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到剧组砸场子
    那是一个白云悠悠的上午。

    李凡正搭着张叔新换的越野车,陪着萌萌和大牛到净月国家森林公园游玩,他那时正端着手机拍摄这可怜巴巴的老虎,还哀叹着怎么森林之王饿得如此皮包骨,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吉森广电打来电话,通知了他首期收视率创纪录的喜讯,那一刻,李凡大喜望外。

    眼睛睁得仿佛比铜铃都大,嘴巴也下意识地张开了,那只憔悴不堪的老虎隔着铁丝网鄙视了他一眼后,百无聊赖地走了。

    李凡放下电话,拍着兴奋的小心脏,有些要飘的感觉。

    “怎么了?”

    “啥事儿乐这样啊?”

    “人生四大喜中的金榜题名时你已经有了,难道接下来洞房花烛夜?”

    李凡摆了摆手:“去去去!让我冷静一下啊,冷静一下。”

    李凡说罢,独自一人回到了车里,又从车载冰箱里拿出一瓶听装可乐,一边翘着腿一边一饮而尽,这个美啊,仿佛天更蓝了,水更清了。

    不过,他略作分析之后,激动便冷却了下来。

    他认为,之所以《我们相爱吧》首期成绩打破了《极速明星》当时的纪录,其实是诸多因素相互促进的结果。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也不是栏目自己的功劳,而是双方互相影响,又在最合适的时间上档,产生了1+1远远大于2的效果。

    这个收视成绩可能也就是顶峰了,以后再参加其他栏目,这个成绩根本不用想。这是特殊事件,不具有参考性。

    不得不说,李凡分析得还真就挺对,这档节目收视率爆表还真就是特殊事件,完全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全是有利因素。

    他倒冷静了,不过其他各种栏目不淡定了,各种通告邀约像雪花一样飘到了他的头上,他要是想接的话,一年365天基本就得在飞机和节目现场度过了。

    幸好没飘起来,李凡沉住了气,准备走进下一个事业路口。

    ……

    8月18号,这天早晨,李凡在家里收拾行李,《我们相爱吧》摄像师则开始进行摄录。

    这下一站的旅程由李凡设计主导,节目组权利协调配合。他选择了象山堡影视城,因为顾亚婷的偶像是孙菲菲,孙菲菲正在那里拍一档《大秦厨娘》的电视剧。

    此次之行,一是让顾亚婷见见偶像,二是带她逛逛,顺便体验一下吊威亚的感觉。

    导演问道:“李凡,这次给顾亚婷带了什么礼物?”

    “我去找来给你们看看啊。”李凡将箱子拉好后,走到卧室,将五本挂历拿了出来,“你们打开看看,认不认识!”

    工作人员好奇地依次展开,年纪太小的没印象,但上了年纪的导演和编剧齐齐惊呼:

    “梦中偶像啊!”

    “这不挂历美女宋雪茹么?这20来年的东西你都能凑齐了?”

    李凡笑道:“那你看看,民间有高人嘛!”

    收拾妥当,一行人坐车来到净月别墅区,开到了顾亚婷家楼下。

    顾家闻讯开门,顾爸顾妈拖着两个大箱子走了过来,李凡连忙下车,帮着装进了车内。

    8月23号京大开学,他们此次录制完成直飞京城,开启大学生活。

    家里阿姨这时又拉出来一个大箱子,李凡接过来后,心道:你们这是大一新生开学的行李啊,还是搬家?

    刚想到这儿,顾亚婷抱着一个巨大的毛绒熊出来了,这“哥们”比顾亚婷都高。

    “还有么?”李凡问道。

    “有啊,还有两个箱子,装了一些衣服。”顾亚婷道。

    众人脑袋晕晕,真搬家啊?

    “啊?可到学校你也没地方放啊!”李凡指出问题所在。

    “我爸在京大旁边的小区买了一处房子,没事儿。”

    得,贫穷限制了大家的想象。

    终于把所有行李都搬上了车,李凡将自己的礼物送到顾妈手里,“阿姨,这是我收集到的,您看看。”

    当顾妈看到那熟悉的挂历圈的时候,就隐隐意识到什么了,展开卷起的挂历一看,激动得嗓音都颤抖了,“你这孩子哪弄来的?连陈老师他们都没有!这东西就是消费品,谁没事儿留它啊!”

    李凡嘴甜,溜须拍马道:“不不,这是艺术品,我收集的时候,人家死说赖说还不给呢,给多少钱都白扯!”

    顾万里在一旁笑道:“当初我就是被这挂历俘虏的,你阿姨一共就拍了五本,没想到你全都凑齐了。”

    宋雪茹问道:“没少花钱吧?”

    李凡瞎掰:“那倒没有,给钱人家也不收啊,最后我答应人家,说给他送几张获奖写真作品,再来个亲笔签名。阿姨,帮我签两个。”

    宋雪茹笑嘻嘻地道:“没问题,你们先进屋。”

    “不啦阿姨,我们急着走!”

