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商务车慢慢地开出了京大,赶往首都国际机场。Δ』ww w. a

    屈姐调侃道:“李凡,刚刚你那是罚跑么?”

    李凡咕嘟咕嘟喝了几口水,道:“呃,怎么了?”

    噗!

    众人不禁笑了出来。

    屈姐笑道:“我们看你慢悠慢悠的还以为你在散步呢。”

    李凡大倒苦水,“诶呦,我们上午在操场上跑圈一个多小时,到晚上了哪还有力气?”

    顾亚婷拆台道:“哪有一个多小时?准确地说,45到50分钟之间。”

    李凡侧身问道:“你怎么知道?”

    “废话,我们18连很多女生给你们掐着点儿呢,你们跑得那叫一个慢啊,诶呦呦,当时我们女生这个急啊,恨不得帮你们跑几圈。”

    李凡摇头叹气道:“你们一点儿怜悯都没有!”

    “怜悯?大哥,就你们那么慢悠悠地跑圈,都赶上在操场上散步了。人家有晨跑习惯的每天都跑1个小时左右,你们穿上衣服知道你们是在军训呢,脱了衣服呢,人家弄不好以为是老年人晨练呢。”

    “我其实没有那么慢,但集体受罚么,得集体一个速度往前推进啊,咱不能把其他同学抛下不管啊。”

    顾亚婷瞪他一眼,“你这叫不抛弃不放弃?”

    李凡连连点头!

    宋导笑道:“你们现在的孩子真受不了一点儿苦,太养尊处优了。我今天看了一眼你们军训,你们那叫军训啊,像开玩笑似的。训练一会儿歇一会儿,太轻松了,我们还以为京大军训能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顾亚婷道:“我们京大军训轻松,不过国防大学贼严格,一天下来很多学生脚都肿了。也有比我们轻松得多的,像美院他们,军训等同于户外游玩。”

    宋导好奇地道:“对了李凡,听说你今天军训第一天就扣了5分,具体怎么回事儿?”

    “早上检查寝室,有同学往被子里注水,同学犯错班长连带受罚嘛,扣了我3分,跑了40多分钟。”

    顾亚婷纠正道:“严格意义上来说是走了40多分钟,诶别生气别生气,慢跑行吧,慢跑!”

    宋导摇了摇头,“往被子里注水?这在军人的眼中是重大错误,属于偷奸耍滑投机取巧行为,你们就按照教官教得压被子呗!”

    李凡也无奈了,“大家不是懒么,嫌慢。幸好我发现得及时,我当然知道这是严重性错误。”

    “刚刚又是怎么回事儿啊?”

    李凡挠了挠头,对顾亚婷道:“你知道详情么?”

    “知道啊,整个女寝谁不知道?”

    李凡笑道:“那你说吧,难以启齿啊!”

    “这么回事儿,教官杀了一个回马枪,正好看到他们在寝室打扑克了,你说你李凡,要是老老实实认了也就扣1分而已,毕竟也没动钱就是纯娱乐而已。可你不,非得说你们在搞学术研究,还合伙蒙骗教官,你们以为教官傻啊?”

    李凡呲牙一笑:“我当时灵机一动,还以为能掩过去呢,就算不能掩过去,那看在我们这么有才华的份儿上,也应该放我们一马。”

    顾亚婷道:“你这是大错!军人讲究诚信和担当,你们倒好,有错不承认不说,还自作聪明地合伙糊弄教官,把教官当傻子糊弄,要是换成你是教官,你什么心情?

    教官见你李凡是名人,给你留面子了,直接说了一句‘下楼跑圈’而已,没骂你几句就不错了。

    要是教官骂你几句,挖苦你几句,比如说什么‘你李凡一个堂堂男子汉这点儿担当都没有?’以你的身份,看你大庭广众之下脸往哪搁!”

    李凡坦率地道:“这事儿我反思一下,的确有失气节。其实平常倒没什么,主要是这是军训期间。”

    “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那就还是好同志嘛!我还听说你们8连同学说教官是女魔头的,拜托,一个女教官要是跟你们温柔似水的话,今天军训第一天就能让你们这帮男生欺负死!我太知道你们这帮男生的德行了,我这些年就这么过来的。”

    “得得得,别托大,有本事你做到京大校学生会主席的时候再和我吹一波。”

    顾亚婷抻了抻腰,叹了口气道:“跟你操不起这个心,回来的时候好好配合配合吴教官,吴教官刀子嘴豆腐心,人家其他连队站在操场中间顶着烈日军训,你们和我们女生连一个待遇,在树荫下军训,吴教官对你们还不好啊?”

    李凡皱眉道:“教训我?”

    “不,是督促!”

