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爱情骗子
    晚上5点钟,其他5组嘉宾纷纷到场。

    第一组嘉宾李凡是熟悉的,《急速明星》中的钱峰和曾经在《华国诗词大会》中展露风采的主持人汪汪。

    钱峰的知名度本身就很高,又是王牌综艺《急速明星》中的固定嘉宾,不过他还是搂着李凡的肩膀道:“小凡啊,我是沾了你的光了。”

    “别别,我是沾你的光,在参加《急速明星》的时候,太谢谢峰哥的照顾了。”

    汪汪悄声道:“你们两个别瞎客气了,这档节目也就你们两个在撑着收视率。”

    钱峰连连摆手:“不不不!李凡!”

    李凡推脱:“绝对的峰哥。”

    钱峰趴在李凡耳边道:“李凡,我跟你说句实话,要是没有你参加,我都不会接这档节目。有你在,我心里就踏实了,知道这节目最起码是破2的综艺,但真没想到这么火。”

    汪汪笑道:“的确是火啊,才播出两期,却已经是全民追剧了。”

    大家正聊着,其他各组嘉宾也纷纷走进了休息室。

    他们分别是:董浩/程娟;陆大有/彭丽丽;毛艺/周珊;孙宏/anlady;吴所谓/晴儿。

    这几位之中,说实话,李凡就认识一位anlady,因为见到这个单词的时候,李凡一瞬间有点儿血压升高,自己英语也还可以啊,好歹也是网络上盛传的小李老师啊,可自己的词库里真没有这个单词。

    anlady!难道是anl+lady?天使+女人?

    这位是个女人是一定的,但是不是天使,李凡真不敢确定,因为他并不太清楚,外国的天使是不是有一群护卫。

    anlady的排场大极了,五六个保镖护行,七八个助理随后,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进了休息室,颇有气势。

    这位是典型的三流明星的命,一流明星的排面。不过……她现在应该是二流了,谁让她搭上了《我们相爱吧》呢。

    anlady刚一走进室内,便直接来到李凡身边,伸手道:“你好李凡,我是anlady!”

    李凡和她握了握手,道:“嗯,你好,anlady!”

    “我是你的粉丝啊,李凡,你所有的节目我都看过,我的天啊,终于见到真人啦。”

    “你的作品我也看过,《女人范》写真啊,身材很棒!”

    “谢谢!”

    两个人聊天,所有人就偷偷盯着那紧紧握在一起的手,心里头好笑,这anlady是不是握得太久了。

    李凡的手往外抽了抽,这才脱身。

    休息室内,大家在一起互相攀谈,聊事业聊电影聊音乐,顾亚婷则拉过了李凡,要和他聊签约。

    顾亚婷道:“我觉得你应该配个助理!”

    “不不不,我一个人能办的事儿,为什么要找助理?”

    “拎包啊,订餐、订机票等等,端茶倒水啦,阻挡狗仔和热情的粉丝啦,况且,哪个名人没有助理啊?”

    李凡再摇头:“用不着,我自由惯了。”

    “你听我说,我让小姨给你介绍一个,知根知底的。”

    李凡猛摇头,心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鬼主意,你那恍恍惚惚的眼神就出卖了你的内心,你这是往我身边插眼线呢,以为我不知道啊?

    顾亚婷眨了眨眼睛,“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不需要。”

    “助理的工资我给你付,我现在就给你联系。”

    “打住,用不着!”

    “我这不关心你嘛!”

    “呵呵!”

    “呵呵什么?”

    “就呵呵!”

    ……

    6点钟,大家走出休息室,来到水上乐园,开始今晚的录制。

    宋导道:“各位嘉宾,我们今天的项目叫做‘巅峰挑战’,胜者,可以于三个月后,获得到千旬岛旅游的名额。”

    千寻岛,这个时空极其美丽的一个小小岛国,以盛景“海天相接”“红纱逐浪”“晚霞霓虹”驰名天下。

    但是,这是一个很封闭的小小国度,每年的旅游名额非常有限,而且,入境游客不许带相机、手机等各种可能泄露岛国秘密的设备。

    当一幅幅美丽景色的照片在屏幕上显示出来的时候,6组嘉宾全都不淡定了。

    “哇哦!”

