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高考
    李凡被特招的新闻基本上是同步传到网上去的。

    当时李凡在客厅中刚在特招协议上落笔,便有招生办的老师发表了微博,宣布这一喜讯,同时也让其他某些高校别再挣扎了,大局已定。

    接下来的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李凡开始做最后的冲刺。

    不过,班级里出现了明显的人心浮动,两极分化。

    有少许的同学就差头悬梁锥刺股了,为高考通宵奋战,不过,一部分同学已经逐渐开始放弃高考了。

    尤其是进入到了5月份,班里上课时能达到7成的“上座率”就不错了,即便是班主任老陈的课上,也不会出现满员的状态。

    有人拼搏,有人放弃等待来年再战,有人已经着手准备其他出路,还有人在忧心忡忡中抓住高中最后的尾巴,谈个恋爱让自己高中生涯无憾。

    在班里各种情绪集中爆发的5月份,李凡依旧如往常一样,出奇地淡定,看书,做题,给同学们整理资料,一切都在有条不紊中进行着。

    毕竟李凡前世是轻轻松松上北大的人,他个人约束力一直非常好。

    不过,他越来越多愁善感了。

    他偶尔从课桌上抬起头,呆呆地望着讲台上兢兢业业的老师,望着藏在“书山”后面偷偷吃零食的同学,望着那窗外展翅飞过的鸟雀……一切,在此时此刻都显得那么弥足珍贵。

    到了5月末,同学们的一张张合影被收入了各自的影集中,精致的日记本上落下了一篇篇美好的祝愿:

    “老张,我终于要解脱了,每次看你的作文我都有一种想要自杀的冲动!”

    “我会将你的名字永远刻在心里,笨猪!”

    “学霸,祝你在大学里继续高歌猛进,成为专业领域的精英,然后,我雇用你!”

    “带我长发及腰,你嫁我可否?”

    ……

    5月份最后1天,李凡在给同学们签下最后一条祝福语的时候,转身溜进了洗手间,偷偷擦了擦湿润的眼角。

    6月3号这天,高三学子们在校的最后一天。

    有些人再卖书,基本上三四毛钱一斤,很多人将家底收拾了一个干干净净才卖了30来块钱。

    有些人再收书,再为自己明年的复习生涯做准备。

    “章子,这本教辅你要不要?”

    “我这本词典基本没用过,好好学哈!”

    ……

    这一天,教室里始终笼罩着挥之不去的感伤,虽然每个人都是笑容灿灿的。

    小玲老师来了,张老师来了,董老师也来了,今天每个人都不像老师,像哥哥,像姐姐,像父母。

    一贯严肃的老陈也满脸的和蔼可亲,对那些捣蛋包子也露出了三年未曾见到的温暖笑容。

    老陈道:“来,同学们,我们喊一遍口号。一二三!”

    “天王盖地虎,全考985!宝塔镇河妖,全上211!”

    老陈大声喊道:“再来一遍!”

    “天王盖地虎,全考985!宝塔镇河妖,全上211!”

    “再来一遍!!”

    ……

    咔嚓!某位记者的一张照片就此定格!

    “李凡,快跑,又来记者了。”

    “我们掩护,你走后门!”

    李凡在众人的掩护中,“落荒而逃”!

    高考来了!我们毕业了!

    ……

    李凡拿到准考证的时候犯愁了,他的考试地点在师大附中,他正思量着是不是需要在学校附近找家宾馆的时候,身边的几个同学早打破了他的妄想。

    “我去,师大附中附近的宾馆都被订光了!”

    “忒狠了吧,我这28中也是,没宾馆了,看看小旅店吧。”

    ……

    李凡不得不感叹国民们对高考的重视程度,不过他也得在附近租一家宾馆,家里离师大附中比较远,而且万一堵车的话就操蛋了。

    拿起电话,李凡不信邪地给附近的宾馆打了起来,结果,全被提前订光了。

    牛犇犇的考点5中也是差不多的情况,他愁眉苦脸道:“怎么办啊,我那考点在大郊区!”

    李凡灵机一动,道:“我有办法!”

    “哦?说说!”

    “直接在学校附近的小区租一个月的房子不就成了?”

    “人家一个月能租么?一般不都是3个月起么!”

    “大哥,你就住2天!房东巴不得呢!而且,住两天怎么的也得杀杀价吧?给个几百块钱估计就能搞定!”

    还别说,这个方法的确有效。牛犇犇以500元的价格,在5中教师家属楼租下两天的房子,其他没租到宾馆的同学也纷纷效仿,都找到了住处。

    而李凡呢,则是免费入住的。

    “大姐,这不合适,钱我是一定要给的!”

