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一场阴谋戏
    赵导在发怒,又拍桌子又踹椅子的,脾气着实不小,这位可能是华国著名导演行列里面脾气最暴躁的一位了。

    各位演员默不作声,服化道工作人员们更是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李凡见状只好劝解道:“其实吧,古装剧不可能做到高度还原的,这个也太不现实。只要没有原则性的错误就可以了,其实咱们剧组还是满用心的。要是太较真的话就没法拍了,比如说蒜,严格意义上说,咱们眼下的大蒜秦代也没有,这个也是丝绸之路的成果,小蒜倒是自古原产的,把大蒜换成小蒜就好了。

    赵导别太动怒,其实已经不错了。”

    演员们心想,这时候也就李凡他们这种“外来人”敢说几句劝解的话。

    “不错个屁,咱们这是美食类型的电视剧,结果大编剧‘食客’竟然在最关键的地方弄着跟个小白似的,这哪成?服化道的所有人,你们也跑不了,大名鼎鼎的汉服你们都能弄错了,这不让观众们贻笑大方?”

    有个胆大的工作人员辩解道:“赵导,咱们这是改良版,再说了,观众们也都不明白。”

    “屁话,观众们不明白不有人明白么?李凡一篇文章下来,咱们电视剧不就歇菜了么?”

    众人瞬间低头,纷纷想起了李凡和杨建那段往事。

    赵导提议道:“李凡,我们诚邀你做我们的艺术顾问,帮我们把把关。”

    李凡连忙婉言谢绝,要是自己帮他们把关,那他们的电视剧也就拍不下去了。电视剧嘛,就是看个热闹,千万别较真儿。

    停工后,柳诗诗领着李凡和顾亚婷离开了《大秦厨娘》的片场,到四处逛了起来。

    时间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还有不少剧组在拍夜戏,夏天的夜晚又闷又热,可苦了拍古装的演员了。

    有女演员上身穿得雪貂大衣,下身则光着两条白嫩的大腿,更有甚至,上身一席华美的戏服,脚下则登着一双拖鞋。

    顾亚婷长见识了,四处好奇地看着,边走边道:“原来戏是这么拍的啊!”

    柳诗诗道:“拍戏挺辛苦的,有时候冬天拍夏天戏,有时候夏天拍冬天戏。你知道冬天拍夏天戏时候,人在户外说话会有哈气,你知道为了不穿帮,我们演员们怎么克服么?”

    “怎么克服?”

    柳诗诗道:“我们通常会在嘴里含个冰块,降低口腔内的温度,这样就没有哈气了。”

    李凡和顾亚婷齐齐点头。

    大家走着走着,来到了一部古代言情剧的片场,柳诗诗往里面一瞥,道:“瞧,数字小姐。”

    顾亚婷疑惑地问:“什么叫做数字小姐?”

    “你看看就知道了,”李凡笑道,然后向身后的摄像师示意了一下关镜头。

    和工作人员打好招呼后,李凡等人凑了进去,但见一个二十出头的一线女星正在和男演员对戏。

    男星:“萍儿,我是喜欢你的,你不要吃醋嘛!”

    女星瞪眼:“1234567……”

    男星:“要不,我就辞了在王府的这份差事,咱们远走高飞!”

    女星再瞪眼,使劲瞪眼,嘴里连珠炮一样:“7654321,123……”

    男星:“好,我听你的!”

    导演喊道:“咔!过!”

    副导演道:“要不在保一条?”

    “抓紧拍完抓紧解脱,哟,那不是李凡么?”导演起身,直奔李凡而来,惊讶地道:“李凡,你怎么来了?”

    李凡也不认识这位是谁,只好含糊地道:“大导演,我们拍节目,您放心,摄像机已经全部关掉了。”

    “关什么关,打开啊!”见李凡诡异地一笑,导演瞬间领悟,道:“现在可以打开了,没事儿,大家先停工,欢迎李凡!”

    哗!

    现场掌声一片,几位电视上的熟面孔演员纷纷过来和李凡寒暄,数字小姐也凑到李凡身边套近乎。

    顾亚婷挠头,李凡现在知名度这么高了?只有他不认识别人的份儿,没有别人不认识他的?

    当然是这样,要不然近5的收视率怎么来的?

    李凡一边客套一边望向了不远处的威亚,道:“能让我们体验一下么?”

    导演笑道:“当然可以!”

    李凡拉了一下顾亚婷道:“还不谢谢导演?”

