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李凡的神迹表演
    “什么是无限对句?”

    军训场地上突然响起了一个中老年人的声音,众人纷纷侧头,原来是京大副校长冯征来视察来了,他身边则跟着潇潇等人,他们最主要的目的是来督促菁英班这帮学生们军训的。

    李凡向冯征副校长解释了一遍:“校长好,就是一个人出上联一个,另外一个人对下联若干,在保证符合要求的前提下,对句多者胜。”

    冯征皱了皱眉,道:“不不不,对联在精不在多,你们先常规对对联,别求数量,我看看大家的水平。”

    既然副校长发话了,李凡、林晓凤也只好点头同意。

    潇潇摆了摆手,“你们继续吧。”

    这次轮到8连男生们出上联了,也到了队伍最前面这排站姿高低不平的菁英班被罚学生的表演时间。

    马强挺身而出,对对面女生们嘻嘻一笑,他道:“不忍临奁,看风霜压鬓,一刹青春成过往。”

    他话音刚落,但闻对方一个纤瘦的女生大声道:“何曾遗憾,承雨雪温心,永恒硕果蕴将来!”

    马强吧嗒了一下嘴唇,心想不愧是文学院的新生,反应真快,对的也还成,他再道:“桃花坞里,燕子矶头,秋水浣秋香,一样秋心同抱月!”

    林晓凤道:“柳叶溪边,芙蓉浦外,菊风传菊韵,几杯菊酒更舒情!

    到我们了吧?我们的上联是:秋叶动春心,羞涩嫣红枫欲嫁!”

    丁龙略一沉吟,直接回她道:“霜风生恻隐,轻灵飘逸乐为媒!”

    有女生起身道:“邀月听枫,莫言秋寂寞,慢调枫曲禅心透!”

    有男生回:“倚篱赏菊,岂笑露圆融,勤煮菊茶慧眼开!”

    ……

    双方阵营你来我往,谁也不服谁,毕竟肚子里没货能考进京大么?尤其是,还有菁英班这30个校宝级学生的存在。

    冯征背着手,满意地笑了,指了指16连,道:“那个很瘦的口齿伶俐的女生是谁?”

    潇潇道:“咱们京大今年《博雅杯》的冠军,林晓凤,旁边的那个是顾亚婷,亚军。”

    冯征笑道:“旁边的我知道,和李凡好的那个女生嘛,我刚调到京大,还不太熟悉,不过李凡和顾亚婷两个人怎能不认识呢?”

    双方阵营反复拉锯,很快吸引了这块操场上其他连队的注意,甚至有些正休息的连队也纷纷投来目光,但可不敢来到跟前参观。

    对联的难度也逐渐升级,尤其是在林晓凤抛出一个上联时,男生这边儿一时之间没给出下联。

    这个上联是:少女觅知音,不称心,巧凭妙竹来传意。

    这个对联的精妙之处是:少+女=妙;音+心=意。妙竹则是一种竹制乐器。

    略一沉寂后,有男生喊道:“瓜田吟大白,难寻水,闲往畖留去听泉!”

    林晓凤摇了摇头:“一般!”

    男生不服气地道:“怎么一般了,瓜+田=畖;白+水=泉。畖留是古地名,完美!”

    林晓凤再摇头:“没意境,不好!”

    又有男生道:“山人如朽木,羞开口,暗恋仙姑常发呆!”

    “不好!”

    ……

    连续否定了四五个后,男生们不干了:

    “我们明明都对上了,凭什么不算过关?”

    “我们强烈要求找个裁判,你们这女子专政!”

    “凭什么你们认定我们对句的优劣,对上就成呗!”

    ……

    女生阵营齐声喊道:“因为,我们是女生!!!”

    好吧,男生们无语了。

    女生再喊:“

    时间,宝贵!

    要对,干脆!

    杜绝,浪费!

    不对,撤退!”

    骚马小声道:“满足她们还真不容易,李凡,你来吧!”

    最后只好李凡出手了,他对林晓凤道:“山人温旧梦,更通夕,时有仙风送入林。这个总可以吧?”

    林晓凤沉了沉眉,道:“可以,你们出对吧!”

