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我们相爱吧
    高考后的暑假,往往几家欢喜几家愁,有金榜题名的,自然也有名落孙山的。

    高三8班以60%的本科升学率,成为实验班之外成绩最优异的班级,这其中自然有大量的优质复习生的功劳。

    老陈发达了,光光因为培养了一位高考状元,他就被学校奖励了10万人民币,这几天正在考虑换房子的事情呢。

    除此之外,张萌萌以645分的成绩位列19中学高考榜单的第三位,由平时全校十名左右直接提升到全校第三,稳稳的超常发挥。

    李凡说她这是“傻人有傻福”,张萌萌则道自己不傻,张叔神补刀:“我闺女只是蠢而已。”

    至于为什么说她蠢,呃……她应该刷新了华国美术学院建校以来大一新生最高分。

    李凡是非常佩服她的“任性”的,高三关键时期,她突然对美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头扎进了花班,如今如愿成为华国最好的美术学院的新生,这注定,从此美术界开出了一朵“奇葩”。

    李凡也被她熏染了,这几天跟着她学了几天素描,目前的水平画个苹果鸭梨什么的,还是没问题的。

    牛犇犇也同样考进京城了,考上了京城体育大学外语系。对,您没看错,的确是去体育大学学外语,原因无他,分数低啊!

    只不过,李凡手把手教了近一年的时间,才让牛犇犇英语勉勉强强连蒙带抄打到93分,这上大学后的命运大家已经可以预料到了,一大堆课程等着他去挂科呢,嗯,加油!

    这天,牛犇犇、张萌萌、小玲老师、以及李家一家三口(李凡没在),正在吉森广电中心某间休息室内,接受栏目组的亲友采访。

    《我们相爱吧》录制第一部分已经开始了。

    导演道:“请各位谈一下,你们期盼什么样的女嘉宾和李凡搭配呢?”

    话筒首先递向小玲老师,她想了想:“知书达理,温婉可人,有淑女气质,我想应该是这种的。”

    “不对,老师,不对,”牛犇犇道,“以我对李凡的了解,李凡不喜欢这种气质中庸的传统女孩儿,他喜欢那种朝气蓬勃的,古灵精怪的,有个性有脾气的那种。嗯,绝对是这样。”

    张萌萌摇头否认,“你说得不对吧?李凡的确喜欢和我呆在一起啊!”

    “这不就是明证么!嘿,难道你认为自己知书达理,温婉可人,有淑女气质?”

    张萌萌点了点头,“对啊!”

    牛犇犇:“……”

    导演问道:“张萌萌,你期盼什么样的女嘉宾呢?”

    “顾亚婷啊!你们是不是把顾亚婷请到节目里了?”

    导演连连摆手:“没,绝对没有!”

    “不能吧?怎么可能?”

    “真没有,这次全是娱乐圈的嘉宾,家长有什么想法呢?”

    李爸:“孩子喜欢就好,没要求。”

    李妈:“我也是!”

    “就怕家长这么说,没要求就是处处有要求,哈哈,开玩笑,”导演又对果冻道,“那咱们采访一下小果冻,你希望你哥哥的未来伴侣是什么样的?”

    果冻一头问号,睫毛忽闪忽闪的,“叔叔,什么叫‘伴侣’啊?”

    张萌萌道:“就是嫂子!”

    “啊,我希望她给我买糖吃,好多好多的糖。”

    导演笑道:“除了糖呢?”

    “除了糖?还有酸奶、果干、饼干、冰淇淋……”

    “不是不是,小妹妹啊,我的意思啊,是除了吃的外,你还希望哥哥的女朋友有哪些特质,呃……‘特质’的意思就是优点,就是指某一方面比其他人强的意思。”

    果冻眨了眨眼睛,想了想,道:“那我希望她有钱,很有钱。”

    导演问道:“为什么?”

    “这样她就能给我买好吃的啦!”果冻开心地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有糖!有饼干!还有冰淇淋!还有酸奶……”

    休息室内笑声一片,绕了一个弯儿,又重新回到零食上面了。

    接受完采访,大家转而纷纷回到李家。

    李妈刚打开门,只见李凡的卧室紧紧地闭着,她见状大吼道:“李凡,起床!说好的我们去接受亲友采访,你收拾屋子呢?起床!”

    片刻,李凡迷迷糊糊地走出了卧室,和大家打了一声招呼后,眼神往墙上的石英钟扫了一眼,到吃饭点儿了,他道:“五马路新开了一家餐馆,我打电话订餐啊。”

    牛犇犇道:“一天天除了睡就是吃,然后就看书啊写作啊,你就是一头有文化的猪!”