    李凡沉眸片刻,道:“我觉得你比我更适合当领导者。”

    顾亚婷当然比李凡更适合得多,她比李凡的经验多得多,家里亲属又多是做生意还有从政的,从小耳濡目染,考量事情非常全面。

    他们第二天早晨来到了泗水市,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

    大家来到宾馆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补觉,一觉睡到下午一点左右,才起床洗漱,准备今天节目的录制。

    他们今天的这一站是泗水敬老院,而在去敬老院之前,则需要买一些礼品送给那些老年人们。

    不过,到了买礼物这个环节,两个人头疼了。

    偌大的超市内,两个人走走逛逛,根本没选出什么好的礼物来。

    顾亚婷指了指货架上的保健品,道:“要不咱们买脑黄金吧?”

    李凡摇了摇头:“这是千禧年后广告界第一骗局!”

    “我奶奶吃还成。”

    “可能心理作用吧。要不咱们直接发红包得了,每位一个666,大吉大利。就是我这一期三分之一的劳务没了,节目组能报销不?”

    “不不不,太俗了,我想想啊,”顾亚婷沿着货架子往前走了走,指了指按摩机道,“要不咱买这个?”

    “啧啧啧,这东西到底有没有用啊?”李凡站在那端详了片刻,道,“其实我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

    “给每位老年人买一部手机,就是那种老年机,字大,声音洪亮,直板儿按键的那种。这个非常实用啊!”

    顾亚婷翻了一个白眼儿,“别扯了,有些老年人贼时尚,咱买了有些人未必喜欢,人家都用苹果!”

    “好吧!”

    两个人从超市的这头逛到了超市的那头,差不多将超市翻了一个底朝天,结果也没达成共识。最后拍板决定,直接到水果超市订一些水果算了,虽然普通,没什么新意,但是绝对实用。

    一行人回到酒店后,谈论到了敬老院表演什么节目的时候,两个人又产生了分歧。

    顾亚婷说合唱一首《最浪漫的事》,尤其是那句“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多浪漫啊,多应时应景啊。

    李凡则转身问道:“宋导,泗水敬老院有多少对夫妻?”

    宋导道:“一共268位老人,其中夫妻25对。”

    李凡耸耸肩,对顾亚婷道:“瞧见了吧,就25对爷爷奶奶听完之后能开开心心的,其他孤寡老人听到这歌不得哭的稀里哗啦的啊,他们想老伴儿了还不好解决呢。”

    “也是!”顾亚婷托起下巴,坐在椅子上苦思。

    宋导道:“而且他们这25对夫妻里面,还有3对金婚夫妇!剩下的基本都是银婚夫妇。”

    有助理笑道:“有铁婚和铜婚么?金银铜铁嘛!”

    收音师道:“别扯淡。”

    “不不不,”李凡摆了摆手,“这大哥没扯淡,有铁婚和铜婚,铁婚是结婚6周年,铜婚是7周年。”

    收音师挠头,道:“没想到还真有啊?”

    “嗯,从一周年开始往后算都有相对应的名称和意义,一次是:纸婚、布婚、羊布婚、丝婚、木婚、铁婚、铜婚、电器婚、陶器婚、锡婚——”

    “我头昏!”顾亚婷打断道,“李凡,快点儿想唱什么歌啊,咱们好抓紧练习啊!”

    李凡思索了片刻,“《甜蜜蜜》吧,这首歌曲的影响力和时代感是无与伦比的,来,练歌。”

    终于到了李凡最头疼的环节了,怎么能让顾亚婷尽量不跑调呢,这是一个基本上无解的问题。

    其他女生唱《甜蜜蜜》时含糖量是真高,这妞儿,则能唱出酸甜苦辣咸来!

    “?甜蜜蜜,

    你笑得甜蜜蜜,

    好象花儿开在春风里!”

    “停停停,”李凡想了想,“给你找个声乐老师吧!”

    “诶呦,要不咱们别一段一段唱了,咱合唱,你带带我。”

    “呵呵,到时候不知道谁带谁了,我百分百被你拐进沟里去。”

    事实证明,李凡的担忧完全正确!

    第二天中午,一行车开进了泗水敬老院。

    而此时,拉着水果的货车也刚刚抵达。

    李凡下车后挽起袖子,便开始往下面搬着一箱箱的水果,顾亚婷也过来帮忙,不过,就她那把子力气只能添乱。

    将所有的水果箱子卸下来后,两个人在院长的引领下来到了活动中心,此时,室内早已经坐满了花甲老人。

    院长笑道:“今天,李凡和顾亚婷来看望大家了,大家掌声欢迎。”

    在一片掌声中,两个人走上了舞台中间,颇显局促不安。

    说点儿什么呢?也没有和陌生老年人相处的经验啊。

    顾亚婷率先向台下鞠了一躬道:“爷爷奶奶们好,我是顾亚婷。”

    李凡也鞠躬道:“爷爷奶奶们好,我是李凡。”

    “今天很开心能来到这里看望大家!”

