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奸商爱迪生
    乡下是果冻的乐园。

    她兴奋地在屋子里跑来过去的,这看看,那摸摸,这满屋子的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

    哥哥坐在炕上接受一群亲戚的盘问和调侃,她就研究起了整间屋子里的摆设来。

    炉子、老旧的家具、墙上挂着的钟摆时钟,还有那脚踏式的70年代的缝纫机,这些对于果冻来说真的太新鲜了。

    尤其是厨房里的“水龙头”,咯吱咯吱压几下后才能出水,好神奇!

    二舅逗她道:“小姝啊,这个好不好玩儿啊!”

    “好玩儿!”

    果冻抻起了小胳膊,略一翘脚,两个小手抓住压手柄用力地拉了起来,见到水流哗哗地溅到水缸中的时候,果冻就发出了一连串欢愉的笑声。

    身旁围了很多人,大家一半是好信儿来看高考状元文化偶像的,一半是来看可爱的小果冻的,此时完全被这个可爱宝宝萌化了。

    “瞧瞧这小姑娘哈,真漂亮真可爱!”

    “怎么生养的呢,真是绝了!”

    “娟子和姑爷一辈子就这事儿算忙活对了!”

    “这丫头一点儿也不认生啊,真活泼。”

    ……

    认生?小果冻自打出生后就自带明星光环,到哪都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想认生也没人给她这个机会啊。

    就在二舅一个不留神之际,小果冻转身推门跑到了院子中,然后就四处跑来跑去的,一会儿趴着猪圈铁门和里面的母猪大眼瞪小眼,一会儿又到鸡架处看看那顶着鸡冠子的神奇生物。

    她哪见过这些啊,动物园里也没有啊,就在图画里见过,这次终于见到活的了。

    “大鼻子猪!”

    “诶,猪。”

    “能吃肉!”

    “诶,能吃肉,走的时候,让你爸牵走!”

    ……

    “鸡!舅舅,鸡!”

    “这个啊,是打鸣的,能当闹钟用,给你拿家去当闹钟用!”

    “给我哥哥用,他赖床!”

    ……

    二舅一个不注意,果冻突然转身张着手臂奔向了不远处的一群大鹅,然后便追得大鹅“哦哦哦”地满院子跑。

    二舅当时吓坏了,几大步跑了过去,一把抱起了果冻,边擦汗边道:“这东西咬人,咱惹不起它们,晚上咱炖它!”

    大舅赶出来笑道:“大鹅的确很凶,今天估计是应了老话了,狠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小姝太不要命了,老二,看着点儿,别让鸡鸭鹅咬到孩子。”

    二舅点了点头,抱起果冻道:“舅舅领你去仓子看看,有宝贝!”

    打开仓房的门,二舅抱着果冻走了进去,而李凡紧跟着溜了进来,一方面看看有什么陈年旧物,一方面躲避众亲属的八卦。

    李凡看了看仓房内的陈年旧物,一股儿时的记忆扑面而来。

    “小凡,知道这个是什么么?小姝是一定不知道了。”二舅指了指一个像面盆一样的内壁很“陡峭”的“容器”道,“容器”两侧各有一个“耳朵”。

    “火盆嘛!”

    “哟,还知道啊!”

    李凡道:“以前穷的时候,家家一个土火盆,冬天的时候,里面装满苞米棒,点燃后可以取暖,还能烤东西吃,烤豆包烧土豆。我5岁左右有记忆的时候就没见谁家用过这玩意儿了,太暴露年龄了。不过这东西传承了2000年之久!”

    果冻用力地搬了搬这个厚重的“面盆”,结果纹丝不动,她望向哥哥,道:“哥哥,拿回家烤东西。”

    李凡笑道:“走时候搬走!”

    舅舅又翻出一个大布袋子,抖了抖灰尘后,打开了上面的绳子,将里面的物品展示给了李凡,“这个你认不认识,这还是你舅舅我小时候玩儿的呢。”

    李凡见状差点儿没掉眼泪,太熟悉太亲切了,里面装满了啪叽、溜溜。

    啪叽,各地名称不同,发音也各不相同,有地方叫piaji,既在圆形纸板上印上各种图案的一种儿童玩具,八十年代左右兴起的一项“古老游戏”。

    有些人会对啪叽进行“艺术加工”,“私自改造”,将蜡油子涂在上面能做成“蜡板”,将油涂抹上面,略略用蜡烛烘烤后可以做成“油板”,还有人收集啤酒瓶盖,将瓶盖砸平,成为圆形的“铁板”!