    张萌萌连连点头,“精辟!”

    小玲老师:“准确!”

    李爸道:“还吃什么啊?女嘉宾那边儿已经准备好了,栏目组下午上门,录制提前了。”

    “提前录制?不是说好明天早上的么?那就录呗!”

    “家里收拾了么?布置了么?你、犇犇还有萌萌,你们在家收拾卫生,我们和小玲老师去超市拿点儿装饰品上来,就这样!”

    整个李家这下顿时忙开了,有擦地板的,有刷马桶的,有擦玻璃的,小果冻也忙忙活活地收拾自己的小床,李家大扫除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李妈回到家后,开始检查起了卫生,不多时,她右手往柜子顶上一抹,然后惊呼道:“这里太脏了,不行啊,擦一擦。”

    李凡愁眉苦脸地道:“妈,那是柜子顶上,谁扒上去看干不干净?”

    “全完错误!这不是得放‘狗刨’么,这阵子我没少研究真人秀。”

    众人齐齐望向李妈,“什么东西?”

    李妈得意地道:“狗刨啊!录了这么多节目,你们还没我专业呢啊?就是嘉宾头上挂的那个。”

    李凡无语了,“妈,那叫gopro!还狗刨!”

    李妈皱眉道:“狗坡绕?还不如狗刨顺口呢!”

    大家闻言笑得前仰后合的。

    经过两个小时的大扫除,整个李家基本还是原来那样,因为李妈平常就爱干净。

    李妈摆好一溜儿拖鞋后,不多时,栏目组便上门了。

    摄像组开始四处安置摄像机,摆好机位,还有人搬柜子,准备躲进柜子里进行拍摄。化妆组把李凡摁在椅子上,开始简单上妆,导演编剧则纷纷嘱咐道:

    “第一次录制真人秀,别紧张,放轻松,做你自己。”

    “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和女孩儿交往的经验,没有的话就秉承一点——她是我公主!”

    李凡心道:谁是我公主?要是按公主情节走,自己两期脱不了身啊!

    牛犇犇趴着门口提醒道:“李凡,有些日常小动作在镜头下一定要注意哈,像什么抠鼻屎什么的,千万别有!”

    工作人员笑道:“小伙子,放心吧,镜头下,人会下意识地自我约束的。”

    李凡做好发型,轻微上妆后,前期准备完毕。

    “好,大家配合一下,先不要在室内逗留了!”

    导演一声令下,大部分人都退出了室内,走进了楼道,而此时楼道里满满的全是人,全是看热闹的居民。

    “老李,借你们家光了,我们头一次近距离见到拍真人秀啊!”

    “你家妥了,上电视的儿媳妇,那不用说了,百分百大美女,大明星啊!”

    李爸李妈就在门口开怀大笑,得意极了。

    室内,导演道:“三、二、一,action!”

    李凡坐在沙发上,率先接受导演提问。

    “李凡,你希望另一半是什么样子?”

    “什么样子?温婉可爱,窈窕淑女吧!”

    室外的张萌萌对牛犇犇道:“你瞧瞧,我没说错吧?”

    牛犇犇撇嘴:“这小子根本就没说实话,相信我。”

    室内,导演继续问:“那你希望女方的年龄区间呢?”

    “要大一些的,成熟一些的,最好30左右。”

    众人闻言,差点儿没被唾沫噎住,这弟弟是熟女控?

    编剧:“介意对方的恋爱次数么?”

    李凡:“完全不介意,最好有过两三次恋爱经历的,千万不要是没谈过恋爱的女生。”

    工作人员大惊,一般青涩的男生都非常喜欢恋爱次数极少的女孩儿,而且最好还是一次恋爱都没有才能满意,而人慢慢成熟之后,思想才会产生巨大的改变。可,这小子明显不是成熟男人啊,最多五分熟!

    编剧好奇地问:“为什么?”

    五分熟道:“男生女生都没有恋爱经验的话,基本上都会以分手告终,恋爱是个不断磨合的过程,以爱而爱是维持不了两性关系的,多上几所‘学校’后,大家就会学习到宽容、谅解、退步、尊重,包括必要的恋爱能力。”

    “李凡,你不没谈过恋爱么?好像很有一套的样子啊!”

    李凡讪笑道:“我看过!”

    是哈,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没看过配人,还没看过配猪么?

