚订好机票,顾亚婷便敲门进来了,然后一转身趴在了沙发上,一边玩儿手机一边儿哼哼唧唧地道:“累死了,昨天爬了那么高,我现在还浑身酸疼呢,就你非逞强,连累我爬了那么高,累死我了。”

    李凡放下手机,看了一眼赖在沙发上的顾亚婷,然后心中一喜:恋爱已经公布了,手也牵上了,那下一步,是不是应该……嘿嘿嘿!

    而且这明显是暗示咱们嘛,女朋友都说累了咱不得服侍服侍啊?

    李凡问道:“要不我给你按按摩?”

    顾亚婷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快速地摁动着,随口“嗯”了一声。

    李凡活动了一下十根手指,兴奋地走到了沙发旁,他看了一眼这窈窕的身姿,从哪下手呢?

    “我先给你揉揉肩膀吧,”李凡手指摁在了她的肩膀上,胡乱地摁了起来,“怎么样,还成吧?”

    “凑合吧。”

    “我在帮你摁摁腰啊。”

    李凡双手下滑到她的腰际,刚美滋滋地摁了几下,还没品咋出来其中的味道呢,只见顾亚婷突然猛然翻身,皱着眉直勾勾地盯着他。

    李凡疑惑地道:“怎么了?”

    “看脚!”

    duang!

    “啊!”李凡捂着胸口道,“我还没干啥呢,你干嘛踢我?”

    “哼哼,说漏嘴了吧?你想干啥?”顾亚婷叉腰道。

    “我……”李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爪子,然后嘻嘻一笑,“想开开荤。”

    顾亚婷见状,道:“别打我鬼主意啊,你个猪龙!”

    要是一般人被别人叫做“猪龙”,那他一定一头雾水,完全不知所云,更不知道如何反击。

    但是,李凡不一样啊,他能不明白这个词的指代么?

    “猪龙”指代的是大名鼎鼎的安禄山,安禄山何许人也,那是敢绿唐玄宗的人,敢管小自己16岁的杨贵妃叫干妈的人,是安史之乱的发动者之一。

    至于为什么叫猪龙,这其中有一段典故:说有天晚上,唐玄宗和安禄山喝酒,安禄山大醉迷离,化成了一个猪身龙头的怪物,众臣纷纷道:“陛下,这货是个妖怪!”“陛下,杀了它,以免后患!”

    唐玄宗则说虽然他有龙的脑袋,但身子却是猪的,没什么可怕的,没什么作为。

    于是,安禄山便有了“猪龙”的外号。

    这出自宋代传奇《杨太真外传》,估计现代人也没有几个人看过这么偏的,李凡不得不佩服顾亚婷广泛的阅读量,但是,该反击还得反击。

    李凡身姿一拔,道:“你说我是安禄山,这大错特错,首先,安禄山是350斤的大胖子,我才120斤!其次,安禄山比干妈杨贵妃大了16岁,你和我同岁。再说,我叫你一声干妈你敢答应么?”

    顾亚婷挑眉道:“那你试试啊?”

    “呃……滚蛋!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只不过是给你按了按肩膀,揉了揉腰罢了,而安禄山之爪则是伸向了——”李凡说到这儿立即打住,定定地眯着眼睛对姑娘的身体举行注目礼。

    嗖!

    一个抱枕砸了过来。

    “色狼!不,色猪,色龙猪!”

    李凡抓住抱枕道:“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我可跟人家安禄山比不了,人家安禄山在干妈杨贵妃胸上挠一爪子,直接挠出了典故俗语‘禄山之爪’和‘咸猪手’,而杨贵妃呢,不得不想办法掩藏自己的伤痕,于是还发明了我国最早的无肩带内衣——诃子!然后风靡整个大唐。而我有什么用,摁下肩膀就得了一个抱枕奖励。”

    “说个正事儿啊,咸猪手为什么是‘咸’呢?”顾亚婷疑惑地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李凡坐到她身边,继续道:“‘咸’,来自粤语‘咸湿’,表示‘下流、好色’之意。对了,你知道杨贵妃的什么典故?”