    顾亚婷一愣,觉得好像被卖了,“谢谢导演。”

    李凡再道:“有没有多余的古装戏服,这丫头一直幻想当女侠,让她在天上飞一会,练练御剑飞仙什么的。”

    “好办,虹姐,带丫头去换装,打扮打扮!”

    顾亚婷看了看李凡,又看了看导演,心想自己怎么就这么被卖了呢?自己也没说要吊威亚啊,也没说要当女侠啊,怎么三两句话就把自己推出去了?

    但她却高高兴兴地跟着虹姐走了,玩心大起。

    导演道:“没拍过戏吧,要不你也去试试?”

    李凡摇头:“导演,我恐高!”

    大家闲聊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顾亚婷终于顶着精致的装束走了过来。

    细细的柳眉,光洁的脸颊,在夜晚橙黄的灯光的照射下,别有风味,而裹在华丽戏服中的身段则更显婀娜多姿。

    别说,这丫头古装扮相美艳无方,倾国倾城!而身边的其他女演员相形见绌,黯然失色。

    有人看呆了,有人喉结滚动,有人偷偷拿起了手机……

    李凡不禁赞叹了一句:“美啊,真美!”

    唰!

    一把宝剑脱壳而出,直抵李凡胸前,顾亚婷身姿飒然,横眉立目,喝道:“大胆色狼,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少女,本姑娘要把你剁成肉馅包成包子喂狗!”

    宝剑往李凡肩上轻轻一拍,折了!

    顾亚婷抽回断剑,双眸瞪着大大的,心道这道具怎么这么次?

    李凡大笑:“小妞你未曾想到,大爷我已经练成了金钟罩铁布衫,今天,你是在劫难逃了,哈哈哈。”

    顾亚婷白了他一眼:“原来是少林寺的还俗的秃驴。”

    “那小妞你什么门派的?难道是恒山派的小师妹?”

    “你才是尼姑呢!”

    见顾亚婷要抬脚,李凡惊呼道:“哦,原来你是铁莲门的,失敬失敬,那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服了!”

    顾亚婷秀眉竖起,“李凡!混蛋混蛋混蛋!”

    绑好威亚,安全措施全部到位后,顾亚婷又接过一把宝剑,升空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她还有些不好意思,当被吊在半空中时,她手足无措地看着下面的人群,觉得也没什么大意思,远远没有一剑砍在李混蛋肩膀上爽!

    被放了下来后,他们一行人辞别了这个剧组,直接向预约的酒店走去。

    众人各自回到房间,洗漱后沉沉睡去。

    半夜两点,李凡的手机响了。

    他此时并没有休息,而是在房间里急躁地走来走去的,听到信息声音后,他抬起手机一看,是顾亚婷发来的消息。

    “让我见我偶像孙菲菲,你这个惊喜蛮大的啊!”

    李凡愁眉不展,回信息道:“你的惊喜没了,菲菲姐因为飓风原因这几天回不来了,咱们的行程只能精简了。”

    “哦,那没事儿,我又不喜欢孙菲菲的影视剧,我喜欢她的歌。”

    李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没想到出了这次意外,想办法弥补吧。

    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李凡便给赵导打了一个电话,询问是不是真的可以给顾亚婷安排一个小小的角色露露脸。

    赵导当然无条件同意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儿上电视多美啊,岂能不用?于是这件事情很轻松地敲定了,并决定下午开机的时候,直接把顾亚婷客串的这场戏拍了。

    赵导再次希望李凡也客串一下,李凡再次婉言拒绝,他对此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吃过早饭后,柳诗诗再次陪同顾亚婷和李凡,逛起了影视城。

    大家首先来到了演员工会,这里聚集了大量的群演。

    他们见到了摄像机和明星后,呼啦啦全部围拢过来。

    “招特招演员吧?”

    “我可以么?”

    “我什么戏份都可以接,死人luo戏都成!”

    ……

    宋导道:“不好意思哈,我们就随便逛逛!”

    哗!

    众群演顷刻间散去,再次各忙各的了。

    在影视城内,明星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大家日常各种大腕儿看得太多了,每个人都特淡定。

    “每个人都是怀揣着梦想来干这一行的,想着向王强一样从草根变成大明星,但这种概率太小了。”柳诗诗感慨道。

    顾亚婷好奇地问道:“那他们的工资怎么算啊?”

    柳诗诗道:“最普通的群演,40块钱一天,工作8小时,每超一个小时就加5块。如果有早起的戏份或者晚上24点后的戏份,另加钱。”

    “这么少?这连基本生活都维持不了啊!”

