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新生代表
    8月23号是京大正式开学的日子,这前几天陆陆续续有学生在家长的陪同下来到了学校办理入学手续。

    然后,各种小道消息在京大传播开了:

    谁个富豪榜排在前几位的富豪的儿子入读经济学院啦;

    哪哪的大领导的孩子在马克思学院就读,人家身边都带着保镖啦;

    国外著名球星的漂亮女儿维多利亚来学汉语来啦;

    ……

    京大这所顶级名校里,自然也是各路牛逼的人的镀金之地,当然,大多数具有深厚背景的人都很低调,因为,你说不上你身边某个貌不惊人平庸无奇的人是不是比你还牛逼得多!哪怕是一个路人。

    李凡入校这两天,再次遇到了自己前世上大学的诸多骗局。

    什么假耐克啊假皮衣啊等等,总有小商小贩扛着大大的包裹各个寝室推销。

    口口声声说他们的绝对是真货,然后用小刀划鞋底证明鞋子的耐穿性,用火机烧皮料让大家看一看真皮的水准。

    他们来到李凡的寝室,滔滔不绝地展示自己的推销能力,室友们则滔滔不绝地证明他们的说辞是一派胡言。

    王楠大谈硬质橡胶底的摩擦系数,不同材质橡胶底受破坏系数,不仅仅把卖假货的侃晕了,连聚集在一起的其他学生都懵逼了。

    “由此可见,大叔,你并不能证明你的东西是真货!”

    大叔想了想,得,走吧!

    送走了大叔,迎来了学姐。

    这帮学姐是疯狂推荐英语学习报,又以亲身经历大谈英语四六级的重要性。直到李凡回到寝室的时候,几个女生都闭嘴了。

    李凡拿起一沓英语学习报扫了一眼,道:“这里不对,feer 和 less所适用的名词完全是相反的。还有这儿,这个时态完全错了,这里应该用过去完成进行时……”

    李凡点出了一系列错误后,皱眉看着几个女生道:“你们确定你们是京大的?确定这学习报是正规的?”

    女生们面面相觑,得了,走吧!碰到小李老师算倒大霉了。

    几个女生讪讪一笑,收起英语学习报走人了。

    李凡撇了撇嘴,一帮骗子!

    咯吱!

    有个女生又重新回来了,笑嘻嘻地道:“李凡,给我签个名呗!”

    “好!”

    李凡接过纸笔,随手落下两行字:

    祝:

    洗心革面!

    重新做人!

    李凡题。

    女生笑呵呵地接过来一看,差点儿没哭了,低着头悻悻地逃走了。

    最烦这些骗子,而且还是学哥学姐骗学弟学妹!

    不过倒是的确有很多人真的踏踏实实做生意的,比如说低价到寝室卖生活用品的,什么袜子、本子、坐垫儿、海报等等。

    很快,李凡的寝室就多了一份生活气息。

    不过,还有上门推销卫生巾的,而且,女寝男寝都有推销,只不过男生们塞得位置不一样,是作为鞋垫往鞋子里垫的,可谓是既舒服又吸汗,军训必备之良品!

    这天晚上,校学生会第一次登门了,然后开启了长达一年时间的反反复复登门之旅。

    陆丫丫一身干净利落的女士西装,一头秀发也盘了起来,英气袭人,她又经过了职场的磨练,气质已与在校生全然不同。

    她走起路来高跟鞋哒哒作响,身后则跟着一群穿着西装的学生会干事们。

    “丫丫姐,从左边来还是右边?”

    “左边吧,从8306开始!”

    8306的门是紧闭着的,陆丫丫随手敲了两下后,便直接推开了门,然后只见四个人正团团围在一台电脑前,一个个弓腰俯身,嘴巴微开,目光灼灼。

    这几个小子往门口一看,顿时吓得一个机灵。

    啪!

    电脑立马被马强合上了。

    陆丫丫脸色冰冷,几步走进了室内,严厉地道:“你们在看什么?都站起来!”

    四个人闻言,规规矩矩地站了起来,他们也不知道这七八位学长是干什么的,但这么威风凛凛,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陆丫丫继续道:“你们是人中龙凤,你们是京大学子,你们不为你们的行为感到惭愧么?你们哪个系的?”

    四个人面面相觑,犹豫了一下。

    陆丫丫身后的高个子男生憋着笑,严肃地道:“问你们话呢!我们是校学生会的,这是学生会的主席陆丫丫!说,哪个系的?”

    王川挠了挠头,道:“我们没有系啊?”

    “没系?我去,菁英班的!”高个子男生对陆丫丫道,“怎么处理?”

    陆丫丫脸更冷了,“菁英班?呵,你们是京大的骄傲,未来社会的希望,你们就这么挥霍时间?军训期间不是不许带笔记本么?谁的笔记本?”

    马强挺身而出,声音很爽朗,“我的!”