    顾亚婷撇撇嘴,“太简单啦,考我啊?闭月羞花、一骑红尘妃子笑、贵妃醉酒、李凡之爪!”

    “去去去!那我问你,闭月羞花,是什么花?”

    “不知道啊,好像没有记载啊。”

    “含羞草!说杨贵妃得不到皇上的宠幸,百无聊赖地到宫苑赏花,无意中碰了一下含羞草,于是宫女们一顿吹捧,什么美若天仙让花都自愧不如啦,也就是炒作呗,然后就被玄宗盯上了。再问你一个,杨贵妃的原名叫什么?”

    “杨玉环啊!这有什么的?”

    李凡摇了摇头:“错!我推断,杨贵妃的原名应该叫做杨玉!”

    “为什么,‘环’让你给吃了啊?”

    “听我给你讲啊,杨玉环名字《旧唐书》与《新唐书》里没有写,《资治通鉴》里也没有明确记载,《长恨歌传》只说她是‘杨玄琰女’,直到贵妃死后百年,《明皇杂录》里才第一次提及‘杨贵妃小字玉环’,后人才沿用至今。

    杨贵妃有三个真实存在的称呼‘玉奴’、‘玉娘’、‘玉环’,其中的‘奴、娘、环’三个字的用语都是不同时期对杨贵妃名字的一种衬托。

    玉奴,是她儿时的爱称;玉娘,是她册封前的尊称;玉环则是她册封贵妃、身体发福后人们对她的称呼。杨贵妃的真实姓名应该叫做‘杨玉’。”

    顾亚婷高度怀疑,眯着眼睛道:“真的假的啊?你又在胡扯吧?”

    李凡笑道:“那我再胡扯一个,杨贵妃有个毛病,是什么?”

    “她那么胖,应该是高血脂高血压?”

    “不对!”

    “心血管疾病?”

    “不对!”

    “打呼噜,胖人容易打呼噜。”

    “不对,是狐臭!这也是为什么她疯狂洗澡并添加各种花瓣的原因。”

    顾亚婷愣怔了一下,道:“胡扯!如果真是这样,唐玄宗还能宠爱她啊?”

    “那不然,你脚大我也宠爱你啊!”

    duang!

    明天中午飞京城,今天,两个人结伴到山间游玩。

    春城是平原,没有什么崇山峻岭,两个人登上慧山,望着郁郁葱葱的景象自然欣喜异常。

    不过,顾亚婷很快发现李凡变心了。

    “李凡,我渴了!”

    “我说多买两瓶水,你偏不听,这下渴了吧,活该!”

    “诶呀,你想办法买两瓶水去嘛,就在前面,我在这坐着等你。”

    “自己去,没见我忙着呢么?”李凡端着相机,正对着一只松鼠摁下了快门。

    顾亚婷噘嘴道:“李凡,你变了!你昨天也不这样啊!”

    “废话,昨天不是七夕节么?要是天天都对你那么好,我不得累死啊?我这叫张弛有度!”

    “啊?合着您老就‘张’一天啊?”

    李凡想了想,然后连连点头:“嗯!”

    顾亚婷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绷着脸瞅着他,死死地瞅着端着相机拍风景的他,心道这货说好的买相机给自己拍照,要做自己的专属摄影师,又给自己买了那么多的影集,可结果倒好,这镜头从始至终就没落到自己身上过!

    拍蓝天啊,拍树林啊,拍松鼠啊,拍花花草草,就不拍自己,果然啊,男人全靠一张嘴!

    这时,李凡突然转过身,逗她道:“来,电量不多了,给你拍一张,证明咱们来过。”

    “不拍,累了,心情不美丽!”

    “笑一个!”