    李凡本想来一副前世的千古名联,但一想到对方不过一群大一新生,再牛逼也不过是18岁的学生而已,怕吓哭这帮妹妹们,还是算了吧,你们档次还不够啊。

    李凡打了一个响指,道:“来个简单的吧:柳永三更三咏柳!”

    林晓凤略一犹豫,道:“梅询一岁一寻梅!

    我的出句是:隐月升风,树茂参花秀,苍翠松山鸣野鹿!”

    李凡笑答:“明霞碎雨,星疏斗酒闲,清幽竹苑挂琴弓!”

    ……

    两支连队从混战瞬间变成了单挑模式,其他所有人只剩下了围观的份儿。

    这是一场《博雅杯》状元和著名“逃兵”之间的对决,双方你来我往10个回合,不分胜负。

    大家都看傻了,无论是谁出句或者对句,都是张口就来啊,可能林晓凤还有略略沉吟的时候,不过李凡完全是脱口而出。

    当然,大家不知道的是,林晓凤已然是竭尽全力了,不过李凡根本就没下狠手,不过是在优哉游哉地应付着。不然,他随便砸下几个前世名联就够这瘦弱的妹子喝一壶的了。

    围观的众人纷纷道:

    “《博雅杯》的状元是不简单啊,真不是盖的。”

    “我感觉帅李更牛逼,你们看看他的面部表情,就像逗小孩儿玩儿似的。”

    “我觉得平分秋色吧?”

    “不不不,表面上平分秋色,但实质上,李凡根本没尽力。”

    ……

    这时,冯征提议道:“孩子们,你们两个先停一下,我觉得,以你们的能力,倒是可以试一试那个无限对句,我倒是对此有一些期待了,也看看你们的上限。”

    林晓凤道:“好,但咱们以20秒钟的思考为限!”

    李凡回头问道:“咱们大家谁先上?”

    马强举手道:“我先来!”

    林晓凤猛摇头:“不用你,我要和李凡pk!”

    马强吐了吐舌头,好吧,还看不上自己。

    李凡笑道:“好吧,那我先来出对吧。”

    李凡之所以先出对,是因为如果对方先出,自己无限对句能直接把她吓哭了,对女孩子还是稍微温柔一点吧。

    李凡道:“那我就出个3岁的吧!”

    林晓凤道:“瞧不起谁?有种你出三岁半的!”

    “听好喽!三千年未改城名,岂是黄粱一梦?洗尘观景,徜徉典故之都,革旧维新,学步桥头宜学步!”

    李凡这上联并不太难,三千年未改城名指的是邯郸,而邯郸号称成语之乡,与邯郸有关的成语典故达到一千五百多个,与之相对比,某个省全省才只有两个典故,分别是:夜郎自大、黔驴技穷。

    围观的众同学纷纷想了想,这个对得好的话有一定难度,而且,这次是无限对啊,对出一句来不算本事。

    林晓凤皱着眉头略一思考,道:“数百代犹承祖荫,皆因厚土多情!揽月听风,徙倚文明其邑,韬光养晦,将军府上敢将军!”

    李凡点了点头,“不错,继续。”

    “呃……几十载长怀国事,已然驰誉九州!完璧归君,引导渑池之会,负荆请罪,回车巷内感回车!”

    “好,两个!”

    林晓凤琢磨了片刻,再道:“六十岁仍怀壮志,何堪铜雀二乔?对酒当歌,感叹风流其事,分香卖履,吞吴策里失吞吴!”

    “嗯,三个,继续!”

    “呃……”林晓凤愣怔了一下,一时之间卡壳了。

    男同学见状,开始起哄了,帮着倒计时:“20!19!18……8!7!”

    “我想到啦,”林晓凤兴奋地道:“十八日长逢庙会,皆扬元祖九天!抟土造人,制作笙簧之乐,诛邪平患,弹音村里总弹音!”

    李凡淡淡地一笑:“好,继续!”

    男同学们又开始了倒计时:

    20!

    19!

    ……

    5!

    0!

    王楠模拟暂停音:“滴滴滴滴,对方选手,时间到!”

    4个已经不错了,在这种吵杂的环境下,又有思考的时间限制,非常好。

    林晓凤自己倒是不太满意,她心道,要是平常静下心来,她能写出很多。

    “李凡,准备好,我要出对了!万象更新,新年爱礼存羊,羊毫泼墨春联美,美若羚羊挂角!”

