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被训
    李凡变态级别的表演很快就在京大各处操场上传播开了,几千军训新生纷纷热议:

    “听说了么,3号操场上,李凡发威了。wwんw.『a”

    “传得有鼻子有眼睛的,可我怎么这么不相信呢?这传闻不符合人类认知啊!”

    “三人成虎,一定是谣言!”

    ……

    “走啊,跟教官请个假上厕所啊,借机去3号操场看看。”

    “我看成!也不知道谁吹出来的,一口气18个下联,就算李白苏轼从棺材里爬出来也做不到啊,呵呵!”

    ……

    很快,李凡这一“壮举”直接从新生群体中传播到了各个年级组,各位师哥师姐也不淡定了。

    某班:

    “这帮大一新生吹牛逼呢吧?”

    “绝对吹牛逼呢,李凡记忆力超群这个咱都知道,国学水平那早已经是学者级别的了,但这对对联又比的不是记忆力,也不全是国学,它考的是智慧啊,啪啪啪连续说出18个,我不信!”

    “除非他是非人类,是外星人。”

    ……

    这条新闻从新生军训场地传到了京大各个年级组,传到了各间办公室,很快校园里的每个角落都讨论起了文化偶像的这一新的技能。

    大家纷纷议论,基本上信服的人很少,质疑的人很多,毕竟大家明白“以讹传讹”的道理。

    但是,直到朋友圈内一段短短的视频开始传播开来后,所见之人纷纷叫绝,真恨不能给自己两巴掌,原来这传闻没有一点点水分,千真万确!

    那条视频也不知道哪个女生录制的。只见视频内,大小个站得乱七八糟的一排军训服男生中,略显单薄的李凡面色平和,语调流畅,手指一根接着一个地竖了起来,而脱口而出的每个下联之间基本上是没有任何时间差的,也就正常换口气而已。

    此条铁证一出,所有的质疑声烟消云散。虽然李凡的表现正常人根本做不到,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文学大家。但是,谁让人家是著名的帅李呢。

    这两年来,发生在李凡身上的匪夷所思的事情还少么?这货就一变态啊!动不动就搞出点儿震撼你三观的事情来,让你根本无法用常识来解释。

    不仅仅这条视频,很快,网络上便流传起了不计其数的相关视频来,对李凡的这个匪夷所思的无限对句进行了全方位的佐证。

    毕竟,以李凡的人气,在拉对联的过程中,拿出手机对他录像的可不可能仅仅一两个女生而已。

    网络粉丝们纷纷向李凡的微博发来“责难”:

    “李凡,太过分了你,怎么刚上大学就欺负同学呢?”

    “我都心疼那个妹子,她在风中凌乱的表情好可怜啊!”

    “京大估计以后会掀起阵阵血雨腥风了。”

    ……

    网友的私信李凡自然看不到的,因为他目前还在继续刻意远离网络。

    一天的军训终于结束了,当室友们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寝室的时候,李凡正趴在电脑前码字呢。

    他被副校长拉到办公室之后,和冯征谈论楹联足足一个上午,冯征大为惊喜,并被深深折服。冯征没想到这小子还有如此奇才,而且才思不可限量,这让深爱楹联的冯征欣喜若狂。

    目前,国学时代联合京大要举行《华国楹联大赛》,相关专家们也在讨论楹联的相关规范,目前还没有统一的定论。

    而明天又要开会了,大家又将展开新一轮的讨论。

    冯征见识了李凡对楹联的透彻研究后,提议李凡抓紧写一篇相应的规范类文章,进而明天拿到会议上,与众专家一同探讨。

    也就是李凡,换成其他任何一个大一新生,冯副校长也断然不会由此心思。

    在冯副校长心中,或者说在很多文学界大拿心中,李凡的身份不在是学生,而是学者!虽然新考据学的很多观点并不能让所有人都信服吧,但这就是学术,百家争鸣正常,很难有统一的观点。

    时间紧任务重,李凡离开副校长办公室后,直接回到寝室,开始书写《联律通则》一文。

    整个下午到现在,李凡一口饭都没有吃,大脑飞速运转,细细思索千余年来散见于各种典籍中有关联律的论述,然后进行梳理规范,终于,刚刚完成了《联律通则》一文。

    他刚保存好文件,室友们也拖着疲惫的身子进屋了。

    “太累了,脚后跟疼!”