    “嘿,还挺骄傲呗?名字、班级!”

    “马强!菁英班1班。”

    “好,没收笔记本,等军训后再归还。你们几个人要写检讨,检讨不深刻重新写!还有,马强扣2分,其他人各扣1分!”

    几个人低着头挨训,正盘算着怎么把李凡的笔记本巧妙地赎回来。

    有学生会的工作人员开始在记事本上记下“犯罪信息”,陆丫丫则在一旁继续教育:“你们肩膀上扛着华国的未来,你们要知道,走进菁英班,就代表着你们和其他人不一样,你们的社会责任感要比其他人更重。

    像你们这样看不良视频,挥霍大好年华,你说你们能有什么出息?能有什么未来?能为文艺界做出什么贡献?学校培养你们有什么用?”

    “丫丫姐,那个……笔记本是我的!”

    “谁……你?”

    陆丫丫闻言一回头,但见李凡拨开人群走了进来,笑嘻嘻地看着他。

    陆丫丫定定地看了李凡三秒钟后,对其他干事道:“你们去其他寝室检查一下,顺便说一下别乱买东西,很多来推销的学长也并不是京大的。李凡,你跟我来!”

    李凡跟在陆丫丫的身后,被领到了寝室楼外,一棵梧桐树下单聊。

    陆丫丫往墙边一靠,敲了敲怀里的笔记本,挑眉看着李凡,“行啊李凡,有时间下小片儿看,没时间发表作品啊?”

    李凡讪笑道:“劳逸结合嘛,那个,把我室友的扣分划了吧。”

    陆丫丫似笑非笑地道:“你说划就划,你是学生会主席还是我是?我们国学时代都快两个月没见到你的稿子了,你光谈恋爱不搞学术研究了啊?我都快让主编给磨疯了知道不?”

    李凡翻了翻白眼儿,“我也快让你磨疯了!”

    “嘿,怎么和你学姐说话呢?李凡,拜托了,抓点儿紧吧,我催稿都催烦了。”

    李凡笑道:“那你还我笔记本,回去就给你写啊!”

    “总说马上就写,总这么敷衍我。”陆丫丫埋怨地看着他。

    李凡无奈地道:“大姐,这学术研究又不是写作文,哪是说写出来就写出来?那是一丝一毫都不能有错啊。”

    陆丫丫突然耍赖了,“我不管我不管,反正你必须给我给交稿期限!”

    “好好好,尽量这周五,笔记本先还我。”

    “不给,期限!”陆丫丫双手将笔记本紧紧地抱在怀里。

    “你先还给我,我现在就回去写!”李凡说罢就伸手去抢笔记本。

    陆丫丫死命抱着笔记本,晃着身子躲避着李凡的两只大手,她沉眸道:“诶诶,手老实点儿啊,有家室的人还不注意点儿?”

    “你……我……好吧,那我先回去了,笔记本先扣着吧,等军训后再给我也不迟。”

    李凡说罢转身走进了男寝。

    “嘿,李凡!李凡!笔记本给你,明天能出稿么?后天,后天也成!最晚周日,周日总成吧?”

    李凡在前面走,陆丫丫便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跟在身后,各种妥协求稿。

    大一新生们见状都傻了,这什么情况啊?母老虎遇到猎人了?

    当李凡回到寝室的时候,室友们纷纷围了过来。

    “凡哥,对不起啊,记过了么?”

    “咱们想想办法,把这个处分取消吧。”

    “幸运的是,总算把笔记本弄回来了。”

    ……

    李凡笑笑,“没事儿!”

    他简单地安抚了室友们几句后,便打开笔记本继续开始了码字生涯。

    马强向门口喊道:“王川,快关门,锁上,别让其他人发现了。”

    李凡挥了挥手,“没事儿,我这是经过副校长特许的。你们该睡睡觉吧,以后看小电影的时候把门插上。”

    一夜过去,早上刚过9点,李凡的手机响了,是潇潇打来的。

    “好,我马上过去,辅导员老师。”

    李凡放下电话后,但见另外四只正看着他。

    “辅导员?咱们辅导员是谁?”

    “为什么找你,不会是昨天的事情吧?”

    “要处分你?和你没关系,要处分的话我们背。”

    ……

    “没事儿!”李凡平淡地笑笑,拿起手机去办公楼了。

    潇潇还是那个潇潇,漂亮,洒脱,云淡风轻。又过了一年,潇潇正式踏入了大龄剩女的行列。

    她今天穿了一件及地的白色连衣裙,素面朝天,不施粉黛,她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眼下更加成熟的李凡,笑道:“你落到我手里了。”

    “潇潇姐,好怕怕啊!”