    “李凡,别跟大姐外道,住两天我能收你钱么?你这不打你大姐脸呢么?”

    “天下哪有白住的道理啊。”

    “你要在废话,大家可生气了啊!”

    李凡只好收齐了钱包,大姐人太好啦!

    也不是大姐人多好,主要看跟谁!

    大姐给李凡交了钥匙,起身走后高高兴兴地走了,自己家住进了吉森省家家户户都知道的天才,那对自己来说也是一份荣誉啊,她每碰到这个小区里的熟人都想把这份喜悦告诉给大家,可是,因为李凡特意嘱咐过,一定要保密,他不想让记者因素影响到自己的高考。

    这下把大姐憋的啊,百爪挠心的。

    6月5号看考场,6月6号这天,一年一度的高考正式开始了。

    才上午7点多钟,师大附中门外已经人山人海了,无数的考生、学生家长站在门外,迎接这决定他们人生命运的大门的开启。

    而各路媒体们也在随机采访,不过一边采访一边留意着人群中的情况,生怕错过了今天唯一的新闻焦点。

    今天师大附中至少来了20多家新闻媒体,大家的目的是一致的,活捉李凡!

    像其他今年参加高考的明星,比如说ttboys啊、张博啊、欧阳朵朵啊,在前几天早接受了各家媒体的采访,而唯独李凡,众媒体没有一个得手的。

    邀约吧,李凡婉拒;上学校采访吧,人家溜之大吉。可把媒体们急坏了。

    新闻素材啊,你李凡就不能配合一下?文化偶像参加高考了,结果连个考前采访新闻都没有,说不过去啊!广大的网民们也不答应!

    直到8点30时,师大附中大门拉开的那一刻,记者们也没发现李凡的身影。

    无数的考生涌进大门,直奔各个考场,而只有李凡难觅下落。

    大概在8点45左右,一辆红色奥迪a3慢悠悠地开到了门口。

    车窗摇下,露出一张精美的面容,顾亚婷对保安道:“学校打过招呼了。”

    保安点了点头后,车子随着浩浩荡荡的人流,慢慢地开了进去。

    车子停在了一栋教学楼前,李凡朝气勃勃地走了出来。

    “加油啊,别让你顾老师的一片心血白费了。”

    “去去去!”李凡神态轻松地迈向了台阶。

    “李凡,你要是真侥幸成为了高考状元,我奖励你一样礼物!”

    “好,你就准备礼物吧。”

    李凡是没有任何压力的,这次高考成绩如何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李凡走进自己的考场,监考老师用金属探测仪象征性地刮过他的身体后,友好地道:“好运哈!”

    “谢谢老师!”

    当李凡走进教室的时候,整个班级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尤其是当他落座的那一刻,前后左右桌都在悄悄调动桌椅的方向。

    这帮学渣们已经做好了抄袭的前期准备了。

    可是当考试开始的时候,李凡身边潜伏的学渣们知道自己没有下手的机会了!

    倒不是李凡对试卷藏着掖着的,李凡根本不在乎这个,而是,监考老师的目光基本上一直落在李凡的身上,尤其是那位年轻的女老师,这怎么抄啊!

    而且,流动监考时不时地在门口转悠,大多数时间就只在这间考场门口转悠,这,这怎么抄?

    最气人的是,还有各批领导们时常光顾,你们自己光顾也成,竟然有教育局的记者同志拍照!

    这是要逼死学渣的节奏啊!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间教室内学生的成绩绝对是真实可靠的!

    上午国文,李凡答题速度比较正常,不比其他同学快多少,他可不敢向未曾蒙面的阅卷老师展示自己的李氏狂草。

    但到了下午的数学,李凡开挂了,一张试卷1个小时做完了,把几位监考老师惊得连连点头,心道这就是天才啊!

    高考有个规定,你就算提前交卷也走不出教学楼,到时得被安排到“小黑屋”里静静等铃声,所以李凡检查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真正让监考老师惊为天人的则是第二天的英语考试,那一天,他们觉得自己活见鬼了。

    唰唰唰,选择题基本上眼睛扫过答案也便落笔了,阅读理解通读全篇的速度和读小学生作文差不多,然后一个个答案用笔轻轻一挑,完事儿!至于完形填空,李凡打眼儿一看,答案全出。

    至于作文就更不用提了,你让一个挂了作弊器的北大硕士来写短短100来词的英语作文,这简直……

    李凡强大的快速阅读录入能力和英语能力,应付这张高考试卷实在太轻松了,就说说最难为广大考生的阅读理解,大家首先需要认认真真地通读全文一遍,甚至两遍,然后,根据问题到文中找答案,还得反复分析。

    可李凡呢,哪有那么多过程?同学们阅读理解没做完呢,人家李凡整张试卷都完事儿了!