    片刻,宋雪茹拿着一本影集走到了李凡面前,乐滋滋地道:“这本影集送给那位朋友,谢谢他的支持,还有他为我保存了这么久的挂历,太不容易了。”

    “好的阿姨。”

    宋雪茹又对顾亚婷道:“丫头,听好了啊,别动不动就欺负小凡,我可不答应!”

    顾亚婷摇了摇头,“小人当道啊!”

    一行人纷纷上车,赶往机场。

    顾亚婷好奇地问道:“你说得真的假的啊,扯淡呢吧?”

    李凡一边欣赏顾妈年轻时候的写真集一边道:“什么扯淡?你是怀疑你妈的实力么,你妈年轻的时候啊,据说这五本挂历占了整个市场五分之一的份额!”

    “这我知道,但我看你那喜眉笑眼的样,总觉得你不像在说真话!”顾亚婷将一个保温饭盒拿了出来,递向李凡,“这是我妈亲手给你包的,你不吃的话我吃了啊!”

    李凡合上影集,装到了背包后,打开饭盒,美滋滋地吃了起来,点评道:“皮薄馅大,色鲜味美,好吃。”

    顾亚婷得意地道:“那你看看!”

    “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驴肉,鲜美可口,果真不凡。”

    “那是自然!”

    李凡又细细地咀嚼了一下,赞美道:“这火候,这刀工,出神入化啊,还有这汤汁——”

    “你等一下,等一下,”顾亚婷拉住李凡,道,“你能吃出刀工来?”

    “呃,那个,再说说这个作料啊——”

    “不用吹捧了,信口胡说!”

    飞机落地,众人包车来到了华国著名的影视城——象山堡影视城。

    李凡引着顾亚婷来到了《大秦厨娘》的拍摄地“阿房宫”,大家悄悄地站在角落里看导演拍戏,没敢打扰。

    胡姬扮演者柳诗诗一挥衣袖,冷言道:“哀家主意已定,随我去砸了她的锅碗瓢盆!”

    “好,咔!”导演一声令下,这个镜头拍完了。

    “导演,李凡他们来了。”

    导演闻言,视线离开监视器,连忙起身向李凡快步走来。

    “李凡,你好,我是赵刚!”

    “赵导好,久仰大名。”

    赵导笑道:“我才是久仰大名啊,现在更是如雷贯耳。孙菲菲按照行程明早就能赶来,现在不是在欧洲开个唱呢嘛,不会耽误你们录制吧。”

    李凡连忙道:“是我们耽误你们啦!实在是不好意思。”

    这时,柳诗诗也走到跟前道:“赵导听说李凡要来,本来还打算让李凡客串一下,我说李凡说过不涉足影视剧,赵导还不信,亲自打过电话得到确认后,这几天就唉声叹气起来了。”

    赵导笑道:“可不是嘛,你说你长得‘貌若天仙’似的,你要是涉足影视,还有那些小鲜肉什么事儿?”

    李凡向身边示意了一下,道:“貌若天仙在这儿呢,她倒是可以客串一个镜头什么的。”

    顾亚婷一惊,连连摆手道:“我不行,我哪行啊。”

    赵导猛点头,对顾亚婷道:“行,当然行!咱们这部电视剧啊,是由国内最著名的编辑食客历时三年写出来的,我们势要打造一档情节紧凑,场景考究的视觉盛宴!为此,我们的服化道力求精良、历史场景高度还原,我们为此投入了大量的财力精力。”

    李凡笑眯眯地,点了点头,顾亚婷也在一旁陪笑。

    赵导再道:“哦对了,诗诗跟我说过了,说李凡现在在学术界已经赢得了著名学者的称号,新考据学更是在文学圈子里掀起了一股热潮,正好今晚我们请的艺术监制陆教授没来,你就临时当一下艺术总监,看看我们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到位,欢迎指点指点。

    阿良,过来,给李总监详细介绍一下。”

    李凡笑道:“不敢不敢,抬爱了,挺好的,都挺好的。”

    “虚伪,你小子虚伪!在你小子眼里,哪有‘挺好的’这个词?我们也是想让这部电视剧成为精品剧,而不是‘雷剧’或‘神剧’!

    本来我们是请了专门研究秦汉历史的陆教授来指导的,但应该明天才能到。你先给我们提提意见。”

    李凡确认道:“真提?”

    “当然!”

    李凡转身对宋导道:“咱们摄像机全部关了,我给赵导提一些拙劣的意见。”

    栏目组刚要关摄像,赵导连忙挥手道:“千万别关,千万别关,李凡,你这是看扁了我啊,我是那种没有肚量的人么,咱们都是追求艺术的,不玩儿虚的。”

    赵导的确有肚量,但更有心机,这档栏目如此火爆,正是宣传《大秦厨娘》的一个途径,自己岂能错过?所以说当吉森广电打来电话请求配合的时候,他爽快地一口答应了。

    李凡道:“那得罪了啊,首先,阿房宫这个有问题,秦始皇住的是咸阳宫。”

    “不是阿房宫?”

    “不是,而且项羽火烧的也是咸阳宫。”

    所有人闻言一惊,心道净胡扯,历史传了2000多年,这是铁证如山的,虽然你把教材中的《后出师表》都弄出来一个“疑”字,可这个你能推翻?