    “我真不明白,军训到底有什么用!”

    “有这时间,让咱们搞搞学术研究不行么?20多天的军训对咱们的人生能有什么作用?”

    ……

    大家吵吵嚷嚷的,躺在床上不爱动弹!

    大家聊着聊着,再次将好奇的目光盯向了正在埋头检查文章的李凡身上,心道这货上午的神迹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

    寝室内很快安静下来了,有人在读书,还有研究乐理常识的,还有在默默抠脚的,直到晚上8点钟吴教官推门而进的时候,所有人纷纷起身,对女魔头道:

    “吴教官好!”

    “好!”吴教官在寝室内巡视了一遍后,趴在了李凡的电脑桌前看了看,她皱了皱眉,word文档里的内容对她来说仿佛天书一般,词性、结构、节律、平仄、领字、衬字什么的,完全不懂。

    吴教官抬起了头,问道:“李凡,你什么时候能正式参加军训?”

    “明天啊,任务完成了。”

    “好!”

    吴教官又在寝室内扫了几眼,挑出了一堆毛病后,转身走了,走之前还道:“明天早晨,谁要是敢迟到,就不是跑圈那么简单了!”

    “吴教官慢走!”

    “吴教官明天见!”

    ……

    送走吴教官后,马强将寝室门一关,从柜子里翻出一副扑克向室友们晃了晃,“谁玩儿?”

    李凡啪地一声合上了笔记本,道:“嘘!看看吴教官走没走。”

    众人来到窗前,见吴教官窈窕的身影离开寝室楼后方才安心。

    李凡、马强、王川以及丁龙凑在一起打起了红十,而王楠则贡献出椅子,站在一旁观战。

    “对8,李凡,你说你一班之长,带头打扑克是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李凡笑道:“对j。咱们这叫和教官打游击战,军训就是太嘚瑟不行,太老实也不成,要不然这日子怎么过?”

    “有道理!”

    ……

    寝室内,其他同学很快来看热闹了,人来人往也不消停。

    正在大家酣战正浓的时候,门外突然有人低声道:“教官来了!”

    打牌的四个人瞬间脸色一白,不知所措。

    李凡此时此刻刚洗完牌,还没来得及藏在口袋里的时候,突然出现的吴教官的眼睛便死死盯向了李凡手里的作案工具。

    李凡嘴唇颤抖了一下,突然道:“要说这扑克牌的起源啊,说法不定。有学者说起源于南宋时期的叶子戏——哟,吴教官!”

    吴教官冷峻地问:“干嘛呢,李凡?”

    李凡挺直腰杆,道:“学术探讨啊!”

    “学术探讨?好,我听听你们是怎么探讨的!”吴教官说完,分开人群走了进来,面色非常严峻,有一种要吃人的态势。

    李凡道:“大家知道什么是叶子戏么?”

    马强接过话茬,道:“所谓叶子戏,是我国古老的纸牌游戏,在楚汉战争时期,是韩信为了缓解将士们的思乡之愁而发明,当时牌面只有树叶大小,所以又称‘叶子戏’。”

    丁龙连连摇头:“不对不对,叶子戏是唐代著名天文学家张遂发明的,供玄宗与宫娥玩耍之用。关于叶子戏的记载,最早见于唐人苏鹗的《同昌公主传》,内有‘韦氏诸宗,好为时子戏。’的记载。”

    王川完全不同意他们的看法,起身反驳道:“扑克牌的起源地是印度!因为欧洲早期的纸牌塔罗牌tarot与印度教神话有一定的关联。”

    马强再道:“不对不对!意大利1299年便有扑克牌的记载,而意大利的旅行家、商人马可·波罗17岁时跟随父亲和叔叔,沿陆上丝绸之路来到咱们今天的大京城,又辗转多地。

    直到波斯国王派使臣来元廷求婚,忽必烈选定阔阔真为元室公主,这时马可·波罗趁机参与护送任务,于1295年,马可·波罗一家回到意大利,所以说,扑克牌是从我国传到欧洲的。”

    李凡耸了耸肩,看了一眼面露惊色的吴教官,心道:我说什么了,我们在进行学术探讨嘛!

    关于扑克牌的起源,大家争论不休,吴教官脑袋听得昏昏涨涨的。

    李凡突然道:“这个起源问题就暂且不用讨论了,讨论来讨论去也没结果。你们知道这草花k是谁么?”