    “人间仙境啊!”

    “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美的地方!”

    ……

    李凡满面惊喜,指了指那不见边际的火红的碱蓬草,道:“实在是太漂亮了,这景色咱们国内怎么就没有呢。”

    顾亚婷惊叹道:“美极了!”

    这时,宋导对大家道:“因为咱们华国今年刚刚和这个小国建交,所以,我们通过大使馆,获得了这次基本无法获得的资格,而且,咱们去的话可以使用相机,不过相机是千旬岛提供的。”

    众人一片掌声,很欣喜。

    只不过,李凡和顾亚婷纷纷回头,看了看水上乐园尽头的那处陡峭耸立的攀岩塔。

    “好,首先进行第一个环节,跑道竞赛。水上乐园一共有8处起点,咱们6组嘉宾一起参赛,用时最短者获得这次千旬岛的旅游资格。首先进行第一个环节,跑道资格争夺赛。”

    所谓“跑道资格争夺赛”,也就是通过“知识竞答”来对六组嘉宾进行起跑顺序的认定。其中,1到6组,每组间隔5秒钟起跑。

    宋导接着道:“今天是传统佳节七夕节,所以说,咱们的题目都是和七夕有关的,一共20道题,每题1分。但是鉴于李凡/顾亚婷组合在国学方面的造诣,所以说,这一轮,他们不答题!”

    众星纷纷叫好:

    “漂亮!”

    “明智啊!”

    ……

    顾亚婷道:“那我们怎么获得名次啊?”

    宋导道:“你们作为出题人,给其他五组嘉宾出题,可以任意选择组别回答,回答正确的话,你和他们同时加分,错误的话,一起减分。”

    李凡摇头,“不不不,我们自己的命运要交在自己手中。”

    汪汪笑道:“得了吧,那我们就没命了!”

    李凡道:“这不公平啊!”

    众星:“公平!”

    宋导笑道:“瞧瞧,这就是民意!”

    李凡顾亚婷生无可恋,实力太强怪我们咯?

    “不过呢,为了弥补你们心灵上的创伤,我们给予你们这组一张能力卡,可以在之后的任何一个环节使用,其他人则没有。好,李凡顾亚婷,你们回到休息室,给大家出题。”

    两个人回到休息室,看了一眼电视机里众星的镜头,他们心里一点儿谱都没有,因为这帮人离公用麦克风远,李凡也不清楚他们现在正在议论什么呢。

    顾亚婷拿起了工作人员递过来的提问卡,对着麦克风道:“大家注意啦,第一题:我们熟知的七夕节在古代还有其他的别称,请从下面选项中,挑出并不是七夕节别称的那一项。a,乞巧节;b,七姐诞;c,鹊桥节;d,少女节;”

    各组情侣悄声议论中:

    “哪个啊?”

    “我觉得是b,七姐诞?什么七姐诞,还八姐诞呢。”

    ……

    “应该是d啊,少女这个范围太窄了。”

    “a也像啊,乞巧节,名字好怪啊。”

    ……

    休息室内,李凡研究起了众人的表情,觉得就钱峰很自信,他道:“选钱峰他们组怎么样?”

    “也成!”顾亚婷拉过摁动麦克风道:“请钱峰/汪汪组回答。”

    然后,但见电视屏幕内,钱峰/汪汪组合走到了麦克风前,自信满满地道:“少女节!”

    李凡顾亚婷纷纷垂下了头颅,得,扣了1分。

    李凡对着麦克道:“错,请孙宏/anlady回答。”

    ……

    顾亚婷:“错,请陆大有/彭丽丽回答!”

    ……

    连续三组错了,一共就4个选项,李凡顾亚婷这个冤啊,直接扣没了3分。

    而外景,众人走到麦克风前纷纷抱怨:

    “这题出得太难了,谁能想到乞巧节是七夕节的别称?”

    “鹊桥节怎么可能不对嘛,我们经常说鹊桥节啊,而且,牛郎织女鹊桥相会嘛!”

    ……

    顾亚婷解释道:“古时候没有鹊桥节这个说法,今人说鹊桥节也是一部分人的代指。七夕节,古时候有很多别称,比如说:乞巧节、七巧节、七姐诞、少女节、女儿节。”

    李凡:“好,第二题!关于恋爱,我们经常说得一句话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请问,这句话的原意是什么?”