    见李凡端起了相机,顾亚婷下意识地笑容满面,比了个“茄子”。

    咔嚓,定格。

    顾亚婷再次百无聊赖起来,心想:得,终于在那影集中有一张自己的照片了,然后自己照片周围全是松鼠啊、树林啊、华花草草啊。

    李凡突然举起相机道:“再笑一个!”

    顾亚婷立马摆出了美美的姿势!

    “好,完美!”

    “诶,李凡,中秋节打算给我怎么过啊?”

    李凡疑惑地道:“中秋节和咱们有什么关系?中秋节主要的是相思,思乡!”

    “怎么没关系啊,有句歌词唱得好,‘就在这花好月圆夜,两心相爱心相悦;在这花好月圆夜,有情人儿成双对’怎么没关系啦?”

    “好好,勉强算吧!”

    顾亚婷又转了转眼眸,道:“那国庆节呢?”

    李凡大惊失色,“什么东西?”

    “国庆节啊!”

    “国庆节?大姐,国庆节?你……国庆节给你过什么?那是你的生日啊,我的‘祖国’?”

    顾亚婷一本正经地道:“不是我的生日啊,可是,没有xx党就没有新华国,没有新华国哪有你和我啊!你我都没有了还谈什么恋爱啊?”

    李凡懵逼了,“姐姐啊,这你都能联系在一起?”

    “嗯嗯嗯!”顾亚婷掰手指算日子,“之后还有重阳节、万圣节……”

    李凡绝望地道:“那你再加上二十四节气呗?”

    顾亚婷眼睛里闪烁着兴奋,“我没想到啊,成!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

    “停停停停停!”李凡一把摁住顾亚婷不停摆动的手指头,“清明过什么啊?啊?”

    顾亚婷含情脉脉地看着他,道:“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生生死死和你在一起。”

    “别、别、别说了,晦气!你是不是要把中外所有的节日过一遍?”

    顾亚婷一脸的委屈,“我也没办法啊,你要‘张弛有度’的嘛!”

    李凡认输了,“得,你喝什么水?橙汁还是矿泉水?我现在就去买。”

    “矿泉水!再看看有没有零食,板筋啊、牛肉干啊,最好在来块面包!”

    李凡放下相机和背包,屁颠屁颠地去前面的小商贩那里购买去了。

    “李凡,快点儿,我快渴死啦!”

    见李凡果然加快了步伐,顾亚婷噗嗤一笑,低声道:“小样吧,和老娘斗!哼哼!”

    ……

    之前,李凡和顾亚婷日常“战争”中,李凡向来是常胜将军,几乎鲜有败绩,不过,自从两个人牵手成为情侣后,两个之间便势均力敌了,甚至李凡渐渐有点儿不敌对手,无奈,谁让这丫头披挂上了“女朋友”这套黄金战甲呢。

    面对如此“悍匪”,李凡决心暗暗修炼,方能不落于下风!

    第二天早晨,飞机落地,抵达京城。

    两个人携手走进京大,然后,所到之处一片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李凡瞧了瞧两人的十指相扣,问道:“咱们是不是有点儿太招摇了?”

    顾亚婷点了点头,“好像是!”

    “呃,要不给狗狗们留一条活路?”

    “管他呢!”

    李凡噗嗤笑了,“你脸皮真厚!”

    “你脸皮才厚!”

    ……

    “咳咳咳!”

    听到一声清咳后,李凡和顾亚婷纷纷转身,只见一身西装的陆丫丫正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学姐好!”

    “丫丫姐好!”

    ……

    “好!李凡,跟我走,有大事儿!”

    李凡疑惑地道:“什么事儿?”

    “走就得了。”

    “稍等下,我把背包先送楼上去,太沉了。”

    当李凡再次下楼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军训服装,扎了皮带戴上了帽子,重新回归到了大一新生的身份。

    陆丫丫边走边道:“你对联有多厉害?视频中18个对联的水平还能达到么?”

    “能啊!”

    陆丫丫满意地点了点头,“那就好。”

    “干嘛?”

    陆丫丫停下步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干掉晨华大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