    林晓凤这个上联有讲究,除了首尾相连外,还有爱礼存羊和羚羊挂角两个典故,很多难度,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之下。

    李凡依旧是淡淡的笑容,然后举起了一根手指,朗声道:“三阳开泰,泰宇怀珠韫玉,玉液钩诗意境奇,奇如良玉生烟!”

    林晓凤闻言刚要分析对错,可李凡一联刚落,下一联再次脱口而出,根本没给自己留下什么反应时间。

    举起两根手指,李凡道:“千家进宝,宝地乘风舞鹤,鹤羽飞花五谷丰,丰达丹鹤呈祥!”

    此联刚落,再来一联,举起三根手指,李凡:“千帆过尽,尽岁敲山震虎,虎尾寻踪律法严,严防与虎谋皮!”

    围观众人全部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那张俊朗的容颜,大家根本没来得及品味这李凡的对句,可他已经脱口而出三个下联了,你李凡不用思考的么?就算你不用思考,能不能留给大家一点点的思考时间,好来品咋品咋你下联的精彩啊!

    而让众人骇然的是,李凡那张嘴自从开启之后就没停过,手指头更是一个个地举了起来。

    众人除了“哇哇哇”这种感叹词外,也基本没有其他词汇来表达现在的心情了。

    ……

    比了个“8”的手势,李凡道:“千门辞旧,旧岁扬帆鼓浪,浪底生花世运昌,昌如巨浪奔云!”

    ……

    第12个下联,李凡:“八音咏古,古代举贤相马,马步成规声韵长,长如骏马鸣秋!”

    一口气说到第12个下联的时候,李凡终于停了,他看了看周围死一般的沉寂,还有那四周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新生们,然后又看了看目瞪口呆的眼睛都已经比眼镜大的林晓凤,他问道:“够么?”

    林晓凤真被吓住了,哪有这么玩儿的啊,这是对对联呢还是照着课本读诗词呢?你这一口气啼哩吐噜连续说了12个,大哥,对联在你这儿难道是批量生产的?

    正常人根本做不到啊!

    这种对联对其他学生来说有一定难度,甚至还得反复思考,不过在李凡这里太简单了。

    他见林晓凤没有立即回话,便道:“那就是不够,我再来6个!”

    李凡说到做到,又啼哩吐噜起来:

    “八方除旧,旧岁修文放马,马首是瞻古道驰,驰当老马识途!”

    ……

    “群雄逐鹿,鹿鼎安邦定国,国法无私社会谐,谐能富国强兵!”

    ……

    再次一口气连对6联,李凡舒出一口气,道:“12+6,一共18个下联,送给你们18连。还比么?”

    现场没人答话,大家根本理解不了,李凡究竟怎么做到的,这……你这大脑的反应速度也忒快了吧,正常人根本做不到啊。

    李凡就是一个骗子,明明说不吓唬这帮大一新生的,可你看看,你的承诺呢?

    这是一个根本无解的问题,谁让他脑袋比其他人转得快得多得多,然后还肚子里满满的都是无限的国学沉淀呢,但凡缺少其中的一点,也不会出现李凡这种大家眼中的“神迹”。

    李凡再次向林晓凤问道:“还比么?”

    “呃……”林晓凤结巴了。

    李凡又看了看一身军绿色服装的顾亚婷,“你呢?”

    顾亚婷这个气啊,今天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她今天学乖了,为了免于在众人面前出糗,她可是自始至终只负责看热闹,绝不搭腔。她可是有一大长卷李凡对她的“虐待史”啊!

    片刻的沉默后,马强像打了鸡血一样,喊道:“还比么?”

    众男生很快一起非常有节奏地齐呼起来:

    “还比么!”

    “还比么!”

    “还比么!”

    ……

    比个屁啊比,怎么比?大家今天也是涨了见识了,头一次听说无限对句,头一次见到这种节奏的无限对句。他们此时还有一句话想对李凡说:大哥,你的对联是白菜啊?

    众女生纷纷摇头,服了,一直知道李凡的牛逼,但都是通过各种节目了解到的,今天现场见识了一番后,果然牛逼啊!非小女子所能力扛也!