    “我们带来了一个小节目,希望各位爷爷奶奶们喜欢。”

    两个人说罢,便拿起了话筒,随着音乐响起,开始了合唱。

    “?甜蜜蜜,

    你笑得甜蜜蜜,

    好象花儿开在春风里,

    开在春风里,

    ……”

    果然跑调了!

    李凡有些窘迫,他悄悄看了一眼顾亚婷,她则依旧很投入,哎!

    台下,爷爷奶奶们乐呵呵地听着,心想这两个孩子都没有自己唱得好听!想当年啊,你爷爷奶奶们也是有一把好嗓子哩!

    一曲唱罢,李凡连忙道:“那个,爷爷奶奶们,您们忙着,我们去给大家洗水果。”

    两个人刚走出活动中心,顾亚婷等着夸奖,问道:“还成吧,今天我发挥还不错吧?我看有个爷爷都听哭了。”

    李凡道:“爷爷哭是因为他老人家想说:‘哇,毁经典啊!还我的青春!’”

    “真难听么?”

    “不难听,就是大家理解能力有限,欣赏不了,走啦,洗水果去。”

    洗水果是个非常好功夫的事情,他们也就洗了10分钟不到,宋导道:“你们两个别在这儿掺和了,去陪陪老年人,听听他们的故事,逗逗他们开心。”

    于是,两个人重新回到了活动室内。

    顾亚婷被一个老奶奶拉着,家长里短地聊天,李凡则被一旁的老爷爷的书法所吸引了。

    “爷爷,您这书的是张芝的《二月八日贴》啊?”

    老爷爷抬起沟壑纵横的面颊,惊讶地道:“哟,孩子,不仅会唱《甜蜜蜜》,还懂书法?”

    “略懂,但一定不及您老人家啦,您这运笔狂放自由,变化多端,气势一泻千里,令人非常震撼。”

    老爷爷眼睛大了一圈,欣喜地点了点头,“嗯!懂行,懂行啊!来来来,孩子,我教教你!”

    李凡连忙接过毛笔,栽栽歪歪地书写了起来。

    “孩子,这个‘慰’字不是这么写得,我教你啊……还有这一笔,这‘一撇’要回收得干净利落,对对对!嗯,孺子可教也!”

    顾亚婷回头,心想这还能有教李凡书法的室外高人?她走过去看了一眼,好嘛,老爷爷的书法这水平……

    李凡向她挑了挑眉,看看咱哄老人的本领。

    两个人又参观了一对金婚夫妇的小家,这个温馨的屋子里处处都是绿植,墙壁上则贴满了多年来两口子各个时期的照片,满满的年代感。

    老奶奶拄着拐杖,热情好客,向两个人讲述了他们这半个世纪的风雨同舟。

    看着墙壁上一张张泛黄的照片,李凡突然感觉到了岁月的匆匆,人生的更迭,在这儿转瞬即逝的日子里,究竟什么最重要呢?

    窗外的夕阳的光辉很温暖,李凡决定出去好好思索一下这个问题。

    李凡走了,顾亚婷依旧留在老奶奶身边,“奶奶,您年轻时这么漂亮,一定是爷爷追求的您吧?”

    老奶奶眉开眼笑,“那是自然,想当年啊,追我的男生一大票啊,也不知道怎么就上了你大爷的贼船了。”

    老爷爷闻言,颤抖着拐杖道:“胡说!当初你追的我,你不是被我身上的艺术气息所吸引了么?”

    老奶奶抚摸了一把布满皱纹的面颊,眯着眼道:“瞧瞧他那样,还死不承认!”

    老爷爷躺在竹椅上埋怨道:“这么多年了,你咋就不能和别人实话实说呢!”

    奶奶笑滋滋地眨了眨眼睛,那一刻,顾亚婷觉得可爱极了。

    窗外,凉亭内。

    李凡坐在那里略略发呆,不远处,有长者佝偻着身躯,独自一人修剪着花草;有相互搀扶的夫妻,望着夕阳西下,追忆似水年华;隔壁的幼儿园不时地传来一阵阵欢愉的笑声,仿佛生命是个轮回,从青春勃发到垂垂老矣。

    “想什么呢?”

    顾亚婷漫步走了过来,百褶裙上侵染了彤彤的余晖,她就这样把西沉的太阳遮住了,一步步地走了过来。

    “你真漂亮!”

    “说话别这么正经,我不习惯!”顾亚婷掖了掖裙角,坐到了李凡身边。

    沉默!

    在夜幕低垂中沉默!

    李凡悄悄抬起了手,绕到背后,慢慢地抬起,就在即将落在那白皙的肩膀上的时候,顾亚婷轻轻地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手臂就势下滑,轻轻地搭在了她的腰间。

    这,是他思索的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