    外景。

    众星听到音响中传出来的这个题后都懵逼了,不就是牵着你的手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么?难道还有其他意思?

    这时,只见汪汪兴奋地对着镜头挥了挥手,再得到许可后,她走到公用麦克风前,道:“这句话是歌颂战友之情的,是两名战友在艰苦漫长的远征环境中相互勉励之词。原句是: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李凡兴奋地道:“正确!”

    众星一头雾水,敢情这句话最早不是情话?

    当然不是情话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话出自《国风·邶风·击鼓》,而该诗是《诗经》中典型的战争诗。这句话表达的是战友之间同生共死的诚挚感情。

    第三题:

    顾亚婷道:“下列诗词中,内容中与七夕节无关的是哪一首。a,陆游《柳桥秋夕》;b,秦观《鹊桥仙》;c,白居易《长恨歌》;d,杜牧《秋夕》!”

    外景,有人开始吟诗了。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鹊桥仙》明显写的是七夕佳节嘛!”

    “你估计也就知道这一首!”

    “我知道答案!”汪汪兴奋地向电视屏幕挥了挥手,等着李凡点名。

    李凡笑了,对顾亚婷道:“还得是咱们诗词大会时候的助力嘉宾有才华啊。”

    “主持人嘛,就汪汪姐了。”

    结果,汪汪让他们失望了,她兴奋地喊道:“《长恨歌》!”

    “错!”

    听到错字,大家都蒙了,很明显啊,这几个选项中,除了《鹊桥仙》外,其他都带有“夕”字,排除法也是先排除《长恨歌》啊!

    李凡和顾亚婷双双摇头,知道这题又瞎了。

    很难么?《长恨歌》里有著名的诗句“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啊,而杜牧《秋夕》中也有“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一句啊。

    当然,对于休息室内出题的两个人来说,这都太简单了,可其他人不然啊。

    连续20道题结束后,李凡和顾亚婷垂头丧气地走出了休息室,来到了水上乐园,真是惨败啊!

    宋导道:“我公布一下成绩,第一名,钱峰/汪汪;第二名,毛艺/周珊;第三名,吴所谓/晴儿;第四名,李凡/顾亚婷;第五名,孙宏/anlady;第六名,董浩/程娟;第七名,陆大有/彭丽丽。

    接下来,是我们的巅峰挑战环节,请大家走到各自的起点做好准备。”

    水上乐园一共有八道关卡,前七道关卡情侣嘉宾要携手完成,比如说在第三关,假如有人无法完成挑战的话,另外一伴儿不可挑战第四关。前七关情侣是需要共同进退的,不过,最后一关的凌霄之巅则一个人登顶就可以了。

    李凡携手顾亚婷走到起点,询问道:“能力卡怎么个用法?”

    宋导道:“所谓能力卡,可以在任何一关使用,只能使用一次,每一关对应的超能力都不一样。”

    李凡点了点头,笑道:“虽然咱们时间比第一名延时了15秒,但是咱们有能力卡,他们没有,勾平了。”

    顾亚婷看了一眼李凡,又再一次看了看不远处拔地而起的凌霄之巅,然后只说了一句:“加油!”

    “怎么感觉你没什么信心呢?”

    “你才没信心!”

    随着工作人员吹响了口哨,第一组出发了。

    钱峰和汪汪都是20多岁的大好年龄,两个人轻轻松松过了第一关,他们刚落到水上稳定高台时,第二组听到口哨后也出发了。

    大家速度不一,有的身体矫健的,轻轻松松过了前两关,有的笨拙一点儿的,则在第一关便疯狂落水。

    啪!

    啪!

    ……

    李凡见到众人落水溅起的一片片水花后,不禁笑了出来。

    滴!

    工作人员吹响了口哨,到了李凡他们出发的时间了。

    李凡刚要起步,顾亚婷突然一把拽住了他,“我忘了,你旱鸭子啊,导演,有游泳圈么?”