    “别贫了,菁英班三个班都是我负责,军训期间,三个班暂时只设一个班长,由你负责,军训之后,各班分管。”

    李凡这次得推脱了,他忙啊,蒋姐帮他搞定了好几个节目,无暇他顾啊。

    “我相信你,去吧。”潇潇说罢,往座椅上一靠,优哉游哉的,她又打算享清福了。

    “潇潇姐,我……”

    “去吧,加油!”

    “潇潇姐,我没时间啊!”

    “那就去培养内阁吧,加油,哦,对了,去校长办公室一趟,校长要见你,另外,把新生代表发言稿好好写写。”

    李凡这下开始了忙碌的校园生活,接受了校长的训话后,李凡回到寝室,开始准备新生代表演讲稿。写完演讲稿之后,还要送到办公室让学校过一遍内容,看看是不是积极向上,有没有消极情绪,是不是对祖国的未来充满了无限向往等等。

    稿子再次修改了一遍,终于符合官方标准了,李凡回到寝室往床上一趟,正准备小憩片刻的时候,陆丫丫又来了。

    陆丫丫此次前来不是催稿的,而是向他介绍新生开学典礼的流程,李凡作为新生代表,不仅仅要站在台上代表新生发言,而且还要在最后引领全体新生宣誓。

    陆丫丫坐在椅子上,其他四个室友一言不发地陪在主席身边,有点儿胆战心惊的。

    李凡躺在床上,扫了一眼宣誓词后,枕着胳膊望着陆丫丫,道:“没问题,记住了。”

    “记住不重要,你朗读一遍,我看看情绪饱不饱满!”

    “请全体新生举起右拳,谨庄严宣誓……”

    陆丫丫白了他一眼,历声道:“下床,李凡,严肃一点儿!”

    李凡摇了摇头,“不下。”

    “嘿,你是我学弟!”

    李凡:“你是我编辑!”

    “……”

    8月23号,所有学子穿着雪白的印着京城大学的t恤,在辅导员的引领下,纷纷走进了大礼堂内。

    能容纳4000人的大礼堂里很快就变得一片雪白,大家热切地谈论着,氛围非常轻松愉快。

    菁英班的学生是坐在所有新生中最前面位置的,大家窃窃耳语。

    “快看,那不是刚刚退休的教育部的老领导么?”

    “据说今年《高考指南》上面,《后出师表》的那个‘疑’字就是他拍板决定的。”

    “嘘,少说话!”

    ……

    李凡则非常无耻地蹭到了顾亚婷身边,看了看她。

    “干嘛?”顾亚婷睁着乌黑地大眼睛道。

    “两天没见面了,我是不是更帅了?”

    “呵呵!哼!啧啧!我呸!”

    李凡刚要还嘴,校长向他招了招手,于是便立马起身走了过去。

    女同学见状纷纷道:

    “姐夫真牛!”

    “好帅啊,新生代表哦!”

    “我去,我妹夫好像和老领导聊天呢!”

    顾亚婷红着脸,心中泛滥起开心和自豪。

    京城大学的新生开学典礼很快开始了,固有的流程依次进行,各领导发言之后,李凡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登上了讲台,然后所有的目光便全部聚拢到了他的身上。

    结束完这篇中规中矩的演讲后,10余分钟后,李凡再次被主持人叫到了名字。

    “下面有请,新生代表李凡上台,作宣誓词!”

    哗!

    掌声依旧格外热烈,李凡沐浴在所有同学羡慕的目光中,再次登上了礼堂的讲台之上。

    他扥了扥衣角,非常庄穆地站在舞台中间,声音朗朗,气概非凡:“请全体同学起立!”

    哗!

    所有新生起立。

    李凡声若洪钟:“请全体新生举起右拳。”

    唰唰唰!

    一排排拳头应声举起,每个学生都板正了身体,挺起了胸膛。

    李凡身姿飒飒,笔直的身躯更加挺拔,他情绪略略激动,慷慨激昂地道:“我谨代表所有新生,在此庄严宣誓。我宣誓!”

    近4000新生齐喊:“我宣誓!”

    李凡:“我作为京城大学的一名新生,时刻铭记:

    铭记祖国赋予的尊严,铭记人民给予的荣耀。

    铭记父母寄予的希望,铭记恩师赐予的教诲。”

    众人齐齐合道:“……”

    李凡:“

    遵法守纪,明礼诚信

    努力学习,成人成才。”

    众人:“……”

    ……

    老领导望着台上那青春洋溢的帅小伙,悄声对校长道:“咱们京大,就是要多培养一些这样的人才。”

    校长连连点头道:“是,是。”

    老领导若有思索,叹了口气:“好像这样的人才都不是培养出来的,我看过他全部的学术研究,水平非常之高。你们要因材施教,更要让他自由成才,千万不要束缚了这个天才。”

    校长道:“您说得对。”

    老领导:“千万不要把一个国学天才培养成平庸之流,不然我可不答应。”

    校长心道:瞧见了吧,有实力的人,真的是锋芒无法隐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