    啪!

    落笔!半个小时完事儿!

    监考老师们纷纷张大了嘴巴,这速度有点儿反人类啊,就算老外来答题也不能有这小子快啊!

    检查了一遍,确保万无一失后,李凡百无聊赖,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这一举动直接把教室内的其他考生弄得慌了神。

    其中一位监考老师是教英语的,他走到李凡身边,拿起试卷看了看,直皱眉头,他瞄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的李凡,心道:不亏是网络盛传的小李老师啊!

    至于文综,李凡这个和其他人相比没有太明显的优势,答题速度也不比其他人快多少,也就提前半个小时写完而已。

    随着铃声的响起,考试结束,高考结束!

    当李凡走出考场的时候,顾亚婷早已经在教学楼之前等候他多时了,她没参加高考,便挂起了工作人员的胸牌,和其他老师在学校里逛来逛去的,悠闲极了。

    “怎么样?”她关切地问。

    “还成,正常发挥。”

    “那好,走吧,阿姨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了,就等着给你庆功呢。”

    这话音刚落,只见大门口处,一众记者们小跑着赶了过来。

    “坏菜了,被他们盯上了!”

    “快上车!”

    两人刚钻进车里,突然觉得这绝对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因为车子开不动啊。满学校都是学生和家长,车子根本开不起来!

    “算了,我先跑了!”李凡打开车门,独自逃走了。

    从后门溜走后,李凡到超市买了几罐进口奶粉,然后才来到教师家属楼。

    他刚进小区,正好碰到房东大姐。此时房东大姐正在和熟人们攀谈呢。

    “李凡住在我家了,你们不知道吧?那是李凡!先不羡慕,嫉不嫉妒。”

    “大妹子,整个春城市都知道了,从今天下午5点开始,你这是见到谁就和谁说,生怕天下不知道哈。”

    大姐拍着大腿道:“这不是给我憋的么!可算考试结束了,我能畅所欲言了,憋坏我了。”

    李凡笑笑,走过去道:“大姐,谢谢你啦,这两罐奶粉是我给你家孩子买的。”

    “诶呦,太客气了,真不用。”

    李凡跟着大姐,刚刚走到后面的楼房,眼前的景象直接把两个人吓呆了。

    大姐家楼下围满了记者,一个个都扛着摄像端着话筒,一副瓮中捉鳖……呃,一副守株待兔的阵势!

    大姐道:“高考结束了,接受一下采访没什么事儿吧?”

    李凡挠头道:“大姐你不知道,有个别媒体特别孙子,不好应付,弄不好就捅娄子,我还是跑吧!”

    李凡刚转过身体,只见吉森电视台的公务车突然停在了他的面前,老熟人周凯打开车门,道:“小凡,还想跑啊,老朋友的采访都不接受?上车,跟我回台里。”

    “接受个采访要回台里?”

    “跟我走就是了。”

    一路上,大家扯些有的没的,毕竟很熟悉了嘛,李凡是从成语大会“出道”的,对吉森卫视和周凯很有感情。

    回到广电中心,李凡在大厅里接受《城市速递》《都市晚间新闻》《今夜有话说》等五六档节目的群访。

    “李凡,首先预祝你取得傲人的成绩!然后我想问的是,你觉得学术研究难呢还是高考作文难?”

    大厅内一片欢笑,这问题问的有意思。

    李凡笑道:“当然是高考作文难啦,因为学术研究是给学术圈看的,而高考作文是给教育工作者看的。”

    李凡这是典型的想要参加高考却又不忘随时挖苦一下应试教育,这是什么诡异的心态?

    “那李凡,你既然都接受了京大的特招生名额了,为什么还参加高考呢?”

    李凡道:“不参加高考,总觉得人生中缺点儿什么。”

    有记者补了一句:“李凡,你是不是不想和其他人有‘代沟’啊?”

    众人再笑。

    有记者道:“李凡,你谈谈这次高考的难易程度吧。”

    李凡这时候必须得谦虚了,他道:“这次高考试卷整体上有一定难度,不是特别好答!”

    “可是,我们采访了其他考生,都是相对往年简单了一点儿啊。”

    李凡改口道:“哦,那就简单!”

    众人齐晕,在你这儿到底是难还是简单?

    众人忽略了一个问题,在学霸的世界里是没有难易的,1+1和2+2是没有什么区别的,都简单,只有步骤上是不是繁琐之说。

    接受完采访后,李凡刚要告辞,回家吃老妈准备的大餐,这时周凯拍着他的肩膀道:

    “李凡,我们等你等得好辛苦啊,足足1年!高考结束了,为家乡电视台做贡献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