    “没事儿,我会狗刨!”李凡说罢,一跃而起,踩到了水面上第一颗旋转球,紧接着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后,成功闯过第一关。

    这第一关对于男生来说太简单了,对于女生来讲也不太难。

    他回头一看,只见顾亚婷还呆在原地,在催促工作人员找游泳圈。

    “小婷,快闯关,我没事儿!”

    导演也道:“没事儿,水里有救护人员,一点儿不会游泳都没事儿。”

    顾亚婷听言,吸了口气,开始了第一关的挑战。

    这对一个有舞蹈基础的女孩子来说更没什么难度了,她平衡感很好,蹦蹦跳跳地就过关了。

    她刚落到稳固的高台之上,但听身后“噗通”一声,晴儿又在第一关落水了。

    “你看看,排名什么用也没有,走,追前面两组!”

    第二关是动感秋千,关卡设置就是:水面上四处高台间悬挂有三个秋千,挑战者需要借助秋千从一个高台过渡到另一个高台。

    这关难度也不高,李凡借助秋千荡到前一处高台后,便立在原地,张开双臂,准备接住荡过来的顾亚婷,两人轻轻松松过了这一关。

    接下来,浮云蔽日、神龙在渊等各关卡基本上对两个人来说没有什么困难,他们势如破竹,很快来到了第七关,死亡峡谷。

    而此时其他组,只有第一二组也抵达了这一关卡,他们已经处在同一起跑线上了。

    “加油!”

    “嗯,加油!”

    死亡峡谷这一关有难度了,关卡设置:在一片陡立的峭壁上,会设有一排不停向外慢慢弹出的机械木板,这一排机械木板从一侧直通另一侧,但是,这木板不仅仅由峭壁里侧往外无规律地速度不等地弹出,而且,木板和木板之间还有一定距离。

    不仅仅如此,每块木板之上还有一处窟窿,那里则会不时地打出一记海绵大拳头,砸在身上的话百分百失足落水。

    这一关即便李凡也麻爪了。

    “来,我给你打个样啊!”李凡说完,便跳上了第一块木板上,凭着胆大心细,身体灵活,李凡连跨几步后,成功落水。

    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往下面看,当他下意思地看了一眼脚下的时候,一瞬间就打哆嗦了,浑身一抖,落入水中。

    “没事儿吧?”顾亚婷向水面上问道。

    “没事儿!”李凡狗刨了几下,沿着扶梯重新爬到了高台上。恐高这毛病没法治疗了,这处高台距离水面也就5米而已,他也哆嗦乱颤的。

    摔了一个落汤狗后,李凡还继续吹牛呢,“刚刚这个是错误的示范,接下来我给你展示一个正确的啊!”

    有了刚刚掉水的经验后,李凡这次还算ok,他身体纤瘦灵活,秉着打死不低头的战略方针,闯关成功。

    李凡来到岸上,对顾亚婷喊道:“顾亚婷,加油!咱们胜利在望!”

    顾亚婷举了举拳头,踏上了峭壁上的第一块木板,可是,她刚刚跳上第二块木板的时候,便被“大拳头”打到了水里。

    “噗通”一声巨响,两岸观众妈呀一声,观众们都心疼了。

    顾亚婷游到扶梯上,爬到高台,拧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后,继续挑战,可刚到半程,再次跌落水中。

    重新回到高台上的顾亚婷扫了一眼另外两组,活动了一下肩膀后,要继续挑战。

    李凡受不了了,“等一下,我要使用!”

    “不行!留到最后一关!”顾亚婷喊完后,人已经登上了第一块木板,在慢慢行进中,她身体颤颤巍巍的,花容失色,就在即将来到终点的时候,再次一个失误,滑落下去。

    “导演,使用!”

    “不用,我没事儿!”

    “导演,!”

    导演道:“!第七关,稳如平地!机关开启!”

    机械运转,所有木板全部弹出,“大拳头”收回,机械旋即停止。

    “悬崖峭壁”上,一条木板通道完成,此时,只要不恐高,只需要一步步迈过去,就直通对岸了。

    顾亚婷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心道:这回怎么往下掉啊?

    再次起身,一块木板、两块木板……直到踩到第五块木板时,顾亚婷脚底下巧妙地一滑,大呼一声:“完蛋啦!”

    噗通!

    再次落水!

    李凡一怔,旋即心疼地喊道:“你个骗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