    “维持生活的是梦想,虽然这梦想薄如蝉翼。”柳诗诗这话语有些凄凉,“单单在象牙堡差不多有6000群演,这里10来年了,也没听说普通群演谁熬成大明星的,这里也包括很多艺术学院的学生。

    群演等级不同,收入也不同,还有群特演员、跟组演员、特邀演员,这里面说道非常多了。”

    李凡问道:“那特殊戏份钱怎么算?”

    “你指的什么特殊戏份?”

    顾亚婷道:“他指的是luo戏啊、吻戏啊。”

    李凡笑嘻嘻地道:“对,你太懂我了!知己啊!”

    柳诗诗笑笑:“群演的luo戏是,裸露器官200+,全裸1000+,至于吻戏,群演的吻戏一般都是扮演风尘女子,所以一般是工资翻倍,并给100元红包。”

    “死人呢?”

    “这个不值钱,会发10块钱以内的红包。走,我领你们到外面逛逛。”

    在外面逛了一圈后,众人来到了一处巨大的雕像面前,柳诗诗道:“这个卓别林的雕像,是国内最大的名人艺术雕像,你们两个合个影吧,比个心。”

    “我才不跟他比呢。”

    “呵呵。”

    柳诗诗端着相机,笑道:“来,都别闹啊,站好,准备!”

    李凡和顾亚婷肩并肩站立,顾亚婷抬起了手臂,环向头顶,她刚露出一个灿灿的笑容,但闻柳诗诗道:“诶,怎么是个半心呢,李凡,比心!”

    李凡挠了挠头,“好好!我配合。”

    “诶,怎么又是半心,亚婷,你继续配合啊!”

    李凡和顾亚婷互相瞪了一眼,终于都双双抬起了手臂。

    “再靠近一点点,再近一点儿,李凡,说你呢!好,听我口号,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李凡:“柳诗诗!”

    顾亚婷:“顾亚婷!”

    噗!

    众人笑了。

    李凡望着虎视眈眈的顾亚婷,义正言辞道:“你瞪我干嘛?人家诗诗姐给咱们辛辛苦苦拍照,咱们不得说诗诗姐么?没礼貌!”

    顾亚婷一想,有道理,自己刚刚考虑不周了!

    柳诗诗再道:“你们两个默契点儿啊,别胡闹。三二一,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李凡:“顾亚婷!”

    顾亚婷:“柳诗诗!”

    见顾亚婷叉着腰看着自己,李凡严肃地道:“刚刚我已经表达过谢意了,这次当然得喊你的名字了,哎,这一生注定和你没什么默契!”

    顾亚婷咆哮道:“李凡,能不能好好拍。”

    “好好拍,配合你。”

    咔嚓!

    照片定格。

    下午,按照计划,李凡和顾亚婷再次来到了《大秦厨娘》的片场。

    导演见两个人走了过来,连忙招呼道:“亚婷,去换服装,化妆,接下来拍你的戏!”

    顾亚婷错愕地看着导演:“我的戏?什么戏?”

    导演道:“你先化妆,出来再给你说戏。”

    李凡笑道:“你也可以拒绝,导演觉得有个角色比较适合你,也让你过过戏瘾!”

    “真的?哇!太惊喜了,我演我演!”

    顾亚婷欢快地跟着工作人员走了。

    李凡见顾亚婷离开后,连忙对导演道:“谢谢赵导!咱们这场是什么戏啊?”

    赵导眯着眼道:“动作戏!”

    “动作戏好,她就喜欢刺激的,但千万别伤到她。”

    赵导点头道:“放心吧,咱们是专业的,你确定不客串一下?”

    李凡再次摇头。

    赵导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半个小时后,顾亚婷化妆完毕走到了导演身边,“导演,我ok了。”

    “好,我给你讲一下戏啊,咱们这是一场强暴戏——”

    “什么?”李凡脑袋嗡地一声,皱眉质问道,“不是动作戏么?”

    “强暴戏也是动作戏啊,你们别多想,镜头很干净,就露出一点点肩膀就成。”

    李凡瞬间拉下了脸,拉过顾亚婷道:“那我们不拍了,顾亚婷,走!”

    赵导连忙劝说道:“我们这是艺术,不要想得那么猥琐嘛,这样,肩膀也不露了,就是稍微抓一下衣领总行了吧?没有身体接触!”

    顾亚婷询问道:“真没任何身体接触?”

    “没有!”

    “那我拍!”

    李凡愣怔住了,“你没发烧吧,强暴戏啊?”