    呃……纠正一下,那什么什么人看到过,还经常。

    ……

    接受完栏目组一系列的采访后,导演道:“李凡,你自由活动吧,没事儿,该吃饭吃饭该干嘛干嘛,平常什么样现在就什么样,咱们有大量的素材,会后期剪辑的。”

    “那好,那我就自由活动了啊,后期别把我剪成精神病就成。爸妈,小玲老师,你们进来吧,我点外卖,饿死了。”

    工作人员相视一笑,说是自由活动,你还真自由啊。

    订餐,吃饭,牛犇犇吃得非常优雅,细嚼慢咽的。李爸也不吧嗒嘴了,正襟危坐。小玲老师和张萌萌也略略拘谨,只有李凡,那真是放开了腮帮子胡吃海塞。

    他边吃边道:“你们放心好了,这段不会剪辑到节目中的,节目时长我估计我这部分就20来分钟,素材这么多不会剪进去的。”

    饭后,众人正在聊天,导演突然走过来道:“女嘉宾那边儿已经准备就绪了,咱们继续录制。”

    众人再次离开客厅,导演递给李凡一份女嘉宾资料,道:“这是女嘉宾的资料,你看一下。”

    李凡接过资料扫了一眼。

    性别:女;

    年龄:18周岁;

    恋爱经历:0次;

    爱好:旅游、弹琴、唱歌、写作、体育运动……

    ……

    见李凡放下资料后,导演问道:“满意么?”

    李凡摇摇头道:“老实说不太满意,完全和我不匹配嘛,年龄太小,还没谈过恋爱,我不太想和一个满脑袋都充满幻想的小女孩儿相处。至于旅游?我是宅男,是能躺着绝对不坐着的那种。弹琴唱歌?对不起,我五音不全,唱歌跑调。

    至于体育运动,嘿,女孩子嘛,应该以柔为美,这点也不太满意。”

    编剧道:“那写作呢,这不正合你心意么?”

    “不不不,我自吹自擂一句,18岁年龄段的女孩儿,她水平上也不可能有我强吧,在我这儿也不是闪光点啊?”

    工作人员齐晕,心道你这真是要把恋爱的小火苗彻底扑灭啊!你真打算按两期节目的标准来啊?一期见面,一期再会?

    而此时,另外一处客厅里。

    顾亚婷噘着嘴,心道你还不满意我哈?这不好那不好的,就你好?呀呀呸!

    她指着电脑屏幕上传来的实时图像,揭穿他的谎言,“他胡扯,他唱歌超好听的!”

    顾亚婷今天穿得漂亮极了,上身是一条淡粉色的百褶轻薄衬衫,下身着一条缀着蕾丝的牛仔短裙,足下是一双样式简约的滑板鞋,脚踝上则挂了一串银质脚链。

    她今天特意盘起了头发,宛若凝脂的肌肤上泛着一丝丝慌张,双眸盯着电脑屏幕一眨不眨。

    这个节目的基本设置就是,李凡并不知道顾亚婷的存在,节目的大体走向由顾亚婷一手操控。

    李家客厅内,导演继续问道:“那,再说说你对女生长相上的要求。”

    “呃,我实话实说,不说假话,我也喜欢漂亮的女孩儿,也是颜控,”李凡想了想,决定给女嘉宾来一个下马威,于是画了一个‘底线’,他道,“怎么的也得是顾亚婷那个标准的吧?!”

    导演一乐,道:“顾亚婷漂亮么?”

    “漂亮啊,这还用说?但我还是希望我的女嘉宾,不要输给顾亚婷。”

    另一处客厅内,工作人员们仿佛看到了女嘉宾身上正跳跃着喜悦的音符。

    “丫头,李凡那边儿问题已经差不多了,可以连线了。”

    “那好,连吧,看我怎么逗他啊!”

    打开芒果聊天软件,顾亚婷点击变声器选项,语音通话很快接通。

    她捏着嗓子,对着电脑屏幕画面,道:“你好,你是李凡么?”

    工作人员笑道:“丫头,你都点了变音器了。”

    顾亚婷大囧,“啊,有些紧张。”

    软件那头:“我是啊,你就是女嘉宾?为什么不直接视频啊?”

    顾亚婷道:“因为你见到我的真容是要通过层层考验的啊,考验不过关你是见不到本姑娘的,你想见我么?”

    “想!”李凡当然想了,不然第二期怎么录?节目不录制完成,哪有时间出去旅游,出去潇洒?

    顾亚婷得到肯定答案后,道:“你答对我所有的问题后,才能见到本姑娘的真容,是不是想想还挺激动的?”