    况且唐代大诗人杜牧写出了壮美的《阿房宫赋》,更是人尽皆知!

    李凡没法跟他们详细解释,因为在前世,02年的时候,社会科学院考古队开始挖掘阿房宫遗址,得出阿房宫只建成了其中的前殿地基。

    06年,考古人员花费一年多时间勘查阿房宫,勘查超过二十万平方米,只发现数片烧过的土块,考古人员推断项羽焚烧的是秦咸阳宫,因为咸阳宫遗址发现大片烧过的遗迹。

    《史记·项羽本纪》记载项羽火“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并未提及阿房宫,应该是咸阳宫。

    不过,这是前世2000年后考古的重大发现,在当时引起了一定的争论,可这个时空没有挖掘阿房宫啊!

    这就好比考据古文《尚书》是伪书的时候,李凡啰里啰嗦罗列了一堆论据,就是不敢提《清华简》,因为这个时空尚未发现啊。

    前世,《清华简》由赵国伟在境外拍卖所得后捐赠给清华大学,经过研究,直接证明东晋文人梅赜所献的孔传本古文《尚书》是伪造的。

    哎,作为先知者,有时候也很无奈。

    见众人全是疑惑的眼神,李凡也不再解释,这个跟他们也解释不清楚,他拉了拉顾亚婷道:“你再说说吧。”

    “我?”顾亚婷疑惑地指了指自己。

    “对,没事儿,明天有教授也会来进行艺术指导的。”

    赵导点了点头:“孩子,没事儿,你们这是帮我们少犯错误呢。”

    “那好,诗诗姐台词里有‘哀家’一词,这个不对,历史上皇后们没有这么称呼自己的,这个仅在戏曲、文学作品、影视作品里出现,完全是今人臆造出来的。”

    众人也不知道对不对,只好支着耳朵听着。

    顾亚婷说罢,看了一眼李凡,意思是到你班儿了。

    李凡指了指一名演员的衣服,道:“这位大哥的衣服错了。汉服的一大特点是‘右衽’,‘右衽’是汉族的象征符号之一。

    何为‘右衽’?就是左前襟向右腋系带,将右襟掩在里面。各位大哥,你们这批服装中,有一小半错了,变成了‘左衽’。

    而且,这个不能错啊,你们知道将汉服穿成左衽意味着什么么?”

    “什么?”

    “不知道啊!”

    李凡道:“意味着死人!死者穿左衽,和右衽相对,以表阴阳相隔!或者,古代少数民族也穿左衽!”

    演员们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衣服穿的,直接穿进棺材了。

    男二号直接扒了衣服:“太晦气了,怎么服化道部门一点儿常识都没有?”

    阿良领着李凡等人又走向了“厨房”,这里是《大秦厨娘》的重点拍摄地,比较关键。

    李凡碰了一下顾亚婷,“你再说说吧。”

    顾亚婷道:“秦朝时候没有辣椒,辣椒是明末清初时传入我国的,至于西红柿就更不用说了,清朝传到国内的。”

    李凡补充道:“开始时候,西红柿还只作为观赏植物,直到晚清才开始食用。这个常识错误太不应该,太明显了。”

    赵导直接伸手将辣椒和西红柿捡了出来,丢了出去。

    李凡心想:浪费!

    李凡又指了指一碗面条,道:“这个错了,秦汉时没有面条,当时人们还是把粮食煮成饭或粥吃的,几乎不吃面食。最早的面条其实就是面汤,也叫汤饼,汉时就出现了,而我们现在的条状面条直到北宋时才出现。”

    顾亚婷:“这个发簪错了……”

    李凡:“这个木屐错了……”

    顾亚婷:“……”

    李凡:“……”

    ……

    把众人听得啊,一个个眼睛直勾勾的,这错了,那错了,那到底哪儿是正确的?

    见众人陷入沉默,李凡和顾亚婷相视一眼,彼此略一交流,两个人反思了一下是不是说得太多了?

    赵导指了指各种蔬菜,问道:“那两位说说,这些菜中,哪些是先秦时有的。这是我们女三号的一场重头戏,用素菜做出一道极品菜肴。”

    李凡看着眼下20余样蔬菜直皱眉,然后抬起手,将一捆韭菜挑到一旁,之后又把一根萝卜挑了出来,最后挑出了葱和蒜,道:“赵导,就这些!”

    赵导拍了拍胸口,道:“那还好,错得不多,本子还能修改。”

    顾亚婷有些不好意思地提醒道:“李凡说得是,就那四样先秦时有,其他都没有!”

    “什么?”赵导一声惊呼,“啪”地一声,愤怒地拍了一把桌子,“我真想一巴掌拍死那个编剧,瞎他妈写,还吹吹呼呼说耗尽三年心血!这他妈是坑我呢,砸我名导的金字招牌,停工,给我找编剧!”

    李凡顾亚婷面面相觑,是不是说得太多了?怎么直接给人家说停工了啊!

    顾亚婷翘脚趴在李凡耳边道:“过分么?”

    李凡挠了挠头,不过分吧?但好像砸人家饭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