    溜溜不必多说了,就是玻璃球,也没法改造,和扇啪叽的快感完全不同的是,自己弹射出去的溜溜如果能击碎目标溜溜,那种快感,爽!

    舅舅感叹了一句,“现在这都根本没孩子玩儿了,现在的孩子都是手机、电脑、平板,早不玩儿这些老掉牙的东西了。”

    又在仓子里乱翻了一气儿,蜡台、油灯、挂历、小人书、上了年月的报纸、黑白电视机等等,这些“古董”一一印入李凡的眼帘!

    尤其是那黑白电视机,它上面的播台旋钮早已经拧秃了,而伸出的天线还非常弯曲,不用多说,弄不好是谁小时候嫌电视不清晰,往上挂肉或者湿毛巾了。

    李凡展开那卷挂历后,顿时惊喜万分,这不顾亚婷她妈么?

    这个顾亚婷家都没有,当初顾妈也没想着把自己拍的写真和挂历珍藏起来,结果现在倒成了一大遗憾。

    挂历美女果然不是白叫的,整本挂历上,每张照片都是风情万种,婀娜多姿,估计她当时也就十六七岁吧,转眼间20多年过去了,现在女儿都能拍挂历了。

    这本挂历里面,全部都是泳装照,非常性感前卫,这在当年那个闭塞落后的年代里,绝对是很多男同胞们聊以慰藉的精神食粮。

    “二舅,这个我就直接拿走了啊。”

    “拿走吧,孝顺丈母娘嘛。”

    李凡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

    二舅想了一下,“我再去老陈家给你弄几本,他家一定有不少陈货,这王八蛋从小就对着挂历……呃,那个,我下午去他家看看啊!”

    “舅舅,我想看大马!”果冻欢快地道。

    “大马?没喽,现在农村谁养马啊,要养也是养宝马啊!”

    李凡大惊,“咱们屯子还有养宝马的?”

    “咱们屯子穷,养不起,隔壁村子有钱,基本上家家都有车,还真有两三家开宝马奔驰的。小姝啊,舅舅给你看样好东西,走。”

    舅舅抱着果冻来到了窗下,道:“这个叫含羞草,你碰一下它的叶子,它会害羞地把叶子合拢起来的。”

    果冻好奇地伸出了手指,碰了一下,结果含羞草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于是她便瞪着乌黑的大眼睛望着舅舅。

    舅舅皱了皱眉,“咦?你换一个试试,这个含羞草可能脸皮厚!”

    李凡闻言无语。

    第二天早晨,姥姥家来客人了,村书记和村长等人亲临。

    书记穿着还是比较体面的,亚麻西装,锃亮的皮鞋,竟然还扎了一条领带,也许是出于“会见”高考状元,觉得必须要隆重。

    村长也不遑多让,皮鞋、西裤、白衬衫,唯一和书记有区别的则是没穿西服没扎领带。

    他们这次登门前来是请李凡到村中学做一场演讲的,李凡自然推脱不已,可还是架不住他们软磨硬泡,只好坐上他们的车前往村中学了。

    村子里现在基本上很少有初中了,孩子们一般都到镇里或者县里念书,村初中很快会退出历史舞台的。今天前往的这所中学也生源严重不足,听村长说整个初一就4个班,初二3个班,初三呢就1个百人大班。

    以前鼎盛的时候,附近多个村子的子女都会在这所初中就读,当时初一年级组也有十三四个班级,现在生源足足减去了十分之七左右。

    车子行驶在路上,李凡应付着书记和村长,这两个人就向李凡介绍起了现在吉森省的农村生活。

    “前面那个村子比咱村要好很多,每家每户都是室内卫生间,淋浴,自来水,反正一拉窗帘,和城里没有什么区别。”

    李凡笑道:“那敢情好啊,现在农村也有钱了,开销还少,一年下来比城里人赚的都多,而且冬天还干歇着。”

    书记叹气道:“好日子来了,但是赌博成风,各种黑彩非常严重。而且,农村里留不下人,像你这么大年纪的孩子现在基本很少见,要不在外面读书要不就去城里打工了,村子里有生力量都没有了,现在都是一帮没什么奔头的中老年人。”

    众人正聊天之际,车子开进了一所中学,他们的目的地到了。

    刚一下车,早有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快步跑了过来,低身向李凡伸出了手,道:“小凡,好久不见。”

    村长道:“还记得他不?你们小时候经常以武会友。”

    李凡笑道:“记得记得,张亮!”