    顾亚婷疑惑地道:“那怎么了?又不是真事儿,又不接触身体,很正常嘛。再说,很多大明星都拍过啊,诗诗姐也拍过啊!这是艺术嘛!”

    “你……你不能拍,女孩子拍强暴戏多难听,我得替你家里负责,叔叔阿姨知道你拍这种戏我还没阻止的话,会骂我的。”

    “哦,那我就给家里打电话请示一下。”顾亚婷说罢,翻出手机,给妈妈挂了一个电话,“妈,我竟然在影视城拍上电影了,李凡给我安排的,超惊喜!”

    李凡听到这话,脸黑得仿佛抹了碳灰。

    顾亚婷继续道:“不过,是强暴戏,嗯,不脱衣服,没有身体接触,导演说就是刚拉了一下衣领那哥们儿就废了。好,好,妈你真开明!”

    啪!

    电话撂了。

    顾亚婷摊开双手,得意地望向李凡。其他人也努力地憋着笑,齐齐望向他。

    李凡脑袋发热,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他此时心想:阿姨是穿着比基尼拍写真的前卫女性,问她等于没问。

    想到这儿,李凡再道:“这事儿应该让叔叔定夺!我不是非要管你,不过,是我把你领到这儿的,叔叔要知道你拍强暴戏,还不敲断我的腿?”

    “那好吧,我再给我爸打个电话。”顾亚婷再次拨号,“爸爸,我拍戏啦!你知道了?哟,谢谢爸!你放心,你女儿已经走向艺术道路了!”

    放下电话,顾亚婷再次摊开双手,“家里全都同意了,小李。”

    李凡特淡定地挤出一丝笑容,心中却非常不是滋味,“随你!”

    说罢,李凡坐到了导演身边的椅子上,直勾勾地盯着和顾亚婷搭戏的男演员。

    赵导再次给两人讲了一遍戏后,场记打板,这场强暴戏开始了。

    这个镜头很简单,顾亚婷饰演的一个民女家中不幸闯进来一个采花大盗,采花大盗刚向顾亚婷伸出魔爪之际,便被男主角项英ko了,是一出英雄救美的剧情。

    顾亚婷吹灭蜡烛,刚要脱衣,采花大盗破窗而入,色眯眯地扑向顾亚婷。

    顾亚婷一个趔趄摔倒了,见采花大盗扑向自己,她连挠带踢,大声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李凡“啪”地起身,直接喊道:“停!”

    众人齐齐回头,望向李凡。

    导演问道:“怎么了?”

    “不是没身体接触么?”

    导演向演员质问道:“接触到了么?”

    演员摇了摇头:“连个手指甲都没碰到。”

    李凡悻悻地道:“那你们继续吧。”

    再次开始。

    采花大盗再次扑向顾亚婷,顾亚婷继续手脚并用,尖着嗓子喊了起来。

    突然,“啊!”地一声,采花大盗捂着腮帮子起身了,“妹妹,你真踢啊?”

    顾亚婷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大哥,失手了。”

    但见,采花大盗的嘴角哗哗往下淌血,工作人员们连忙上前询问情况。

    导演见状连忙道:“快送医院!”

    工作人员赶紧带着采花大盗离开了现场,他们才走出片场,采花大盗将嘴里的血包吐了出来,笑道:“怎么样哥们儿,逼不逼真,完不完美?”

    工作人员拍拍他的肩膀,“不错,给你加钱!”

    ……

    此时的片场,赵导急了:“这可怎么办,特邀演员受伤了啊,小庆,抓紧去工会在挑一个,时间不等人!”

    小庆刚要走,李凡一把拉住他,对赵导道:“您看我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李凡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全身,“当采花大盗啊!”

    “可你不是不客串的么?”

    “那个,闲着也是闲着,就这样,谢谢导演,我去化妆了。”

    李凡说完滴溜儿快步走向了化妆室。

    众人互相递了递眼色,纷纷看向幕后指使顾亚婷。

    顾亚婷不禁脸色略略绯红!

    片刻后,李凡急急忙忙地走了过来,道:“开始吧,抓紧拍完。”

    “啊?这么急啊,那好,开始!”

    打板后,李凡学着前一个演员,一步步向顾亚婷逼近。

    导演喊道:“再投入点儿,再****点儿,好,扑倒他。”

    顾亚婷惊慌失措地喊道:“不要啊,不要啊,色狼!”

    导演大喊:“咔!不对,喊‘不要’的时候,顾亚婷你别抓着李凡的衣服往下拽!”

    现场哄笑声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