    李凡将草花k往面前的椅子上一丢,众人见状纷纷摇头。

    “这个是亚历山大大帝,欧洲历史上的战神!这个呢?”

    啪!

    李凡又从手里抽出一张方片k,丢到了桌子上。

    见众人摇头,李凡道:“这个是凯撒大帝!罗马帝国的奠基者,无冕之皇!”

    啪!

    一张黑桃q丢了出来。

    李凡道:“这个是雅典娜,希腊神话角色。最广为人知的两个头衔是智慧女神兼战争女神!是希腊女神圈少见的处女!”

    ……

    解释完了jqk,吴教官好奇地问道:“黑桃、红桃、梅花和方块分别是什么意思呢?”

    “这个问题问得好,有多种解释。其中一种解释:4种花色代表中世纪时欧洲社会的4种主要行业,其中黑桃代表长矛,象征军人;红桃代表红心,象征牧师;梅花代表三叶草,象征农业;方块代表砖瓦,象征工匠。

    另一说是这4种花色来源于欧洲古代占卜所用器物的图样;

    当然还有很多种说法,各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不一样的解释。”

    “那为什么是54张牌呢?”

    李凡笑道:“吴教官这个问得太好了,其中一种解释是按照历法来的。

    大王代表太阳、小王代表月亮,其余52张牌代表一年中的52个星期;红桃、方块、梅花、黑桃四种花色分别象征着春、夏、秋、冬四个季节;每种花色有13张牌,表示每个季节有13个星期。

    如果把j、q、k当作11、12、13点,大王、小王为半点,一副扑克牌的总点数恰好是365点。而闰年把大、小王各算为1点,共366点。

    有专家认为,扑克牌的设计和发明与星相、占卜以及天文、历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当然了,其他各种解释都有。”

    ……

    一场关于扑克牌的“学术探讨”终于结束了,吴教官向来严肃的面部表情早不见踪影,此时她正翘着耳朵听得认真极了。

    李凡收起扑克牌,道:“嗯,今天关于扑克牌的学术探讨就到这里了,大家不要小看了这一副扑克牌,那也是承载着浓厚的历史气息,完全是了人类智慧的结晶啊。”

    吴教官点了点头,道:“嗯,说得好!”

    李凡拉开抽屉,将扑克往里一丢,悄悄向室友们挑了挑眉,凡哥反应快不快?

    马强偷偷向李凡挑了一下大拇指,心道牛逼啊,轻松化解危机!

    “李凡!”

    “吴教官,您有什么指示?”李凡回头道。

    “下楼,跑圈!”

    “啊?啊!好好!”

    李凡戴上帽子,扎上腰带,规规矩矩跟着吴教官下楼了。

    吴教官边走边道:“上梁不正下梁歪。”

    李凡跟在一旁,点头道:“以后尽量不歪了。”

    “什么叫尽量?哦对了,jqk你都解释了,a你忘解释了,什么意思?”

    李凡借机道:“吴教官,今天晚上我跑几圈?”

    “哟,讨价还价啊?”吴教官停下脚步,似笑非笑道。

    “哪有,我哪敢!跑三圈成不?真跑不动了,上午累着了。”

    吴教官眯着眼睛,再问:“a什么意思?”

    “我跑几圈?”

    “得,我不问了,去跑啊,你是班长你掂量,我今晚就在这儿等着你。”

    又来这一套!

    李凡又开始了长跑之旅,在操场上一圈一圈地喘着粗气跑着。

    而吴教官就坐在高台上,低头打开手机进行百度,a是什么意思呢?搜了半天,连个影儿都没搜着。

    吴教官抬头,对李凡喊道:“李凡,a究竟是什么意思?”

    李凡长叹一声:“我不知道!”

    “那你继续吧。”

    “吴教官,您究竟打算让我跑到什么时候啊?”

    “天亮!”

    “啊?”

    这时,操场的入口突然探出了几个人影,来到了吴教官这里聊了几句后,对李凡喊道:“李凡,别跑了,我们来接你来了。”

    李凡回头一看,原来是周凯等人,他走到吴教官身边道:“不好意思啦,吴教官,我有工作先走了。”

    吴教官再问:“a到底什么意思?”

    李凡摇了摇头,道:“我真不知道。”

    砰!

    吴教官抬腿踢了他一脚,“小子,回来接着收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