    “不过这小子不争气,16岁就结婚了,孩子都4岁了,天天在家和孩子一起玩儿撸啊撸!平常就负责开班车,你看看李凡,你再看看你!”

    张亮嘻嘻一笑:“快去操场吧李凡,大家都已经排队站好了。”

    操场!这是李凡见过的最简陋的操场,没有塑胶跑道,没有标准的篮球架,没有带网的足球门,整个操场上铺着一层粗砂,站满了大约500左右师生。

    李凡被人引着走上了主席台,赔着众领导坐了下来。

    不多时,一个20出头打扮尚可的女教师登上了主席台,兴高采烈地道:“亲爱的村领导、校领导、教师们以及同学们,大家好,今天我们请来了高考状元李凡,来为大家做一场即兴的演讲,大家掌声欢迎!”

    哗!

    掌声如潮似水,热烈极了!

    “那么首先有请,洪民村村支书张祥龙先生发表重要讲话!”

    操场上500余师生不情愿地象征性地拍了拍巴掌。

    ……

    “那么接下来,有请村长葛亮发表讲话!”

    师生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正常一个演讲,你们凑什么热闹,不知道不爱听你们嘚吧啊?

    ……

    “有请校长讲话!”

    ……

    “有请主任讲话!”

    ……

    主任讲话完毕,师生们心想,终于要轮到李凡了,可是等得黄瓜菜都凉了,毕竟官职地位从上到下全部捋下来了,这下李凡总没跑了吧?

    结果,大大出人所料,主持人继续道:“下面有请,本县县长上台发表重要讲话!大家掌声热烈欢迎!”

    众师生晕倒一片,怎么又加人了?

    县长和镇长是刚刚闻讯赶到的,一听说华国大名鼎鼎的文化偶像高考状元亲临本县本镇,于是立马开车过来了。

    而且他们还非常不满,耿耿于怀,就在刚刚,直接劈头盖脸对村支书村长一顿数落,质问他们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没有及时通知镇里县里?

    村支书只好说明原因,说李凡来到村中也是没提前打招呼,挺突然的,而且只呆几天云云。

    就是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县里领导登上了主席台,发表了“重要”讲话。

    主持人在伺候完众位领导后,终于喜笑颜开,声音饱满,兴致昂扬地宣布:“下面有请,李凡上台做今天的演讲,大家掌声!”

    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李凡挺身走到麦克风前,“各位同学好,今天谈不上演讲,我站在这里,不过是和大家谈一谈历史文学不为人所知的另一面。我也不喜欢做什么演讲,讲什么大道理,灌输什么人生哲学处世之道,那些都是没什么实质意义的。”

    台下一片掌声,大家在网上看腻了各种煽情励志的演讲,终于有人换口味了。

    掌声停歇,李凡再道:“开门见山,不说废话。说东汉有个太监,凭借为皇后污蔑其他嫔妃上位,皇后死后,他立即榜上了另一位皇后,精心服侍。他一生历四帝二后,位列九卿,最后这样一位以诽谤污蔑起家的政治投机者,却在世界上拥有广泛名誉,你们猜他是谁?”

    见众同学教师一阵摇头后,李凡道:“这位就是蔡伦,发明了造纸术的蔡伦!我们今天首先讲一讲这个造纸术和蔡伦这个人。”

    谈完造纸术和蔡伦,接下来,李凡再道:“清朝乾隆时期修《四库全书》,总计存书3457部,79070卷。禁毁6766部,93556卷。而华国初高中历史教科书中,‘文字狱’只寥寥几笔便掩过去了,甚至于对《四库全书》的价值倾向也不对!”

    “目前,被‘主流’专家们诟病的军事软弱的宋朝,交战规模在万人以上的对外战争的胜率超过了70%,而普遍被认为军事强大的盛唐,对外战争上却胜少负多。”

    ……

    “我想说这些只想阐述一个道理,咱们当代学子,不要只盯着历史课本看,薄薄的历史课本容纳不下华国上下五千年,留下的只能是优点。广泛的大量的阅读,你会发现,无论是历史也好文学也罢,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台上的领导本来听得有滋有味的,突然觉得有些不妥,心道你倒是谈谈学习方面的事情啊,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用什么方法才能接近你的高度,这个才是主旋律,才是正能量啊,结果你在那说历史的另一面,还“教唆”学生们要质疑课本,这个,太负能量了!