    姐妹们此时完全被李凡的才智折服了,呃,于是眼冒桃花,纷纷道:

    “好帅啊!”

    “帅爆了!”

    ……

    这里的“帅”,真没指长相,真的!

    “李凡,我出几个,你对一下看看,成不?”

    大家闻言瞬间安静了下来,原来副校长也来凑热闹了。

    副校长道:“我的上联是‘泪’,为什么出这个上联呢,是因为我看到你刚刚的表现,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天才!名副其实的天才!”

    众人一起鼓掌,深表赞同。

    这是一字联,属于‘无情对’的范畴,这种看上去简单,然后,要对得工整、巧妙,则要费一番心思了。

    李凡笑道:“校长您过奖了,我的下联是‘坡’。”

    ‘泪’和‘坡’,左半部分分别为‘水’、‘土’,属于五行之列,而右半部分的‘目’和‘皮’则属于人体器官。两个名词相对,很漂亮的一字对。

    副校长略一沉思,惊喜道:“妙!妙!那好,我加大难度,这个一字联流传很久了,古人以‘柏’对‘墨’,今天我再出上联‘墨’,看看你小子能给我什么惊喜!”

    这个一字联李凡前世也见到过,不过这个时空里,只流传下来‘墨’‘柏’相对。

    ‘墨’和‘柏’,‘黑’对‘白’,颜色相对;‘土’对‘木’同属五行之列,可谓佳联。

    不过,这个‘墨’的最经典的对法这个时空中没有。

    李凡笑道:“您觉得,‘泉’字如何?”

    “泉?嘶!”

    “泉”字一出,整个围观众人眼睛亮了一片。

    ‘黑’对‘白’,‘土’对‘水’,同是上下结构,十分工巧。

    潇潇拍了一下手掌,“漂亮!”

    顾亚婷皱眉,心道:这货怎么对出来的?

    “好!比流传的还要更好!”副校长带头鼓起了掌。

    这里掌声热烈,而在远处军训的同学们则懵逼了,也不知道这里在干嘛呢。

    不远处:

    “什么情况啊?”

    “告诉你们,李凡一口气对了18个下联!”

    ……

    “告诉你们一个惊天的消息,李凡对出了18个下联,而且,是一气呵成的,呃……好像是两气呵成!”

    “扯淡吧你,打死我也不信啊!”

    “不信你们自己去看看!”

    ……

    “最新消息,李凡对联把副校长征服了。”

    ……

    而此时,副校长兴趣大浓:“和尚和尚书诗,因诗言寺”

    李凡笑道:“上将上将军位,以位立人。您觉得如何?”

    副校长大喜道:“李凡,来来来,跟我回办公室,其他人继续军训!”

    李凡被副校长带走了,然后众人这才齐齐惊呼:

    “我勒个天,牛人啊!”

    “这种开挂的人物,我是彻彻底底地服了!”

    “天才,这个词用来形容李凡都是对他的轻视啊!”

    ……

    听到人群中一片赞扬的声音,顾亚婷兴奋地微微摇了摇头,她还不能太兴奋,不然又让人拿她开玩笑了,她憋着笑,望向了身旁的林晓凤,对她深表同情。

    而此时,林晓凤低下了一向冷傲的头颅,陷入了沉思之中。

    曾经,她因为李凡退出《博雅杯》而心有遗憾,不能亲手打败《博雅杯》中公认的最强者让她久久不能释怀。而今天简单地短兵相刃后,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人类,什么叫“变态”!

    副校长之前的那句话说得好,要看看大家的上限,而自己的上限呢,是四个?还是重来一次可能会更多?

    但李凡,她根本就看不到李凡的上限!

    因为,她清楚地明白,只要李凡想,他还可以继续下去,19个,20个……至于究竟在多少个停止,她真的不敢想象。

    见顾亚婷拍了拍她的肩膀,林晓凤道:“我想对你说一句话。”

    顾亚婷笑笑:“说什么?”

    “你男朋友是个变态!”

    “他不是——”顾亚婷本意想声明两个人还没有最终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不过,她突然脸上一阵娇羞,改口了,“对,他就是一个变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