    软件那边:“嗯,你抓紧吧!”

    顾亚婷翻了一个白眼儿,心想你什么态度?她道:“你刚刚获得了高考状元啊,那我考你几个简单的文学问题,看看你是不是真材实料。”

    视频信号里,李凡往沙发上一趟,悠闲地晃着脚上的拖鞋,对着手机拍着胸脯道:“尽管来。”

    顾亚婷开始出题:“你既然是状元,那就从状元聊起吧,我就此给你出了几道题。第一题,状元起源于什么时候?”

    李凡:“唐武则天时期,当时又称状头。”

    “唐代有榜眼和探花么?”

    李凡:“唐无榜眼,却有探花郎。但最初,探花和考试名次没有任何关系。唐代新进士榜公布后,他们在曲江有盛大宴游活动,其中年纪最小的进士被称为探花郎。”

    工作人员低声道:“丫头,考不住啊!”

    顾亚婷笑笑,继续道:“既然唐代无榜眼,那榜眼什么时候出现的,又为什么叫榜眼?”

    李凡对答如流:“宋代初期,以第一甲第二、第三名进士为榜眼。因为填进士榜时,状元的姓名居最上端正中,而二、三名分列左右,在进士榜上的位置好像人体的眼部地位,所以称作‘榜眼’。

    有个趣事儿,北宋陈若拙并没有什么才华但考取了第二名,人们都嘲笑他是‘瞎榜’。

    到了南宋后期,三鼎甲正式形成,第一名为状元,第二名为榜眼,第三名为探花。”

    顾亚婷继续问道:“状元一般要经历哪几次大考?”

    “童子试、院试、乡试、会试和殿试。”

    顾亚婷再道:“请列举出5位状元驸马。”

    “这道题有问题!状元驸马有确切史料记载的,只有唐代郑颢一人而已!大家会认为既做状元又做驸马这样的人物很多,其实是常识性错误!”

    顾亚婷笑笑,“那好,我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状元是谁?”

    李凡脱口而出:“太平天国时期的傅善祥!不过她成为了东王杨秀清的玩物。”

    “最年轻的状元是谁?”

    “朱虎臣!9岁获得武状元。”

    “最年长的状元呢?”

    “唐代尹枢,70多岁获得状元,他有个弟弟尹极后来也考上了状元,一门双状元,号称‘梧桐双凤’。”

    工作人员连连摇头,悄声道:“丫头,这也难为不住啊,再提高一下难度!”

    顾亚婷抿了抿嘴唇,心道:让你发挥表演完了,够意思了啊,该难为难为你了!看招!

    顾亚婷道:“我国科举史上,一共有多少状元?”

    李凡当时就从沙发上霍地起身,惊讶地看着手机屏幕。

    顾亚婷不禁捂嘴偷乐,心想自己实在是太坏啦。

    不过,电脑屏幕里,李凡淡淡一笑道:“有据可考的,供777个!”

    “你纯属在那瞎扯!”

    李凡反问道:“说我瞎扯,你说究竟有多少个?”

    顾亚婷:“……”

    李凡再道:“你接下来是不是要问,这777个状元的名字依次叫啥?”

    顾亚婷对着手机连连点头:“对对!”

    “孙伏伽、宋守杰、郑益、许且、吴师道、宋伯玉……”

    顾亚婷差点儿没吓吐血,她连道:“停停停,算你答对了。”

    “什么叫算我答对了,我接着往下说啊,王正卿、王维、徐征、李琚……”

    顾亚婷捂住耳朵,“不听不听不听,这题过了。”

    “还有问题么?没问题见面吧。”李凡再次悠闲地躺在了沙发上,就等着抓紧见面然后再说句“咱们不合适”呢。

    看着屏幕中李凡那得意洋洋的样子,顾亚婷灵机一动,问道:“最年长的状元你答对了,最年轻的也答对了,女状元你也知道,那我问你,最帅的状元是谁?”

    最帅的?

    李凡想了想,道:“这个没法确定啊,很多状元都长得帅,仪表堂堂也是对状元的一方面考察。

    文天祥?《宋史》中有记载:体貌丰伟,美皙如玉,秀眉而长目,顾盼烨然。但其他人也很帅啊。”

    顾亚婷道:“给我个确切答案!”

    “那就文天祥吧!”

    顾亚婷哈哈大笑道:“错,李凡嘛!”

    电脑屏幕里,李凡一拍大腿:“瞧我,把这茬给忘了!”

    两方客厅笑声顿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