    经过领导示意,主持人借着李凡话口插话道:“李凡同学,你能向同学们讲述一下,如何科学地学习才能大幅提升学习成绩呢?”

    李凡道:“多总结多用功,都会有一定提升的。好,我再说说另一个人,号称发明大王的爱迪生!”

    一句话就概括了学习方法,众人也是崩溃的。

    主持人本想错开李凡的话题,没想到李凡又开向下一个路口了。

    “在我们大多数人的印象里,爱迪生是世界发明大王,一生创造了包括留声机,电灯,电话,电报,电影等两千项发明创造。是一个只上过三个月小学的科学天才。

    我们华国的教科书中也是如此介绍的,但是,事实并不是如此。

    实际上,爱迪生骨子里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非真正的科学家或者发明家。他的两千多项发明中,绝大多数都并非他的杰作,而是他手下团队里众多科学家的集体智慧成果,有些甚至是其他人的发明,爱迪生只是对其进行了一定的改良而已,却被爱迪生拿去沽名钓誉,独霸了整个集体的成果。

    这个“发明大王”的名头,是他精心策划的噱头。

    而且,他人品极差,善于玩弄阴谋诡计,他是电气行业著名的鸭霸级垄断者,任何人与之竞争都会死得很惨,他的有些手段很下流。

    压榨天才科学家尼古拉·特斯拉,偷偷盗版《月球旅行记》这部人类历史最早的科幻片,利用贿赂等手段重挫马克沁,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爱迪生和他的公司能够在美国电气行业横行数十年,秘诀除了窃取别人的创意和花样百出无下限的营销手段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和卡耐基,摩根等大资本家过从甚密,有相当复杂而持久的资本联系。

    所以说,爱迪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商人!咱们的教材完全错了,大错特错!

    这个很好理解,一生中两千多项发明,咱们假设爱迪生出生后一边吸奶一边搞研究,直到80多岁撒手人寰为止,那爱迪生平均半个月就得拿出一个发明来,而且他还要管理偌大的公司,上帝的能力也不过如此吧?

    这么浅显的道理,这么不靠谱的事情竟然广为流传,很多人还信以为真,甚至被歌功颂德般地写进了教科书,我觉得,咱们青年学子们,读书的过程中,一定要学会勇敢质疑!

    ……”

    整场发言下来,同学师生们听得一愣一愣的,一刻也不错神,基本上没有一个人开小差的,因为这整场发言和自己的认知有很大出入。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一个多小时的李凡的发言,就一个字:假。

    假,大家眼中的很多事情和认知都是假的,不管是权威如教材还是野史传闻,我们本身生活在一个充满假象的社会中。

    一个半小时内,听着李凡讲述的20几个例子,大家不禁感慨颇深,以后谁也别装明白了,都是糊涂蛋!

    在浓烈的掌声中,李凡结束了这次发言。于学生而言,大家虽然没听到李凡那独特的学习方法,但是却听了一场和自己认知有着巨大出入的历史,这也是一份收获,充分燃烧起了众人对真实历史兴趣,以及对教材的质疑。

    于领导而言呢,县领导挠头了,这样风格的演讲和其他优秀学生的风格完全不同啊,能引到县实验中学的讲台上么?

    况且,学生们光质疑课本没用啊,不出成绩不说,还容易失分啊,怎么考大学?学校县里怎么出业绩?

    县领导略一纠结,还是打算请李凡到县城里做一场演讲,内容嘛,这个稍后就得和李凡仔细研究一下了。

    不过,当县领导热情地握着李凡的双手刚说出想请李凡做演讲这句话时,李凡立即婉言拒绝了。

    李凡哪有那时间四处演讲?全国多少所学校邀请了他他也没去,各大教育机构开天价请他也根本请不到,一是他忙,二是实在不感兴趣。

    今天这是实在没招儿了,在姥姥家不想让大家挂不住面子而已。

    李凡,真不是你们想请就能请到的。

    (抱歉,同志们,这几天更新打脸了,这两天还是晚上23点50更新吧,等觉得能稳定下来的时候再改成早晨。

    脸红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